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特别制造的偶遇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所谓事不过三,几天中不断重复的场景就是个白痴也知道这不是巧合,鸣人站在原地,心中即无语又纠结。

    无语的是大名鼎鼎的豪杰自来也居然选择用这么“诡异”的方式来制造相遇,感觉这和其本人的设定简直大相径庭。

    他心话你要是有事就过来找他不就完了吗,弄这些有的没的,拙劣的表演害得他这边都替其尴尬。

    纠结的则是他自己现在要不要借坡下驴过去结识对方。

    说实话在看出对方的刻意之后,他也觉得很意外,虽然说剧情的大方向没变,可随着他逐渐的放飞自我,原本的人际关系这条线已经快被他扯乱成线团了。

    换言之就是,他自己这里都放弃了拜师自来也这回事儿,没想到对方却以这种方式出现在他面前。

    并且令人难为情的是,他前不久才一通安慰自己去开辟什么新的仙人模式之路,可这骤然拐回来的世界线让他这厚脸皮也是不禁老脸一红,十分尴尬,感觉自己像个自我意识过剩的沙雕。

    可再尴尬,也不好继续这样站在这里,要么再次无视对方,要么上前把话说开。

    他站在原地略微沉吟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选择后者。

    一是他讨厌拖泥带水的行事风格,再有他也不认为自己像原鸣人那样讨喜,所以想那么多干什么,人家收不收他还不一定呢。

    想明白这点,他当即抛去刚才那些造作的情绪,向对方走了过去。

    “直播吗?”他来到自来也的身边,也学着对方的样子蹲下可道。

    自来也这边正做眯眼偷窥状,其实大部分的注意力都在身后的鸣人身上,见鸣人终于主动找他搭话,心里不由长出一口气。

    他这边也是快演不下去了,这两天下来他腹诽最多的就是鸣人和水门这完全不一样的性格,换成好学生水门,是不可能坐视偷窥行为不管不可的,那成想到水门的儿子居然如此冷漠。

    好在这次终于引起了对方的注意,傲娇大叔自来也掏出早已准备好的腹稿开始表演。

    只见头也不回,仍旧盯着女澡堂后墙的缝隙偷窥,仿佛没注意到鸣人走到身后一样,嘴里嘿嘿笑着说道:“当然,这可是难得绝景色啊,不管到过哪里,果然还是木叶的小姑娘最棒了。”

    也亏得纲手不在这里,否则恐怕自来也全身的骨头又得再断一次,瞧瞧这说的是人话吗,鸣人闻言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这么看多不过瘾,用变身术进去一起洗岂不美哉?”见自来也仍装作一副不认识他的样子,鸣人这里也泛起童心,一脸捉狭地出着馊主意。

    这里说句题外话,他这只是调侃,他可是从没有用变身术干过这么下流的事情。

    “嘿嘿,小哥很懂嘛,我也想,可惜这里的老板……”自来也一开始还顺着这个话题往下说,同时笑容也愈加猥琐,然而说到一半,他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转头看向鸣人,面色一肃:“咳咳……少年人你怎么可以出这种主意,本仙人在这里只是为了取材,怎么可能做出如此寡廉鲜耻的举动,小小年纪,你的思想很危险啊。”

    “啊这……”鸣人着实被自来也的无耻的样子给惊到了,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明明你想说的是浴池老板已经记住你变身后的样子了吧,你个老变态,你哪来的立场说别人思想危险啊?”在心里一连串地吐槽,面上鸣人已经快维持不住表情管理了。

    “什么人?!”

    “啊——有人偷窥!”

    “又是你这个变态!”

    就在鸣人这里犹豫着是否就此揭穿对方的无耻本质的时候,两人之前的说话声暴露了他们,可以听见澡堂里发出一阵年轻女人的尖叫,貌似其中还夹杂着某位欧巴桑的怒吼。

    “哎呀,大失败,快,快走!”眼见自己卑劣的偷窥被发现,自来也脸色一边,招呼一声拔腿就跑。

    鸣人无奈,这个时候他也只能跟着跑,被抓到的话肯定会被认为是这家伙的共犯,他倒是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可这事传到小媳妇耳中就坏了。

    就这样,两人着急忙慌,不知道跑出多远才甩开那群挥舞着扫把的欧巴桑,在河边停了下来。

    “不错嘛少年,居然能够跟得上本仙人,你叫什么名字?”见摆脱了追兵,自来也伸手摸了摸脸上并不存在的汗水,装作不认识一样地可向鸣人。

    “……”

    鸣人无语,心道要是跟不上你被抓到的话我不就得替你背锅吗,还有你有没搞错,还要继续尬演下去吗?你信不信我直接说我叫波风鸣人?

    “……我叫漩涡鸣人。”不过最终他还是没有那么做。

    说到底他也不愿意把场面弄得尴尬,毕竟对方的年龄无论是他怎么算都属于长辈,就当他尊老了,愿意演就陪他演一会儿。

    “漩涡鸣人吗……”自来也在亲口听鸣人说出自己名字之后,眼中闪过一丝怀念,顿了一下后笑道:“真是不错的名字。

    “你当然觉得不错了,这不就是你那本《根性毅力忍传》里面主角的名字吗。”心里习惯性的吐槽,表面上鸣人则露出礼貌的微笑。

    这可是他曾经练习了很久的“商用表情”,随着他最近愈加放飞自我,已经很少人能看到了。

    不过他很快就维持不住这个表情了,只听自来也接着说道:

    “既然知道你的名字,不自我介绍一下未免不公平,你听好了少年!”

    说着,在鸣人逐渐懵逼的面部表情下,自来也极为夸张,好似在表演大河剧一样舞动着身体,长至腰间的白发反复甩动扬起,表情也开始崩坏。

    “我——就是——妙木山蟾蜍精灵仙素道人,人称蛤蟆仙人的——自来也~~~是也!”以一个超长婉转的声调作为结尾,同时自来也终于做出这个剧情里他无数次被打断前戏,以及招牌的POSE。

    “……”

    鸣人颇为无语地看着定格在那的自来也,一时不知道该作何表示。

    要不是出于礼貌和不是对手,他此刻真想打人,这套耍宝式的自我介绍实有够辣眼睛的,夸张的动作,加上那唱戏一样的腔调,难怪剧情里自来也每次出场都会被人打断。

    同时,这边正期待着鸣人表情的自来也在看到鸣人那一潭死水一样的表情后也是略带尴尬,不过更要命则是鸣人一丁点反应没有使得他只能继续维持着这只用右脚脚尖撑地的夸张姿势,这个极不平衡的姿势可是很累人的,就这么一会儿,他的额头已经开始见汗了。

    好在这诡异的沉默没有持续太久,终究鸣人也不是什么魔鬼,就在他快撑不住的时候,终于点了点头,用毫无起伏的声音回道:

    “原来是好色仙人——自来也前辈,久仰了。”

    “是蛤蟆仙人!”自来也第一时间纠正叫道。

    “好的,好色仙人。”鸣人则继续面无表情地明知故犯。

    “是……”自来也张了张嘴,最终一副“被你打败了”的表情摆了摆手,无奈被迫地接受了这个称呼。

    随后从耍宝状态回复正常的自来也装作漫不经心地进入下一个话题可向鸣人:“看你的护额是木叶的忍者呢,这是刚做完任务回来吗?”

    “不是,现在是中忍考试期间,我目前在为后面的比赛做准备而修行,刚回来。”鸣人十分“懂”地回复道。

    虽然不知道自来也的算盘,但既然话赶到这里,他肯定是要“修行”这里引得,这就叫有枣没枣先打三杆子再说。

    果然,自来也闻言明显眼睛一亮,说道:“准备比赛?这么看来少年你晋级了,干的不错嘛,怎么样,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算你运气好,本仙人今天心情好,可以破例指点你一下。”

    说道这里自来也还不忘强调说道:“你可要知道,要知道这村子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得到这样的机会本仙人都懒得教,这种好事可不是谁都能遇到的。”

    鸣人在心里暗笑,自来也说话的内容表面上像是在吹嘘自己多了不起似的,然而听他在的耳中,却更像生怕他转身就走一样,真是老傲娇了。

    也幸亏面对的是他这个知道剧情的穿越者,要是换成原来的鸣人肯定不会吃这套,说不定还得怀疑自来也是什么可疑的人物。

    他很无语,这种“巧合”他就是再迟钝也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话说你这LSP也是个傲娇不成?”

    “嘿嘿,真好真好,果然还是青春的小姑娘最好不过了。”

    不用多想,能以这么猥琐的口气说出这样话的人一定是个变态,尤其是这声音的主人此时正蹲在女士浴汤的后窗下面,更是佐证了这一点。

    “……”鸣人略显无语的停下脚步,有些踌躇。

    按理说自来也来偷窥女澡堂这本是正常的,毕竟其本人除了是一位著名LSP之外,还是一位十八禁作家。

    然而在鸣人眼里尤为诡异的是这几天中,浴池、温泉、甚至他去训练场的路上经过的那些露天溪流,他总是能碰到自来也在“偷窥”,并且在他经过的时候也总能听到其猥琐的淫笑,就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这人是在偷窥一样。

    “……”

    而伊鲁卡则是因为工作繁忙,中忍考试的这个时间正是对应忍者学校的暑假前,属于学期末,身为班主任他自然也没有时间出来让鸣人蹭饭。

    同时这一个月的休赛期中他也接不到任务,因为卡卡西不知道带着佐助消失哪里去特训了。

    这里顺便说一句,和他前世看过的一些同人作品里的YY不同,忍者的任务下忍是没有资格单独接取的,必须是以团体的形式由小队的队长接任务才行。

    他并不是纠结是否去上前伸张正义,毕竟雏田又不可能来这里洗澡,让他烦恼的是这类似的场景在这几天中已经是第三次了。

    没错,从偷窥者那头标志性的白发和背后显眼的巨大卷轴足以得知这个家伙正是大名鼎鼎的自来也。

    “希望打折的便当还有剩,要不就真的吃泡面了。”傍晚,回家的路上他想到家里的冰箱空空如也,一边在心里祈祷便利店的便当没有被抢光,同时也加快了回去的步伐。

    然而就在他心里期望剩下的便当中,最好有他最喜欢的可乐饼西兰花口味时,一道这几天他很是熟悉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然而即使进度不能令他满意又如何,他也的确除了这些之外,完全没有别的事情可做。

    他的朋友圈只有伊鲁卡和雏田,小媳妇不知道什么原因被禁足,他这一个礼拜已经数次被拦在日向宅邸的大门之外了。

    从这里也能看出他平日的生活是多么拮据,一顿烧烤就能让他本不富裕的生活雪上加霜,真不知道原来的鸣人是怎么顶着下忍的职称一直熬到火影的,难道那家伙有什么特别饿攒钱技巧?

    他自认已经够精打细算的生活了,可还是每每感到捉襟见肘,那把被佐助弄碎的忍直刀他一直没有去再买一把新的大半也是这个原因。

    小部分原因则是他还等着佐助赔给他呢,可结果这家伙到现在愣是一点表示没有,让他很是失望,而他又不太好意思开口,这事也只能就这么不了了之。

    所以就算他想要赚点外快,那也得等他成为中忍之后了,因为只有中忍才能够达成成为队长级别的最低要求。

    好在那天的那顿烤肉由阿斯玛买单,要不然就这坐吃山空的状态下,正赛之前他怕不是要靠泡面度日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的生活仿佛重新回到了在忍者学校的那些日子,每天两点一线,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赶往训练场继续巩固自己的修行,以及研究他的外挂。

    不过这两项的进展都不是很令他满意,基础修行自不必多说,根本就是个长年累月的工程,让他头疼的主要是外挂方面。

    由于掌握的信息太少以至于他连蒙带猜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这两天最大的收获不过是将围绕他的那些蓝色光团命名为“灵魂查克拉”罢了,可谓惨不忍睹。

直播去他的火影梦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柯南之罪恶值系统系统之超级警察网游三国之超神玩家无限之绿帽系统最强锦衣卫之宝箱系统都市之万界挖宝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