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渔女的海航线(9脱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也不知道,我是父皇和母后的老来子,深受他们的宠爱,皇兄长我十岁,只能处处让着我,换过我,也会不开心吧?”衡命分析道。

    “你的手下没可能吗?”水星问道。

    “不会,他们都是家族被屠,被我救来捡来,无牵无挂,我不认为他们会。”衡命说到这里不想说了。

    因为意思已经很明显,虽然他不想吓到他的星,但他认为坦诚更重要。

    “我知道了,你放心,只要你不背叛我,我不会离开你的。”水星笑笑,择一人,终一生,这是她的爱情信条,虽然她都做了五世光棍了。

    “星,此生,我只要你一人。”衡命保证道。

    “不纳妾?”水星问道。

    “不行,我恐女,我父皇女人那么多,我母后费尽了力气才养大我俩,女人多了是麻烦。”衡命这才说道。

    “那你怎么不恐我?”水星追问。

    “我想过这个问题了,可能是因为我一开始以为你是男的,内心先接受了你。星,你就是我此生的注定!不会有别人的,我向你保证。”衡命举手说道。

    “我信你。你母后的病是后期的还是先天的?”水星又问。

    “是后期的,以前不会。”衡命回答。

    “那我得现场看过才好下论,暂且不提。”水星说道。

    “星……”衡命盯着水星,没有多说别的话。

    水星一抖,车震?这眼睛都要冒绿光了。

    “不行,这在车上。外面还有人呢,给人现场春宫?”水星吓死了。

    “你好点了没?”衡命干咽了口水,问。

    “不好,一点都不好,疼。”开玩笑,不疼也得疼。

    “哦。”衡命在十月天灌了几口冷水,硬生生忍了。

    又过了一天,马车驶入都城,衡命直接回了王府。

    ----

    皇帝听到禀报很气,“竟然回来了不是先和朕回报,简直越来越放肆了。”

    ----

    “衡命,咱正经说说,我真的还小,最起码再过半个月吧?”水星也明白,衡命都旱了二十六年了,确实会上瘾,可是如果爱她,就该心疼她吧?

    “嗯,我明白。”衡命点头。

    “那你把我放床|上?”水星问道。

    “我是让你睡觉,你想多了。”衡命一本正经地说,天知道,他忍得多辛苦,但他不能精虫上脑。

    同手同脚离开水星的房间。

    水星拍床狂笑,嗯,不能笑,太坏了。

    没多久,衡命重返,“星,你要不要换回女装?”差点忘了正经事。

    “你来,我跟你说件事。”水星把野皇帝的事托底给了衡命。

    “星,你信我。”衡命陈述。

    水星重重点头,“信。”

    衡命抱紧了水星,“爱你。”

    所有的条件都是他的本命,星简直就是他的梦中女神,符合他对女人的一切要求,互信,共鸣,相爱?

    “嗯,我也爱你。”水星给了衡命想要的答复。

    深情地看向水星,将唇覆在了水星的唇上,缱绻而缠绵。

    于是,所有都水到渠成,不再显得那样刻意……

    隐忍而娇柔的焦喘让衡命更为兴奋,又是一个时辰,在水星连连讨饶之下,衡命终于完成了使命。

    于是——衡命:三天来,神清气爽。

    水星:一条咸鱼。

    “等会让他们给我拿……女装吧。哦……我看,了,府里没丫鬟?”水星有气没力地问道。

    “我这次去北国找你,只告诉了母后和皇兄,还有就是简一到简四,那个庄园是我的,除了我手里人,知道的人并不多,他们怎么预判到我会去那里,我也很好奇。”衡命从不和人说这么长的话,水星是例外,也是唯一。

    “那你母后应该不可能吧?”水星问。

    “嗯。这马车新做的,不知道还会不会颠。”马上已经在走了,不过水星没有什么感觉,一则衡命抱着她,二则被褥垫的厚。

    “不会,我再睡会。”水星挺甜,这人默默地记下了她的喜恶。轻轻地蜻蜓点水了一下他的唇,迅速躺了回去,不给衡命擒住她的机会。

    “这就金蝉脱壳了,我命好棒棒!”水星撒娇完,在衡命的怀里翻来覆去滚了滚找好舒适的睡姿,又闭上了眼。

    一路绝尘而去,车上有食物,要方便就找个隐秘地林子,衡命守着。

    一行人暂时都不去庄子上了,免得又被围困,不是每个庄子都有密道的。

    两天后,水星缓了点,问道,“上次简一说的怎么回事?”

    简一亲眼看着王爷抱着神医始终没撒手,这狗粮,好撑!

    衡命等了会,让几个得力手下先行,这才进入密道,慢悠悠地往前走,密道在地下,不能烧灯,否则会缺氧,这里十步就镶嵌了一颗夜明珠,相当豪横。

    “这些,都是你的?”水星眨巴眨巴眼,指着夜明珠。

    衡命尬在那里,小妖精,别乱动!

    感受着头下硬邦邦地弹起,水星偷腥一笑,嗯,憋死你!让你把我折腾到腰都快散了。

    很久很久过后,衡命蹭了蹭水星的鼻子,水星感觉痒,便起了。

    “到了?”水星迷迷糊糊地问。

    过了两刻钟,他们来到膳房,搬开米缸,下面便显出一条密道,悠长悠长,不见尽头。

    “这个能到青玄山后面,那边常年有马。简一,你先回去拿几床被褥,你们先去,做一辆马车。”衡命吩咐道。

    “什么时候娶我?”水星开始逼婚。

    “治好母后,我去求圣旨赐婚。给你最好最盛大的婚礼。”衡命说道。

    “好,等你哦。”水星说道。乖乖地靠在衡命怀里,睡了过去。

    “不,都是你的。”衡命剪个头贴在水星额头上,蹭了蹭,宠溺地说。

    不得不说,衡命的话取悦了水星,很上道哎,她其实发现了,自那个什么以后,衡命在她面前不仅一点也不冷了,还变得很温油。

    对战斗而言,计谋常胜于勇莽。它不是体育直播,注重过程,战斗,只看结果!

    衡命觉得自己更爱水星了,她居然能和他共鸣!

    “那行,我们这样……”衡命小声地说出计策。

直播快穿之虐文炮灰变团宠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沈浪苏若雪男朋友出轨之后他的娇宠初恋[重生]他的娇柔心尖宠[重生]夺舍之停不下来杨风叶梦妍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