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回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回忆过往的玄玲奶奶逐渐收回思绪,在心里默默算着时间。

    原本按照她的计划,百里志应该已经把体内不受控制的阴之力净化干净了。

    但最近在那小子身上发生了太多事,侵蚀他的阴之力非但没削弱反倒是在左手扎了根。

    也就是独仙一族的后裔若换了别人,被暴走的阴之力侵蚀这么久,小命早就没了。

    体内残留失控的阴之力虽会让接下来所做之事危险系数增加。

    不过事已至此也没办法了。

    当初和百里志约定好,悬海圣鲸帮他成为炼体者,他帮悬海圣鲸一个忙。

    看上去是两件事,但事实上这是一件事。

    悬海圣鲸秘境中原本有两口圣泉,其中一口改造成了疗养用的温泉。

    另一口则被用来镇压当年独仙一族留在此处的邪物。

    一道令。

    那是一道稀世罕见的阴之令。

    千年前用来封印邪物的阵法,到了如今效力开始逐渐减弱,若是不管,一旦封印彻底崩溃,那邪物势必会污染整个秘境。

    并不是玄玲不肯重新下令将其封印。

    只是封印这道令的秘法除了独仙本尊外没人知晓。

    如今独仙身死,独仙一族解体。

    悬海圣鲸能做的仅是每十年举办仪式,进行一次边缘加固。

    就算这样依旧是难以阻止封印即将崩溃的现状

    事到如今,若要阻止邪物侵蚀秘境,只有一个办法了

    那就是请能抵抗住阴之力的独仙一族后人,来将这道令纳入体内,用独仙一族的肉体来压制它的邪力。

    巧的是百里志也正需要一道令来使其步入炼体者行列。

    与独仙一族相性极好的阴之令自然是首选。

    两全其美之事,何乐而不为呢?

    玄玲奶奶缓缓睁眼,突然瞧见窗外一道银色飞影从天边窜来。

    眨眼间便顺着窗扇射入寝宫内。

    银色飞鱼射入房间后瞬间化作一张薄纸,

    之所以玄玲足不出户也可知晓天下大事,全都多亏了这道秘术。

    不久前他向九苍递信所用的银色飞鱼也是此等秘法。

    信件是来自于安插在百里志身边的暗哨,纸上写满密密麻麻的小字。

    读了信件玄玲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信上所写正是关于百里志最近的状况,事无巨细,皆有汇报。

    看到末尾,奶奶表情变得越发古怪。

    悬海圣鲸北区禁地每十年才会开启数天。

    之所以封印加固仪式要十年举行一次也是因此。

    只有在禁地之门开启的这段时间才能接触到那邪物。

    玄玲本想过两天时机到了再把一切告诉百里志。

    却不料此时六目青年已经坐上了前往秘境北区的车厢中。

    --------------------------------------

    与东、南、西三方秘境区域不同。

    北方区域很少有建筑物,随意一瞥便可欣赏到绝色美景。

    古树茂盛,树叶上散发着青色荧光,哪怕深冬依旧止不住其生长势头。

    虽然百里志不认识,但见多识广的龙辛却略知一二。

    他见百里志先生眼中满满的疑惑,便自觉地解释起来

    “这种树是以天地灵气为营养,春夏秋冬四季不凋,应该是吸收了过多灵力的关系,树叶才会散发荧光,很直播吧。”

    “我倒想看看晚上是一副什么景色。”

    百里志将探出窗外的视线收回车内,车内只有龙辛一人陪同。

    视线重新落在龙辛身上,只见他拼命点头,激动道

    “晚上一定会特别漂亮,由灵树组成的树海光想想就让人激动!”

    瞧龙辛兴奋地不成样子,百里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本想习惯地伸手狠揉少年秀发,却因看见手上戒指亮起淡淡幽光而停了下来。

    龙辛也注意到百里志先生无名指上戒指亮起光亮,有些诧异道

    “玄光姐姐在叫你?”

    “那丫头肯定是又一不小心给激活了,不用在意”

    相同的戒指此时也戴在前面马车里的玄光手上。

    两人中任何一人把妖力注入戒指,对方那枚便会亮起。

    此时百里志体内经脉尽毁,加上没有掌握任何一道令,所以无法精密的控制自身妖力。

    因此没办法回应玄光。

    一旁龙辛憨憨地笑了起来

    “要是能假戏真做就好了”

    “你以为你的玄光姐姐能同意?”

    百里志没好气地撇了撇嘴话锋一转问道

    “说起这次的任务你记住了吗?”

    “当然!我现在的身份是百里志先生的义弟,任务就是配合百里志先生,搅黄玄光姐姐的婚约!”

    说到此处,龙辛忽然想起了什么忙拍了拍嘴,重新说道

    “错了错了,是‘嫂子!’玄光姐姐现在是和百里志先生私定终生的恋人!义弟当然要叫嫂子了。”

    原本百里志不想带龙辛来蹚这趟浑水,可架不住这小子死活要跟过来。

    拗不过他就只好随了他。

    既然来了,这次和双子姐妹同行回家的目的就必定要告诉他。

    其实目的很简单,就是在二老面前假扮玄光的恋人,

    逼他们解除玄光和商浩北的婚约。

    机会只有一次,按照悬海圣鲸的传统,玄光这种纯血族人二十岁左右参加完最后一次封印仪式后,就必须与未婚夫结婚。

    既然答应了玄光救他,那百里志就必须把她和商浩北的婚事给搅了。

    促成一对不容易。

    那搅黄一对还能难了吗?

    鱼车一阵颠簸后,开始渐渐减速,看来目的地已经到了。

    百里志本想要探头看看目的地究竟什么样,不料却被龙辛一把按回座位埋怨道

    “百里志先生!现在您的人设是高高在上的新晋大妖!

    我这纯血龙族都不过只是您的小弟,您时刻得要保持举止得体。

    千万要记住,别总探头探脑的!”

    “知道了!那我先看看……”

    “不行!”

    龙辛当机立断喝住了百里志,企图探头到窗外的动作。

    看来比起吊儿郎当的百里志,龙辛对此事还要更为上心。

    来前龙辛就为百里志先生准备好了一套完美人设,他有自信绝对能让二老眼前一亮。

    商浩北之流和此时的百里志先生相比不过是三流货色而已。

    飞鱼车终于停了下来。

    不曾多想,百里志直接起身准备下车,可又一次被龙辛按回了车厢,他眼神示意百里志坐好,随后先一步翻身下车,

    堂堂纯血龙族公子,恭敬地扶着车门,向车上百里志做了个请的手势。

    这面子不可谓不足,被气氛架着百里志这才缓缓起身,一脸严肃的迈出车厢。

    首先映入眼帘是让人咋舌的夸张豪宅,虽看不见金银装饰,可那种古色古香的奢华之感,绝对不是金银能比得了的。

    年岁久远的围墙上雕刻着巧夺天工的浮雕。

    浮雕上飞禽走兽栩栩如生,江河湖海大气磅礴,宛如一幅正在展出的稀世宝物。

    数千块方砖严丝合缝地镶嵌在门前地面上。

    方砖长宽皆一般无二,考究程度,可见一斑。

    正门前众多恭迎小姐回府的侍者,瞧见百里志下车皆是投来诧异神色。

    他们并没听说过还有这么一号贵公子也一同回府,正当所有仆人都好奇的盯着百里志时。

    正主终于登场,所有仆人此时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先不说那些后到府上的下仆。

    就连小时候伺候过小姐们的老奴都瞪大了眼睛。

    女大十八变,两位小姐此时容貌完全合得上,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词。

    双子姐妹穿着甄玉阁典藏盛装。

    姿容本就不俗的这对姐妹在盛装衬托下,简直就像是仙女下凡。

    百里志看得有些出神,在心里感叹道

    (好俊俏的姑娘啊!)

    永生未必都是好事。

    活得越久,见证的生离死别便越多,放不下的东西也越多。

    “你若还活着,我也不至寂寞如此”

    玄玲自言自语闭上了双眼,昨夜的初雪因朝日升起已化了些许,耳边能听见窗外呼啸而过的冬风,

    听着风声玄玲脑子里浮现出早已不在世的兄长面容。

    但每当哥哥冲他夸夸其谈时,玄玲依旧会安静地在一旁露出浅浅笑意。

    如今再回首。

    不仅是爱讲故事的哥哥,和玄玲一起降生的其他族人也都化作历史尘埃。

    随着日子临近,节日气息越发浓重。

    忽然玄玲眼角余光瞟见一只小麻雀。

    它似乎是和族群走散了,此刻正站在窗沿上吹着冷风,怀疑鸟生。

    如果商玲活着,还可以听他来讲外面的事。

    即使玄玲不出‘笼子’也会有族人源源不断将大事小情汇报给她。

    时光荏苒,千年时间眨眼流逝,自己依旧如同笼中鸟般被囚禁于此。

    任谁也想不到风光无限的悬海圣鲸之主,最大愿望竟只是离开名为百安殿的牢笼。

    玄玲奶奶正站在窗边,超强的视力让她能看清很远的地方。

    她俯视着街道上忙碌人群,行人脸上无一不洋溢喜色。

    玄玲眼中闪过一抹温柔。没多想便推开窗扇,将手伸出窗外,但刚一探出少许,强烈电流就给玄玲弹了回来。

    电火花传来噼啪声让房檐处愣神的小麻雀吓了一跳,扑棱翅膀敏捷地向远处逃去。

    玄玲遗憾地收回视线,转而瞧向被电伤的手指,脸上浮现出淡淡的无奈之色。

    也不知哪来的毅力,小不点竟独自飞到如此高的地方。

    可能它是认为飞高点,就能看见自己的家人们了。

    清晨。

    秘境中央,与百安殿正殿相连的塔楼顶层。

    悬海圣鲸族长寝宫内。

直播乱世妖行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玄幻之反派老祖宗万界之神级老医师开局创造一个世界超级土豪林云玄幻皇帝之三国召唤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