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第一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嘿嘿,好说,在下楚云庭,正好想领教一下阁下的高招,说真的最近在下的骨头早已经发痒了,正好拿你来解解手瘾。”对面一名头戴金环的壮实青年,一听这话,一声冷笑的说道。

    “好,你们先签下生死令!”这名结丹期的老者见此,点点头,口中淡淡的说了一句:“比试现在开始!”

    话音刚落,他骤然一跺足,整座石台上一个白色纹阵一闪而逝,一个白濛濛光幕涌现而出,将石台一罩其下,同时其身形一退,也抢先一步的退出了光罩之外,并缓缓腾空飞起,停留在了光罩正上方处。

    “噗”的一声。持扇青年手腕一动,手中桃花扇立刻化为一片粉红狂风的一卷而出,同时另一条袖子一抖,一股香甜气息瞬间弥漫整个光罩之内。

    “迷魂之香!看来你是毒灵宗弟子了!嘿嘿,遇到我正好算你倒霉!”金环青年见此,却一下狂笑而起,口中念念有词后,体表淡黑色灵纹一闪而现,身躯就骤然巨大而起,化为了一丈多高的巨汉。

    旋即他巨大的手指紧握,并“呼”“呼”三拳接连击出,一波波无形巨力狂涌而出,粉红狂风在对面涌来巨力一压之下,当即一凝之后,一声闷响的倒卷而回。

    持扇青年不及防之下,只觉面前骤然呼吸一紧,整个身躯就在一股巨力撞击下倒射飞出,狠狠撞到了后面的罩壁上,神色萎靡之下,张口喷出了数团精血。

    金环青年所化巨汉,却立刻气势汹汹的大步走了过来。

    “不可能,你怎么丝毫不受魂香的影响!你,你是体修……我认输。”持扇青年见此情形,当即吓得魂飞魄散,马上开口认输起来。

    “哼,真是废物,这点实力竟然也敢上台,好好在学多几年法术吧,真是不自量力!”巨汉脚步一停,冷哼的说了两句后,就将秘术一收,身躯恢复了正常,转身走回了到了原处。

    这时擂台上纹阵再次一闪,光幕就此消失不见,持扇青年满脸羞愧的急忙跳下台去,转眼间就离开了消失附近之外。

    此时,这名结丹期裁判这才从天空中一落而下,不慌不忙的宣布金环青年获胜,然后就又静静等待起来。

    看了一会,吴铭就失去了兴趣,刚开始第一轮没什么精彩的表现,当然,也是他眼界有些高的缘故。

    半个时辰过后,第一轮就已经全部产生结果了。

    就这样,一轮接着一轮,吴铭本来以为会很慢,没想到还没看到让他眼神一亮的过招就已经分出胜负。

    在第五轮之时,一名面容苍白的二十七八岁青年,披着一件淡黄色长袍,出现在甲号擂台之中,而他的对手,竟然吴铭也认识,是前两天一起小聚的陆雨晴。

    只见她今天身穿翠绿色的长衫,肌肤雪白,面容姣好,让不少人眼神一亮,此时她竟然背着一对蓝色的短叉,不过这对短叉有惊人的灵气波动,一看就不是普通之物。

    片刻工夫后,二人就签下生死令,擂台上光幕一闪的再次浮现。

    “在下于坚,不知道这位师姐高姓大名?”黄袍青年看了对方一眼,一抱拳,面带含笑说道。

    “想知道本姑娘的名字?咯咯!告诉你也无妨,不过,打赢本姑娘再说。”陆雨晴冷哼一声,面无表情的说道。

    话音刚落,陆雨晴忽然肩头一抖,背后一根蓝色短叉顿时化为一道蓝光冲对面激射而出,速度如闪电一般。

    于坚双目晶芒一闪后,竟抬手迎着蓝光就是一击而出。

    面对来势汹汹的上品法器的攻击,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竟然赤手空拳的招架。

    然而令所有人注视围观修士大惊的是,想象之中的血肉含糊并没有出现。

    “砰”的一声枯木般闷响后,蓝光短叉重新化为飞叉的倒飞而回。

    原来于坚出手的拳头上包裹的一层白布,不过,初次对碰过后,拳头上的白布也骤然寸寸碎裂而开,露出了里面缠绕更多的一条条深红色的绷带,绷带之中沾满暗红色的血液,从手掌、手臂、再到手肘,仿佛一直延伸到手臂尽头处的样子。

    此时一阵腐朽的气味扑面而来,甚至远在附近的观看的修士眉头一皱。

    就在这时,围观附近一名那名满头长发的枯瘦男子,一见于坚手上绷带模样,面上讶色一闪而现,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自语了一句:“僵尸血衣,这根本就是大奉国魔道六宗的成名法术,没想到在燕国竟然能看到如此霸道秘术,看起似乎火候已经很深的样子。”

    ……

    对面此时陆雨晴一见自己的蓝色上品飞叉法器竟然被对方赤手空拳击飞出去,俏面上也是一惊,但下一刻,她玉指一点指,再口中念念有词。

    蓝叉法器当即一个盘旋,同时表面蓝光一闪,“噗”的一声,表面更有一团深蓝冰焰燃烧起来,速度陡然加速向着于坚继续激射而去了。

    后者见此,脸色更是轻蔑一笑,紧接着,他手腕微微一抖,五六条血红色的血带一弹而出,同时一阵狂舞下,就化为一片血红色的带影的将自己护在了其中。

    蓝色火焰一击在上面,发出“滋啦!滋啦!”声响,无数冰蓝色的烈焰四溅飞射。

    蓝色短叉法器却在血色绷带的巨力涌来后,再次的一弹而开。

    不过,让人目惊口呆的是,经过法力加持的蓝色短叉法器,竟然连那一层薄薄的血色带影都没刺透。

    对方还是安然无恙,丝毫不怕烈焰的样子。

    陆雨晴见状,脸色一下有些难看了,口中再一声低叱,肩头又是一抖,另一口飞叉也一飞而出,也化为一团蓝色冰焰的奔对面轰隆而去。

    刹那间,两团脸盆大小的冰焰更是上下左右围着于坚的血带上下挥砍不已,蓝色之光忽暗忽明,炙热气息狂卷而散,看起来声势好不惊人。

    但是那些血红色的血带却水火不浸,在于坚极速控制之下,竟将两团蓝色烈焰死死挡在外面,根本无法靠近里面分毫。

    陆雨晴见此,俏脸开始有些铁青了,忽然右手玉指一掐诀,口中念念有词起来,一根手指冲对面缓缓一抬,指尖处顿时变得冰蓝起来。

    只见在丙号台上分别站立的是是一名面容英俊的青年,也不知道是哪一派的弟子,只见他手中拿着一黑色的桃花扇,神色自若的冲锦袍大汉说道:

    “在下段无霜,请这位师兄多多指教。”

    与此同时,高台之上分别飞出五道惊鸿,分别飞去五个演武台的方向。

    这些刚飞下来的修士除了三名是柳家的长老之外,还有另外两名结丹修士是柳家邀请前来作为裁判。

    几乎马上,这些擂台下立刻就有人纷纷跳出。

    此时,一双双对手就在这些擂台上或施法,当即就开始交手起来了,并在片刻后,就引起光幕外众人的阵阵惊呼声。

    因为还没到吴铭的缘故,他也走过某个擂台观看起来。

    结果片刻后,他就来到了第三个擂台,因为这擂台离他比较近的缘故。

    “今天是柳家三年一次举行的交流比赛,废话本座就不说了,本次比试规则和以前相同,抽签模式,大比之中,生死自负,所有上台弟子均都要先签下生死令,但在比试中故意出手重伤者,肆意杀害对方的修士,同样会处于重罚。现在众弟子先去看清楚具体挑战规则,一炷香之后,大比将正式开始。”柳瞑在石台上谈谈的说道,虽然声音不大,下面的弟子确实能清晰可闻。

    闻言,不少第一次参加的筑基弟子就在石壁中直播规则起来。

    吴铭也看了上面的文字,大概的意思很明了,毕竟这次只是交流比赛而已,柳家不提倡生死搏杀,除了每一场比赛都会有一名柳家结丹期裁判外,这也是柳家为了安全起见。

    当然,凡事上台的修士都一一的签下生死令,最后这名结丹修士才激发起这些擂台上早就布置好的防护法阵。

    当两人都已经上台过后,一层层白莹莹光幕浮现而出,将这些擂台全都笼罩其下。

    这里的对战规则是这样的,一号对最后一名,二号对倒数二名,以此类推。

    而就在这时,空中玉台上香烛终于点燃耗尽,柳瞑当即上前一步,大声宣布道:“时间已到,比赛现在开始,抽到一至五号的选手请到演武擂台开始比赛,五场比赛都已结束,就轮到六到十号选手,依次类推。”

    随之他口中念念有词,玉砖当即冲天而起,并飞快的迎风巨涨,转眼间就化为了一只十多丈长的悬浮玉台。

    旋即,这些柳家长老,这才纷纷飞上玉台上,俯视下面几百名弟子。

    没多久,他就跟着前面的的筑基弟子前去抽签。

    很快,吴铭就在一个箱子之中抽到了一块方块木牌,上面写着丁字演武擂台。

    白色的数字是代表自己,是七十六号,黑色的数学代表和他对仗的对手,是八十五号。

    当然,如果在比赛过程中其中一方说了认输过后,另外一方不得在继续攻击对方,否则就算赢了比赛都会剥夺资格,不过,如果没有说认输,那自然不算在这个范围之内。

    吴铭粗略的默念了一下就大概记住规则。

    “幻禁已开起,所有前来参加比赛的弟子都可进入其中了。”柳瞑见此情形,当即大声的传声道,就带着一干几名长老,率先向黄土石山一飞而去。

    后面几百个弟子见此,自然也跟着一涌而入,等所有弟子全都进入山上时后,白濛濛幻阵再次一现而出,将整座石山重新包围的水泄不通。

    这时,柳家家主已经站到了某一石台之上,目光四下一扫后,袖子一抖,一个数寸大小的扁平玉砖一飞而出。

直播异界平平无奇修仙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武侠之无尽恶人武侠之逍遥岳不群武侠之魔君花无缺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武侠之超级提取大梦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