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包场演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伯伯是说李正赫吗?”

    “李正赫。”班主呢喃着这个名字继续问到:“他家里很有钱是不是?”

    “应该吧。”

    南小五又摇摇头:“小五不知道他家里的情况。班主伯伯,您怎么突然问起他来了,是他怎么了吗?”

    “你真的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他家里人是干什么的吗?”

    南小五想了想,摇了摇头:“不知道。”

    她对李正赫,知道的不多,现在想想,她好像对他一点都不了解。她只是觉得他对自己很友善,他们一起玩很开心,就和他交朋友了。

    “那他身边的朋友呢?你有没有见过。”

    南小五还是摇摇头:“班主伯伯,到底怎么了?”

    “没事。”

    班主看她什么都不懂的样子,也就没有再多问其他的了,希望是他自己想多了。

    “小五,你今天就表演到这里,先回去吧。”

    “可是班主伯伯,小五还有好几场没有演完呢?”

    “不用了,明天有人包场子请你过府表演,你要好好准备知道吗?”

    “真的吗?”

    南小五很是惊喜,可是看到班主的表情不是很高兴的样子,她拉了拉他的衣袖,弱弱的道。

    “班主伯伯,小五会很努力演戏赚钱,您就不要因为我爹爹生气了好不好?我知道他不对,是小五给您添麻烦了,对不起!”

    “小五。”

    班主心里五味杂陈,真是不知道她那个爹娘是怎么想的,多好多懂事的一个孩子怎么就...

    “哎,许多事情你还小,不懂。班主伯伯没有生你爹爹的气,只是担心你明天的表演而已。你是第一次被人点名过府演戏,紧张吗?”

    “不紧张的。”

    “那好,那你去好好准备吧!”

    “嗯。”

    班主看着她离开,眼中的愁思浓重了几分。

    “班主。”

    “阿财,如何,查到对方的来历了吗?”

    “查到了,对方是都国来的,很是有权势,但是具体的身份查不到。”

    “阿财,是梅园啊!”

    班主压低了些声音:“上一次咱们是不知道,可是这次,若是小五那孩子出了点什么岔子,会牵连到整个戏班的。”

    “可是班主,梅园又如何?关键是咱们没法拒绝他呀!戏班刚刚在都城站稳脚跟,可不能随便得罪人才是。”

    “现在的问题就是去与不去都不行,可小五毕竟还是个孩子。但是对方的要求是只能她去,我总感觉这心里很不踏实!”

    “班主别太担心了,小五那孩子不比别的孩子那般娇气,应该能应付的。倒是她那个爹,不太好应付!”

    “他那个爹无非就是想多要点钱,倒是容易打发!”

    “班主,不是阿财说您,您就是太好说话了,才会让小五那个爹一次又一次的得寸进尺!按我说,您就不能惯着他,虽然咱们没有与小五签订契约,但也算是他们的恩人了吧,他这样,也太过分了!”

    “你和一个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要的人说过分,这又何必呢?”

    “......”阿财被狠狠地噎住了,随后又替南小五抱不平道。

    “这种人也配做人父亲,可真是苦了做他女儿的人。有谁见过三岁的孩子就已经出来给家里人挣钱的!”

    “哎,不说他们了。明天,你多帮小五盯着点。她虽然没有与戏班签订契约,但她早已是咱们戏班的一员,就不能弃她于不顾。”

    “知道了班主。”

    “阿花她最近的状态怎么样?”

    “还是那样,没有什么进展,似乎杂耍这一块的发展影响到了她。”

    “杂耍只是图个新鲜,戏班主要还是以唱戏为主,二者并不冲突,更是可以共同发展。你去告诉她,如果她还是照着这个样子下去,就换人!”

    “班主!”

    阿财有被吓到:“阿花她怎么说也是戏班的台柱子,一时被影响,需要时间调整也很正常。如果咱们贸然换人的话,那影响才叫大呀!”

    “也不是让你马上就将人换掉,戏班里那么多人,能唱的又不是她一个。给她时间,如果她还调整不过来,那也就只能换人了。”

    “好,我会再去找她好好谈谈的。”

    此时戏班的后台里,姚花心不在焉的看着她的梳妆台上出现的东西...

    已经连续一个多月了,自从上次在梅园表演完了之后,那个官爷似乎就看上了她!

    她托人打听过他的来路,这不打听还好,一打听,她更心底不安了!

    安德公!都城被人传的极其恐怖的人,尤其是德公府这个地方,听说更是个吃人不吐骨头之地!被这种人看上,简直是太可怕了!

    这些天,她不敢出门,不敢上街,就连在戏班她也小心谨慎着!可她似乎越是逃避就越是逃脱不了!

    现在放在她面前的这些珠宝首饰,是她有一次偷偷上街置办过随身之物的那家店里的。

    她当时只能买了一些直播又不贵的,这些她在那店里打过几眼,可名贵着呢!

    而且这些可不是摆出来卖的,而是专门放置在二楼雅间,供那些有钱有势的人挑选的。

    她那天也是碰巧发生了些意外,上了二楼处理的时候,看到过雅间里面的场景一眼!

    就一眼,已让她永生难忘那里面的景象!金碧辉煌,珠光宝气,奢靡华贵!光是看着就知道那不是她们这种没钱的人能染指的,可是之后却...

    那个雅间里面的珍宝凤钗,每隔一天就会送来一套在她的面前,加上今天她面前这套,应该有三四十套了吧,而且每套她估算价值一套比一套贵,至少得几百两一套起底!

    她每拒绝一次,第二天送过来的东西,就会比前一天的多一件,而且看起来比之前的也更好更精美华贵!

    这若是个寻常的男子送她这些,她早就被打动芳心答应对方的追求了!

    可她不可能明知对方是什么人,还愣生生逼着她自己往火坑里面跳啊!

    她心里非常的害怕,她听说过这个安德公,只要是他看上的人,就没有他得不到的!而且跟了他的那些女子,他都不会亏待...

    可她实在想不明白,那些女子为什么会心甘情愿的跟着一个老宦官?

    现在看来,能让那些女子心甘情愿的,怕是这些荣华富贵吧!

    她还记得那天晚上他找她单独见面时问她的那些话。

    确实,她不可能一辈子都抛头露面的唱戏,她想在都城好好的发展一番,然后再找个好人家嫁了。

    但是现在这所有的一切,都因为南小五的到来打碎了!

    “好,小五会把知道的都告诉您。”

    “小五真乖,那伯伯问你,经常来给你捧场的那个小男孩你熟悉吗?”

    戏班这边,班主在听说有人要包南小五的出场时,很是吃惊。

    在多方打探之下,又听得此人似乎和南小五的一个看客有关,想来也是一个有钱人。

    最后在听到出戏之地又是在梅园的时候,他有些不淡定了,随即叫来了南小五跟她确认情况。

    南小五走进房间来到班主面前:“班主伯伯,是不是我爹爹又来找你麻烦了?”

    班主把她抱放在凳子上,他也在她对面坐下才道。

    “不是你爹爹的事情,班主伯伯有些事情想要问你,希望小五能如实回答伯伯好吗?”

    “大少爷,这个孩子一问大家都知道,城郊一个破落小村庄里出来的,家里有一个嗜酒如命嗜赌成性的父亲,在整个都城那都是出了名的!”

    “哟,还是个身世可怜的小娃娃呐,那我那六弟,还真是个菩萨心肠啊!”

    李权稚气的俊脸上,精光兑现:“这件事,若是本少爷不知道也便罢了。如今既已知晓,可就不能袖手旁观呀!”

    “班主伯伯您找我?”

    “小五,你过来。”

    “哎,还有。明晚,本少爷只想和六弟二人好好赏戏,那些无关人等,就不要让他们去打扰了!”

    “是!”

    李权脸上的笑容,笑得好不肆意。他看着连台表演的小孩。

    “她的身份去问问,还有请她过府看戏的事情也去安排一下,这么有趣的事情,得唱起来啊!”

    李权的眼底掠过一丝杀气:“那接下来,咱们就看看他是如何的爱民如子好了!”

    他的视线放在高台上的身影身上:“去准备一下,跟戏班打声招呼,让她演完这一场就好好休息准备明晚的戏。本少爷许久没在梅园赏过戏了,不如就明晚吧!”

    “好的大少爷,卑职这便命人去安排!”

    “是啊大少爷,六少爷他这般的爱民如子,咱们怎么的也该支持他一下!”

    “爱民如子!”

    “呵呵,有意思啊!你说他每次来,都只是看方才台上那个小孩的戏?”

    “是的,而且据戏班的人描述,六少爷不仅爱看那小孩的戏,每次打赏也是出手阔绰!是以,他们对他的印象很是深刻。他们还说...六少爷与那个孩子,走的还挺近的。”

    “听听,我这六弟如今都出息了,知道出来交朋友了呢!”

直播弃医成凰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大唐之千古帝王山炮香艳乡村恶霸色友霸三国抗战之最强西南王共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