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隋唐大运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知道,周防位于南军和北军之间,平安京是希望我能作为两边之间的缓冲。”

    “那您有什么应对之策吗?”

    源高明摇了摇头。

    “父亲,以您的名望,再加上我现在的名声,只要振臂一呼,应该会有许多武士前来投靠。您可以先慢慢积累实力,然后向东扩张,避开——”

    “义安呐!”源高明出声打断。

    “父亲?”

    “如果我在日本国的实力壮大起来,你在吴国怎么办?”

    源高明目光中充满慈爱。

    “什么...怎么办?”袁安瞪大了眼睛。

    “我刚才问过樱子了,你在吴国负责外国贸易,是吗?”

    “是的。”

    “你有没有想过,你一个日本人为什么会获得吴国君臣的信任?让你担任这么重要的职位?”源高明脸色严肃了些。

    袁安脸色变得苍白了些,摇了摇头。

    “那是因为你的父亲被日本朝廷关押,你与日本朝廷有仇恨,所以他们才对你放心!”源高明一字一句道。

    袁安怔怔不语,好半晌,他苦笑一声:“您说的对。”

    “眼下我被平安京放了出来,这已经对你很不利,若是我的实力强大起来,义安呐,我的儿子,你在吴国可怎么办?”

    袁安咬牙不语,他很想说自己会有办法,但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更何况睿智的父亲。

    源高明微微一笑:“义安呐,你知道父亲小时候的梦想是什么吗?”

    袁安摇了摇头。

    “成为日本国第一棋手。”源高明脸上露出缅怀的笑容。

    “父亲,您——”

    “我已经决定了,向朝廷辞去周防守护的职位,搬到太宰府居住,义安,你会支持父亲的决定吧?”

    “父亲!”袁安叩首于地,泣不成声。

    就算孤身一人离开故乡,他也不曾落泪,然而此时此刻,他却如孩童般哭泣着。

    “好孩子,别哭了。”源高明轻轻抚摸着儿子的脑袋。

    次日,源高明留书离开了周防,乘坐着周国战船与袁安一同到了九州太宰府。

    袁安将望月樱子和真柄继隆等家将留在源高明身边,乘坐着战船返回了吴国。

    回到熟悉的码头上,袁安感到一丝怀念之感。一下船,他便和佟义一起去皇宫复命。

    文德殿中,袁安简明扼要的将日本国大声的事汇报了一下,佟义也将日本国战事说了一下。

    陆原嘉奖了二人几句,便让他们退下了。

    眼下,战争的氛围越来越凝重,陆原已经将所有精力放在与辽国的大战上。

    卢维义屯兵扬州已经半个月了,辽军的五万先锋部队也已经到了扬州城外五十里。

    他们没有立刻进攻,驻扎在郊外。

    根据明镜院探查到的消息,辽国大军兵分三路,一路由二皇子和北院大王耶律洼统领,先锋五万,后军十五万,直奔扬州而来。

    第二路由耶律猛然统领,十万铁骑几天前便已占据和州,若非有池州的第四军挡着,可能早已渡过长江。

    第三路由耶律闽统领,领兵十万,向黄州进发。

    陆原此刻深刻感受到辽军泰山压顶一般的压力。

    他们将兵力分的很开,光凭第四军封锁长江,几乎不可能做到。

    陆原最担心的是黄州,按理说第五军驻扎在江陵,得知辽军直奔黄州,一定会做好防守准备。

    但他还是很难将心完全放下来。

    这边是古代战争的不便之处,江陵距离杭州太过遥远,消息来回一趟就要大半个月。

    就算哪边出现意外情况,他也要很久才能得到消息。

    就在他等待江陵消息时,辽军攻打蜀国的消息先一步传到了杭州。

    “陆郎,你别担心,他们应该只是报复蜀国进攻他们,而且就算他们拿下蜀国,对我们影响也不大。”秦幽谕轻声劝说。

    “可如果他们有了蜀国,就算过不了长江,也可以从蜀国绕过来。”陆原眉宇间充满忧色。

    秦幽谕轻轻一笑:“你想多了,若是他们真这么做,只怕粮草补给上,就能把他们耗死。”

    “我的意思不是说他们都从蜀国绕过来。”陆原摇头说:“他们可以派一支部队从蜀国攻打江陵,然后江北部队就能趁机渡江南下。”

    “除非他们收服蜀国民心,否则他们从蜀国向江陵进军就很难得到足够补给,陆郎,你太小看蜀国人了。”秦幽谕正色道。

    陆原心中一动,想起了后世的川兵,他们确实是汉人中最有血性的一部分。

    “南方有军情传来吗?”他换了个话题。

    “还没呢。”

    就在这时,一名亲兵急步进入书房。

    “君上,俞元帅求见!”

    ……

    隋唐大运河以洛阳为中心,北至幽州,南至杭州,后又通过浙东运河延伸至会稽。

    在古代交通不发达的时期,这条大运河可以说是整个中原的经济命脉。

    陆原站在河岸边,望着河面上来往的商船,缓缓开口:“俞卿,你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吧?”

    “臣听说君上让卢将军带兵驻守在扬州城。”俞逊说,他一进皇宫,便要求陆原来大运河看看。

    “不错,有什么问题吗?”陆原转头向他看去。

    “君上不担心扬州城被围困吗?”

    陆原挑了挑眉。

    他刚准备说有这条横穿扬州的运河作补给线,怎么可能被围困?

    然而话刚到嘴边,又收住了。

    俞逊特意让他来运河河岸,不可能不知道运河的作用,然而他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这必然有原因。

    “俞将军,你是担心运河过窄,辽军在运河两边设伏?”秦幽谕问。

    “贵妃娘娘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存在吗?”俞逊反问。

    “就算他们在两岸设下埋伏,但以我军连弩和火炮的威力,吃亏的也是他们。”

    “不错,若是仅仅如此的话,他们是无法封堵住我们对扬州的补给。”

    “俞卿,你到底想说什么?”陆原抬高了嗓音。

    “你是说周防守护的事吧?”

    “是的,平安京让您做这个周防守护,可没安什么好心!”袁安声音转冷。

    经过一番梳洗后,父子二人在居室中述说着离别之情。

    “父亲,我明日就要回吴国了。”闲聊许久后,袁安突然说。

    “怎么这么急,我还有好多事要问你呢。”源高明吃惊道,

    “是的,父亲,我已经向吴王效忠,而且吴国太过强大,为了日本的安全,我必须待在那里。”袁安目光斜视着地面。

    “若非你在吴国为官,我恐怕也不会被放出来。我没有立场让你离开吴国,不过我希望你以后有时间能多回日本。”

    袁安点了点头,问:“父亲,你将来有何打算?”

    名主们共同成立南部联军,与藤原家发生了几次战争。

    在陆战上藤原家占据优势,但海上之战,凭借吴军的帮助,南军节节获胜。

    随着战争继续,加入南军的名主越来越多,平安京开始恐慌起来,决定派人与南军谈判。

    “吴王殿下已经传下命令,让我尽快返回杭州,眼下吴国即将与辽国大战,我也该回去为殿下效力了。”袁安低声说。

    源高明迟疑了一下,开口道:“义安,你打算将来一直待在吴国吗?”

    “家主大人!”望月樱子等家将跟着跪下。

    “我引以为傲的儿子啊,站起来吧。”源高明脸上挂着止不住的笑容。

    这些名主本来就对藤原家有所不满,只不过慑于藤原家的实力才不敢轻举妄动。

    当得知源义安、朝仓直隆、小早田秀秋和渡边水康的联军竟然击败了藤原家大军,他们再没什么可顾忌的了。

    周防守护所。

    袁安时隔四年多,终于又见到了自己的父亲,源高明。

    “父亲大人!”袁安跪在地上,声音有些哽咽。

    一番谈判下来,天皇答应收回藤原实赖关白的职位,还答应释放源高明,封其为周防守护。

    这场大战这才平息下来。

    日本,长门。

    自从吴国水军在敦贺港大败藤原家水军后,整个日本国局势发生翻天地覆的变化。

    不少还在观望的名主纷纷加入到朝仓直隆三家的联盟,形成南北对峙的局面。

直播南唐节度使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大唐之千古帝王山炮香艳乡村恶霸色友霸三国共妻抗战之最强西南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