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现实篇(三千字大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大门被人从外一脚暴力踹开。

    “卧槽,我的门啊!还有我的锁,你这可都得赔!”高穹一脸愤慨道。

    “娘希匹!撒!高穹,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是吧?你还敢骂老娘,啊?还让我赔你门?啊?还赔你锁?啊?”

    门外,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的高挑妹子健步走了进来,额头青筋直冒。

    “楚胜男,你想干什么?你……你别过来啊!你这可是非法入侵他人住宅,根据华夏刑法,我可以报警抓你的!”

    “报警!老娘让你报警!”

    这个名为楚胜男的高挑妹子猛地窜到高穹面前,小拳拳瞬间捶了出去。

    “砰!”

    “啊!”

    高穹顿时被打的弓成了虾米。

    “老娘今天去你公司找你,结果却听你旷工和吐槽老板被开除了,本来还想安慰安慰你的,可谁曾想你这王八蛋这么欠揍!看老娘今天不弄死你!”

    “噼里啪啦!”

    一阵皮肉开绽的声音伴随着惨叫。

    惨遭蹂躏之后,高穹倒地不起,口吐白沫,一条腿还时不时的抽一下。

    “别装死!说,你个王八蛋是不是买彩票中奖了?不然你哪来的底气跟老娘这么说话?”楚胜男拽着高穹的衣领,把他半拉了起来,逼问道。

    “你……你……太过分了!”

    高穹眼角流着泪,嚅嗫道。

    他本来就不知道为什么变得头疼欲裂,结果现在还挨了一顿身体上的折磨,精神+肉体,这是不给他活路啊!

    不过感受着这熟悉的力道,高穹也不仅有些怀念,多少年了啊,没想到有朝一日,他还能再看到楚胜男。

    话说他当年是为什么被甩了的?

    哦,想起了。

    是因为穷……

    想到这,高穹的眼神逐渐失去了高光,一把将坐在自己身上都楚胜男推了出去,起身,呵斥道:“离我远点!”

    “你……什么意思?”

    楚胜男脸色顿时一变,察觉到了高穹的语气不是在开玩笑。

    “没什么意思,跟你这种女人没什么好聊的,我早就想告诉你了,楚胜男,别以为老子成天就该受你的气,你以前自己是谁啊?你不就是富家千金吗?你和一般人哪里不一样了?就因为这,我就要日日夜夜的哄着你,跟你闹着玩,被你打,被你呼之即来呵之即去?你也太自以为是了吧?啊……”

    高穹几乎是咆哮着喊道,到最后声音甚至都变得有些嘶哑起来。

    他这一辈子本来应该顺风顺水!

    刚开始,事实也正是如此。

    他一个孤儿,最终考上了华夏最出名的大学之一,而且在校期间成绩还十分优异,这是非常难得的一件事情。

    但是!

    因为楚胜男的出现,高穹的正常生活被彻底打乱了。

    什么狗屁情敌富二代的报复,设计使他被学院开除,人生自此跌落谷底。

    要不是因为她,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重生前他也就不会过的那么凄惨!

    现在想来,之前的他还真是够笨的,为了一个最终选择了“钱”的女人,自己竟然抛弃了本该光明的人生。

    “哈哈哈哈!”一时间,高穹心绪混乱,坐在地上,抱头大笑了起来。

    “喂,你……不会是喝四驴奶粉喝傻了吧?”楚胜男一脸迷惑的看着高穹。

    怎么几天不见这个王八蛋,就感觉他们跟两个三四年都没见了一样。

    高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我很好!楚胜男,你……我们分手吧。”

    高穹本来是想喊“你被我甩了的”。

    但是一想到这个女人练过跆拳道,他就果断的改了口,以免再被揍。

    到这一刻,楚胜男看向高穹的眼神终于起了波澜,不过不是失恋的伤心模样,而是透露着一股“可怜”之意。

    可怜的对象正是高穹本人。

    “得,你个王八蛋一定又是熬夜打游戏,把脑子烧给糊涂了,早告诉你了,那种狗屁虚拟游戏会有几率损伤神经,玩多了或是在里面受刺激了会变傻的,可你就是不信,看看现在,你都开始说胡话了,像我这么完美多金的女友你居然也舍得分手?一看就知道你病的不轻,我也不跟你计较,你自己好好冷静冷静吧,拿着,这是给你捎的饭。”

    “你……拿走,我不需要。”

    高穹这时也恢复了正常的理智。

    虽然现在的她还是自己女友,但是不久之后就不是了。

    那个男人……他比不过。

    毕竟他重生前就失败了。

    一个长得帅(比自己差点)、又多金,家里又有矿的男人,谁不喜欢呢?

    上一次,他败得彻彻底底,哪怕极尽挽留最终还是被甩了,沦为了小丑。

    可谁知老天爷却给了他一次重来的机会,这一次,他或许可以成为胜者,但是他潜意识里却不愿意这么做了。

    究其缘由,或许是男人的“弱小自尊”吧,亦或者高穹有什么精神洁癖。

    二手的妹子,他不感冒。

    ……

    与此同时,华夏国另一省份。

    一间同样普通的出租屋内。

    玩家慕容白重蹈了高穹的覆辙。

    慕容白,原名白驰,是一名无良的社会闲杂人员,简称——“小混混”。

    无独有偶,白驰也是一名孤儿,从小就在社会的各种毒打下“茁壮成长”!

    最终,他也沦为了一个小混混。

    整日游手好闲,偷鸡摸狗,没事调戏调戏良家妇女,欺负欺负偷进黑网吧的小学僧什么的,生活可谓是乐无边。

    一天,白驰偶然在抢地盘的过程中从得到了一套游戏登陆设备以及一份仙魔大陆的游戏账号,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彻底沉醉在了这个“游戏世界”里。

    可谁曾想,一次错误的选择让他倒霉的进了“囚笼”,沦为了阶下囚。

    早知当初,他绝对不会轻信那个老乞丐的忽悠,不仅上缴了一百两做拜师费,而且还加入了什么狗屁丐帮总部!

    而事实上,他们只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二长老压根儿没把白驰的名字写在丐帮总部的“人事册”上。

    相应的,他也压根没把二长老认作是师傅,只当他是加帮派的NPC而已。

    因此,才会发生接下来的事情。

    不过白驰却觉得自己冤的很!

    他本来也不认识那个什么悬若楼的老板,明明是那个丐帮二长老让他去那里蹲人(罗悬)的,然后再击败他。

    而他只不过是在等人的过程中听闻了这悬若楼的老板娘按摩手法极好,所以才想要体验一下。

    可尴尬的是人家老板娘不愿意。

    本来这件事白驰也打算放弃。

    毕竟这里只是个游戏,按摩什么的也不可能与现实一般舒坦。

    但是当时呢……

    一个刚抱上他大腿不久的“狗腿子”跳了出来,拍马屁,拍的他爽的一批,然后他也就装逼的赖在悬若楼不走了,非要老板娘(小若)给他做按摩。

    但是事实上,他连那儿的老板娘长什么样子都没见到,结果就被楼上的一个暴躁老头给一顿乱锤,老惨了~

    来来来,你们现在评评理。

    他所做的一切过分吗?

    他不就是在丐帮总部装了几天逼吗?

    他不就是在悬若楼赖着不走了吗?

    他不就是奉命(二长老之命)挑衅了一个长老徒弟吗?

    那个NPC(罗悬)凭什么这么虐待他啊?

    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呕~”

    伴随着痛苦的回忆,白驰,也就是玩家慕容白胃部突然猛地一阵痉挛,接着就吐了一地,胆汁都差点没吐出来。

    “怎么回事?我……的身子骨不可能这么虚啊?不就是玩了两天游戏吗?”

    跟高穹一样,在被罗悬击杀了之后,白驰在现实生活里也发生了状况。

    ……

    片刻后。

    “轰隆”一声!

    “谁啊?”高穹想也不想就喊道。

    “我的名字你都听不出来了?”

    “滚犊子!老子不接rbq,没钱!”

    他似乎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他重生的时间很微妙,这个时候的他还没有被甩,也就是说……

    但是高穹现在才意识到这点已经太迟了。

    门外,敲门声戛然而止,好似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呼~”

    高穹摘下登陆设备,舒了一口气,准备去厕所洗把脸,冷静一下。

    但就在他起身,准备下床之际,一股强烈的虚弱感突然从他的心底涌出。

    “艹尼玛的高穹!你个王八蛋说老娘是什么?”

    “不对,这声音好像是……”高穹突然打了一个激灵,回过神来。

    “谁啊?”

    “给老娘开门!”

    “不不不!我为什么会这么想?仙魔大陆只是一个游戏而已,NPC就算再智能也不可能会理解玩家的存在。”

    高穹赶紧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接着退出了死亡空间,登出游戏。

    过了好些时间,他才渐渐恢复过来,但是刚才的感觉却没有完全消失,略微活动的激烈一点就开始头痛欲裂。

    “怎么回事?难道熬夜太久了?不可能啊,我明明喝了两罐营养液,按理说不应该……”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

    “呃啊……怎么会……这么难受?”

    高穹虚弱的半跪在地上,额头冒出豆大汗珠,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空气。

    听到耳边的游戏提示音,以及看到眼前的黑色空间,高穹不由一脸疑惑,不敢相信罗悬竟然真的说杀他就杀了他。

    难道这个神秘的NPC就不怕他复活之后逃离这个地方,再找他复仇吗?

    还是说这个NPC其实已经知道了他们内测玩家在内测期由于没有新手村,只能在死亡区域原地复活的机制?

直播这个NPC太可怕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第九特区色女穿越古代――一女N男快穿100式重生在民政局门口重生官场之红色贵族网游之我有十倍攻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