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隔壁的救世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轰”的一声,高温瞬间杀死处于爆炸中心的鼬狼,余者受到或重或轻的伤势后被气浪掀飞,从其他的水道中爬过来的鼬狼也被剧烈的轰鸣声震慑住,一时间停止了攻击。

    众人趴倒一片,三个年轻半妖的状态要好一些,但界碑的职员们都是普通人,爆炸的距离又太近,都被爆炸声震得耳膜翁鸣,头晕目眩。

    马明明率先爬起,立刻吼道:“趁机杀出去!”

    牛山扶着马琪琪,也是吼叫着道:“往那边杀?!”

    马明明没想过这一点,一直掌握队伍行进方向的山猫,此刻还在晃晃悠悠的原地打转,连别人的话都听不清了。

    马明明无奈之下,只能随意指了一条最近的水道吼道:“是福是祸,就走这条路了!”

    说着一把抄起山猫的胳膊,率先开路杀进那条水道中。

    其余人经过短暂的喘息,已经基本摆脱了耳鸣目眩的困扰,互相之间拉扯搀扶着跟在马明明身后脱离这处惊魂六岔口。

    鼬狼们大部分受惊退散,余下的扎堆在角落里不知所措,场面乱成一锅粥。

    开路的马明明一心三用,一边要担任临时指挥选择前进方向,这需要做到尽量远离那群鼬狼的同时还要向李福斯的位置靠拢,一边还要兼顾身边在爆炸时首当其冲的山猫和身后的队友,最后就是心中一直有一层挥之不去的阴霾。

    这些鼬狼虽然数量众多,但是与死在井道口那只一样没有开智,都是只幼夭级怪物,但是在鼬狼们发起袭击的那一刻,传来过整齐的爬行声,而且还是两次,这就说明它们之间是有配合和默契的。

    如果这是鼬狼狩猎时的本能还好说,最可怕的是如果它们中存在一个类似司令官的扮演者,那他们面对的将是一只有组织有纪律的鼬狼军队!

    越想,马明明越是惊悚,心里默默祈祷着不要如此,同时手上狠狠摇动还没恢复清醒的山猫,临时指挥这样的重任他已经有些害怕担当了。

    晕头转向的跑了十分钟左右,众人四周早就听不见鼬狼的吱叫和爬行声了,好像它们并没有追击一行人。

    这时,马明明忽然察觉山猫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用上了力,便急忙低头问他怎么样。

    山猫费力的抬头扫视四周,断断续续的说道:“快,对照北斗定位…去找路人丙…”

    马明明一拍脑门,自己怎么把这件事忘记了,另一只手立刻掏出手机查看定位,突然惊喜的叫道:“路人丙的位置,距离我们直径不过五百米!”

    山猫闻言也是精神一振,索性往马明明后背一跳,让他背着自己跑,反正这小子人高马大有的是力气,同时转头喊道:“马琪琪!嗅觉感知不要停!这些鼬狼有隐匿行踪的天赋能力,尽你的全力探索四周!”

    马琪琪推开强行扶着她的牛山,自己边跑边回道:“是,保证绝不会再被偷袭!”

    马琪琪有决心是好事,但山猫依旧忧心忡忡,五百米的直线距离不知要绕多久才能与工分榜第二的路人丙汇合,谁也没想到这些鼬狼竟然有隐匿行踪的天赋,这在原本的怪物缉像上是没有的信息。

    领头的马明明带着队伍刚刚穿出脚下的水道,眼前豁然开朗,一行人再一次进入一处石柱林立的蓄水地。

    蓄水地的环境太适合伏击了,山猫直觉不好,立刻要从马明明背上下来,可他的脚刚刚落地,眼角的余光就瞥见了让他惊骇的一幕。

    就在来路水道进入这片蓄水地的入口不远处,正对马明明的两根石柱之间,好像拉下幔帐一般裂开一层黄色的气体屏障,三只通体黑色但掺有少量杂毛的超大型鼬狼匍匐在地,正呲着獠牙准备扑向他们。

    这三只鼬狼每个都有将近两米的体型,是先前那群鼬狼中最大的一倍还多,而且神态饱满,晦暗气息很重,一看就不是先前那群与野兽无异的鼬狼能比的,而且领头那只鼬狼的脸上竟然隐隐露出嘲弄的神情,让人诧异胆寒。

    山猫的脑中好像打了个响雷,机灵一下划过一个念头:“十殁级鼬狼,还是三只!”

    怪物等级一旦跨越幼夭级,往往都会开智,其智力将不亚于成年人类,这也是怪物与野兽本质区别之一,野兽永远都是野兽,没有天地造化的血脉,是不可能成精的。

    界碑将怪物分出五个等级,不要小看这一级之间的差距,每一级之间都是一个崭新的天地,同级之中还有一步一鸿沟的说法。所以,十殁级以上的怪物几乎都有各自的天赋能力,极难以统一固定的标准去衡量个体的实力。

    其实对于山猫一行人来说,这些并不是眼前需要考虑的事,因为别说十殁级怪物中的佼佼者,即便眼前这三只鼬狼刚刚开智,也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对付的。

    十殁级,十殁级,所代表的意思简单直接,就是至少能造成十人伤亡的怪物。

    如果只有一只,山猫还敢豁出去拼一下,三只十殁级,众人恐怕连逃跑的希望都没有。

    山猫心中的恐惧在见到三只鼬狼的一瞬间达到极点,却又在领头那只鼬狼扑出的一瞬间转为愤怒,神情狰狞的怒吼一声,将身边的马明明推到一边。

    一切发生的太快,队伍中的其他人和被狠推一把的马明明还都不明所以,就见一道黑影从山猫和马明明之间一冲而过。

    众人登时大惊,马明明跌坐在地,惊骇的看着一只手捂着右臂肩膀的山猫。

    山猫的右臂被齐根撕断,鲜血像泉涌一样从粘连的碎肉和破衣之间呲出,头颅高昂着,脖子上的血管像蚯蚓一样凸起,脸色因为痛苦而通红扭曲,却一声不吭的瞪着那只撕掉他一条手臂的鼬狼。

    口中咬着一条臂膀的鼬狼在戏耍这些闯入自家巢穴的人类,他们对它们来说,无异于送上门的血食。

    领头这只鼬狼的胸口变异出一撮黄色的杂毛,如果他能晋级为百殒级怪物,也许全身的毛发都会蜕变为黄色。

    面对血食的愤怒,这只鼬狼脸上的嘲弄神色更浓,故意在血食面前居中咬断山猫的那条断臂,而后慢慢在口中嚼碎吞入肚中。

    一行人中,尤其是三个年轻半妖和界碑新职员四十七,四个人都是第一次见到怪物当面吃掉人的肢体,稍好一点的像马明明,脸色惨白,最不济的是四十七,已经双腿筛糠快要尿出来了。今天算是将四十七以往的心里防线砸了个粉碎,众人初见他时那种精干的形象崩塌殆尽。

    山猫环顾四周,见另外两只各有蓝色和绿色杂毛的鼬狼已经绕到来路水道口,堵死了众人的退路,心中暗道狗畜生真踏马的奸诈,一发狠,用剩下那只手摸出最后一块炸药,先同众人喊道:“能逃就逃,去找路人丙,不能逃就跟这三个畜生拼啦,炸它狗日!”

    众人中,黑衣女子第一个默不作声的朝领头那只鼬狼扑去,紧跟着是一脸愤怒的马明明。这家伙素来傲气,此刻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死也要拉上那只吞食山猫臂膀的鼬狼垫背,好还了山猫断臂救他的恩情。

    其余人中,马琪琪亦步亦趋的跟着哥哥,牛山一把拉上四十七,为马琪琪护住身后。

    那四个司机则选择另一个有着绿色杂毛的鼬狼冲去。谁都知道,想要绕过它们是不可能的,只有正面硬刚才可能有一两个幸运儿逃出去。

    山猫用牙咬开炸药的引信,一抖手朝堵在来路上那只蓝色杂毛的鼬狼扔去。

    这块炸药和先前那块上其实都有定时装置,引信只是备用,而且引爆速度极快,否则上一次在水道六岔口也不会波及到自己一行人。

    但没想到的是,蓝色杂毛的鼬狼速度极快,竟然迎着炸药包扑出,只见好像一道闪电划过,山猫连它的动作都没看清,好像它只是一扑出就蹲坐回原地,其身后不远处的水道中才传来一声爆炸。

    太快了,瞬息间咬着炸药放到别处,再回到原地,这只鼬狼绝对是觉醒了速度天赋的怪物。

    山猫虽然站在原地根本没准备逃,但见到此时此景才真正的绝望。

    第十八队可以说是血迹行动中成员最弱的一只队伍,往往依靠热武器或者担任收尾任务的界碑普通人不说,那三个半妖太年轻,一是经验不够,二是天赋杀伤力不足,都不能担当大任,唯一一个实力强大的队长路人丙却一个人深入敌巢,根本顾不上自己的队员,山猫不由得心中大骂李福斯,他娘的工分榜第二,卵用没有!

    领头那只鼬狼神情戏谑,根本瞧不起冲过来的黑衣女子等人,这家伙智慧很高,它的目光被牛山护着的马琪琪吸引,分明是想看看几人保护的同类被自己吃掉后的痛苦神情,竟然完全不顾前排的马明明和黑衣女子,悍然从二人中间越过扑向牛山身前的马琪琪。

    马明明见妹妹危险,急得目眦欲裂,手中军刺奋力刺向这只胆大妄为的鼬狼腹部,同时,黑衣女子手中的匕首也向鼬狼腰部扎去。

    鼬狼正面,马琪琪已经被先前山猫断臂的景象吓得够呛,此刻发现领头鼬狼的目标是自己,顿时有些胆颤迟滞,一时间楞在原地。

    其身后的牛山匆忙放下手中拉着的四十七,他一直在使用一把短柄手斧,见到马琪琪危险,立刻越过她一斧子朝鼬狼头顶劈砍。

    没想到,那有些黄色杂毛的带头鼬狼身形灵活,一扭腰躲过黑衣女子的匕首,又收脚顺势踩在马明明的军刺上借力加速,最难以置信的是,它竟然主动一头撞在牛山的斧头上!

    “锵”的一声,牛山的斧头被撞回,以更大的力量砸在自己胸口。

    领头鼬狼的身形巨大,一下将无人保护的马琪琪扑倒,丑恶的鼠嘴张大,上下两排乱钉一样的獠牙咬向马琪琪的喉咙!

    另一边,四个“司机”面对绿色杂毛的鼬狼蹲坐在一片阴影中,看着冲来的四人,意想不到的张口吐出一团绿色雾气,腥臭难闻,用脚趾头想也是有毒的。

    好在似乎不是致命的毒雾,四个人只是手脚发软,口吐白沫滚倒在地,顷刻间失去了行动能力。

    心性高傲的马明明头一次觉得自己这么无力和绝望,一时间大怒转大哀,声音中竟然有了哭腔,吼道:“路人丙你个王八蛋!你在哪啊!”

    李福斯的声音在马明明耳边突兀响起,下一刻,墙壁崩塌的轰隆声才在众人来路水道的对面传来。

    “辱骂队长,扣你工分。”

    众人或早或晚的察觉到了身后的危机,纷纷露出惊骇的表情,这种时候就体现出经验的好处。

    山猫这个界碑的“老家伙”深知这个时候恐惧没有任何益处,反倒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把拽过四十七的背包,从中摸出一块炸药包,拔掉引信就丢向身后水道中的鼬狼潮,嘴中骂道:“干你姥姥的趴下啊!”

    据研究,鼬狼的稳定基因链是由鼬鼠和狼的基因组成,通俗的说,鼬狼就是二者杂交的品种。恐怖的是,鼬狼还能突破种族障碍,和非常多的生物繁衍结合,这样产生的后代形态虽然不会有太大变化,但会有超越种族限制的天赋能力产生。

    天心寒沉默一下,简单的方案虽然粗暴,但事发突然,根本没时间容人细细布置,便默认执行,转问道:“能看到他们的画面吗?”

    简单打了个响指,那块屏幕上立刻出现十七块分屏,分别是血迹行动十七个队长的随身拍摄画面。

    简单“切”了一声,不置可否。

    地下水道中,第十八队的众人正面临一场数量悬殊的围杀,铺天盖地的黑色鼬狼从身后的水道中涌来。

    在场三位半妖中,马明明和牛山各自抵挡一边已经捉襟见肘,另一个马琪琪虽然觉醒了半妖天赋,却是没有什么杀伤力的感知类,尽管她的身体在力量上也有优势,出手势大力沉,但哪怕一脚踩死一个,这么多怪物什么时候踩的完。

    事出突然,天心寒得知始末后也没想到事情会突发到启动“红色响应”的地步,为了节省时间,自己第一时间便来到这处综合调度室统领全局。

    “血迹行动剩下的十七只队伍准备的怎么样了?”

    简单难得正经,立刻汇报道:“全部武装完毕,已经在指定位置集合了。另外我在他们的装备上做了调整,职员的枪械全部更换为冷兵器,增加手雷和炸药这样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携带量,只等下到水道后,立即便能形成第一道缉杀圈。”

    “第十八队下去的太急,没有携带监控设备。都怪那个李福斯,既然发现了鼬狼,也该留些时间让我们反应,仗着自己实力强就肆意妄为,根本不考虑队友的情况!”

    天心寒看了一眼简单,揭穿道:“你不也曾是他的队友吗?或者叫搭档更合适?”

    别看简单说的容易,真正落实起来的难度和危险之大,会随鼬狼王死亡后,鼬狼族群变得越来越疯狂而呈几何倍数上升。

    鼬狼这种怪物除了怪物缉像上公之于众的信息外,其更详尽的资料都是等级相当高的绝密档案,其中最重要也最让人骇然的特征是它们的繁衍能力和方式。

    大厅中陈设不多,一块巨大的电子屏幕,挨着墙壁是一圈工作台,所有的设备都是国内顶尖水平,而且在样式上充满科技感,除了一个空位置之外,工作台上已经各自坐满了身穿黑衣的界碑职员。

    天心寒曾在倒开门酒吧出现过,似乎还是管家十爷的熟人,后来李福斯因为璇子发病的事,两人并没有时间交谈,直至璇子妖变崩溃的危险暂解和山猫发来关于鼬狼的消息,实际上才过去一天一夜。

    “况且还有那些半妖在,不到万不得已,每只队伍的执律不会同意使用炸药,”

    简单嘴上不停,将自己已经做过的布置一口气说了出来:“对于鼬狼这种怪物,我们以前有过应对经验,十七只队伍以李福斯的定位为中心,在半径五公里外合成缉杀圈,第一任务是支援第十八队,一同消灭鼬狼王,让它们的族群失去首领。”

    “第二道包围圈才是真正的‘红色响应’,除了以‘征召令’紧急调动的近百名半妖之外,那只部队也在以李福斯为中心,半径五十公里外缓慢推进,不止地下水道,包括地上同样有便装人员一同搜寻,确保鼬狼王死后,分崩离析的鼬狼族群不会有一只活着。”

    天心寒犹豫道:“在地下使用炸药……”

    但话没说完就被简单打断道:“就算造成地面塌陷,事后让公关部捏造一条燃气管道泄露之类的新闻就可以了,总比让那些鼬狼活着逃离要强,如果跑掉一只,不久后就将又是一次红色响应。”

    界碑是一个庞大而松散的组织,说它庞大,是因为一家管理着整个东方的半妖世界,说它松散,是因为它的存在形式更像是一个平台,一个发布任务,兑换奖励的平台。

    界碑下辖三十四个区域,自然就有三十四个区域经理,天心寒作为最重要的京都区域经理,手上的权利大小可想而知。

    就在李福斯和山猫等人进入地下水道之后,天心寒和助理简单来到一间气势恢宏的大厅。

直播怪物缉像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末世:我有神级选择从地狱走出的恐怖主播末世:我选择做一个恶人末日之我的妹妹是丧尸劫天运破案之神级融合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