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魔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自己的心得有多大,多膨胀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查尔,你刚才不是才弄了一个大的吗?玫瑰的那个王峰可不得了,一个人头就够你吃饱了,这种便宜货还和咱们抢?”

    阿西八本来都快瘫下去了,可此时却整个人突然呆住了,忍不住张大了嘴巴:“你、你们说什么?玫瑰的什么?”

    瘦高个儿查尔愣了愣,可等注意到发问的居然是范特西,查尔也是乐了。

    铁手查尔,在战争学院也是排名高达七十五的高手,关键是运气还逆天,这王峰的人头是他捡的,本来他只是想捡尸的,结果一不小心发现一个大货,而且连牌子都在,这不是天选之子是什么!

    这可是隆真隆翔两位皇子双份儿悬赏的一流战利品,讲真,这运气真是好到爆炸了,当然,他不会说是捡尸的,对外肯定要说是被自己干掉,这战绩要是再加上一个玫瑰的人头,那就更有说服力了。

    “当然是玫瑰那个发明符文的王峰,就是那个悬赏最高的!这小子也是犯贱,没屁大点实力,居然还敢来第二层!”

    王峰?死了?范特西不相信,不可能,以阿峰的聪明怎么会死的,他做什么事儿都是有把握的啊!

    “哟,原来你和他都是玫瑰?”查尔哈哈大笑,他看清了范特西身上玫瑰的服饰,更看到了范特西那颤栗的身体和苍白的脸,有什么比逗逗这个快要吓死的家伙更有趣的事儿呢?

    查尔干脆从身后的布袋里掏出了一个东西,这毕竟是两位皇子重金悬赏的目标,魂牌自然要捡,人头可也不能丢,都是值钱货,他嘿嘿笑着将那人头递到范特西的眼前:“来来来,正好帮我瞧瞧,是不是这个王峰!”

    洞壁的荧光微微闪耀着,无比的昏暗,但范特西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张脸他太熟悉了,熟悉到哪怕只看个鼻尖儿他都认得出来。

    这是阿峰的脸,惨白无色,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范特西瞬间如遭雷击,他的嘴唇微微颤抖着,身体一动不动。

    阿峰死了?

    真的死了?

    草了,为什么自己还活着?为什么会这样?

    范特西想到自己会死,但从没想过王峰会死,可是王峰的头就在眼前,栩栩如生,那临死前绝望的目光直冲范特西的脑海,连环爆炸……

    看到范特西那样子,查尔也是无语,这尼玛都是什么东西,他是怎么混到龙城的,不是说好双方都出精英的吗?

    这胖子一看就是个渣渣啊。

    “玛德,真不经吓!”他朝范特西唾了一口,满脸的不屑:“害老子连玩的兴致都没有了。”

    “这家伙看起来也忒弱了些,犯不着和他浪费时间。”这三人明显都是武道家,一个刀客冷着脸站了出来:“我来解决他!”

    可另一个小个子却是抢在了他前面,他个头虽然矮小,身上的肌肉却是异常发达。

    “对付这种货色,哪儿用两位师兄出手,就让给小弟我吧。”他嘿嘿笑着,一股魂力凝聚,在他捏紧的拳头上微微荡漾,指关节噼啪爆响:“看我的,这小子要是抗得过我五秒,人头就让给你!”

    人头得抢,否则真的没人会客气,说着,不等那刀客反对,他猛然冲出,一记重拳直轰范特西的胸口。

    范特西完全像是魔怔了,完全没意识到要躲闪,胸口一声闷响,挨了个结实,打得他朝后侧退了好几步。

    小个子哈哈一笑,这胖子居然还挺耐揍的,身上的肥肉带着些卸力的效果,让他感觉刚才那拳的杀伤力完全没有爆发出来,他的排名虽没有查尔那么高,但也在三百左右,扔到战争学院的地方上,那也是叫得上名号的了,哪会将一个垫底的圣堂弟子放在眼里。

    此时和身后的同伴有五秒之约,他大笑后眼中猛然间精光爆射,身影紧追而上,毫无花哨的追杀,两只拳头在瞬间变得粗大了一圈儿,魂力灌注,一击必杀!

    “给我死!”小个子武道家的额头上青筋爆现。

    爆裂钢拳!

    轰……

    范特西的脑袋猛的一个后仰,却并没有倒下,脸上依然有点呆滞,小个子武道家不用看也知道身后同伴的表情,麻痹的,“给我死死死死!”

    瞬间便是十几拳的连弹,还没落实,范特西的脸上、身上已经同时出现了十几个漩涡般的拳头凹痕。

    砰砰砰砰!

    连串的暴击声响在刹那间连成一线,仿佛同时炸响,范特西那两百多斤的肥胖身材被打得原地一个定格,紧跟着就像是被魔轨列车正面冲撞上了一样,宛若断线风筝般朝后仰飞了出去。

    轰隆隆……

    肥胖的身躯重重的砸在十几米外的洞壁上,撞得整个洞窟都微微晃了晃,发出沉闷的回响声,范特西则是被弹跌到地面。

    他四肢趴伏着,一摊血迹在他脑袋贴着的地面上迅速扩散,腥光惨惨。

    刀客的脸上毫无表情,查尔则是微微好笑,杀个废物也这么大阵势,这家伙号称西部战争学院的排的上号的拳法家,实力也不过如此,当然,这种情绪是不会表达出来的,身边多这么两个跟班小弟,必要的时候能排的上大用场,倒是用不着去奚落。

    “搞定!”小个子武道家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他走了过去,正要去去摸范特西的魂牌。

    可下一秒,那个明明应该已经五脏六腑俱碎、死得不能再死的家伙突然像僵尸一样爬了起来,甚至都没看他,目光越过,还是在王峰的头上。

    “李瑟,你该不会看上这小胖子了,这么收下留情啊?”

    “如果要让人头,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身后的两人忍不住调侃道,倒也不至于真的上前。

    李瑟稍稍退后了一步,有些惊讶,自己的拳头有多重,他心里是最清楚的,对方刚才完全没有半点抵挡,所有拳头都打实了,可竟然连这样都不死?

    “你他吗的给我死啊!”

    李瑟冲了过去,也不管对方到底是什么情况,一拳一脚的殴打,拳拳重击,感觉每一拳都应该打死这个死胖子的,可是他为什么就不是不死呢!

    魂力轰在范特西身上,但是此时的范特西完全感觉不出,自身的魂力不受控制的外溢,本来清凉漆黑的瞳孔开始逐渐泛起了红色。

    胖子的嘴角露出一种不太相符合的弧度,似乎有点疯狂。

    李瑟也感觉到不对劲了,又是一拳打了过去,但这一次感觉魂力直接被弹开,自己竟然后退了两步。

    身后的刀客朝前跨了一步,“这小子有点古怪,牌子你的,人头我来!”

    但是这也刺激了李瑟,谁的脸不是脸,这死胖子难道还能飞吗,“你们别插手,喝!”

    猛然吸气,同时呼出,拉出一个姿势,全身的魂力凝聚,一拳捣向范特西的心脏要害,震也震死你!

    忽然范特西抬起来了头,眼睛已经彻底变成红色,露出一个无声中透着妖异的笑容,近在咫尺的一一拳贴着胸口就这么无法控制的滑了过去,范特西的身体微微一侧,粗壮的右臂猛然横挂过去卡住了李瑟的脑袋。

    下一秒。

    咔嚓!

    一个旋转,李瑟的脖子断了,范特西嘴角发出奇怪的嘿嘿声,右手一扯,脑袋掉在了地上,然后缓缓看向剩下的两人,当目光扫过“王峰的头”,胖子的瞳孔里的红似乎更加的血色,脸上的肉不受控制的抽动着,却愣是什么声音发不出来。

    “一起动手,杀了他!”铁手查尔冷喝道。

    用刀的武道家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应声出手,“头是我的。”

    不用查尔多说,他早已一个飞跃,刀光在空中一展,宛若雪花片般朝着范特西层层砍来!

    狂风三十六斩!

    无与伦比的刀速,三十多连斩竟似是在一秒内同时完成,空中那雪花片儿般的刀光就好像是交织成了一张大网,密不透风,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供闪避的空间!

    看得出这胖子是防御型武道家,移动速度很慢,他的攻击类型完克这种,剁成……

    ???

    一刹那肥胖的范特西身体如同风中落叶一样的摇摆,晃动的不是很大,甚至给人的感觉都不是很快,脚根本没有挪到位置,然而……刀刀落空!

    突然警兆出现,可是眼前的胖子已经像是炮弹一样直接撞了进来。

    噗~~~轰……

    刀客硬生飞了出去,直接轰在了十多米外的墙壁上,但胸口已经凹陷下去,血洒了一地,没法看了。

    而趁着这个机会,查尔已经的铁索已经出手,他是三人中实力最高的,看得出眼前的小胖子有古怪所以才让队友出来卖,趁范特西招式用老直接锁住了范特西的脖子。

    还是得死!

    “就跟你的同伴一起上黄泉路吧!”查尔一声大笑,就要发力,忽然身体离开了地面。

    来到范特西背后,同时锁住范特西的脖子,几乎是立于不败之地,然而不知怎么,范特西一个回旋竟然转过身,直接抱向查尔,简直像个滑不留手的肥泥鳅。

    然而下一刻,查尔就感觉到了浓浓的恐惧,眼前血光一晃,两只血红色的眼睛出现在他眼前,距离他的脸不过数寸,紧跟着一只粗肥的大手缠绕了过来。

    查尔下意识的想收紧致命锁链,咔嚓……

    似乎是什么东西断了,查尔的魂力一下子泄了……

    此时范特西已经抱起了查尔,折断了查尔的腰,只是这远远不能倾泻他的怒火。

    吼~~~~~~~~~

    黑暗洞窟中传来野兽一般的哀嚎。

    嘭~~~~

    被范特西抱住的查尔已经碎了,魂力螺旋灌注,本身已经失去了防御,瞬间崩溃。

    ——爱的窒息

    “呼!呼!呼!”

    粗重的鼻息声,空白的意识,杀戮的狂躁,狂化中的范特西手臂狠狠一扬,一道劲风轰出,墙壁像是遭受了实质攻击立刻轰出一个大洞。

    “吼吼吼~~~

    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低,范特西的身体缓缓的瘫倒,查尔腰间布袋里那颗头颅也被撞扁了,咕噜噜的往地上滚了出去。

    范特西缓缓的爬了过去,抱起了头,像是一个失去意识的野兽,只能无助的低声哀嚎。

    范特西抱起了被压扁又摩擦了一会儿的头,眼睛对眼睛,……慢慢的,瞳孔中的血色开始消退,意识开始回来。

    范特西呆滞的看着那头颅七八秒,终于是慢慢回过神,此时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悲痛,放声嚎嚎大哭出来:“阿峰,阿峰啊!你死得好惨啊!兄弟对不起你啊,兄弟说过要帮你挡枪,结果别说挡枪了,连你这颗脑袋都给你保不好,还让你变型了我的峰啊,害你死无全尸,是我对不起你啊……”

    范特西伤心欲绝、悲从中来,越哭越得劲儿、越哭越伤心,他将王峰的头颅紧紧的抱在怀里,完全不在乎什么血迹或者臭味儿,可抱着抱着,却感觉哪里有点不太对劲儿的样子。

    他一边抽泣的嚎着,一边下意识的往怀里看了一眼。

    咦?

    范特西呆了呆:“阿峰你怎么掉皮了?”

    只见那头颅的下半边脸都错开了,叠在鼻子附近,像块儿焉吧吧的皱皮,是自己刚才用力太大了吗?

    阿西八吓了一跳,阿峰就这样都已经没全尸了,只剩个脑袋居然还被自己搓掉了头皮!

    范特西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背后的墙靠非但没有给他任何‘靠山’的感觉,反而是堵住了唯一的生路,他想要开口求饶,可牙关却不停打颤,舌头都捋不直,有点想哭。

    这几天范特西偶尔也想到过自己会死,但却不敢去想象死亡的细节,虽然是圣堂弟子,又经历了黑兀凯和温妮的特训,可是来了这里之后,范特西越发觉得自己是个废物,哪根筋搭错了竟然非要来这里,阿峰是个聪明人,他需要自己保护吗?

    啪嗒!

    一个急冲的声音,三条人影同时在洞窟转角处跑了出来。

    范特西猛一个转身,看着那转角出出来的三人,他感觉自己的心跳狂跳不已,全身有些瑟瑟发抖,贴在洞壁上的双手手掌心处全是湿哒哒的冷汗。

    “这肥兔子!”

    “嘿!没路了,跑不了啦!小胖子,你想怎么死呀?”

    一个瘦高个儿嘿嘿嘿嘿的怪笑了起来,带着某种莫名的快感,承受着被追杀的压抑,追杀的时候就越觉得痛快。

    “哦?还是聂兄消息灵通!呵呵,也罢,再给你们几天时间也无伤大雅,只是,该做的准备,都准备好了,别让我为难!”

    ?

    乌达干心中如遭雷殛,聂议员的话,显然意味着很多内幕,他一个联盟的议员,竟然能提前知道王峰的生死?

    他后悔了,第一层时跟着温妮的顺风顺水让他有些太小看了这里的危险,他应该直接离开的,第二层根本就不是他应该来的地方!

    “呼!呼!呼!奶奶的,累死我了,这死胖子还挺能跑!”那三人都跑得气喘吁吁,之前在岔路口的时候就瞧见这小子了,跑得飞快,关键是耐力还强,这么能跑的胖子,也是头一次见了。

    永远没有尽头的洞窟出现了洞壁,前面是一个死胡同。

    洞窟那头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急促,范特西焦急的伸手在那洞壁上面乱摸乱敲着,可洞壁里回荡出来的声音却是实心的,此路不通。

    达尔叶夫眼睛微微眯起,雷龙雷家,这是极光城的地头蛇,今日的宴会,雷家连个人都没来,显然并没有把他这个初来乍到的城主放在眼里。

    就在这时,一直旁听的聂信突然笑出声来,“居然又是这个王峰,早就听说他好色贪婪,把玫瑰搞的乌烟瘴气,没想到苏媚儿都被他先入为主了,不过,其实也不着急,大概也就这几天会有消息传过来了,这个王峰,回不来了。”

    这……

    ………

    黑暗洞窟,前方是那仿佛永远看不到尽头的怪兽巨口,范特西拼命的跑着,可这次,好运似乎已经被用光了。

    更让乌达干心凉的是他这话竟然一点也不避讳着他,对方根本没把兽人当回事。

    王峰此去龙城,本就是面对九神的全面追杀,他……卧底的身份,在极光城的一些人心中其实不算是秘密,当然他跟九神决裂也不是什么秘密,所以这次本就九死一生,没想到的是,连刀锋都要下手。

    “大人,您刚上任,我们兽族也没什么能支持您的,我们勒紧裤腰带,七成可以答应您,这也是我们应该做的,只是……那配方并非我等草民所有,而是雷龙大师的得意弟子王峰所有,他交给我等,不过是利用我等的售卖渠道和运输渠道售卖,为玫瑰圣堂筹集资金,我等只是赚个辛苦费,这配方并不在我手中,我等做不了主啊,而且,老朽的孙女苏媚儿,早就已经是王峰的人了,恐怕不宜再进城主府了,如城主大人不放心,可以将我留在城主府。”乌干达苦笑中透着无奈,“也是草民想的少了,只是我们也是真的难啊。”

    这一刻,乌干达也顾不得太多了,只能往王峰身上靠,雷龙没倒,对方就不至于撕破脸,说真的,有几个人相信,这东西是王峰搞的,又有几个人真的相信那融合符文是王峰这个年纪能做出来的?

    雷龙?王峰?

直播御九天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我的道观通洪荒道极妖尊仙武之玉仙公子洪荒:灵宝大法师武侠之绝世剑仙洪荒之最强弑神枪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