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一切尽在掌握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杨梅儿看着浪子握着她的手,感到了柔柔的暖意,一丝甜蜜涌上心头。听着逍遥浪子的恳求,杨梅儿只好道:“我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而恰在这时,艾子民与赫格尔他们正出门来。因逍遥浪子停住脚步的地方,在客栈的走廊,所以艾子民正直播到了逍遥浪子与杨梅儿。

    艾子民看到逍遥浪子握着杨梅儿的手,稍微避开目光,杨梅儿也看到了艾子民他们几人,忙把手缩回去。

    这时,艾子民走到了他们跟前,羡慕道:“秦大侠有此红颜知己,真是令人羡慕啊。”

    听了艾子民的话,逍遥浪子没有解释,便问艾子民道:“仁兄这一大早是要出去吗?”

    艾子民道:“看今儿的天气,应该是个好天气,所以出去走走。”

    艾子民看到逍遥浪子脸色不怎么好,便问道:“秦大侠,怎么了,您脸色有些难看,是否有什么事?能否说来听听?或许我能帮得上忙呢?”

    听艾子民这么一问,逍遥浪子无奈的一笑道:“我的一位朋友得了重病,所以内心有些急躁。”

    艾子民听了疑惑道:“哦,找郎中看了吗?若实在不行,我的随从倒是略通一点医术,要不让他去看看,或许……”

    艾子民还没说完,只听杨梅儿忙道:“不用了,”说着,她拿过逍遥浪子手中的药方,道:“已经抓了几幅药,相信用不了几日一定会好的。”

    听了杨梅儿的话,艾子民释然道:“那就好,那就好”说着便对逍遥浪子真切道:“秦大侠,若有需要,尽管来找他们。我们一定尽力而为。”

    听了艾子民的话,逍遥浪子表达了谢意。

    随后艾子民便说不打扰了,与赫格尔他们出了客栈。

    逍遥浪子目送着艾子民他们离开,转而看着杨梅儿,语重心长道:“梅儿,我相信你,相信你就是最好的,你再想想办法,若实在不行,就请那位仁兄帮忙看看。”

    听了浪子的话,杨梅儿思忖了一下,道:“好的,我再想想其他的办法,实在不行,换个药方试试。”

    而艾子民他们三人出了客栈,不一会,便看到江连文急匆匆的骑着马,到了客栈门口把马一撂,慌慌张张的跑进了客栈。艾子民淡淡的一笑,抬头看着天空悠然道:“真是个好天气。”

    可令艾子民没想到的是,在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有一个身影正在暗暗的探着头,看着他们的举动。

    第2节

    岳千山和江唤群在房间里,正因为无法启程而生气。

    江唤群骂道:“这个逍遥浪子,真是见色忘义,只想着那小女子,根本不管他兄弟的死活。”

    岳千山没有言语,他知道,无论怎么骂,也都于事无补。

    这时,江连文没有敲门,猛地推开了房门,把岳千山他们两个吓了一跳。

    江唤群本来正在气头上,看到江连文推门而入,气的破口大骂道:“慌慌张张的干什么?!没一点规矩!”

    岳千山见江连文慌张的样子,知道有事情发生。因为平时江连文还算稳重。便道:“别急,出什么事了,慢慢说来。”

    江连文急切道:“吴县令的外甥,连同身边的两个随从,昨天深夜被杀了。……”

    “什么?!——”岳千山惊讶的差点站起来,而江唤群惊讶之余忙问道:“怎么会这样,你是怎么知道的。”

    江连文忙道:“昨日宴请他的时候,他问我有什么好玩的玩意儿。为了让他开心消气,我便说,我有一个上好的白玉鼻烟壶,他听了便想要,但当时我没有带在身上,便许诺他,一定给他送到府上。可是,因喝了点酒,与连武说了一会话,便把这事给忘了,直到深夜才想起来。于是,一大早我便想赶紧给他送过去,可是到了他府门口,看到很多人围着,一打听才知道,那公子哥和两个随从被杀了。我觉得此事非同小可,所以急忙忙回来,让大管家拿个主意,我们要小心防范才是”。

    听江连文快速的说着原委,岳千山点了点头,赞许道:“你做的对,”于是马上吩咐江连文道:“你现在马上去给庄主发信。现在发信,黄昏以前庄主就能收到。你把事情简略说一下,让她多多小心。快去,越快越好。”

    江连文答应着便急匆匆的出了门。

    岳千山对身边的江唤群道:“你马上吩咐几个人,让他们在客栈门口守着,免得出乱子。”

    江唤群有些不以为然道:“这里又不是鄱阳县,而且人又不是我们杀得,他们不敢胡闹。”

    岳千山道:“话虽如此,但是以防万一”。

    江唤群答应着便要出门,却停住了脚步,转身道:“你说,会是谁干的呢?”

    岳千山挥着羽扇不耐烦道:“哎呀,快去吧,现在顾不上考虑这些。那公子哥找我们麻烦就被杀了,他们家人首先会怀疑我们,赶紧去”。

    江唤群听了快步出了房间。

    岳千山坐在那里,平复了一下心情,不一会,杨梅儿便敲门到了他的房间。

    杨梅儿把经过大略说了一遍。

    当听到梅儿说,康熙老儿要让人给孟婵娟看病的时候,岳千山不由的心颤了一下。

    听杨梅儿说完,岳千山点头道:“你做的很好。”

    接着,杨梅儿有些犹豫,继续道:“但是……”

    岳千山见杨梅儿吞吞吐吐的,急道:“但是什么,赶紧说。”

    杨梅儿继续道:“我怕逍遥浪子万一忍不住,去请康熙的手下来给孟婵娟看病怎么办?何况,得风寒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死去,到时露馅了,可就麻烦了。”

    听了杨梅儿的话,岳千山摇着羽扇的手却停住了。

    杨梅儿分析道:“大管家,话说这逍遥浪子,我们看中的不就是他的重情义、讲信用吗?他现在这样,也是因为答应过孟婵娟,不愿失信,这不正是我们所看重的吗?这事万一要是漏了馅,我们一切可都前功尽弃了。”

    岳千山觉得杨梅儿说的有道理,便看着梅儿道:“你是不是喜欢上逍遥浪子了?”

    杨梅儿脸一红,道:“我只是就事论事。”

    岳千山见她不承认,但他心里有数,便提醒道:“庄主让你抓住他的心,但你要掌握分寸,永远别忘了,你是无忧庄的人。”

    梅儿点着头,道:“老夫人对我的恩情,我永世不忘。”

    岳千山嗯了一声,继续道:“你说的也很有道理,是我有些着急了。那小女子虽然身子弱,但是得了风寒也不至于这么快就死去。”

    说着,岳千山把羽扇放在茶桌上,叹了一口气,继续道:“人啊, 有时难免会犯错。我那天,是被逍遥浪子给气坏了,想这小女子,惹来了太多麻烦,便想着快些解决掉她。可是没想到,这个逍遥浪子如此坚决,非得等她病好了再走。但现在转而一想,他这也是讲信义,也没什么不对。”

    岳千山呷了一口茶,继续道:“倘若你治好了这个小女子,等于是帮助了逍遥浪子,我觉得逍遥浪子以后会更加喜欢信任你。”

    听了岳千山的话,杨梅儿脸色红润,低头不说话,岳千山继续道:“这样吧,我做主,就给那小女子慢慢解毒吧,但你也要注意,我觉得逍遥浪子对那小女子不一般,你要牢牢抓住他的心,别让那小女子横插一脚坏了事。”

    杨梅儿答应着。

    岳千山吩咐她道:“你马上去飞鸽传书,将我做出的决定告诉庄主。”

    梅儿答应着,便出了门。

    第3节

    将近午时,在客房里,艾子民想起了早上与逍遥浪子见面的情形。这时,赫格尔进门来,拱手作揖道:“掌柜的,我刚打听到,逍遥浪子所说的‘好友’,正是那小女子,如今她得了重病,让她住到了后院的一个房间里。”

    艾子民点着头,淡淡道:“与我想的一致,看来这无忧庄的人,还真是狠心啊。”

    赫格尔继续道:“属下听到几个镖师在发牢骚,原来逍遥浪子因为这女子的病,特地推迟了赶路,要等那女子的病情好转了一起走。”

    艾子民听了,有些意外道:“哦?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一侧的阿图鲁纳闷道:“这逍遥浪子为了一个小女子,却不急着去救自己的兄弟,难道那那马车上没有宝物?”

    听了阿图鲁的话,艾子民也觉得有道理。

    赫格尔解释道:“听那几个镖师的意思,这逍遥浪子本来想走,只是那女子病的太过严重,而逍遥浪子是个讲信义之人,所以坚持那小女子的病好了才走。”

    艾子民点着头道:“此人重信义,倒是有那么一股子倔劲,只是那无忧庄一心想要那小女子的命。”

    阿图鲁接话道:“掌柜的今早可是无意中救了那小女子一命。”

    艾子民点头道:“看当时那逍遥浪子的神情,还是很在意这个小女子的,我倒是真想帮帮他,却也没帮上什么。”

    阿图鲁道:“您的几句话,已经足够了,那无忧庄的人生怕别人帮忙。”

    艾子民点着头,道:“但愿有所帮助,但我是真的希望逍遥浪子来找我帮忙。”

    赫格尔继续道:“现在是快到午时了,那公子哥的家人没有来闹,只来了几个衙役,问了问虚实,便走了”。

    艾子民道:“毕竟这里是都昌县,不属于鄱阳县管还辖。不过,我料定,那吴玉贵很快就会得到外甥被杀的消息,他是不会让无忧庄好过的。”

    正说着,艾子民的牙却隐隐的疼痛了起来,他忙用手捂着腮。

    赫格尔他们忙问道:“掌柜的,怎么了?”

    艾子民喃喃道:“这牙忽然疼的厉害。”

    赫格尔忙道:“我来看看,要不开个药方……”

    艾子民摆手打断了赫格尔的话,道:“不用,不用,过会就好了,别大惊小怪的。”

    艾子民用茶水漱了几次口,不一会,渐渐舒服了一些,看着赫格尔他们紧张的神情,艾子民道:“没事了,不怎么疼了”。转而面带疑惑的淡淡道:“我是不是真的老了?”

    听了艾子民的话,赫格尔他们惶恐道:“掌柜的不会老,您千秋万载,万寿无疆。”

    艾子民听了呵呵一笑道:“还千秋万载呢,是人就会老,我去年就掉了一颗牙……”

    说着说着,艾子民似有所想,似问非问的呐呐道:“你们说,这‘玉莲金尊’,真的会让人长生不老吗?”

    赫格尔他们也不知如何回答。

    这时,赵国金敲门进来,拱手作揖道:“掌柜的,刚收到信鸽,这是上面的信”。说着,赵国金双手将信交给了艾子民。

    艾子民将那信慢慢展开看了看,高兴道:“好,”然后对他们说:“是小五,他已将事情办妥了,怕我担心,先来了信,让我安心。”

    听了艾子民的话,赫格尔有些不放心,便问道:“掌柜的,不知这天罡派,会派遣什么人来?这天罡派的武功虽然与逍遥派武功相克,但是一般的人物却无法与那逍遥浪子相抗衡。”

    艾子民接话道:“所以,我刚才说,‘小五办得好啊’,小五信中说,他请来了天罡派的三大护法。”

    “哦?!”听艾子民这么一说,赫格尔兴奋道:“这天罡派三大护法可不一般,这很好。”

    阿图鲁也高兴道:“这下好了,听说,当年这三大护法联起手来,在那天罡派是仅次于他们帮主司徒震天的,自从那司徒震天死了以后,这三人便是天罡派的支柱。很多年来,他们一直辅佐着新任少主,从未出过关。”

    艾子民接话道:“当初我让小五去天罡分坛的时候,就隐隐觉得,他们一定会很重视我们的邀请。因为,他们虽然不知道我们的身份,但是我们先给了他们五十万两银子,并答应他们,事成之后,再给他们一百万两作为酬谢。这可不是个小数目。更何况,比起银子来,还有让他们更感兴趣的事,那就是——逍遥浪子。”

    一侧的赵国金接话道:“是啊,他们与逍遥浪子有不共戴天之仇。何况,还给他们那么多银子,这一举两得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艾子民点着头,悠悠道:“这下好了,这天罡三大护法若来了,我就能心安了。”

    艾子民转而一拍手,悠然道:“好啊,这计划一切都很顺利,都在按照我们的预想展开。”说着,呵呵一笑:“本来想那公子哥的死,让他们多呆几天。可是,没想到,他们被那小女子给拖住了,真是上天冥冥相助。如此一来,他们会耽搁不少时日,走水路的可能性便会大增。”

    一侧的阿图鲁道:“若马车上真的装有宝物,他们一定会改走水路,耽搁了这么多的时日,逍遥浪子的兄弟可等不了。若他们还是坚持走旱路,那可就不好说了。”

    这时,赫格尔提醒道:“掌柜的,那日在街上遇到逍遥浪子的时候,记得您说,‘因石桥坏了,我们无法前行’,可如今石桥修好了,按说,我们也该启程了,我们若是在这里不走,他们会不会怀疑?”

    艾子民听了,无所谓道:“他们怀疑我们,那是肯定的事。周围出现的陌生人,想必他们都会怀疑,这是正常的。如今石桥修好了,我们不走,找个借口便是,就说有人出去办事,我们在等他回来,或者其他的借口,多的是。”

    听了艾子民的话,他们三人齐声应道:“是。”

    艾子民的心里很顺畅,来了兴致,便十分渴望与人对弈一番。可是,他身边的人,只有赵国金会一点围棋,可赵国金的水平,艾子民就算让他七八个子也没用。所以,顿时觉得无趣。

    无聊至极的艾子民东看细看,无意间看到了那本活佛的诗集,便随手拿了起来,想打发时间。

    随便翻开一页,看到上面写着:

    “住进布达拉宫,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

    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艾子民无味的将诗集一扔,厌烦的说道:“什么乱七八糟的,简直荒唐。”

    艾子民百无聊赖的呷了一口茶,呐呐道:“得找个机会,与那逍遥浪子对弈一番。他武功一流,却不知棋力如何……”

    杨梅儿呐呐道:“那你的兄弟就不救了吗?”

    逍遥浪子接话道:“当然要救,所以我希望孟小姐快些好,然后我们快些赶路。我求你再想想办法,我不能言而无信。”

    听杨梅儿这么一问,逍遥浪子突然停下了脚步,杨梅儿没想到他会停住脚步,弄得有些局促,急忙收回身子,站住了脚步。

    逍遥浪子怔怔的看着杨梅儿,他的眼神,让杨梅儿有些不知所措。

    逍遥浪子语气缓了下来,对杨梅儿认真道:“你要知道,这是一条命”,然后,逍遥浪子贴近杨梅儿,他的举动反而让杨梅儿更加不知所措。

    逍遥浪子道:“临行前,陶老庄主告诉我,你精通医术,而且心地善良,说你这双手曾治愈过很多的人。梅儿,我相信你一定会让她好起来,我希望你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听了逍遥浪子赞扬而且恳求的话,杨梅儿有些犹豫。

    逍遥浪子继续道:“我曾答应过她一起走。大男儿行走江湖,信义为先,我不能失信与她。”

    随后,逍遥浪子让杨梅儿引路,到了孟婵娟所在的屋子里。他看到孟婵娟在后院的一个十分简陋的房间里,孟婵娟却在昏睡中。

    杨梅儿说,客栈近来生意好,刚腾出的房间,马上就被租了去,现在只有这个简陋的房间。

    逍遥浪子上下打量着房间,那墙上的墙皮剥落了大片,屋子里阴冷潮湿,散发着霉烂的味道。于是,他脸色一沉,道:“这房间如此简陋,怎么能住人呢?”

    这时,逍遥浪子出人意料的握住杨梅儿的手,托着她的手仔细看着。

    杨梅儿没想到逍遥浪子会握住她的手,顿时,一片红晕泛上脸颊。

    逍遥浪子快步走着,说道:“我知道,你们觉得我在感情用事,但你们想一想,我兄弟的命是命,可这孟小姐也是命啊。而且,她如今病情越来越严重,我曾答应过她一起走的,如今这般情形,我怎么能抛下她一走了之?”

    杨梅儿马上问道:“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逍遥浪子马上到了江灵灵的房间,却只见杨梅儿正收拾着孟婵娟的床铺,没看到孟婵娟。

    杨梅儿告诉逍遥浪子,已经给孟婵娟换了个房间,并找了个老妈子侍候着。

    逍遥浪子看着杨梅儿,郑重道:“不行,我答应过她,等她好些了再走。”逍遥浪子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药方,便拿起道:“我去给她抓药”,说着便快步出了屋子。

    杨梅儿本想说让下人去抓药就行,可是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逍遥浪子就快步出了房间。看到逍遥浪子如此的在乎孟婵娟,她内心无比嫉妒,十分的生气!!

    杨梅儿追出门去,跟在逍遥浪子的身后,边走边问道:“你怎么能这么感情用事呢,难道你忘了,你还有兄弟要救?”

    杨梅儿无奈道:“没办法,只能暂时将就一下了,等有客人退了房,马上让她搬进去。要是觉得这房里冷,随后,让人多生个火盆便是。”

    看着逍遥浪子的脸依然阴沉着,杨梅儿继续道:“我们现在占着六七个上房,要不我们先赶路,这样不就腾出房间了,随后马上让妹妹住进去不就行了?”

    第1节

    清晨一大早,逍遥浪子还没起床,便听见江灵灵在外面嚷嚷个不停。逍遥浪子快速穿好衣服出了房间,一问才知,孟婵娟晚上病情更加严重了。不但呕吐不止,而且,由于深夜无人照料,孟婵娟失禁,小便在了床上。

    那腥臭味,药味充斥着房间,而江灵灵从小就娇生惯养,哪受得了这些,便大声嚷嚷着,希望给她换个房间。

直播江山江湖之谁主沉浮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武侠之无尽恶人武侠之逍遥岳不群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武侠之魔君花无缺武侠之超级提取神话之最强许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