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千零四十四 杀你,何难?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而且叶折所说的这些都不算是随口胡诌,那真是雷破桓迫在眉睫需要考虑的问题,当时在战灵原的时候,他就已经见识过云长天的实力了。

    如今云笑也强势成长起来,若真等那对父子回了月神宫,别说是这雷殿殿主了,哪怕是这条老命,都不一定保得住。

    曾经的雷破桓和云长天同在月神宫,对于那位云殿殿主的杀伐果断,自然是有所了解的。

    而云笑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战灵原一战,让得雷破桓见识了云笑的果断。

    那黑衣年轻人进入战灵河之前所说的一句话,他记得清清楚楚。

    只要云笑未死,是肯定会来讨债的,而以那年轻人的成长速度,恐怕用不了几年,雷破桓就要不是对手。

    到时候就算是加上一个叶折,也未必能讨得了什么好去。

    “雷破桓,你可要想清楚了,今日叶某来此,若是达不到目的,你猜会有什么后果?”

    见得雷破桓沉默不说话,叶折的耐心也被磨灭殆尽,自己好话说尽,你依旧不表态,真当自己这个副宫主没有脾气吗?

    而且诚如叶折所说,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他已经没有丝毫退路,若是对方不答应,他也不会让一个知道自己心思的家伙,再活在这个世上。

    没有施展某些手段之前,叶折不会铤而走险,以他现在的实力,最多也就是和轩辕冷月半斤八两罢了,若再加上一个风流云,他多半只能落荒而逃。

    “叶折,你敢杀我?”

    雷破桓也不是好脾气的,听出了叶折口中的那一抹威胁之意,当下牛脾气上来,他倒真想看看,这家伙怎么在雷殿之中杀自己?

    当初战灵原那一战,雷破桓曾亲眼见过叶折的实力,只要对方没有突破到半帝层次,自己就能抗衡一番。

    这里可是月神宫,真要战斗起来,那些所谓的禁制,是绝对挡不住战斗余波的,动静传出,这叶折在月神宫也就呆不下去了。

    “杀你……何难?”

    然而就在雷破桓身上雷霆之力爆发而出,想着无论如何也能抗衡数招,从而招来其他强者的时候,从对方的口中,却是发出这么四字轻声。

    呼……

    紧接着雷破桓就是心头一紧,全身雷霆大盛,但在下一刻,他已是感觉到一道身影闪过,又仿佛一股微风刮过,自己就丝毫不敢再动弹了。

    因为叶折那一只修长的手臂,或者说五根修长的手指,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和速度,瞬间抚上了雷破桓的脖颈,让得他感觉到呼吸都有些不畅起来。

    “你……你……你是半帝强者?!”

    到了这一刻,若是雷破桓还不明白一些东西的话,他也不可能修炼到九品神皇的境界,眼前这个叫叶折的家伙,强得有些太离谱了。

    由此雷破桓更是想到,当初在战灵原的时候,叶折恐怕并没有出全力,若他真是半帝强者,又岂会是一个云长天能挡得住的?

    无数的疑惑涌上雷破桓心头脑海,让得他百思不得其解,既然叶折是这样的一尊半帝强者,当时又怎么会眼睁睁看着云笑逃往灵界?

    “难道……他是故意放云笑走的?”

    雷破桓这一刻的脑子忽然变得极度清明,瞬间猜到了一些东西,而且越想越觉得这就是事实真相,但他不明白对方这样做的目的。

    “现在,你还觉得我杀不了你吗?”

    叶折可不知道雷破桓在这电光石火之间的心思,冷冷的声音传来,也将后者的心神拉回了现实。

    他现在更应该考虑的问题,是如何活命。

    “你杀了我,宫主也会知道的!”

    雷破桓却是极为硬气,虽然性命操于他人之手,他却没有就此妥协。

    这倒是让叶折高看了几分,若对方真是一个一吓就怂的软蛋,那就算是甘心为羽翼,也没啥大用。

    “杀了你,她未必就能知道!”

    不过事已至此,叶折也不会因为对方的硬气就妥协,这家伙真要死不答应,那也只能是杀人灭口了,他的计划容不得半点的失误。

    “雷破桓,我给你三息的时间,生死,在你一念之间!”

    叶折并没说太多的废话,右手五指的力道也渐渐加重,三息的时间转眼即至,强如雷破桓,一张脸也胀得成了猪肝之色。

    “我……答应!”

    就在叶折想要杀人灭口的时候,雷破桓身上雷光一闪,这让得叶折心头微松,手中的力道,也在这一刻放松了下来。

    “我答应你,但我有一个条件!”

    雷破桓似乎是刚刚经历了死亡的恐惧,此刻有些惊魂未定,深深喘了几口粗气之后,这才冷声出口,让得叶折眯起了眼睛。

    “虽然你现在没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格,但我还是想先听一听!”

    叶折没有直接答应对方,现在他才是那个掌控生死的上位者,若对方说出一些无理的要求,甚至连他都办不到,贸然答应岂不是很没面子?

    “让我亲手杀了云笑!”

    雷破桓倒是没有生气,或许他也知道生死操于对方之手,因此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要求,却让叶折陷入了沉默之中。

    “等我剥离出他身上的血月珏,其他……随你!”

    沉吟片刻之后,叶折给出的一个答案,虽然让雷破桓有些失望,但他也清楚地知道,以这位的野心,恐怕是不会轻易将血月珏让给自己的。

    “接下来要怎么做?我可不是风流云的对手,你也未必打得过宫……轩辕冷月!”

    雷破桓摆正了自己的心态,而当他口中之言刚刚落下之后,便是看到对面的叶副宫主脸上,浮现出一抹怪异的笑容,让得他忽然之间就多了几分信心。

    潜流暗涌,风暴,将至!

    《九龙圣祖》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手打吧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手打吧!

    喜欢九龙圣祖请大家收藏:()九龙圣祖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对方下了逐客令,叶折自然是不会就此离开,而其口气却是变得渐渐凌厉起来,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已是声如暴雷。

    在这番话之中,叶折加入了一些蛊惑人心的手段,也让刚才雷破桓刚刚变得坚定的心境,有了一丝裂痕。

    “叶折,若你今日只是来说此事,那恕雷某不再奉陪了!”

    雷破桓眼中雷光闪过,纠结片刻之后,终于还是理智战胜了冲动。

    他知道行那谋逆之事的风险,就算是成功,又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好处?

    雷殿殿主当着,雷破桓已经很满足了,不提升自己的实力,就算是坐上了副宫主的位置,恐怕也坐不稳,最终被人一把拉下。

    到了那个时候,还不是叶折一个人说了算,自己有什么反抗的余地吗?

    “雷破桓,你太天真了,真以为自己能在这雷殿殿主的位置上坐一辈子?再不未雨绸缪,真等那对父子回到月神宫,就是你雷破桓的死期!”

    “叶折,你……你要造反?”

    当雷破桓口中这句喝问声出口之后,却又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然后他就赫然发现,自己这不小的声音,竟然没有能传出雷殿的范围。

    “破桓兄放心,今日你我的对话,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未来叶折成为宫主,自己最多也就是一个副宫主罢了,而副宫主和雷殿殿主有多大的区别,那就见仁见智了。

    别看以前雷破桓极有野心,但他想的也只是让雷殿的地位盖过云殿,甚至连盖过风殿都很少去想,因为他知道那不太可能。

    “破桓兄,事到如今,你不会以为自己还有退路吧?你难道忘了,云笑父子,其实也算是月神宫的人?”

    叶折并没有在意雷破桓的震惊和失态,自顾走到上首的位置坐下,甚至还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口喝干,赞道:“雷叶茶,果然名不虚传!”

    “嘿嘿,宫主?不久之后,这月神宫是谁当家作主,还说不定呢!”

    话说到这个份上,叶折终于是图穷匕现,简单的一句轻笑声,惊得雷破桓直接跳了起来,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如今雷殿地位固然是一落千丈,可就算是那些下五殿的殿主们,也从来不敢当面嘲讽,最多也就只敢在私下里搞搞小动作罢了。

    也就是说雷破桓这雷殿殿主位置还是很稳的,只要他不再犯大错,已经做出惩罚的轩辕冷月,也不会再来主动找他的麻烦。

    可是现在,叶折突然到访,还说出如此惊天大事,这让一向自诩胆子极大的雷破桓,都有些心惊胆战了,这他娘的都是些什么事啊!

    叶折果然是施展了某些手段,也让雷破桓心中的震惊更甚,这家伙真是有备而来,想要行这大逆不道之事,可为什么要拉上我啊?

    就算雷破桓对轩辕冷月如何怨恨,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反,毕竟他生在月神宫,长在月神宫,是月神宫给了他一切。

    “话虽如此,可她……毕竟是宫主,我能怎么办?”

    说起这个,雷破桓就有些惆怅,他只是雷殿殿主,一身实力别说是和宫主轩辕冷月比了,就算是那风殿殿主风流云,也要远在他之上。

    再加上雷破桓断臂重续,实力又降了几分,这才是他最近一段时间内低调得可怕的真正原因,哪怕对下五殿的挑衅也是视而不见。

直播九龙圣祖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十方武圣叶玄叶灵回到大唐当皇帝唐煜从今天开始当城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