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别重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众人均是暗自戒备,唯独老媪醉心棋局,张天师浑浑噩噩,屋里静寂无声。偶尔有一子落到棋盘上,“啪”的一声,声响清脆透彻,似能点破天地间,这一片昏暗混沌一般。

    萧默身后,两个女孩依偎在一起,都睡着了。但是四只手齐齐把他衣襟攥住,使他动弹不得。

    薛万找个角落,坐在包裹上,阖着眼,似睡非睡。

    了因和尚也阖眼入定,每当听到对面落子声,才睁眼看看,迅速再着一子。

    张天师和老媪绞尽脑汁的思考,偶尔还相互研究,在棋盘上指指点点,预谋筹划。张天师心有所属,不能专心;老媪力不能逮,便无良策。

    两人合力与了因和尚下了五盘,都成了平局。不是不能互胜,是了因和尚不想张天师这个节骨眼上输棋!而这二人下得过于普通,他也不愿意自己故意下臭输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了因和尚又觉察有声响,却像是风。刚一留意,“咯吱”,门被推开了,进来个黑色劲装的蒙面人。

    众人全都惊醒,转目望向来人。了因和尚呵斥道:“什么人?鬼鬼祟祟的!”

    这人环视众人,看到张天师后,定住目光。半晌,问道:“都是你的朋友么?”

    声音有些颤抖,是个女子。

    张天师听出这魂牵梦萦的声音,激动万分,扑过去,便把她抱住,呜呜的哭了出来。

    “你怎么成了和尚?”女子被他抱住动弹不得,却不愿他放开。

    两人就这么伫立着,任由女子一句接一句的问,张天师只是抱紧她流泪。

    永安郡主看得久了,觉得不是办法,开口说:“天师,您是喜欢她,还是要把她捏扁了!我看着都疼,哪有您这么抱的!”

    萧默气恼,作势要打永安郡主。

    永安郡主却一脚将萧默踢开,说:“下去,给他们让地方。”随后将风铃儿也一起拉下床。

    她跑到张天师身旁,将两人拉到床边,推两人坐下,笑说:“要不要我们出去,容您二人叙叙旧。”

    萧默脸上羞得通红,一把拽过永安郡主,便往身后塞,尴尬的说:“见笑!她还好,就是缺乏管束。”

    来人闻言振作一下,挣扎不停。张天师只好不再搂着,转而牵她的手。空一只手,便掀开她的面纱。

    这女子皮肤白皙,椭圆脸蛋,略微有点尖下巴。一双瑞凤眼,含笑且灵动。颧骨些微凸起,抿嘴笑时,便有笑肌浮现。那嘴唇大而厚实,给她端庄的容貌里,添上几分性感与妩媚。

    张天师情不自禁,凑过去便想亲吻。

    “啪,”女子一巴掌打在他嘴上,下手却轻。

    “给我介绍朋友。”女子镇定一下,神色转而郑重起来。

    张天师被打得失神,呆怔怔的看着女子。女子无奈,迅速地将脸蛋凑到张天师唇上,一划而过。随即脸色通红,侧头摆弄床沿,不敢再看众人。

    永安郡主在萧默身后探头观看,嬉笑道:“委实不是天师,是个痴儿!这下遂了您的心愿。”

    (纵横首发场次幻世道宗)

    风铃儿还算镇定,回话说:“你进过城隍庙么?外面刚刚来的是牛头马面,穿着官差衙役的衣服,提着灯笼,手持铁叉枪矛,十分可怕!”

    萧默哑口无言。他不相信,但是风铃儿从不说谎;他想去看,可是来人走了。问老媪,觉得冒失,并且老媪全神贯注于棋盘,似乎不以为意。

    老媪气恼道:“知道啦!敲鼓别来,那不是唤你们用的!快走快走!把我客人吓哭了。”

    外面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由近及远。来人走了。

    两个女孩再也不敢靠近老媪,无论老媪如何呼唤,女孩都拽着萧默不肯撒手。

    萧默面露歉意,向老媪说:“老奶奶,孩子小,没规矩,您见笑了。”

    老媪却不生气,笑道:“哄她俩睡吧。都半夜了。”说完转身看棋,帮着张天师计算起来。

    萧默悄悄问风铃儿说:“怎么啦?”

    萧默手疾眼快,伸手就接住她,永安郡主顺势扑入他的怀里。

    “作什么,见鬼啦!”萧默气恼,这孩子又开始闹了。可他去看永安郡主时,发现她脸色煞白,浑身发抖,不像是装的。

    永安郡主已经被骇得不能言语,只是一个劲的点头,算是回答萧默。

    老媪叹息一声,挪到床下,说:“既然你们惧怕,我下来,给你俩位置,上床好好休息。”边说,边上前拉拽两个女孩。

    两个女孩绕着萧默躲闪,却被老媪借势轰到床上。两个女孩躲在床与墙壁夹角处,将萧默挡在身前。

    老媪说:“真没事!先回吧。我有客人,等不忙时候再招待你们。”

    外面沉默片刻,说:“那我们走了。有状况您就大声喊,最好敲鼓,我们听到便来帮手。”

    老媪听到后,赶忙说:“没事。”

    永安郡主好奇,在窗户上捅出一个窟窿,向外张望。“妈呀”一声,她从床上窜了起来,便要摔到地上。

    来人已经从窗户上看到人影,似乎不放心老媪安危,询问道:“阿婆,我们进去讨口水喝!”

    老媪见两个女孩吓得这般模样,斥责道:“别进来。把我客人都骇到了!”

    外面问道:“您真没事?可有人造次么?”

    风铃儿见有异样,也探头从孔洞观望。瞬间畏惧,急忙爬下床,也偎在萧默身边。

    “小哥,有鬼!”风铃儿也被骇到了,自觉双腿发软。

    张天师被了因和尚拉着下棋。他哪里有这番心思,每处走上几手,便成了劣势。好在棋局广阔,张天师不停在新的地方着子,了因和尚也陪他对应着下。

    忽地,了因和尚察觉到异响,挺直了上身,竖耳聆听。张天师还沉浸在一块棋的死活中,稀里糊涂的计算着。听声音近了,了因和尚便站起身来。众人也都听闻有人靠近,惊觉起来。唯独张天师浑浑噩噩地盯着棋盘。

    “阿婆,您没事么?怎么忽然有这么大的响声!”有人向屋内呼唤,声音粗犷而低沉。

直播南柯遗梦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武侠之无尽恶人武侠之逍遥岳不群荒村野情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神话之最强许仙武侠之魔君花无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