第五十八章、我与疯魔周旋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呵呵......”李清墨点点头:“你说的也是。我回家了,你们聊。今天的事情谢谢啦!”

    李清墨挥挥手,离开了。

    “真的是个怪人,我帮他这么多次,居然连句谢谢都没有。”裴世期摇摇头:“真的是服了。”

    李素媛拍了裴世期一下:“你少说一句会死啊!”

    ......

    时间回到现在,王太卡看向裴世期:“这是你们最后一次见面?”

    一旁的恩地有些不可思议:“这是他?弄错了吧,不是的,我印象中他很自信,甚至到了自负的程度。而且绝对不懦弱,很要强!这绝对是弄错了!”

    “没错。”裴世期说道:“额......这次不算是最后一次相见,但是在我心里差不多,因为后来再相见,我已经不认识他了。我感觉他好像已经换了一个人。可能是因为这样吧。”

    王太卡说道:“你后来放弃了跆拳道,也是因为这件事吧?”

    裴世期点点头,继续讲述后面的故事。

    ......

    李清墨是一个怪人。

    当年的裴世期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人可以懦弱到这种程度。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敢和任何起冲突。有了矛盾也是主动认错,一味的妥协。甚至到了后来,很多人就专门欺负他。

    可李清墨逆来顺受,什么也不说。

    裴世期和李清墨一个班级,李素媛在另一个班级。当时裴世期和李素媛已经在早恋了。

    裴世期不喜欢管闲事,他的目标是未来成为职业的跆拳道选手,甚至去参加奥运会。但裴世期的本心还是好的,有时候看到李清墨被人欺负狠了,也会帮助一下。

    但没次帮助完,裴世期都忍不住训斥李清墨一遍。因为他不知道李清墨为什么这么的胆小怕事,唯唯诺诺,简直不像是一个男生!甚至心里也有了轻视。

    那次黄**迫李清墨下跪,裴世期也没当回事,因为一个星期之后就是全韩跆拳道大赛了。裴世期的目标是成为跆拳道的职业选手,而这次比赛是一个很好的跳板。

    一个星期之后,裴世期参赛了。不得不说裴世期天赋异禀,他的实力很强,早已经是黑带级别了。遇见的对手,也很少有人能和他匹敌。直到决赛,他遇见了一个名叫“哈利”的对手。

    这个人是大赛内定的选手,所以在淘汰赛环节才参加,并且一路摧枯拉朽的站到了决赛。最重要的是,这个人比赛的时候总是戴着口罩。

    决赛。

    裴世期和对手鞠躬致意,然后猛地冲上去,一脚横踢,迅猛又凶狠。

    而对手却不慌不忙,一个错身躲过了横踢,随后身子以一种近乎不可能的姿势扭转,回身一拳直接打在裴世期的脸上。

    一招,仅仅是这一招,裴世期就知道自己不是眼前这个人的对手!

    “砰!”

    裴世期感觉自己满眼冒金星,仅仅是一拳,就让他倒在地上,几乎无法起身。他努力看向眼前的这个人,太强大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裴世期一直觉得自己已经是跆拳道的天才了,但这个人,几乎是变态级别的!

    当裴世期看向眼前这个人的时候,却忽然露出惊讶的样子。

    因为眼前这个“哈利”第一次摘下了口罩,露出一张脸,那是一张他再熟悉不过的脸庞了。

    “李清墨!”裴世期感觉毛骨悚然,每一个毛孔都在炸裂:“你这么强!”

    一个星期的时间,是不可能让一个人变成这样的。除非,李清墨曾经都是在隐忍。他为什么?

    此时的李清墨,曾经的懦弱和忍让一扫而空,只剩下冰冷的表情和眼神里的嘲弄。

    “从小到大,我妈妈都一遍遍的叮嘱我,不要惹事。”李清墨蹲下身,看着裴世期:“因为家里穷,只有妈妈一个人。所以不要惹事,我们惹不起任何人。所以我不敢惹事,我以为忍耐下去,一切会有结果。其实我讨厌这种感觉,但是无所谓,我并不在乎。”

    裴世期说道:“你什么意思?我没有欺负过你!”

    “谢谢......”李清墨顿了顿,问道:“不过,感觉怎么样?救了一个比你弱小的人,还要趾高气昂的指责一顿,那种逞英雄的感觉很快乐吧!是不是觉得,自己就代表正义呢?”

    裴世期心头一寒,他明白李清墨的意思。

    其实最伤人的从来那些原本就是恶意的恶意,最伤人的而是披着善意的怜悯、施舍、可怜!

    李清墨明明有强大到横扫敌人的实力,但是为了不给家里惹麻烦,他在忍耐,忍耐了这么多年。

    裴世期问道:“是我伤害了你?”

    李清墨忽然笑了,摇摇头:“伤害我的人,已经付出代价了。”

    裴世期这时候才想明白,最近釜山出了不少的失踪案,警察们如临大敌,可却没有什么线索,只传言是釜山的地头蛇釜山帮做的事。

    “看来那些欺负过你的人,已经付出代价了......”裴世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庆幸:“你是釜山帮的人?”

    “七天前还不是,但现在是。那个小黄毛,大概还活着,不过不超过今天了。”李清墨露出笑容:“你是我最后一个要见面的旧友,虽然你的善意让我作呕,但是我要感谢你。越是感谢,越觉得作呕。”

    “明明也实力,却看着不如自己的人耀武扬威,教训自己是懦夫,这种感觉卡肯定不好受。”裴世期低下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情况,就下了判断。”

    “空有实力,却连在乎的人都没有资格去保护,还要去奢求怜悯,那这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李清墨说道:“如果仅凭所谓的正义就能获得幸福,那也太轻松了。现实根本不可能这样,总要有人被踩在脚下啊!我连带这个世界都讨厌了。”

    裴世期刚想说什么,李清墨却残忍一笑,猛地抬脚对着裴世期的腿狠狠踹过去!

    “咔嚓!”

    裴世期几乎听到自己骨折的声音,他痛苦的抱着自己的腿,现场已经混乱了。最重要的是,他意志和身躯,好像都被这一脚踩断了一样。

    李清墨则是站在那,无喜无悲,只是淡淡的说道:“居高临下的善意,我不喜欢。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别人跪在我面前的恐惧和痛苦。”

    ......

    “从那以后,我再也不练跆拳道了。”

    “那也是我最后一次看到李清墨。”

    裴世期掐了烟,说道:“我知道的就这些了。”

    王太卡刚想感叹点什么,却发现恩地已经入迷了一样,手都紧紧抱着王太卡的胳膊。

    “额咳咳!”王太卡轻咳一声。

    恩地反应过来:“不好意思,我......我没想到居然是这样......怎么会这样......”

    王太卡问道:“按照时间线,那次比赛之后,李在烈离开了原本的学校,然后在新的学校认识了你。郑格莫,你对他有什么印象?”

    恩地想了想,说道:“其实就像是普通人,真的,普通人一样,没有觉得不对。印象也不错,而且总觉得很成熟的样子。没想到是这样......”

    王太卡点点头,心里已经有了时间线:李在烈本来就是三星家的私生子,看来当初是被赶出去的,就和母亲住在了釜山,甚至还改了名字叫李清墨。隐姓埋名,看来是想重新开始了。

    可惜李清墨得到的教育有些太压抑了,变成了这样,裴世期有点冤了。和裴世期的事情结束之后,李清墨加入了釜山帮,并且在随后的几年里成为了釜山帮的带头人。

    再后来,李清墨长大了回到首尔,改回了原本的名字李在烈,名义上加入了汉江控股,而手下的釜山帮来到首尔加入了异乡人联盟。

    也就是说,在很久之前,李在烈就已经代表了四大势力里的两个。再后来,李在烈消失了,那么很显然,他有更大的图谋了。

    妈的,要不然怎么说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王太卡感觉自己认识的疯子和神经病,简直是太多了!自己就这么被疯子和神经病喜欢吗?

    辞别了裴世期,王太卡又问恩地:“对了,你知道李在烈在釜山还有什么人吗?”

    恩地说道:“我......我知道他家,但已经很多年了,也许已经搬走了。”

    王太卡看看天色,已经黑了,但是内心的好奇已经无法控制,他带着恩地上车:“不管怎么样,去看看。走,你指路。”

    随后,王太卡开着带着恩地来到了釜山比较偏的地方。这里已经是郊区了,跟一段路才有农宅。

    距离李在烈的老宅还有一点距离,恩地忽然说道:“还有灯光,好像有人吧!”

    王太卡却提高警惕:“我把车停在路边,你跟我走过去。别出声,我会保你安全的。”

    恩地看了看王太卡,点点头:“好的,欧巴。”

    王太卡把车停远一点,带着恩地悄悄的靠近。近一点才发现,门口有两个人守着。

    “李在烈的人?”王太卡有点奇怪,于是带着恩地绕到后面农田,然后再靠近屋子。

    等到靠近到屋子里,才听到有说话的声音。王太卡悄悄探过去,就隐隐约约看到里面有几个人。

    屋子里很简陋,甚至可以说是寒碜。床边摆着一个破旧的床,上面坐着一个看起来苍老很多的老太太。

    恩地小声说道:“那是......李在烈的母亲。怎么变成这样了,看起来苍老太多了,明明也没有多大。”

    此时恩地对李在烈的称呼都变了,没有了敬语。因为她已经感觉自己不认识李在烈这个人了。

    “嘘,听听在说什么。”王太卡安安静静的听着。

    此时老太太面前,站着几个人,都是年轻力壮的青年。为首的一个却是一个残疾,走路一瘸一拐。

    这个瘸子看着李在烈的母亲,露出了笑容:“李在烈,是我们大哥!我被人打成了瘸子,多亏了李在烈护住我。但现在不同了,釜山帮已经不是他做主了,我也没办法啊,我和李在烈的兄弟,但是我也想好好活着。我想,李在烈知道了,也不会怪我的!”

    这个瘸子随后对着身边的人吩咐着:“这可是李在烈大哥的母亲,都给我好好照顾着!”

    “夏天蚊虫多,把屋子里的门窗都封死,烧着炭火,毕竟老人家都怕冷。到了冬天,门窗全给我打开,呼吸新鲜空气,对身体有好处。”

    “饮食上也注意,老人家辛苦一辈子了,一定要重盐、重糖、重油水,但肉就不用吃了,太腻!水也少喝,一天一杯水,喝多了浮肿啊!我一定好好照顾您老人家,只是您一定要多活几年奥!哈哈!”

    老太太看都不看,只是一脸漠然的样子。但是如果注意,就会发现老太太身上已经都是痤疮。本来年纪也不算大,却已经被折磨的提前苍老了。

    窗外的王太卡和恩地对视一眼,都露出不忍的神色。看样子李在烈对这个瘸子也是有恩,但这瘸子恩将仇报,真的是畜生一样的东西。

    恩地内心已经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她有些绝望:“他不是这样的人!难道他记恨自己的母亲?”

    王太卡说道:“你傻啊,很明显李在烈不知道这些事。李在烈失踪这么久,一定是被什么事缠住了。有人在针对李在烈,我猜猜......”

    其实王太卡已经想明白了,李在烈毕竟是私生子啊!所以这么记恨李在烈母亲的,肯定就是李家的那位正室了!

    这豪门的手段,让人生不如死,真够恶毒的啊!

    恩地拉着王太卡:“欧巴,我知道你一向是不多管闲事的,但这件事如果我装作不知道,我会良心不安的。所以我求求你......”

    王太卡打断说道:“虽然说我不管闲事,但这一次是例外。且不说李在烈对我也算有帮助,这件事本身......我也看不下去。我看不惯的事情,不管是对是错,一定要管。”

    恩地忽然对王太卡刮目相看,她本以为王太卡会装作没事人,毕竟这是王太卡的一向准则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但是没想到王太卡居然能说这样的话,恩地忽然感觉自己好像对王太卡有太多偏见了。事实上,王太卡还是有正义感的。

    我看不惯的事情,不管是对是错,一定要管。这句话倒是让恩地有些佩服。不过这样的任性,倒是招人喜欢。

    “那我们等他们都走了,把李在烈的母亲救出来吧!”恩地小声说道。

    王太卡闻言,却忽然笑了:“你还是不懂我啊!既然决定要做,那么就做到底。我看这群人也不爽,不打一顿,怎么行呢?”

    恩地惊讶:“他们看起来有七八个人呢!就我们两个?”

    “错!”王太卡微微一笑:“是就我一个。你就别打了,躲在这,一会我揍他们这群畜生,你去扶老太太到我车上。”

    恩地摇摇头:“不行不行,这么多人,你一个人会被打死的!对了,要不然报警吧!对,报警!我真笨,居然没想到这个!我们报警,让警察解决吧!要不然太危险了。”

    王太卡笑了:“迟来的正义还算是正义吗?如果正义缺席,那就让我来当恶魔吧。”

    “欧巴,你在说什么胡话啊!你以为是在演电影吗?”恩地感觉王太卡要发疯了,说这种话简直莫名其妙。都什么时候了,还耍什么帅啊!

    “如果现在我不站出来,哪怕再等一等,我都不是我了。明白吗?”王太卡走上前去,边走边说:

    “我与疯魔周旋久,仍是我!”

    李素媛说道:“裴世期,没完了吧,好了!”

    “我是好心。”裴世期看着李清墨,有些不爽:“唯唯诺诺,窝窝囊囊,真不知道你图什么。我要是你,早憋屈死了!”

    裴世期带着李素媛走出来,看着这群人,裴世期说道:“我不管你们是谁,最好别在这装英雄,否则下场很惨的。”

    黄头发的男生气急了,对着裴世期就冲过来。

    裴世期根本不慌,一个横踢,直接把这个黄头发的男生踢倒。一群人吓坏了,连忙屁滚尿流的跑掉了。

    裴世期这时候走过来,说道:“你怕什么?釜山帮,他要是真的和釜山帮有关系,也不会在这了。你可真的不够男人,如果我不来,你就真的要给他跪下吗?”

    李清墨站起身,说道:“谁知道,也许会吧。今天谢谢你。”

    “我都跟说过多少次了,不如跟我一起练跆拳道吧,我能保护你一时,又不能一直保护你。”裴世期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而且你也太懦弱了,你打他!你连打他一拳的勇气都没有!”

    一个响亮的嘴巴,抽的李清墨直接跌到在地上。

    “我在乎这个吗?我现在命令你,离她远一点,否则呢,我会非常不开心。我不开心,就揍你!”那黄头发的男生威胁道:“釜山帮知道吧,我有大哥的,想弄你这样的人,太简单了。记住,佳恩是我看中的,别不识抬举。”

    李清墨擦了擦嘴角的血,说道:“我没找她,她找我......”

    李素媛扶起李清墨,问道:“没事吧?”

    “没事,谢谢。”李清墨露出笑容。

    这时候,不远处传来声音:“谁在我们学校欺负人了!问过我了没有?”

    黄头发的男生回过头,就看到校门口走出来一男一女。旁边的小弟说道:“这个人叫裴世期,是我们学校里的跆拳道高手,真的很厉害,一个人能打一群,惹不起的。据说以后要当职业选手的。”

    李清墨露出了无奈的表情:“我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是她主动找我来问作业,只是这样......”

    “啪!”

    李清墨攥起拳头,又松开:“对不起,我不会了。”

    “就这样!跪下,行大礼道歉!”黄头发的男生得寸进尺:“否则,这件事没完。”

    李清墨沉默了一会,就要下跪了。

    “啪!”

    又是一个嘴巴,黄头发的男生霸道的说道:“我不管,如果让我看到你们凑在一起,我就揍你。今天我给你这点,是一个教训。下次就是我们一群人打你,再下次别怪我找到你家里,连你家都砸了!”

    “嘿,小子!”

    几个看起来流里流气的少年,围着一个看起来很安静的男生。

    为首的一个人,头发染成了黄色,看着眼前这个清瘦的少年,露出了冷笑:“李清墨,是你对吧!小子,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和佳恩远一点。你小子是不是没有听清,嗯?”

直播重启全盛时代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沈浪苏若雪男朋友出轨之后他的娇宠初恋[重生]他的娇柔心尖宠[重生]夺舍之停不下来杨风叶梦妍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