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灰飞烟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可如今我已经失去了整整三年的时间,即便有密奏,朝中早就是他的人了。一切已成了大局…”

    “其实长公主当时笃定你会回来,所以才联合朝堂之上的官员施压,等待你的回归归位。虽然后来这些官员大多都被扣上莫须有的罪名,被杀害了,可还有少数人还存活着,隐藏在全国各地。”

    “长姐是否还安好?”

    “拖了纳兰将军的福,由他护送安全离开了夏都。只是为官一直没明白他为何会参与其中,还是站在我们这一边。他独自断后,一人还闯入宫中,差一点便把宇君杀掉了。”

    “那我们更应该把纳兰昕照顾好。”

    “纳兰昕不是…难道是她?”刘官指了指一旁的房间,突然醒悟。“可王爷怎么容忍的了她?”

    “她已经失忆了,所以我暂时不想让她知道我的身份。”

    “为官明白了。”

    “对了,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为官的密探很早便传来有人逃脱了夏都密卫的追捕,我们剩下的人里,也就您有这样的本事。密卫追到县城后,为官的密探一路跟随,在他们袭击你们的时候,发现了王爷。”

    “我原本只是想到夏都找旧部探查情况,没想到,先今夏都如此森严,还连累了无辜的人,给她们带来了杀生之祸…”

    “王爷不必担心,为官一定会为客栈的一家人善后。王爷之后有何打算?倘若王爷想要得回自己所失去的,为官与剩下的旧部都愿意为您出谋划策,但若您已经放弃帝王之心,为官也不会阻止您,定会为你安排一个寻常人家的身份,保住您的后半生。”

    “我...”苏安欲言又止,看向从房间里走出来的唐芯。身穿白色长裙的她,少了平日的江湖气质。她肩上披着的白色轻纱,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错觉。

    她真的和以前好不一样…

    “你不需要这么称呼本王,我如今已经沦落成这样,何敢担当此名讳?”

    “为官知道王爷现在很愤怒,但为官之所以没有随着安君到九泉之下,是因为安君和我相信您一定还活着。当日,你带着人马追他,却没想到他还留了一手。等到你坠崖的消息传到安君的耳里时,安君就秘密召集为官,让我存好这封密诏。只是没想到,他动作太快了,竟然在几日后的生辰宴席上逼宫。”

    苏安并没有动手,还任由刘官我们带走。我见此,也收起了自己的鲁莽,按兵不动地和他们一起离开了。刘官把我们的眼睛蒙上,带到了一个陌生基地。根据我的感觉,我们应该是来到了他府上的一个秘密空间。出乎我意料的是,刘官撤走所有人后,竟然给我和苏安跪了个全礼。

    “为官救驾来迟,还请您赎罪!”

    什么情况?不是抓我们吗?怎么给还给我们下跪?我一脸茫然地看着苏安。苏安似乎也被惊着了,连忙把刘官拉了起来。

    我在听到苏安是传说中五王爷的随从的时候十分震惊,等我回过神的时候,刘官已经让丫头把迷迷糊糊的我带向另一个房间。我在进房间前,又看了苏安一眼。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刘官见唐芯走好,便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份密奏。这时当年安君立的储君密诏,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要传位五王爷。苏安见到后,十分愤怒,捏紧了拳头,往一旁的墙上挥了一拳。墙面出现了一个小凹槽,他的手擦伤了。

    “五王爷,息怒!”刘官再次跪下。

    待确定马飞和侍卫走后,苏安才和我从暗格里出来。

    “昕”柳溪的父亲用自己最后一口气,把一直捏在手中的纸条给了我。我还没来得及为他们安葬,便被苏安拉走。苏安解释许相的手下一会儿会来处理尸体,如果被他们发现有何不一样之处,就不好了。

    我失魂落魄地和苏安来到了纸条上的地址。那是县城南边的一个小屋,在街角的尾处,非常不起眼。我们一进门便看到躺在床上的柳溪和她身边的李仁。

    “我只是五王爷的贴身随从,您无需行如此大礼。”苏安给了刘官一个眼神。

    刘官似乎明白了什么意思,然后接着说道:“为了掩人耳目,为官已经为姑娘选了一个贴身丫鬟,劳烦您先冒充是我小妾的女儿,在府上住几天。还请姑娘先随着丫鬟前往房间换一身衣裳。”

    “你为人正直,一定会有所作为的。你们还是快离开吧,官府的人有可能还在搜城,要是被发现了,很可能就脱不了身里。“李仁领着我们来到一旁的矮楼。“从这儿翻墙过去,便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往县城外。”

    我与苏安简单地和李仁告了别,便翻过了墙。刚没走两步,却又突然被一群官府的人围住了。我一眼便认出来带队的是刘官和他手下的师爷。

    从愤怒、惊慌、恐惧到无奈,我眼中打转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我已经好久没有那么哭过了,我以为在外闯荡的自己已经无所不能。即便来到这个世界,我也能从容面对。想起半个时辰前,我对掌柜说的话,现在感到十分羞耻。我有什么资格在这个世界闯荡?我是个连自己什么来历都不知道的人,还妄想带别人浪迹天涯。是我的狂妄自大,害了你们…

    马飞的人在客栈里没有搜到其他人,便就此收手。他临走前还踢了踢天祺,吐了他一口唾沫。

    “你们已经知道了?”苏安疑惑地问道。

    “其实伯父早就准备为你们顶替这个身份。他说唐姑娘当日询问他关于纳兰将军的故事,便猜出了身份。既然老天有眼保住了将军的后代,就不能再被奸臣所害。他在纳兰将军营中被敌方突袭时,被将军救过一次。这次也该由他去帮助将军了。至于柳溪姑娘,还请唐姑娘不要担心,伯父已经把她托付给我了,我会开导他的。”

    “我何德何能让伯父这样为我牺牲?来日若有机会,我定不会辜负伯父为我做的一切,一定会补偿柳溪姑娘和你的。”我坚定地说道。

    “柳溪姑娘怎么了?”我十分激动地问道。毕竟已经失去了那么多人,我不想再让任何人受伤。

    “她只是伤心地哭晕了。没什么大碍。”李仁安慰我说到。

    我从没想过自己会目睹认识的人在我眼前被杀害,而且事情还是因我而起。马飞首先一刀砍了掌柜的,并且把扑上来的天祺踢到了一边。天敏看着血流不止的母亲,瞬间疯了。她冲向马飞,可却被他直接在背上砍了一刀,头撞到了一旁的木柱,昏死过去。奄奄一息的掌柜的见此,心急攻火,喷了一口血后,也彻底终止了呼吸。天琪早已拿起一旁的菜刀,乘其不备砍向马飞。马飞的袖口被划开了,十分愤怒,挥刀便在天祺的脸上划了一刀,然后再刺向天祺的腹部。

    就在几分钟内,我在这个时空唯一认识的几个人就这么死了。一心想要出去保护他们的我,被苏安抱住了身体,捂住了嘴巴,根本出不去。

    “对不起,唐芯。我不能让你出去,不然他们的牺牲就白费了。”苏安在我耳边轻声的说道。柳溪的父亲倒下的方向正靠近暗格的缝隙,我也清楚地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他让我不要出声。

直播仇谋之世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冷清欢慕容麒都市情缘夺舍之停不下来荒岛女儿国朝秦暮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