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刺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果真是一名西域番僧,看来情报没错。”

    黑衣身影注视着眼前这名奋力持刀劈杀而来的番僧,心中闪过之前红袖楼主苏红袖跟他详细讲解过的眼前这名西域番僧武功情报,心中对于接下来的应对方法顿时有了打算。

    眼前这名番僧名叫烂陀罗,出自西域大陀寺门下,一身实力已然外炼臻达先天武师级别,不仅力有千斤、脏腑强大到耐力如牛,而且更有一手杀意凛然兼奇诡邪异的血刀刀法,一身实力纵然拿到大晋江湖无数先天武师之中对比也能算得上是其中佼佼者。

    因此早在四年前此人刚刚来到莲花府不久,他就被贪生怕死的周轩以金银珠宝和美色为诱惑大力拉拢,让其忠心耿耿的成为其手下最强护卫,多次保护他在暗杀之中毫发无损的安然度过。

    而此刻,也就是在陆修完美的躲避过之前诸多巡逻岗哨之后,此人再次突兀的冒了出来,直接搅乱了陆修那偷偷潜入暗杀逃离的打算,让他无奈之下只能选择明闯、依靠武力破局。

    很快,这道黑衣身影在连续几次悄无声息的跳跃之后,终于来到了支付衙门之内面积最大、此刻烛火也是点燃最多的一处房屋屋顶之上,和之前每一次的平安降落不同,这一次这道黑衣身影才刚刚跳到此处还未来得及站稳身子,一道清脆的刀剑出鞘声骤然响起,随后便有一名灰色衣服的魁梧番僧手持戒刀凶狠万分的向其劈砍而来。

    和一般的府衙衙役不同,眼前证明翻身一看就能让人明白他实力不凡,这一点从他头颅上那高高耸起的两个太阳穴以及裸露而出部位那纠结如龙的爆炸肌肉可以看出。

    莲花府内关于知府周轩的外号和故事很多,其中最为出名的就是一副不只是何人所写的打油对联,“好色如魔、哪管青楼良家;视财如命、给钱未必办事”,这一副对联恰恰是对于周轩性格最大的总结。

    作为一个好色成瘾、根本不在意青楼还是良家的色中恶棍,周轩此人虽然不爱办事,但是一旦有案子报到他的手中,他必然首先向手下询问这些报案人、犯案人以及其家属之中是否有长相娇美之女性,若是有他定然会想尽办法夺得在身边,而若是没有则要看双方给钱多少来办事。

    摊上如此一个草包混账之上官,偌大一个莲花府纵然近些年来一直风调雨顺,却又如何能够太平,百姓又如何干因为一些普通案件而上衙门报官,毕竟就算本来事情算小落到莲花府知府周轩这样的垃圾人渣手中说不定也得变成破家灭门之大事。

    陆修眯了眯眼睛,扫视了一眼远处衙门口那几名正认真站岗执勤的值班衙役一眼,转过头再也不考虑其余更多,反而开始满脑子等待着接下来酒楼内厨师给自己准备的新花样菜式。

    夜晚,知府衙门之外,一道衣衫破风声响起,而后随着几丝极其轻微的瓦片震动,一个身着黑色夜行衣的身影无声无息的躲过了衙门四周诸多巡逻衙役的巡视,突兀的落在了知府衙门内的一处偏僻屋顶之上。

    落在屋顶上的下一秒,这道身着黑色夜行衣的身影就好似夜幕中的幽灵一般,瞬息之间再次跳跃到了足有六七米距离远的另外一处知府衙门内杂屋屋顶之上,动作之间并无任何声响和失误,一切都进行得悄无声息且完美。

    如此一来半个月这家酒楼几乎所有的菜肴都已经被他给吃了个遍,但即使如此他依旧连莲花府知府周轩的影子都没看见。

    反倒是他自己,却因为这半个月来每天近二十两银子的花销而成为了这家酒楼的贵宾,每天到了饭点那些厨子们都会想办法让他吃得开心。

    毕竟如今天下安定丰盈,银两的消费能力早已不如前朝值钱,但是二十两银子却也足以够一户普通人家安稳度过一年岁月,如果想要维持天天都是这样的开销那一年下来就得消费足足七千两以上的白银,而这样的花销堪称恐怖,就算是府城内的那些大富商们花笑起来也得肉疼心疼。

    或许也正是因为周轩知道名声太差,故此除了偶尔的寻欢作乐以及酒楼喝酒外这个家伙向来很少人除了知府衙门以外的地方见到他,而他的知府衙门之内更是搜集网罗了诸多的恶棍打手、逃亡武者,这也是陆修除了顾及到一击不成会对于周伶俐打草惊蛇之外、迟迟没有杀上门去的第二个重要原因。

    “不管了,既然他迟迟不肯出门那我干脆今晚直接破门杀了他也罢,再这样等下去出了空耗时间、更怕走漏风声。”

    倒是远处的衙门门口此时倒是有几名精气神还算得上不错的衙役正在门口站岗,只是除了这几名衙役外,这诺大一个莲花府知府衙门里面看起来却是冷冷清清,凄凄凉凉,毫无多少人烟气息。

    按理说偌大一个莲花府,治下人口足有百余万,怎么说每天都有一些命案要事该当处理,只是洛川郡内谁人不知当今莲花府知府周轩为人有两大爱好,一者好色贪婪、二者搜刮钱财,若是报案人不能给钱给得令他满意,就算是再大的案子他也向来不愿搭理。

    莲花府最为有名的酒楼春阳楼三楼,陆修身子瘫软在背后的软背靠椅之上酒楼上,心中有些无奈。

    自从半个月前他初步将桃花剑法练成,他就按照红袖楼主苏红袖的提示,每天按时在这家酒楼吃饭。

    “爷今日没心情,你看着来就好。”

    陆修倚坐在酒楼栏杆处,漫不经心地俯览着下方穿流不息的人群,百无聊赖的试图在下方汹涌的人流中发现莲花府知府周轩亦或是跟他有关系的一些其余人踪迹。

    只是,整条大街上来回看来看去,除了几名巡街的兵丁衙役无精打采的巡逻外,什么和官府有关的任何事都没有看见。

    “爷,您今个吃啥?”

    看见陆修有些没有精神的模样,一旁殷勤伺候的店小二赶紧上前给他倒了杯店内的招牌美酒,开口小声细气的询问道。

    晋康熙三十二年,洛川郡,莲花府府城之内。

    “红袖楼主跟我说周轩向来喜欢来这家酒楼吃饭,平均每月都要来上好几次,这都已经连续来这蹲点快半个月了,怎么连个鬼影子都没碰到。”

    “再这样下去,我身上的钱又得花光了,虽然说有的报销可是这样的日子真无聊。”

直播我杀穿了整个世界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直播(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第九特区色女穿越古代――一女N男快穿100式重生在民政局门口万界登录之全知全能重生官场之红色贵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