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夜色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慧远蹙起了眉,不至于勃然大怒,却还是有一丝的气恼。

    “心如止水与这又有何干?”

    明悟脸上的笑越发明显,摸了摸眼前那被寄予厚望的小和尚的脑袋,眺望着远处的稀疏的灯火叹了口气。

    “既然你都做不到无动于衷,我又如何能做到呢?我既然最开始就救了她,又怎么会看着她一步步走向危险……”

    后边那句话,好像在自言自语。

    想起萧亦然的时候,眼前浮现的是他们刚呆在寺庙的那段日子,一大一小被清粥白菜折磨得不行,整日看着树上蹦跳的鸟雀咽口水。

    “爹爹,我想吃肉。”

    “然然,我也想吃肉。”

    “要不,咱们捉几只鸟儿来解解馋?”

    “不行不行,你爹我现在是和尚,要是被主持知道,咱俩都会被赶出断肠寺的!”

    “你是和尚,那我是什么?”

    “和尚的女儿。”

    “和尚的女儿也需要吃斋念佛吗?”

    “这……”

    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毕竟,和尚几乎是没有儿女的,更没有带着一边遁入空门,一边带孩子的。

    “师叔你这是决定要找然然?”

    慧远的眸子亮了起来,跳动的烛火映在他的眸中,显得整个人灵慧又通透。

    “找,怎么不找呢,然然可是我女儿!”

    第二日,静谧多年的断肠寺内部竟起了争执。

    原因是降佛大会才过去四天,明悟作为师叔级的人物是不得脱身的,但他坚决要推了属于自己的事务,下山寻找萧亦然。

    先不说降佛大会将到影响,单论当年为救萧亦然达成的协议,老主持都不会允许他下山。

    “明悟,莫让忘了你曾答应过我什么。”

    老主持身穿袈裟,手拿法杖,重重的拄了一下地面,白眉拉平,慈悲的模样被庄严冷沉所替代。

    明悟低下头,低声回复:“我知道,从此皈依佛门,不问红尘,不入红尘,不念红尘,一心参佛。”

    慧远忍不住搭腔:“主持,出家人以慈悲为怀,然然如今生死未卜,难道我们要坐视不理吗?”

    老主持的态度极为强硬,可看到慧远时寂静的双眼转动了一下,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竟奇迹般的松了口。

    “也罢也罢,一切自有缘法。”

    话落之后,拄着法杖去了里处,准备新一天的讲法之事。

    慧远觉得主持的态度转变有些奇怪,不过想到终于允许继续派人去找然然,高兴的心情让他忽略了那一分异样。

    春寒料峭,萧亦然还缩在被窝里,房门就被人打开,灌了一屋子的冷气。

    “吃什么?”

    如此简短而又冷漠的话语,自然是云歧说出来的。

    萧亦然一时怔愣,呆呆反问:“什么?”

    云歧拧着眉头,纠结许久才扩长了话语。

    “嬷嬷问,早膳你想吃什么,她好去准备。”

    萧亦然顿时来了兴致,她就想吃肉,吃很多的肉!

    便脆脆的回道:“吃肉!”

    云歧不知是嫌弃还是为难的扫了她一眼,没说行不行,提步就朝外走去。

    院子外静了一会儿,就开始出现舞剑的声音。

    萧亦然忍不住在心中猜测,云歧受了那么重的伤,如何还能将剑舞得虎虎生风?

    她在脑中勾画出一个浑身是血,受伤颇重的人影,脑袋忽然疼了起来,那种几近炸裂的感觉让她痛不欲生。

    掩盖了记忆的厚墙好似出现了裂纹,要将那些她不知晓的过往放出来,只是待她重新回过神来,又什么印象都没有了。

    “师叔莫非是想放弃,不管然然的死活了?”

    听得慧远发问,明悟只是笑:“主持总与我们讲心如止水,你在寺里呆了那么多年,还没学会云淡风轻?”

    “你还好吧?”萧亦然小声询问。

    云歧见她无事,重新躺了回去。

    断肠寺里,慧远站在柴房隔出的小屋里,习惯性的将桌上,墙上,角落的六盏灯点上。

    两人就静静的看着油灯将小小的柴房照得透亮。

    过了挺久,明悟平静的问:“你还在想然然的事吗?”

    慧远偏过头,看着身侧那个与两年前相比消瘦许多的人。

    云歧撑起身子看着她,眉头微蹙,那因重伤而苍白的脸上不停的渗着冷汗,好像没有力气答话。

    没听到人回应,萧亦然心中那因为有人陪伴,而驱散的对黑暗的恐惧再次涌了上来。

    她只能紧抓着被子,紧咬着唇,强忍着那让她一直让她惊恐不安的黑暗。

    往常这个时候,萧亦然总是恨不得将大殿里所有的油灯搬过来,只是如今,明亮的灯火下却没有那霸道的小姑娘了。

    有脚步声靠近,他转头往外看去,一道健硕的身影缓缓靠近,只看了他一眼,就进了屋将携来的两盏油灯点上放好。

    屋子里不是她一个人,屋子里的等也还亮着,萧亦然稍稍平复。

    闻着空气里浓烈的血腥味和药味,心里顿时涌起了愧疚,云歧的这两次责罚,都是因为她。

    萧亦然抓着被沿,睁着眼睛看着这一成不变的黑暗,就像黑暗中存在噬人的野兽,虎视眈眈的看着她,心中很是害怕。

    “灯……灯还点着吗?”

    云歧便看着那躲在被子里的人逐渐将自己蒙住,小小的身子蜷成一团,颤抖个不停。

    想起统领大人与张嬷嬷的嘱咐,他不由得低声说道:“亮着。”

    嗓音里压抑着咳嗽,有着无法盖住的疏离冷漠。

    屋子小小的,十分简陋,两面黄泥墙,开门的一面堆着石板,另一边是竹篱,当做屋子与屋子的隔断之用。

    窗户被扎起来的草垫遮了起来,夜风吹得它不停地从窗上飞起落下,砸出一道道吓人的声响。

    寒风呼啸,万籁俱静,偶尔从极远处传来几声狗吠,整个世界变得空旷又静谧。

    张嬷嬷给萧亦然掖好被子就离开了,离开前特意叮嘱在屋中打着地铺的云歧,半夜若公主有什么需要,须得尽心尽力端茶送水。

    云歧虚弱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安静躺在床上的人,掀起被子就背对着她躺下,不再多看一眼。

直播梨花妆成美人误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沈浪苏若雪男朋友出轨之后他的娇柔心尖宠[重生]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他的娇宠初恋[重生]杨风叶梦妍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