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4章 长老质问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但是,华芙朵内心深处,依旧非常害怕、非常恐惧。

    她害怕华禹孟,她恐惧华禹孟,因为华禹孟一次又一次,不断地夺走、不断地摧毁华芙朵珍视的一切。

    这种心理层面的畏惧,是华芙朵在长盛武馆,常年饱受欺凌而形成。

    华禹孟对华芙朵造成的心灵创伤,不会因华芙朵变强而改变。

    确凿的说,华芙朵害怕华禹孟的根本原因,

    不取决于华禹孟能否伤到她,而是华禹孟总能夺走她珍视的东西。

    华芙朵不害怕长盛武馆和华禹孟伤害自己,但她害怕长盛武馆和华禹孟伤害周兴云,再一次夺走她历经千辛万苦,才紧紧抓住的‘幸福’。

    华芙朵讨厌周兴云替她出头,就像当初在滇琨城时,周兴云曾经为了救她,白白挨了敌人一掌。华芙朵讨厌这种感觉,她不需要周兴云救她,她恨自己的无能。

    在华芙朵的心中,江湖协会、长盛武馆、华禹孟等人,都是必须铲除的东西。因为他们的存在,威胁到了周兴云。

    华芙朵不允许任何人夺走属于她的幸福!

    “绝不会让华禹孟得逞,绝不……”华芙朵碎碎念道,浑身散发着浓浓杀意。

    “别把所有事情,都扛在自己肩上,我们会帮你的。”周兴云早就下定决心,会帮华芙朵讨公道,让华禹孟承担他所犯下的罪孽。如果华禹孟真的毒杀了华芙朵的母亲,那么……他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你出去吧。我要练功。”华芙朵对周兴云的态度急转,像是赶鸭子,把他推出了房间。

    华芙朵虽然完全掌握了增强版《碎星诀》的御气法门,但是她体内偏移的经络,却没有确认完毕。

    华芙朵打算在接下来的几天,将所有偏移的经络,都定位好,以便助周兴云迎击江湖协会。

    不能任性,不能贪心,他已经赔了我一晚上。

    现在我还不能向他撒娇,只有杀了华禹孟,铲除长盛武馆,击溃江湖协会,我才有资格得到他的宠溺。

    周兴云跟着宁香夷走了……

    不走也不行,华芙朵都轰他出门,周兴云即便想赖着不走都难。

    “兴云,我们内部出了点问题。”

    “什么问题?”

    周兴云十分好奇,他一开始还以为,宁香夷来华芙朵房间找他,是叫他去吃早饭。

    毕竟,周兴云在华芙朵房间呆了一晚上,女女们心底肯定有小九九,担心他和华芙朵放飞自我。

    为了预防上述情况,宁香夷便来叫他吃早餐。

    然而,事情似乎跟周兴云猜测的不一样,宁香夷神色凝重,看来真出现问题,需要找他去解决。

    我们内部出现什么问题呢?周兴云大致能猜到。

    不过,周兴云需要听宁香夷陈述,得到更详细的状况……

    “我们水仙阁有不少隐世前辈,反对和江湖协会开战。她们说……我们不该站在武林正道的对立面。”宁香夷愁眉的解释道,今早上,有一大批金盆洗手,不问江湖事的水仙阁隐世长老,忽地找到萧韵,质问她水仙阁为何会沦落到如此田地。

    “她们在哪?”周兴云没有感到惊讶,水仙阁乃十大名门正派之一,是个历史悠久的江湖门派,如今武林盟和蟠龙邪道联手,一些人肯定不乐意。

    江湖协会内部有很多问题,武林盟内部也一样,尤其是水仙阁。

    九大护国门派里面,除水仙阁以外,其他门派都非常统一。

    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是武林盟和江湖协会,在仙岭谷开战。

    水仙阁门人,当然不愿看到自己家成为战场,所以有很多水仙阁尊长反对萧韵,认为她们不该和江湖协会开战。

    只是,萧韵乃一派掌门,在关

    乎水仙阁生死存亡之秋,她毅然决然的力挺周兴云,和江湖协会战到最后。

    除了水仙阁以外,其他门派就没有人反对吗?

    有的。不要说水仙阁了,就是剑蜀山庄,也有人反对与江湖协会交锋。

    只不过,那些反对和江湖协会开战,心想融入江湖协会的人,不在杭驭城,不在武林盟的大部队里。

    他们在清涟山的剑蜀山庄,他们没有跟着姜晨来杭驭城。

    有道是,山高皇帝远,现在武林盟和江湖协会开打了,持反对意见的剑蜀山庄门人,就是想劝姜晨三思而后行,都没办法。

    确凿的说,在信息不流通的武侠世界,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武林盟已经和江湖协会打起来了!

    因此,武林盟的大部队里面,除了水仙阁以外,其他门派都非常团结,掌门人说打就打,说不打就不打。

    水仙阁的情况则不一样,武林盟和江湖协会在仙岭谷开战,在她们的地盘开战。

    换句话说,水仙阁全体门人,都是当事人,都能直接发表意见,若有人不同意萧韵的观点,反对和江湖协会交锋,便会站出来与她抗衡。

    武林盟和江湖协会首战前夕,萧韵就告诉周兴云,水仙阁内部有一部分人认为,她们和江湖协会交锋,没有胜算,建议萧韵低头认错,不要徒增伤亡。

    毕竟,江湖协会乃中原正道表率,它代表的势力,是整个中原武林门派。

    仅凭九大护国门派,就想和整个中原武林门派斗争?岂不是痴人说梦话!

    所以有一部分人,让萧韵率领水仙阁,与武林盟划清界限,加入到江湖协会里面。

    武林盟和江湖协会开战时,这一部分水仙阁门人,甚至没有参战。

    她们都在仙岭谷,坐等武林盟惨败的好消息……

    这些水仙阁门人,从不认为武林盟能够战胜江湖协会。

    仅从战力上看,江湖协会高手如云,江南七贤、鳌棕、裘震西、袁海松、东郭文臣等人,谁不是赫赫有名的武林高手?

    九大护国门派即使倾巢而出,都不可能战胜江湖协会。

    所以,反对萧韵的水仙阁门人,都袖手旁观,坐等武林盟惨败,然后奉劝萧韵认清时势,乖乖响应江湖协会,团结中原武林正派,讨伐蟠龙众邪道。

    不过,她们都没有料到,周兴云竟率领武林盟,打赢了一场不可能获胜的战役。

    武林盟和江湖协会,实力相差如此悬殊,武林盟却赢了,把来势汹汹的江湖协会击退了。

    那些跟萧韵叫嚣,嚷嚷武林盟和江湖协会开战,必然一败涂地的水仙阁门人,顿时就变成了哑巴。

    诚然,尽管她们嘴上不说,内心还是非常不服,武林盟和江湖协会的实力差距摆在眼前,即使武林盟拿下一场首胜,她们依旧都不认为,武林盟能赢得最终胜利。

    昨天天宫鸢带着一众蟠龙众武者,来到了仙岭谷,与武林盟大部队会师。

    那些变成哑巴的水仙阁门人,顿时又找到切入点,开始渲染武林盟勾结邪门,甚至跑去水仙阁的禁地,找归隐山林的长老们告状。

    不明前因后果的隐世长老,得知水仙阁成为中原武林正道的敌人,自然气得不打一处来,纷纷出山找萧韵问罪。

    以上便是周兴云的推测……

    果然,华芙朵一听周兴云为了她行动,马上就沉着下来:“我和长盛武馆的事情,还有我和华禹孟的恩怨,我都会亲手了断,你不用为我操心。”

    华芙朵虽然变强了,她有信心战胜华禹孟,有自信战胜长盛武馆。

    “朵儿。”周兴云察觉到自家宝贝弟子,默默地握紧手中佩剑,似乎想付诸武力把宁香夷赶走,不由头疼的伸手按住她肩膀。

    “师、父!”

    刚刚还像只兔子般温纯的华芙朵,顿时就变脸,用十分不愉快的目光冷视周兴云,来表达她内心的怨念。

    周兴云苦闷的叹了口气,前一秒还柔情似水,后一秒就怨声载道,自家的美女弟子真是善变。

    “武林盟大敌当前,我有很多事要去处理。过几天,江湖协会就会来找我们麻烦,到时候,我还得替你教训长盛武馆的人。”

    周兴云为了安抚华芙朵的小性子,只好拿长盛武馆门人说事。

    “你什么时候起床的?”周兴云打了个哈欠,缓缓撑起身躯。

    “两个时辰前我就醒来了。”华芙朵顺势扶周兴云起床。

    “…………”周兴云脑壳一震,华芙朵起床后,该不会一直蹲在床头盯着他看,足足看了四个小时吧。

    温柔的时候含情脉脉,唤声‘师父’酥身软耳。

    发怒的时候冷眼相待,一声‘师父’沉重吓人。

    “你来我房间做什么。”华芙朵目光如剑,敌视出现在她房门前的宁香夷。

    华芙朵讨厌别人打扰她和周兴云独处……

    周兴云依稀记得,昨晚华芙朵睡得很沉,直到深夜都没有醒来。后来,他大腿又麻又痛,眼睛又酸又困……

    实在顶不住的周兴云,只好轻手轻脚,把华芙朵横放在床上,自个儿也倒头睡去。

    如果在自己家,周兴云倒不介意尝尝华芙朵的手艺,问题是……现在他们在水仙阁,而且还要应对来自江湖协会的威胁。

    自己不是来水仙阁度假,吃喝不能太讲究,如果让小伙伴看到他开小灶,就说不过去了。

    “兴云,起床了吗?”宁香夷的声音从屋外传来。

    “你想吃什么早餐?我可以为你煮。以前我在长盛武馆的时候,没有人会照顾我的起居饮食,所以衣食住行,全都是我自己来打点。”华芙朵忽地捧着周兴云脸庞,微笑着对他说:“我的手艺非常好,会让你满意的,如果你不满意,我会做到你满意为止。”

    “不用了,我们到厨房,随便找点吃的就好。”

    夜半星雨凉风吹,一夜无言尽良辰。崭新的一天到来,明媚的太阳升起。

    沉睡中的周兴云,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

    此时,比他早起床的华芙朵,就像只小兔子,蹲在床头盯着他看。

直播天降鬼才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绝世神皇从今天开始当城主我能复制天赋剑临诸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