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真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陈琅深深看了鞠子洲一眼:“师弟有此通天之途,当真教为兄羡慕!”

    真有这样的路,你为什么不自己走呢?你是在说瞎话,还是手里有更好的路走?

    “我想听一听师兄的义理!”鞠子洲说道。

    “那么,教!”陈琅说道。

    “请教。”鞠子洲微微躬身一礼。

    陈琅还礼:“教!”

    “名实者,事物是共也,国之为“物”,自然有其名实。”

    “国之名,在其政,国之实,在其民生。”陈琅看着鞠子洲:“名为其实而行,则政无不至;实为名而行,则国无不灭。”

    “此正理也。”鞠子洲笑了笑:“师兄此理,刑名诸子未曾有所阐发,是师兄所独创么?”

    “不错!”陈琅傲然说道:“是我所独创!”

    鞠子洲躬身一礼:“师兄大才。”

    在黑暗中摸索,给思维带来新的理念的人,都是值得敬佩的。

    “国之名实俱至,则能有行。”陈琅说道:“所谓名实,以名为用,以实为本,技法之进境,应时而用,以导民生之进,使民有所安,氓有所食,生有所养,死有所葬,故而名与实合,国固强。”

    这话……不对!

    鞠子洲侧目。

    这话里面的东西,并不是什么治国的道理,而完全是他给嬴政制定的计划的表层,也正是嬴政目前在做的事情的片面的总结。

    这个人……必定在秦国观察很久了!

    而且,最要紧的事情是……

    他必然不是什么刑名家的弟子,更不可能是什么公孙龙的弟子!

    鞠子洲看着陈琅。

    心中开始盘算。

    首先排除掉儒家墨家。

    儒墨的行事风格太显眼,了解一些的人,一眼便可以望的出来。

    其次排除掉刑名家。

    虽然这位陈琅言辞之间以刑名家的名实学问开宗言义,但后续的言辞的内涵,只是套了一层名实的皮,内里逻辑错乱……

    “师兄打算以何法门,兴民之利,致氓有食呢?”鞠子洲试探道。

    “减损,补缺。”陈琅说道:“以技法之利,得一田土之中,积粟三石,则税抽十一;王取十一;畜食十一;种留十一,农者辛勤,一年之劳所得者,不过十六。而口体之奉,须臾不可少待;腹肠之需,寸缕不能缺乏。”

    “劳者愈多,而需者愈众。”

    “税之所需不减、王之所取不减、畜之所食不能减、种之所留不可减,于是技法越进,民之所有,越加,亦不过勉强填补自身所需。”

    “惟减少损耗与缺失,方才可以真正令人之所得有所积。”

    鞠子洲抿起唇。

    这种理论,以他的目光来看,大致可以说是正确的。

    然而……刑名家会对经济学的东西了解这么深刻吗?

    “师兄是范蠡传人?”鞠子洲问道。

    陈琅吃惊看着鞠子洲。

    两人对视。

    鞠子洲在这一刹那看懂了他眼中的疑惑与惊讶。

    陈琅有些惊诧地看着鞠子洲。

    这么问的原因,当然是已经否定了自己的“刑名家学徒,公孙龙弟子的身份”。

    “好快的反应!”陈琅看着鞠子洲,抚掌而笑:“师弟,想来师弟即便并非是刑名家弟子,也当该对于刑名家之理有所了解吧?”

    以陈琅看来,只有对于刑名家的学问有所研究的时候,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找到他隐藏在话语之中的漏洞。

    这话一出,鞠子洲顿时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这句话代表了一件事情——陈琅觉得鞠子洲也在说谎。

    他觉得鞠子洲必不可能是什么道家人,更不会是什么老庄家学弟子。

    这是出于以己度人的心态去考虑的。

    他自己在说谎,于是看别人说话也觉得不像是真话。

    “道家,黄老家学!鞠子洲。”鞠子洲笑着说道。

    陈琅也笑着回答:“阳子弟子,楚人陈琅!”

    徐进坐在坐榻上,惊奇而懵逼看着鞠子洲与陈琅两人,实在搞不清楚他们在做什么。

    “师弟要听?”陈琅看着鞠子洲。

    鞠子洲点了点头:“师兄若是愿意,我或可以将师兄推荐给左庶长吕不韦。”

    “此次来秦,不过三四个月而已。”鞠子洲笑了笑:“师兄呢?”

    “三五天。”陈琅看着鞠子洲:“师弟可知道,这工地里冶铁事项,是由谁人负责的么?”

    “墨者。”鞠子洲说道:“师兄来秦求名利,不知道是以何等的义理手段相求?”

    “天下之物,凡有,虽“无”者亦有其名实,名实相合,则物能循其性,天下能安定。”

    陈琅有些意外:“师弟倒是极了解我刑名家之义理!”

    “听过一些。”鞠子洲笑了笑:“名实之理,乃为物质存续发展之理,师兄将何以治国?”

    因为两人都很清楚:对方的嘴巴里面是没有实话的。

    这是这世道里的常态。

    百家争鸣,侧重点在于争鸣,那么,靠什么争呢?

    “名实之理。”陈琅正色说道。

    鞠子洲微微颔首:“名实相合,乃为有物之洞然。名者,物性;实者,物体。”

    鞠子洲摊了摊手,径直跽坐在地上,看着陈琅。

    陈琅施施然撩起下裳,颇有仪态,跽坐在鞠子洲对面不远处:“师弟来秦多久了?”

    不过这里,陈琅显然是在讥笑鞠子洲。

    ——当然是假讥笑。

    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互相交流之时,以谎言误导对方、甚至以武力胁迫对方,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师兄谬赞。”鞠子洲躬身一礼:“师兄请坐。”

    陈琅掸了掸身上尘灰,看着鞠子洲。

    当然首先是理论,而后,重点是武力。

    所争夺的东西是“鸣”,是比谁的声音大,而不是谁叫的正确——把叫声比自己响亮的人都干掉,自己成为唯一,那么不对也就对了,这其中,百家所看重的,唯有那最后唯一的可以合理合法地“叫”出来的权力,也就是,话语权。

    “秦国的名利并不易得,我又缺少川资,是以只能在此贩卖一些冰水,顺便观望一下周遭市井小民生活。”鞠子洲笑呵呵说道。

    陈琅看着鞠子洲像真的一样的假笑,同样露出逼真假笑:“师弟倒是颇有庄子风采。”

    庄周为人不拘礼法,不限贵贱,劳役做得,尊贵处得。

直播革秦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大唐之千古帝王山炮香艳乡村恶霸色友霸三国抗战之最强西南王共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