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海拉,我是来谈判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停下,但看着空门大开的费舍尔,海拉双剑在手,直刺向费舍尔的胸膛。

    “Duang!”

    费舍尔反手招架住刺击,接着往大剑注入灵能,然后附着在剑刃上炸裂,将海拉逼退。

    “老的蔫坏,小的暴躁,一家就就女主人好一点!”说话间,费舍尔左手再次亮起一道金色的剑芒,那是他缴获自宣教士的大宝剑。

    “高高在上的神是吧?”

    双剑在手,费舍尔不再防守,一金一白两道剑芒撕裂空间直接向海拉本人发起了突击。

    凌厉的攻势让海拉眼中光芒大盛,被关在这里这么久,终于可以痛快打一架了。

    死亡女神面对着来袭的剑势,也果断放弃了防守,同样以双剑回击了费舍尔。

    死寂的空间刮起了风暴,在风暴的中心,是涌动着的金色火焰以及雷霆之力,而和火焰纠缠不清的,则是带着无数亡魂哀嚎的死亡之力,两种力量不断碰撞,发生爆炸,又泯灭,然后再度爆发。

    费舍尔的剑术严格来讲已经算是较为顶层的那种,虽然他自己练的不多,但来自天堂岛,精英剑术,以及与宣教士的战斗经验,再加上灵能赋予他的时间感知,大开大合的剑术反倒压了海拉一头。

    随着四把剑刃碰撞炸裂出的冲击波,两人的身形短暂的分开,费舍尔的振金战甲上已经满是刮痕,部分地方已经露出了下方的纳米内甲,而海拉的身上则是多出了好几个伤口,衣衫也破漏了不少,春光外泄。

    “你比上次更强了!”感受着肉体的疼痛,海拉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费舍尔的灵能对于她来说就像附骨之疽,那些力量不仅净化了周围的空间和她的亡灵,也没法让她利用死亡之力修复自己的伤口,不过她倒是很开心,因为疼痛才让她感觉到自己还真正的活着。

    “再来!”

    和费舍尔攻势凌厉大开大合的剑术相比,海拉的剑术更像是舞蹈,曼妙的死亡之舞,因为力量被克制,所以海拉的剑刃只能瞄着费舍尔的要害,但对方一身的豪华装备就像刺猬,往往她还没能破防,自己又冷不防的挨一下。

    眼看自己再打下去就要落败,海拉闪身离开战团,准备再汇聚死亡之力来一发大的,而费舍尔自然也是同样的打算,汹涌的灵能火焰被他压缩于剑刃之上,而他在积攒力量时,周遭的那些被净化的死亡之力又源源不断的填入星炬,使得剑刃之上的灵能愈加庞大,甚至费舍尔还能感受到整个结界都在帮自己攒技能。

    随着大招积蓄完毕,一道凝结为实质的死亡之力和费舍尔的灵能冲击相撞,两股力量不断互相吞噬压制,最后还是费舍尔的灵能占据了上风。

    死亡之力就像被青霉素包围的细菌一样一点点的吞噬,感觉自己身体被掏空的海拉就只能看着那道金色的灵能风暴越来越大,最后炸裂开来,将昏暗的世界照亮的同时,也抛洒出无数闪闪发亮的璀璨星光。

    倒在地上的海拉伸出手想接住一点光芒,结果却发现这些光芒深入了她的皮肤,带来了一丝丝的温热。

    脚步声越来越近,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费舍尔,海拉很光棍的手一摊,“你赢了,现在你可以杀了我,替奥丁除去一块心病了!”

    结果让海拉没想到的是,费舍尔没动手,而是很干脆的也躺下,还是恬不知耻的蹭着她的胳膊的那种。

    “其实你要报复奥丁,我有个好主意!”

    蹦跶的正欢的费舍尔突然发觉自己没法再离开了,胜利之剑再怎么闪亮也没法控制结界时,瞬间反应了过来了,妈的,奥丁也来坑我!

    好机会!

    在结界和地球反复横跳的费舍尔突然感觉这一幕好眼熟,不过和夏洛克福尔摩斯相比,他更惬意一点,因为奥丁的结界钥匙在他手上,他进进出出就好比在房间开门关门,这么做除了妈见打以外,没有任何坏处。

    当然,费舍尔这么干,也把正在看热闹的奥丁和弗丽嘉两人看傻了。

    “看到了吗,索尔要是有他一半的水平,也不至于被洛基玩的团团转!”

    “你要干什么?”弗丽嘉看着奥丁,不解道。

    “我帮他一下!”奥丁嘿嘿的笑道,然后自己在结界外又施加了一道封印,焊死了费舍尔出去的大门。

    “我进来了,我出去了,我又进来了,我再……卧槽!”

    “那什么,阿姨,不,姐姐,其实我说这都是被奥丁逼的,你爸逼的,你信吗?”

    回应费舍尔的是以数倍音速弹射而来的飞剑。

    “既然这样,那好吧!”抬手用念力场挡下来袭的飞剑,接着费舍尔启动奥丁设置的结界,将自己传送了出去。

    “何止是索尔,他们三个加起来也赶不上这个小伙子!”弗丽嘉叹了口气,“海拉这丫头过于强硬,索尔容易上头,洛基又太过于算计,不过现在还好,索尔和洛基都比之前好了不少!就剩海拉了!”

    “唉!”提起大女儿,奥丁又是一阵唏嘘,然后他举起自己的冈格尼尔,激活雷霆之力。

    “海拉…………”

    “嗖…………轰………………”

    “不可能,臭男人,我告诉你,今天我们两,必有一个要死在这里!”

    深吸一口饱含着死亡气息的空气,海拉两手抬起,将之前耷拉下来的一缕头发捋回去,随着她的动作,一个有着三对分叉的巨大犄角头盔也慢慢凝结而出。

    发泄了好一会后,刚刚觉得顺畅不少的海拉正打算回去睡个觉,然后费舍尔再次出现。

    “海拉,我是来谈判的!”

    “嗖嗖嗖,轰轰轰…………”

    “胆小鬼,有种别跑,来战个痛快啊!”

    看到费舍尔身影离开,气急败坏的海拉只能逮着地面一顿输出,死亡之力在地上炸出一个又一个的大坑,飞剑砸的到处都是。

    “你…………”

    看着远处那个摆出一副戒备姿态的男人,海拉只觉得自己的肺都要被气炸。

    虽然她是女人,但也是阿斯加德的女人,早年跟随奥丁征战四方,与敌厮杀什么的都是面对面的那种,大家都是非常实诚的,说斧头要砍你脑袋,绝不会朝脖子落,哪有像费舍尔这样的,一言不合先来一发战术核弹暖暖场,然后都要打起来了,还玩什么调虎离山,暗箭伤人,这放几万年前,在阿斯加德可是要被绑上石头沉海的。

直播美漫新来的超级萌新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第九特区色女穿越古代――一女N男快穿100式重生在民政局门口万界登录之全知全能重生官场之红色贵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