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干戈玉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楚云天喘着粗气,嘴微张,笑意不减。他吃力地起来,拿了绷带与金疮药,给自己好好处理伤口,他道:“你虽然不答应帮我,但我希望你的手下不要将这里的事说出去。”

    “行。”齐延应道,又好意提醒,“林子外守株待兔的那些人我就不敢保证了。”

    楚云天实话实说:“我已经和外面的小将说好了,不过很奇怪,他与我谈下的条件就是将你逼入此地让我救你。”

    “……”齐延冷眼相对,不做表示,给人的感觉就是,你就继续瞎编吧,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信。

    而齐延内心的想法却是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信是因为林外的人并没有踏入林子半步,不信是因为楚云天似乎还不死心地想要求他帮忙。齐延猜想这其中原由,一是齐铭派了他可信之人前来围剿,二是楚云天的确有些手段。

    林里小打小闹,林外无功而返,沈均与陈秉接到了撤兵的命令,一整个兵营仿佛在休明峰过了一个家家,来的快去的也快。

    夜晚,又有一行人来到这里,他们无知闯入,最终成了狼群的盘中餐,楚云天依靠在一棵大树上,他拿着笛子吹起了小曲,悠长郁郁,似乎在替这些人送行,狼群闻笛音纷纷发出嚎叫声。

    这里恢复了往常的平静与神秘。

    不远处齐延静静地看着楚云天的所作所为,可以笃定的是楚云天暂时不会再对他做什么。

    或者说,从三年前开始楚云天就已经明白威胁与控制对他无用,如果这些有用的话,他和寻常人又有什么不同,正是因为这份不同,楚云天才认定了他。

    世道让我无路可走,又怎知不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我要造这天下势,让你主动选择我。

    “老哥,别打了,我肚子上还有你家丫头捅的伤!”楚云天被踢翻在地,腹部伤口渗出鲜血,他吃力地开口求饶。

    齐延见状收了手,面容依旧铁青地看着他。

    院中四人面面相觑,齐延整个人都不太好了,楚云天率先打破尴尬,言:“殿下是想与两位姑娘共浴吗?”

    齐延闻言面色铁青,扶额背对二人。

    “你们这两个登徒子是不是不会敲门!”茯苓破口大骂。

    齐延恶狠狠地呵斥:“你闭嘴!”

    楚云天道:“就不!”

    一言不合,两人扭打起来,木屋里叮铃哐当的,看样子砸了不少东西。

    等笑语下了泉,茯苓端来一些瓶瓶罐罐放在温泉旁,笑语脸上泛着红晕在温泉里泡着,温泉没过了笑语的脖子,差不多就剩个脑袋在外面,眼珠子瞪的圆圆的,像防着色狼一样。

    茯苓也下了水,她舒服泡着温泉,倒腾着瓶瓶罐罐,最后做成的东西是粉色的乳液状,拿着小盏子划着水波来到笑语旁边。

    她将粉色的乳液往笑语脸上涂抹。

    楚云天看着齐延的尬态,嘴里藏着笑意,终是忍不太住,捧腹大笑。

    齐延强制将人拽出,楚云天嘴里又笑又语又忍着腹部的疼痛,含糊不清:“我们…北渊…大名鼎鼎的淮王殿下……竟没看过美色!”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茯苓立刻向笑语道歉。

    木屋外的齐延听见动静,瞬间踹了门,穿过木屋来到后院,楚云天紧跟其后。

    “嗯。”笑语看着茯苓肌肤如雪,自卑应声。

    “我去拿些东西,你自己先下去,我不看。”说完茯苓就跑了。

    笑语甜甜一笑:“笑语谢过姐姐。”

    “这嘴真甜。”茯苓捏了捏笑语的脸蛋,突然将她提出来了些,笑语的手臂露出了水面,密密麻麻的伤疤,没有一处完肤,茯苓在惊色中将话说完:“放松…点……”

    “啊!”笑语惊呼,猛的挣开,藏入水下,此时的她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往后退了几步,奈何无路可退。

    笑语问道:“这是什么?”

    茯苓解释道:“舒痕胶,你多留一日,我教你调制,不出两月,疤痕淡化,半年之后不细看根本看不出。”

    木屋的另一边,一道木质长廊围成了一个圈,长廊下是空着的,下面有许多奇花异草,中间是个温泉,两个神奇的姑娘准备在此泡澡。

    茯苓已经裹上了浴巾,笑语迟迟不愿脱衣。

    “怎么了?身上和脸上一样有疤?”茯苓直言不讳。

直播请君归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大唐之千古帝王山炮香艳乡村恶霸色友霸三国抗战之最强西南王共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