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狂欢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艾格隆仔细一看,发现她的手中拿着两个精致的面具。

    “给你!”苏菲递给了他一个。

    艾格隆拿了过来,然后给自己戴上了。

    这面具是化装舞会专用,堪堪能够遮住上半边脸,艾格隆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现在的形象,突然觉得颇为有趣。

    这是他之前从未有过的经历。

    “好啦,别照镜子了!”过了一会儿之后,苏菲催促了他,“艾格隆,我们该走了。”

    然后,又看向了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夏奈尔。

    “殿下……有什么吩咐吗?”夏奈尔连忙低着头问。

    “夏奈尔,艾格隆请求你也跟着参加狂欢节的活动,我答应了。”苏菲随口问,“那么你今晚有舞伴吗?如果你在宫廷侍从里有中意的人选,我可以破例邀请他一起过去,这样你玩得应该也会更开心点。”

    “殿下,我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人选呢?”夏奈尔在她视线不及的地方轻轻地捏起了拳头,“光是完成您交代的任务就已经让我的生活足够充实了,我不需要带什么舞伴过去。”

    “好吧……既然这样也行,你可以在那里找舞伴,反正人们参加假面舞会不就是为了享受这个的吗……?”苏菲也懒得多关注她,见她不领情也就算了,“到了那里之后,你就是自由的了,只要别打搅我们的兴致,你做什么都行,尽情享受吧。”

    苏菲越是这么说,夏奈尔越是心里难受,不过她也不敢在两位殿下面前表露出来,只得低着头默不作声。

    交代完了以后,苏菲一行人来到了夜色当中,然后来到了马车前。

    “真可惜不是南瓜马车。”看到马车还是和之前一样不起眼以后,他失望之下,忍不住发出了小声的抱怨。

    “傻瓜,你不会真以为自己在童话世界吧……”苏菲忍不住窃笑。

    “有仙蒂瑞拉的世界肯定是童话世界。”艾格隆回过头来,笑着对苏菲公主说,“所以这大概只是因为午夜没到罢了。”

    看着少年人的笑容,苏菲楞了一下,然后轻轻地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好了!就知道说这些疯话。”

    谈笑之间,他们走上了马车,然后在夜色当中,马车驶进了维也纳城内。

    此时的维也纳好像已经换了一座城市,到处都灯火通明,人头攒动,有些人甚至就和马车上的两个人一样穿着奇装异服,还戴着面具。

    仅仅是看着街道,就已经充满了狂欢节的气氛。

    马车在拥挤的街道当中前行,好不容易来到了他们常去的红宝石剧院当中。

    今天的剧院同样拥挤,观众席都被临时撤下,清理出了一大片空场,而舞台已经被扩展成了一个巨大的舞池,穿着各式服装的人们身处其中,各个窗口都已经点燃了彩色玻璃灯,整个空间色彩缤纷,亮得让人目眩神迷,几乎忘记了自己到底身处什么世界。

    当他们来到剧院里面的时候,他们的老相识——那位剧院经理也马上跑了过来。

    “梅明根先生,梅明根小姐,今晚你们的打扮可真够别致的。”他笑着打了个招呼。

    “晚上好,先生。”苏菲跟他也打了个招呼。

    “两位能花时间参加我们的舞会,真是我们莫大的荣幸,今晚请尽情享受吧。”经理非常客气地说,“如果看上了什么舞伴,直接跟我们提吧,我会想办法的。”

    自从艾格隆的剧本在这里上映并且得到了热烈反响之后,他们两个人在这里的地位就得到了大幅的提高,不仅仅被当做有钱的阔佬,而且还隐隐约约成为了需要极力拉拢的对象,因此他们也享受到了难得的贵宾待遇。

    “不用了,先生,您忙您的去吧,我们就是各自的舞伴。”苏菲摇了摇头,拒绝了经理的提议。

    说完之后,她也不再客气,挽住了旁边少年人的手,[567中文 ]带着他一起走入到了宽阔的场地当中。

    他们真的是姐弟吗?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背影,经理心里又产生了疑问——他已经多次这样了。

    不过,和之前一样,他很快又把这个念头给打消了,这不是他需要深究的问题。

    苏菲带着艾格隆,一起走入到了场地的中心,而这里已经站满了人,只剩下各自小小的空隙。

    她停下了脚步,环视着周围的奇装异服的人们,以及光怪陆离的光线,体验着这种嘈杂、凌乱、怪异而又新奇的感觉。

    “原来这就是狂欢节的气氛吗……”苏菲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所以也有点看花了眼,“真有意思。”

    “您后悔过去没有早点参加了吗?”艾格隆笑着问。

    “不,只有你在的时候,这里才有意义……”苏菲突然转过头来,深情地看着艾格隆,“所以,我们一起在这里共舞吧。”

    看得出来,苏菲公主现在心情非常愉快,才会说出如此直接的话来。

    艾格隆当然不会有其他意见了。

    “我很乐意。”他伸出手来,然后拉住了公主殿下的手。

    在悠扬而又带着一点轻佻的圆舞曲乐声当中,两个人就这样拉着手,在灯光下翩翩起舞。

    虽然身处在一大群人当中,但是他们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而是旁若无人地舞动着。

    因为脸上带着假面,所以他们看不清彼此的面孔,只能用眼神来互相传情,但是说来奇怪,这样反而更加给他们增添了几分趣味。

    他们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彼此,犹如穿花蝴蝶一样在人群当中穿梭,不知疲倦地跳着舞,体会着无人打搅、无人在意的乐趣,而他们在相互之间,更有一些危险的情愫在其中酝酿。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两个人终于停了下来。

    苏菲明显已经有些体力不支,同时,因为体力的消耗,她开始感觉这里的空气有些浑浊难耐,整个人开始难受了起来。

    “您没事吧?”艾格隆关心地问。

    “不……我没事。”苏菲的脸色有些苍白,不过还是摇头,“让我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带您过去休息。”艾格隆一把揽住了她的腰身,然后搀扶着她走出了还在跳舞的人群,来到了舞场的边缘。

    他从侍者那里要到了一杯酒,然后递给了苏菲,苏菲一口气就喝了下去,然后脸色重新变得红润了起来。

    “好了……我舒服多了。”她重新调整好了呼吸,然后对着艾格隆笑了起来,“弗朗茨,我很开心,我真的很开心……你让我享受到了一个非常美好的夜晚。”

    “这个夜晚可还没结束呢。”艾格隆笑着回答。

    “是的,还没结束,我甚至希望永远也别结束。”苏菲满面笑容地看着他,“好了,让我再休息一会儿吧,然后我们出去看看,这里的空气开始让人有点难受了。”

    她又坐着休息了一会儿,然后重新打起了精神,“好了,我们走吧!”

    “好的,索菲娅。”艾格隆又伸出手来,任由苏菲挽住了自己的手。

    接着,他带着苏菲,悄然走出了仍旧嘈杂的剧院。

    看到两位殿下走了出去,跟着他们一起来的人,也立刻也跟着走了出去。

    唯独还有一个人被留在了这里。

    夏奈尔并不是不想跟随两位殿下离开,只是之前得到了命令,她也只能留在这里,享受她绝没有期待过的“自由”夜晚。

    虽然穿着盛装,但是她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她站在二楼的栏杆处俯视着下方人头攒动的舞者们,却感觉自己好像处在荒漠当中。

    她的心充满了沮丧,没有人再来命令她,所以也没有人需要她,似乎也没有人在乎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她最为恐惧地就是又回归到过去的绝望生活当中。

    殿下……会有一天丢弃自己吗?

    这个可怕的念头盘桓在她心头。

    呼吸着闷浊的空气,她只感觉有些头晕目眩。

    “小姐,要共舞一曲吗?”旁边突然传来了一声招呼。

    “不,不用,我不想跳舞。”夏奈尔想也没想地就拒绝了,甚至都没有看对方。

    她只想休息,赶紧挨过这难受的时刻,然后重新回到殿下的身边,摆脱那种令人窒息的、再度失去一切的恐惧感。

    “小姐,您看上去不太高兴?要不还是跟我共舞一曲吧。”旁边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似乎还在执拗地想要邀请她,“我想我能够让您的心情好起来的。”

    “我不是说了我不想跳舞吗?!”夏奈尔这下再也忍不住了,怒气冲冲地抬起头来呵斥对方,“别缠着我了!去找其他人吧!”

    一边呵斥,她一边看了一下对方。

    他的个头和殿下差不多,而且和这里的大多数人一样,他穿着一身复古的服装,头上戴着一顶三角帽,脸上还戴着面具,根本看不清面孔——当然,她也不在乎对方到底长什么样子。

    不过从声音来说,他的年纪肯定不大,大概二十岁左右的样子。

    “您真是奇怪,来到这个地方却不愿意跳舞。”对方并没有被夏奈尔的态度所激怒,而是仍旧心平气和地看着夏奈尔,“既然如此,那您来这儿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来这里做什么还需要你来管吗?你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夏奈尔皱了皱眉头,“好了,先生,把您的这套拙劣的调情手法去换个使用对象吧,别在我这儿浪费时间了,您在这里今晚有的是猎物。”

    对面的年轻人这次没有回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夏奈尔的脑子稍稍清醒了一些,接着她好像感觉哪里有点不对。

    接下来,她很快又察觉出来到底哪里不对了——

    对方一直在跟自己说法语。

    她微微睁大了眼睛。

    “晚上好,小姐。”对面的年轻人向着她躬了躬身,“我可有荣幸知道您的芳名?”

    还没有等夏奈尔回答,他就轻轻地揭下了自己的面具。

    “索菲娅,我……我真高兴能和你一同享受这个节日。”艾格隆很快反应了过来。

    “弗朗茨,只要你乐意,我一直在你身边的。”苏菲终于重新露出了笑容,接着,她又从背后伸出了手来,“我还给我们准备了这个!”

    就在两个人准备停当之后,苏菲又重新跑了过来。

    一进来之后,她就无视夏奈尔,直接拉住了少年人的手。

    “艾格隆,我们走吧!”

    也许这就是她内心深处所向往的吧。

    “殿下,您真直播。”他忍不住恭维了一声。

    “这时候不应该这么叫我了吧?”苏菲佯装恼怒地反问。

    说完之后,她快步离开,留下了艾格隆。

    看来她真的很喜欢啊……艾格隆带着些许得意暗想。

    “夏奈尔!”他大声招呼了一声。

    艾格隆打量了一下苏菲,发现她也已经焕然一新。

    她穿着厚实而又蓬松的冬裙,衣服领口禳着白色和粉色的花边。袖子则是鼓起来的泡泡袖,下身的裙琚上也有很多精美的花边,而她的头上,戴着蝴蝶结发饰——整个打扮,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回到了少女时代一样。

    “遵命,殿下。”夏奈尔面无表情地低下了头来,“祝您玩得开心。”

    “谢谢,我想我会的。”艾格隆笑着点了点头。

    她很快就将自己的情绪统统收了回去,然后放开了怀中的少年人。

    “稍等一下,我也回去换下衣服。”

    她当然记得,这些衣物就是她找给少年人的。

    而穿上这些衣物的目的,不用说也是为了取悦苏菲殿下吧。

    “夏奈尔,今天就是我们去参加狂欢节的日子了……我遵照之前的诺言,也会带你过去的,你可以好好见识一下奥地利人的乐趣。”艾格隆笑着对她说,“不过,到时候我和殿下会出去逛逛,你留在剧院里就好了。”

    “殿下?”听到了招呼的夏奈尔,从旁边的房间走了过来,等候他的命令。

    看到艾格隆的装扮之后,她明显地楞了一下。“您……”

    “你要是时时刻刻有这么贴心,我就再也不会烦恼了。”

    苏菲的话中似乎百味杂陈,既有欣慰和喜悦,却似乎又带着一点烦恼和酸楚,她终究还是心里知道,上帝并没有给他们留下多少未来。

    不过,至少可以享受此刻,那就够了。

直播雏鹰的荣耀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大唐之千古帝王山炮香艳乡村恶霸色友霸三国共妻抗战之最强西南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