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置小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大概牧家口建筑公司成立两个月后,投了公司的第一个标书,就是牧家口小区的地基工程,而且是做一半的地基,另外一半,是由顺安从市里里引进过来的,一个外地的公司,他投标也中了,两个队伍一同开工。

    这个时候,洛西心里反倒有点紧张起来了,因为主要是自己虽然在公司入了股,也出了资,上次送给堂叔的钱,堂叔没要,摆明了是希望村长也加入进来,他把这十万块钱送给顺安的时候,他简直是哆嗦着把钱接在手里的。这次入股建筑公司,又是堂叔出的主意,看来也不能把顺安给丢下,还好,上次他接了钱之后,两人感情算是迅速升温了,其实顺安还比他小六岁,年纪很轻。

    他那天生日,专门请他吃了饭,又请他去唱了歌,等大家喝得差不多了,所有人都走了,危洛西才开口说道:“兄弟,公司马上要干活了,你入个暗股吧,在我这占几成,可以不?”

    顺安这时酒劲也起来了,说道:“一切,我听兄长的安排啊。”

    洛西冲着酒劲也直说道:“我堂叔你知道,他也是个有情有义的书记啊,我看牧顺诚就是他一手提拔的,他们感情好,我嘛,他不愿意照顾,我也知道,他有难处,老是让我找你,后来,我明白了,他是帮我,他也希望大家都过得好,你说是不是?”

    “这个自然是。”看来顺安也喝得不少。

    “哎,不说了,兄弟,我看有钱大家一起赚,赚了钱大家五五开。”

    “别的不说了,喝酒。”

    就在他们聊完天,没过几天,设计院的图纸终于出来了,村里的办事员,庞边坐车去设计院把图纸拿回来,又请预算公司做好了预算,这些算是标底了,忙完这些准备工作又过三个月了。

    整个小区的地基工程就开始施工了,大概用了半年时间,所的有地基基本建到了正负零的位置,村上总共投资了差不多两千来万,一半交由牧家口公司承建,一半交给了另外一家公司。

    这一次,根据牧艾的计算,交了税收,还有差不多四百来万的利润,留了五十万在账面,洛西几乎又挣了一百万,这时他也没闲着,立即开始建自家的房子,找危安谷买了五个人的地皮,不过,仅仅是个口头承诺,并没有支付一分钱。

    建房是每个村民自己的事情,大家先到村上报名自己是建几人户,村里的干事登记好,然后把所有的同一户型的召集到一起,大家在村部楼的会议室抓阄。三人户有十栋,每幢有四户,主要是以前一些单身汉、五保户,或者家里条件比较差一点的人家,一个人也算三人户,自己建不起,村里可以出钱带着一起往上建,规定建五层,如果只有能力建三层,两层就由村里回收,整个小区主要是以四人户、五人户为主,占了小区七层的比例,有七十来栋,三百来户,整个村几乎有一半人现在已经征收了,现在这些户型就主要是针对这些人的,六人户也有十来栋,针对家庭人口比较多的,一共八十来栋,满足了全村一半以上的人口。

    牧田的房子建得比危洛西慢了差不多两个月,不过现在屋顶也开始盖瓦了。他把那个明代的瓷器宝贝,藏在办公室的书柜里,锁起来,没有和任何人说,甚至孟黎子在店里,也没有说,因为他还没想好,这事情如何处理。

    这个还只是个计划,要等基地出来,才有机会建房。

    牧家口这个三面环山的村子,不到一年,靠近牧田屋后这边的山脉,完全被夷为平地,留着一大片平整出来的土地正在开发,高楼如雨后春笋,一天一个模样。左边靠山的一大片区域,依山傍水,被建成了一个别墅群。

    镇灵大仙也回到这洞中,现了法身,看见奴岚独自在那伤心,仍劝说道:“命有天数,不可强求,如今你应抛下这段感情,随缘投身,不可强求,六百年前,牧守义与你尚是夫妻之时,山中修炼七日,我说时机不成熟,法身难修,他硬要强行修之,结果不仅丢了性命,还落入到这畜生之道,六百年方才出来,如今人也浑浊了,根本不似有以前的悟性,你若再要如此,只怕会着魔,到时,着了魔道,想再有出头之日,可就难了。”

    “我若不能与守义再续前缘,投生又有何用呢?”奴岚仍然落泪。

    “你昨日不是见那牧田吗?物是人非,他已经不记得前生的那些事情了。”

    “如今到此,我已别无所求,只求大仙指一条明路,便是与那守义,见上一面,述上一日,纵使他不能认我,我也心满意足,再投生它处,听天由命而已。”

    道长眼见她如此痴心不改,一时竟也没有办法。

    刚开始拆迁时,牧田一家三兄弟,连同父母,分了四个户头,大哥二哥,都有小孩,一家三口,牧田却最是吃亏,那时刚谈恋爱,没生小孩,最后全家开会 牧良抗做主,四个户头,建三幢房子,老大、老二拿走父母的地皮,一人分得二十平方,牧田因为只有夫妻两人,就分走父母的征收款,去买两个人的地皮建房,这样算下来,大家房子一样大,都是八十平,五层楼,每人留一层给父母,财产算是分得比较均匀。

    难道山里真得有神仙啊!

    第二天,不死心的牧田又来到山上,沿着昨晚走过的路,重新找了一遍,根本没看到什么人家,也没感觉到有迷路的迹象,不到三小时,那路又走了一遍,回到这庙里时,已经快中午了。这下,他去了庙里见那道长,道长也正好和危洛西在聊天,见到牧田,连忙招呼,危洛西起身说:“兄弟,你来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啊,我们正好准备要你帮我们上材料呢,你看,这外墙底板已经做好,屋檐的防水,天沟都已经弄好,施工队也来了,只等你的板材到货,就开始施工了。”

    牧田忙笑道:“洛哥,随时要货,我随时送来,我看旁边那上山的马路,这几天也铺好沥青,应该可以直接拉上山了,很容易送上来的。”

    “当初,变狗,变牛,不就是想与我重新相见吗?如今,大仙却又说我们再也无缘,我等了整整六百年,这叫我怎么能接受?”

    “亿万年来,你可曾见大地翻覆?这方正山和牧家口,从那远古至今,未曾变动,如今这牧守义刚历劫出来,山川变成平地,这在六百年前,是无论如何难以预料,此种劫数,山川尽变,非人力、凡人所可料,如果不是你们的坟冢被掘,你即便投生未成,化生失败,方正碧必能保你的法身不受业力牵引,魂魄不会灰飞烟灭,如今埋冢不在,方正碧重回这方正山,为此方百姓效力,守住香火,你也只好作罢。”

    她心里盘算着,等将来房子建好,也装修一套好一点的房子,给自己用。

    奴岚自从在秋水身体逃了出来,此时已经意识昏迷,愈发魂飞魄散,镇灵大仙感觉大事不妙,急忙找了个有钱的主,这人就是危洛西,托梦给他,利用这修庙之事,使个障眼之法,让牧田把这方正碧带到山中,那碧石因感应到洞中的方正柱,立马收身回到了原位,因隔开阴阳,奴岚这才感应到方正碧,急忙飞回山里,寻求保护,看到牧田正在山下胡乱寻找出路,虽近在咫尺,却也不能相见,一时泪涌,也没什么办法帮助,看了一会,回到这洞中,让方正碧收了这业力,此时才感觉法身清静,因想起,这投生、化生都不成功,不知何日是个头,暗自伤心起来。

    “不是骗鬼,是遇到了女色鬼,哎,说不清了,这是真的,马上回来。”说完,跑到车上把那背包拿下来,拉开拉链,把礼盒拿出来,准备放回柜子里,打开礼盒一看,方正碧居然不见了!

    难道刚才掉了,这下可急坏了牧田,不过,他想想,不可能啊,自己上山,一直把它放在背包里,这背包也从来没打开过,这礼盒也关得严严实实,怎么可能会掉呢,要掉,礼盒也会一起丢啊?牧田感觉到不可思议,心里装在一个偌大的疑问回到家里。

    牧田本想说点什么,心里一想,自己上山寻找之时,也是半信半疑,早先那碧在自己手中,这来历也不便说与危洛西听。如今,又莫名其妙的不见了,更是不能讲清楚,这刚不见,许道长便梦见它飞到山里的洞中,看来一切都是这白须道长特意安排的,山洞又无法找到,看来道长是有意隐瞒,自己在山里只怕是中了他的迷魂障了,既然不想让人知道,也不必泄漏这天机了,就说:“你们两人,可都是见证奇迹的人啊,这等怪事,你们也会遇到,洛哥做了这好事,将来一定还会大发。”

    说得危洛西呵呵大笑起来:“哪里,哪里,这材料不还是要小弟送来,我们才能继续施工吗?”

    自从这方正碧丢失之后,店里的生意突然好了起来,周围许多村庄征收的人,装修房子的时候,都到他这里来拿货,孟黎子看到生意很好,心下真的是特别开心,心想,虽然经人认识牧田,感情不是很深,但是他不仅家里征收,将来衣食无忧,财运还这么好,也是相当心满意足了。

    许道长从煮茶器里,拿出一小茶杯,往牧田杯里倒进一杯热气腾腾的普尔茶,又用夹子送到他面前,说道:“好奇怪,昨天晚上,似听山里有人大声叫唤,说一些污言秽语,不一会,看见一道亮光,在山里窜起,又从后山消失。晚上睡觉,又做了一梦,梦见那石头自己飞回山里,进了那洞中,璀璨发光,嵌在一方形的细长石柱上。那石头,大于磐石,道长现身在我眼前,跟我说,快快把庙修好,好让我有地方住下,保这人们不被蛇怪伤害,刚说完,又见一女子,从在空中飘来,急急地去了那洞中,也看不清她究竟做了什么,早上醒来,那梦境如真的一般,久久不能挥去。”

    危洛西说:“你说的那道长,我也梦到过,白须慈目,不瞒许道长讲,我那山下的工程就是在那白须道长的指引下才接到的,为了感谢他,我特地上山来为建这庙捐些钱物,算是感谢道长的指点,不想,你也梦到他,看来此地,真的是有神仙保佑啊。”

    他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孟黎子,一点信号也没有,电话也拨不出去,再回头看那光时,已经不见了,这下才感觉山里黑暗异常,他完全不知道在哪儿了?心里更加恐惧,突然想起过去母亲跟他说过,假如在山里迷了路,必是有未嫁女子,变作冤鬼在路上拦道,你只要站在原地不动,撒一泡尿,大声骂她,她必害羞离你而去,你就能找回回家的路了,反正也是没有办法,暂且相信此话是真的吧,于是,他真的站在草丛之中,顺势方便了一下,借着胆子大声骂了起来:“你这该死的婆娘,人家要回家,你拦着我干什么?”说来奇怪,突然感觉一道光影,从身边飞一般地冲了出去,然后人好像清醒了,也认出这地方先前是来过的,正好找个能看到山底的高处,虽然见不到任何东西,但是在远处看见一点光亮,心想,那里是方正庙的施工灯啊,这下有了方向,沿着那光亮,不到半小时,经过庙里,这时,风也停了,远远的能看到山下马路上发出的路灯光,下得山来,径直回到店里。

    这时,电话响起,原来是孟黎子打来电话,问他为什么还没回来,他说:“我下午在方正山里迷了路,直到现在才回到店里,你信不?”

    “怎么可能呢,一条小路径直下来,骗鬼啊?”

直播拆迁时代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欢女爱顶级神豪豪婿超神学院之我的女奴是凯莎麻衣神婿风流岁月之活色生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