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来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流玥看到浅色幔帐后的纤细身影猛地栽回床上,奇怪的问了声,“殿下,没事吧?”

    “没事,你先出去。”

    流玥垂眸间,看到床榻边多了一双女子的蜀锦绣鞋,这不是……

    她赶紧老老实实的退出去,带上了屋门,万承焦急的在外打转,见流玥出来立马迎上去问:“怎么样,殿下知道松月去哪儿了吗?”

    流玥忐忐忑忑的不知如何开口,她与松月同住一屋那么久,松月跟万承之间的情谊自然是知晓的。

    可今日这事,到底该怎么说?

    “怎么不说话啊?殿下到底怎么说?”万承急道。

    流玥最终深叹了口气,无奈道:“你在这儿等着吧,兴许没多久她就出来了。”

    万承说:“那我在这儿等殿下吧。”

    流玥又解释的句,“我说的是松月。”

    “什么意思?”万承的眉宇皱成了川字。

    流玥同情的拍了他的肩膀,眼眸中流露的都是惋惜之意。

    “我建议你把她放下了吧,别挡了她的青云之路。”

    她其实内心也有些不适,怪不得最近松月高冷了许多,都不屑与她说话。旁人的闲言碎语她还怼了回去,她自认最了解松月和万承之间的情谊,可谁知,人家冷不丁的干了这码事。

    不过说到底,不想睡主子的侍女不是好侍女,谁不想呢?

    再任凭万承怎么问,流玥都迟迟没再开口,只端立在寝殿门前,等着时辰到了进去伺候更衣。

    一炷香之后,楚天歌打开屋门,对上意味深测不明的流玥的眼睛,以及大松了一口气的万承。

    “流玥半夜惊醒过来发现你人不在,跑我那儿找你,我怕你出了事,原来在这儿,那就好……”

    楚天歌浅浅了“嗯”了一声,“没事,忙去吧。”

    流玥看着傻子一般还没想透的万承,突然一口气上去憋不住,多嘴道:“松月呀,殿下从不需要侍女守夜,昨夜为何例外了?”

    楚天歌无语的瞧了她一眼,都看到了,还问什么呢。

    万承听到此言,脸色变了变,压低了声音道:“是不是殿下昨夜不舒服了?或者,有别的事?”

    “别多想,殿下会跟你解释的。”楚天歌轻声道。

    万承垂下眼眸,沉默了一会儿,微微点了下头。

    他原本以为不问还能自欺欺人,那接下来的这一幕,他纵使有一万张嘴也没办法再说服自己什么都没发生过。

    楚天歌没走出两步,手腕被一只微凉的手从后握住,在微暖的春日,这样的温度她很熟悉。因此她还疑惑过,是不是水修灵力者都是这样冷的,不像她的手四季都发烫。

    她转身,对上这双清俊的双眸,李烬宵的声音微哑,“别去。杏儿她不会愿意看到你被威胁的,她一定希望你好好活。”

    不得不说,这句话确实让她心动,但她还是摇了摇头。

    “就当我是自私吧,我不愿她受苦,我不能伟大到这样去满足她的心愿,我做不到。”

    李烬宵眼底渐红,张了张嘴,终于鼓起勇气说道:“就当为了我,行不行。”

    从昨日到现在,他终于敢开口挽留,哪怕希望微乎其微。

    楚天歌深深的看了他一会儿,缓缓垂下眼眸,抽回了手,用只能他听到的声音说:“做你该做的事,一定要当皇帝,我许你来世。”

    来世,来世是怎样虚无的东西?终于听到她说“我许你”,却是来世,来世……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见,一腔热流自胸腔上涌,喷溢出喉腔,星星点点的红落了一地。

    “殿下!”

    “殿下……”

    宫人急切的呼声越来越淡,他眼前的光景越发黯淡,直至漆黑一片失去了知觉。

    -

    凤仪宫中。

    皇后身体虽明显好转,但毕竟遭药物侵蚀过,如今的体质格外薄弱。

    芳嬷嬷犹豫了半晌,说道:“娘娘,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您要先听哪一个?”

    皇后正对镜整理着妆容,随意的说道:“那就先好消息吧。”

    “今早重华宫的婢女在殿下的床上发现了落红。”

    皇后一愣,随即喜笑颜开,“这傻小子总算开荤了,是哪个姑娘?”

    “是松月。”

    “松月。”皇后自然知道儿子身边的近侍女官,是个漂亮的美人儿,身份低些有什么要紧,“好,去给烬霄传话,本宫很满意,早日纳为妾室吧。”

    芳嬷嬷又道:“娘娘,还有个坏消息呢。”

    “说。”皇后心情正好,不以为然道。

    芳嬷嬷叹了一声,道:“松月姑娘今早去了端木宫中,一去不回,听闻是太子要了这个人。五殿下气得吐血晕厥,太医正在诊治。”

    “什么?!”

    皇后猛得一拍梳妆台,震起一些珠翠,“烬霄怎样了?”

    她急着往外去,又想起自己尚在“重病不治”中,只得停住了脚步,恨恨得说:“烬霄难得有看得上的姑娘,李云临这个小畜生欺人太甚。”

    皇后在寝殿中来回渡步,焦躁不安。

    “难道烬霄就任由他把人抢了去?纵使李云临是太子,如今也是个被罚三月不得上朝堂的太子,竟然如此嚣张!”

    芳嬷嬷哈腰宽慰道:“娘娘莫急,殿下醒来自会向您交代,太医说殿下只是急火攻心,无大碍的。”

    皇后许久才坐下来,猛喝了几口凉茶降火气。

    “唉,这孩子真的受委屈了。那个小畜生究竟要干什么,非去烬霄身边抢人,这摆明了跟咱们过不去啊!”

    在此时,殿门被推开,流玥惊慌失措冒冒失失的闯了进来,“殿下,松月一晚上都没回来!不会出事了吧!”

    楚天歌慌忙又钻进了被褥里,紧紧的缩在李烬霄身侧,心眼几乎跳出了嗓子。

    她仍闭着眼,轻轻的说,“也许有一天他会拿我来威胁你,不要管我,明白吗?”

    李烬霄心头一窒,这叫他如何应下?

    她有些不舒服的调整下姿势,平躺在他的身边,“该娶妻了,生几个孩子。否则他日朝臣会以你迟迟无子嗣的名义阻你帝位。”

    他的心里像被撕开了一道口子,血不断的往外涌,如何也堵不上。他很想开口问一句,你当初会劝李云临娶别人吗?

    爱或不爱,差别都在这里。

    楚天歌深叹了口气,起身穿衣。

    久久的亲吻过后,两人间呼吸越发急促滚烫,他拨开了她耳边的青丝,低哑着声音说:“我真想死在这里,永远不用再醒过来。”

    “继续,别分神。”

    楚天歌深吸了一口气,声音略哑。

    李烬霄开口,声音嘶哑,“我会尽快找到杏儿所在,让你不用再受威胁。”

    “我的话你都听明白了吗?”楚天歌皱了下眉头。

    “烬霄。”

    “嗯,我在。”

    可是这次不同,是她主动……如何能受得住她半点撩拨。

    他脑子崩断了一根弦,什么礼义廉耻通通都抛在了脑后,低头纠缠上她的双唇,雪白绸软的襟衣滑落在旁不分彼此。

    从前这个女子是他心头的朱砂痣,那么今后,更是他刻进骨里的血肉。

    他没有想到这样风流成性耐不住寂寞的李云临,居然没有碰过她。更没有想到她要拖这一天只为了……

    可他没想明白的是,天歌这么做到底是因为心里有了他,还是对李云临的报复?

    晨曦将破开昏沉的夜空,李烬霄看着怀中闭着眼沉默的女子,她纤长的乌睫垂着水珠,不知是睡着还是醒着。

    甜蜜与痛苦在心间纠葛交错,搅得他一夜不能安宁入睡。

    殿中燃着红烛,微光下近在咫尺的两人鼻尖对鼻尖,静默了许久,突然她轻抬雪颈,蜻蜓点水般啄了他的唇辦。

    李烬霄触电般僵了身子,从脸颊到耳根都红得透透的。

    上回借着吸出寒珠的由头强作正经的吻了她,其实大可不必嘴对嘴,这是他藏在心里头的小秘密。

直播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叶玄叶灵回到大唐当皇帝唐煜从今天开始当城主红楼梦之绮梦仙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