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七 江南方绿望枫红 第九百三十四章 临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雨秋平愣了一下,皱着眉头看向柴田胜家。自己怎么说也算是给足了他面子主动道歉,这柴田胜家怎么还软硬不吃呢?

    可是柴田胜家接下来的话,却让雨秋平有些意外。

    “你立下大功平定西国,武威本就是织田家第一,这名额给你也罢,毕竟是你凭实力拿到的,我也没什么不服。”柴田胜家走到雨秋平身前,虽然比雨秋平要矮一些,可是目光中的气势却是盛气凌人,“怎么说得好像是你捡来的一样呢?怎么说得好像你要把这机会施舍给我呢?你在看不起人吗?东国还未定呢,等我平定了东国,你以为我没你的施舍就坐不稳这家中第一武士的位置了?”

    “柴田殿下…”雨秋平这才明白过来柴田胜家生气的原因,支吾着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俱利伽罗还欠你人情,不然你这惺惺作态的模样,我已经要发作了。”柴田胜家冷哼了一声,瞪了雨秋平一眼后就从他的身侧走过,“别给织田家丢脸。到了场上,拿出武士的气魄来,不要作小女儿态。”

    看着柴田胜家那已经上了年纪却依旧挺拔的背影,雨秋平忽然有一些感慨。

    “红叶殿下,好久不见了”这时,泷川一益也恰巧路过。不过他的位置不是在军团长这边,而是要到守护代、城主的那一边去。在织田信雄和织田信孝转封后,伊势国的领地大半归为织田信长直辖,而北伊势长岛城周围则成了泷川一益的封地,他也拿到了一个伊势守护代的役职。不过和雨秋平他们这些军团长相比,仍是差了不少。要知道,当年雨秋平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战,就是在知立城与前来攻城的泷川一益对垒。如今曾经的降将都成了织田家内第一武士,泷川一益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失落。

    雨秋平听说过,之前九州平定后,泷川一益本来对西海道军团长一职势在必得——论资排辈也确实该轮到他了。不过织田信长似乎并没有在西海道设立军团的意思,而是转封了两家亲藩过去,泷川一益也只好悻悻作罢。

    “泷川殿下,好久不见。”看出了泷川一益的心情有些隐喻的雨秋平宽慰了一句道,“之后的东国征伐,若是主公要征调我出战,可是要多多仰仗泷川殿下了。”

    “红叶殿下过誉了。”泷川一益也读懂了雨秋平的善意,朝他拱了拱手。

    “那个…柴田殿下。”雨秋平看柴田胜家的脸色非常糟糕,意识到后者估计还在因为自己抢了他阅兵时压轴出场的位置而生气。毕竟柴田胜家自信秀时代就一直是织田家的家老重臣,在林秀贞被追放后已经是资历最老的,也被任命为家中地位最高的笔头家老。再加上他北陆道军团长的身份,这阅兵压轴出场的名额本来也该给他。可是织田信长前几天不知道为什么,哪怕雨秋平自己没有抢这个荣誉的意思,依旧不依不饶地把名额塞给了他,弄得柴田胜家很是不满。

    “抢了您的位置…实在非常抱歉,这并非我的本意,我也认为该由您来…”就在雨秋平边道歉边试图和柴田胜家解释时,后者却冷哼了两声,瓮声瓮气地道:“别那么多废话,雨秋红叶。”

    “主公知道领内的一揆凶,还非要把我们全部从领地里叫出来,真不知道家里那些留守的家伙能不能镇住场子呢。”池田恒兴满是怨气地抱怨了几句。

    “你就这么怕?都是红叶给练出来的兵,你怕这个?”佐胁良之在一旁立刻见缝插针地挖苦道,使劲地拍了拍池田恒兴的肩膀。

    “你在那鸟不拉屎的赞岐好意思和我摄津比?”池田恒兴闻言一下子就来气了,叉着腰对佐胁良之道,“我这是什么啊!近畿要害啊!沟通山阳道、山阴()道、南海道和近畿的关口啊!我这里还有数量多得吓人的一向宗秃驴们啊!没完没了的一向一揆啊!你那点难度好意思和我比?”

    “我收容的一向宗信徒又不比你少,而且显如上人还是在我的领地上遇害的,我怎么就比你容易了呢?你知道我们为了安抚信徒做了多少工作嘛!”雨秋平想起前些日子自己一个镇一个镇的巡游,亲自演讲向信徒们为自己的安保过失道歉的那劳累经历就气不打一处来,“怎么你说的我很容易似的呢?”

    “你们怎么又说起来了,时间不多了赶紧回去吧。”看到连雨秋平也加入了战团后,哭笑不得的前田利家只得亲自站了出来把大家分开,随后推着池田恒兴和佐胁良之就往另一边走去,而雨秋平和羽柴秀吉也笑了笑,一起往军团长所在的候场区走了过去。

    然而没走几步,雨秋平和羽柴秀吉迎面就撞上了正巧在走过来的柴田胜家。羽柴秀吉咧了咧嘴,哼了一声就别过脸走到一边去了,留下尴尬的雨秋平和柴田胜家打招呼。柴田胜家也没拿正眼去看羽柴秀吉,不屑一顾地摇了摇头。

    虽然坚持的是天野景德,但是去向部下们解释的可是雨秋平,让他拒绝这么多热情期待的部下对雨秋平这样一个好说话的人而言可着实不容易。不过在雨秋平看到了京都现场的状况后,他不得不感慨天野景德做出的判断是非常英明正确的。这么多人挤在街道两旁,其中要是混入了一些别有用心的刺客可就麻烦大了。

    想到这里,雨秋平又抬头向河原町通西边京都御所门外的一处检阅高台望去——那里装饰得富丽堂皇,周围也有不少卫队警备——待会新登基的天皇就会坐在那里检阅织田家的部队。而织田信长在率队走过河原町通后,也会来到高台上陪同天皇。那么高的地方很是醒目,简直是弓箭和铁炮的活靶子。织田信长既然敢和天皇一起坐在那里,相比应该是做好了完全的安保准备吧。河原町通两旁的人群里应该有不少织田家的便衣和忍者,这些观众在进入河原町通两旁前都被搜过身了,似乎也不必太过担心。

    “你在这儿呐。”就在雨秋平琢磨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忽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雨秋平转过头去,发现来的人是池田恒兴、佐胁良之、羽柴秀吉、前田利家这几个好哥们。

    “让你们回岗位,你们怎么还吵起来了呢?”雨秋平非常郁闷地控诉道。

    “你的领内根本没啥一揆,站着说话不腰疼!”开启了全图炮模式的池田恒兴哪管说话的是谁,逮住人就喷。

    “怕什么嘛,我现在不也是个军团长呢吗?谁还是当年尾张那个足轻啊?那个看不起人的家老,现在领地还没我多呢。”羽柴秀吉志得意满地哼了几声,颇有几分歪嘴战神的味道。

    “好了,大家也都别闲聊了,赶紧回到岗位上去吧,千万不能误事啊。”前田利家有些不安地催促道,向雨秋平投来了求助的一瞥。雨秋平于是立刻也附和道,“是啊是啊,咱们快回岗位吧。这次阅兵要是出了什么差池,领内的一揆准会更凶,你们还没受够吗?”

    为了让部下不至于继续吵下去伤了和气,雨秋平最终决定,除了炮兵备队惊蛰备除外,其他每个备队都选出50个军姿标兵出来组成混合阅兵连队,10个步兵备队和铜墙备加在一起一共550人,也满足了织田信长的要求。

    虽然他麾下的那些备队长们表达了想要亲自带队的渴望,但是天野景德自然不可能允许——雨秋平本人带着麾下所有的高级军官在只有500人陪同下的情况下离开雨秋家领内,简直是把风险等级提升到了最高的程度。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对雨秋家可是打断脊梁骨般的伤害。于是,在天野景德的坚持下,每个备队只得派出一个连长来带队,常磐备派出的人选就是井伊直政。

    “那咱们走着瞧呗。”雨秋平笑着上前一步,在池田恒兴的胸口上锤了几拳。

    “不过真是羡慕啊,红叶的地位。万众瞩目之下压轴出场,织田家内第一重臣的身份算是坐实了吧。”羽柴秀吉的语气同样酸得快要溢出来了,但是随后他又成功的把自己的酸意转移了,“现在我还记得宣布出场次序时柴田那老家伙的表情啊…哈哈,都快拧巴都一起去了!”

    “秀吉…”前田利家干忙拍了拍羽柴秀吉的肩膀,示意他小点声,随后环顾了一圈,索性北陆道军团的其他几个大名没有在这里,“慎言啊。”

    “恒兴,藤八,你俩的次序不是在挺前面的吗,怎么还不去候场准备,现在还到处乱跑?”雨秋平责怪似的看了眼这两人,“彩排的时候你俩就出了差错,这次要是再有闪失小心主公要了你们俩小命。”

    “切,知道你是压轴出场的了,别说了别说了。”池田恒兴不满地白了雨秋平一眼,随后酸溜溜地道,“主公也真是的,把压轴的机会给谁不好,给了你这个连马都没带来几匹的步兵方阵。你那红叶军再厉害,步兵还能比骑兵气派不成?”

    天正九年(1581)8月15日,京都御所东的河原町通两旁,已经是人山人海。

    “没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多人。”在京都御所北边的阿弥陀寺里候场的雨秋平遥遥地望向了他们待会要走的河原町通,忍不住感慨道。

    “这是即将名留青史的大事件,也是织田大殿邀请了全日本大名遣使列席的盛宴,自然会这么热闹。”随侍在雨秋平身旁的井伊直政跃跃欲试地应道。

直播穿越战国之常磐红叶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大唐发明家山炮香艳乡村抗日之我是楚云飞抗战之最强西南王抗战红警之铁血少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