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请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其实这只不过徐家人一向的做事风格,徐震天有一句名言,谈判就是针对敌人的弱点叫人屈服,人最大的弱点就是怕死,没有人敢在生死关头胡乱要价,我们徐家虽然是商人,但要做的比强盗更狠。

    徐家人彻底贯彻了这一原则,每次谈判都会出动大批保镖以势压人震慑敌人。

    更何况徐小云这次带来的保镖都是徐家最精锐的存在,还有几个从林家借来的“兵王”,这阵容比上次徐冶和徐震天身边的保镖阵容却还要强上一截。

    虽然徐震天一直告诫他在长陵不到最后关头不要动用武力,但徐小云就是不信邪,区区一个白子洋,难道真的有三头六臂。

    “走!”

    徐小云冷喝一声,带着大批人马往酒店涌去。

    忽然酒店的门推开了,一个中年男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虽然只是一个人但却阻断了几十个人专业保镖雇佣兵以及杀手的气势,硬生生叫徐小云停下了脚步。

    徐小云瞳孔微缩,仔细的观察着眼前的中年人:

    唏嘘的胡茬子,油腻的头发,好像三天没洗,一身破旧的牛仔服,脚上一双破旧球鞋,眼睛半闭着,似乎没睡醒,眼角还带着几粒眼屎。

    “你是白子洋?”

    徐小云紧张的只吞口水,心跳的就像是在打鼓,他也算是经历过不少大场面的人了,不知为何看到这个男人就有一种后心发凉的感觉。

    “不是,我是白总的保镖胡一刀。”那男人懒洋洋的说道。

    一听只是个保镖,徐小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TMD,你一保镖在这装啥,可吓死老子了。

    “滚开!”

    徐小云冲上前去就想推开胡一刀,胡一刀稍微抬了一下胳膊,徐小云就从台阶上滚了下去,要不是保镖扶着,肯定得沾一身的泥水。

    胡一刀下巴微抬,依旧是懒洋洋的样子:

    “我们白总说了,今晚只有袁军,李清风,徐小云能进去,剩下的闲杂人等老老实实在楼下待着。”

    “什么?白子洋也太自大了,你觉得你一个人挡得住我们这么多人吗?我今天偏要带所有人上去,我看你能怎样,都给我上!”

    徐小云没想到自己想以势压人反倒被白子洋压了一头,气急败坏的大叫起来。

    他身边的人也是摩拳擦掌,虎视眈眈,一个个眼光里都散发出嗜血的光芒,就像是一群饿狼。

    胡一刀笑了,带着无尽鄙夷,瞌睡兮兮的双眼猛地睁开,凌厉眼神似闪电划破长空,让这些保镖杀手心里一颤,忍不住后退一步。

    不知何时,胡一刀手中多出一把小刀,他笑嘻嘻问道:“你们真的要硬闯?”

    空气凝重如铅,就连雨滴降落的速度都好像慢了,无形杀气笼罩四野,每一个人都感觉胡一刀那锐利的眼神正盯着自己的咽喉,他们保持着原有的姿势一动不敢动,似乎哪怕动一下小指下一秒就会变成尸体。

    噗通一声,李清河毕竟年龄大了,居然直接跌坐在了雨地里。

    胡一刀手指微动,手里的追魂就要激射而出。

    突然二楼包厢的窗户被打开了,白子洋从窗户里伸出了脑袋大叫道:

    “胡一刀,别吓人了,今晚只谈风月,不谈杀人。”

    胡一刀撇撇嘴:“可真是扫兴。”

    手里的小刀消失不见,那萧杀的气势也化于无形,所有人都长出一口气。

    哗啦啦,雨却是下的更急了。

    “李总,袁总,徐总,请。”

    胡一刀侧身让开一条道,伸出一条胳膊懒洋洋的说道。

    徐小云再也不敢多嘴了,低着脑袋老老实实的从胡一刀的胳膊下边钻了进去,袁军,李清河,唉声叹气也跟在身后走了进去。

    咚咚咚,几个人颇为艰难的爬上二楼,推开206包厢的门,徐小云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白子洋。

    非常年轻的一个人,长着一张白净的脸,此刻正一脚踩在凳子上,一手拿着勺子,一手拿着筷子正在捞鱼丸吃。

    客人未到,他就先开吃了,这是何等的卧槽。

    徐小云气的差点流鼻血,正要发作,白子洋却笑嘻嘻的说道:

    “人都到齐了,坐吧,刚才你们在底下太磨叽了,我肚子饿就先开吃了。”

    “你……”

    徐小云猛的一拍桌子,怒吼起来:

    “你给我下帖请吃饭为何叫你的保镖在下边阻难,为何不等我们自己先吃起来,到底有没有把我们三大家族放在眼里?”

    白子洋舔了舔嘴唇,放下筷子,又拿餐巾纸擦了擦手,突然端起一盘白菜摔到了徐小云的头上,指着他的鼻子骂起来:

    “请你吃饭,你够不够资格,你们徐家家主徐震天在我面前都规规矩矩的,上次给徐冶治好病大家已经说好事情就这算过去了,现在搞这么多事要做什么,真当我白子洋是泥捏的。”

    徐小云一下愣住了,他实在没想到白子洋是这么个性格,徐家到处霸道,没想到还有比徐家更霸道的。

    袁军和李清河听了白子洋的话,心里却很不是滋味,毕竟他们都一把年纪了。

    李清河陪着笑脸说道:“白兄弟,你冷静一点,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里边肯定有啥误会。”

    袁军却嘟囔道:“咱们再不济也是跟你爷爷陈长河一个辈分,你这样也太不给面子了。”

    “你们两跟我闭嘴!现在我谈的是我和徐家的事,你们两个是不是一定要插一脚?”

    白子洋猛地调转了矛头,瞪着眼睛对两位家主吼道。

    这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都不说话了,眼巴巴的看着徐小云,看他今天这事咋处理。

    徐小云毕竟是老江湖,遇事沉得住气,虽然脸色已经变得铁青,但还是不慌不忙的摘掉头上的白菜叶子仍在地上,拉开凳子坐在白子洋的对面,啪的一声给自己点上了一根大雪茄。

    白子洋顿时乐了,这是唱哪一出,忍辱负重,以图后事?

    既然要耍,那就陪他耍耍。

    白子洋也坐回了凳子,不慌不忙的捞出一片羊肉吃的满嘴流油。

    徐小云抽了两口烟终于开口了:

    “白总,你和我家少爷的事我并不知道,但我这次是来办公事的,不知道你为啥要对我这么大的敌意,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白子洋冷笑一声:“敢做不敢当,你们徐家是不是都是你这种货色,没错,你们要在这做生意我是管不着,但是我得提醒你们一句,长陵这地方风水不好,外地人,特别是姓徐的人过来做生意很容易亏本的,弄不好会有血光之灾。”

    徐小云眼皮微抬:“你威胁我?我们在长陵投资两百亿,长陵政府各方面都是非常支持的,我昨天刚和赵老总吃过饭,他说要是有人在这阻碍我们投资的话可以直接打他的电话。白总,要不,咱们现在请赵老总过来评评理。”

    白子洋顿时一阵头大,徐家财大气粗,就连地方政府都得给几分面子,但是这也不是他们能够在这撒野的理由。

    白子洋呵呵一笑:“行,我知道了。既然你一定要在这里建厂,那我只能祝你财源广进了。行了,事情说完了,你们走吧。”

    “你……”

    徐小云愤然起身,他经过上百次谈判,但是连一口水都不让人喝的他还是头一次遇到。

    这个白子洋完全就是一个不懂礼数的土鳖。

    “白子洋我走了,不过我可以提前透露一点消息,这次耀星集团的投资者是端木家族,我们徐家只不过是牵桥搭线而已,你想要咬人可千万别咬错了对象。”

    徐小云知道今晚他在这占不到便宜了,就打算离去,走的时候还不忘记给白子洋挖个坑。

    白子洋却是呵呵一笑:

    “多谢徐总的提醒,我也好心提醒你一句,你最近乌云盖顶,万事都要小心。”

    “哼!”

    徐小云拂袖而去,袁军和李清风面面相觑,也是一脸尴尬的跟了出去,心里都把徐小云骂的要死。

    他一脸肃穆的站在保镖的雨伞之下,望着牌匾上的“聚贤阁”三个字不言不语,很是有几分气势。

    袁军和李清河脸色难看的站在他的身后,他们也没想到徐小云这次来居然带了这么多人来,更没想到今晚只是来吃个饭,居然搞出这么大的阵仗。

    “去,必须去。我们不能第一场仗就怯场,都把这白子洋传的神乎其神的,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本事。”徐小云恨声说道。

    袁军李清河对视一眼,同声道:“那就去!”

    聚贤楼,金碧辉煌。

    一长溜的黑色奥迪齐刷刷停在聚贤楼楼前,车上先是跳下数十个精神抖擞的黑衣保镖,整整齐齐在酒店门口排成两排,每个人手里撑着一把黑色雨伞,腰间鼓鼓囊囊,显然带着利器。

    几个保镖一溜小跑拉开了中间的三辆汽车的车门。

    徐小云从第一辆汽车跳了下来,头发铮亮,皮鞋铮亮,梳了一个大背头搞的跟“发哥”一样。

    “那你打算怎么办?”

    “先请他们吃个饭,叫他们知难而退,要是不识相别怪我把他们弄的鸡毛鸭血。”

    白子洋一脸霸气的说道。

    白子洋点了一桌上好酒菜静静的坐在包厢里,门口站着他的保镖兼司机胡一刀。

    晚上八点,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

    “徐总,这个白子洋不得了啊,这算是把事情挑明了,告诉咱们他已经知道这事是咱们三个搞的。”李清河说道。

    “对呀,这小子消息够灵通的,叫我看今晚这是一场鸿门宴,我们不能去。”袁军说道。

    “除了他们没别人了。”

    白子洋自信一笑,他刚才已经叫耳语神打听过了,不但知道了徐小云的存在就连他们密谋的内容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白子洋呵呵一笑:“我能灭他们一次,我就能灭他们一辈子,不信咱们走着瞧。”,说完白子洋就吹着口哨走出了办公室。

    下午的时候,袁军,李清河,徐小云分别都接到了白子洋的一张请帖,说是今天晚上八点去聚贤楼吃饭。

    三个人打了个电话通个气又聚在了一起。

    看着他那得意的样子,陈玉瑶心里就不舒服,冷不丁泼了一头凉水:

    “先别吹的那么厉害,徐家又不是你捏的,你还把别人弄的鸡毛鸭血,不要到时候把我们陈家赔上我都已经烧高香了。”

    虽然明知道陈长河在给自己上眼药,但这话听着就是顺耳,白子洋龇牙一笑:

    “爷爷,你放心吧,这次算不上什么危机,就是徐家钱多,给咱们家送钱来了,不管他们在长陵投资多少钱,最后都是咱们陈家的。”

    陈长河眉毛一挑:“你是说这次的事是徐家指使的?”

直播都市战尊奶爸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沈浪苏若雪男朋友出轨之后他的娇柔心尖宠[重生]夫人每天都在线打脸他的娇宠初恋[重生]杨风叶梦妍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