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皇叔,别冲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真正是进可拳打流氓、痛殴奸臣,退可吟诗作画、花前月下。

    眼下,就有一个小小的奸臣,正需要大家一起动手,饱以老拳,为国锄奸。

    看着一圈眼冒凶光的男人,气势汹汹地围上来,赵大锤吓了一跳:“你们想干什么?告诉你们,老子可不是好惹的?”

    为了增强说服力,赵大锤还挽起袖子,试图让自己并不存在的肱二头肌鼓起来,好吓退一圈的恶狼。

    “哈哈哈哈……”

    可能是小正太的杀伤力太大,让恶狼们大笑起来。

    一群大男人,去群殴一个八岁的小孩儿,下不去手啊!

    眼看着刚鼓起来的士气,很快就要泄了,其中某一个身穿蟒袍的武官高声疾呼:“各位,万万不可被这个妖人给骗了。此人别看年纪幼小,却最会蛊惑人心!”

    眼看在自己的可爱攻势下,敌军节节败退,赵大锤刚想得意地喊一声“还有谁?”,就被这个不识趣的大黑汉子打断了。

    “你丫谁啊?”

    “某家泾国公童贯!”

    “你是狗太监童贯?”

    不怪赵大锤惊奇,这童贯就是个奇才,呃不,奇葩啊!

    李彦那个狗贼,觉得他那个太监已经是孤独求败了。跟眼前这位一比,啥也不是!

    谁特么当太监,能当出胡子来了?

    眼前的童贯,身高一米八,体重一百八,相貌堂堂,威武不凡。尤其是那颔下的几缕长须,几乎可以和关公媲美。

    【这货真是个太监?】

    【我们是不是对太监这个职业有误解?】

    【这货还穿着蟒袍?】

    【太监能当国公吗?】

    【国公算个屁,九千岁了解一下。】

    【那胡子是怎么来的?会不会是黏上去的?】

    【主播,揪一下试试。】

    【这是捋虎须啊!主播赶紧上。】

    【我们会永远想念你!】

    “他童贯也敢叫老虎?他要是老虎,我就是武松!”赵大锤一拍胸脯,“包在我身上!让我看看,他这个太监到底是真是假!”

    童贯虽然出身给事宫掖,属于低级的洒扫太监,但素有大志。

    据说,他在给娘娘们扫地之余,常研习兵法、武术,属于没事儿的时候就习文练武,觉得自己很是个人物。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后来,童贯很神奇地被慧眼识珠的赵佶发现了,从此步步高升,直至走上了人生巅峰。

    官越当越大,童贯的脾气也越来越大。

    坊间谣传,蔡京为“公相”,童贯为“媪相”,关系亲密无间,实在实的一对公母。

    “亲密爱人”蔡京自诩对童贯有提携之恩,觉得童贯有点飘了,说了他两回。童贯一怒之下,跟蔡京离婚,呃不,是决裂了。

    但关系再差,蔡京也是童贯曾经的爱人,岂能眼睁睁地看着蔡京的座位被一个黄口小儿抢走?

    这才有了童贯冲在前头,准备暴打赵大锤的举动。

    本来,赵大锤利用自己的“萌功”,已经把童贯的敌意给抵消了一部分。

    可他偏又作死地去揭童贯的逆鳞,那段不堪回首的岁月,那个不能言说的身份,太监。

    童贯再也按捺不住心底的恨意,扬起沙包似的拳头,直奔赵大锤而去。

    看着这个绝世猛男向自己冲过来,赵大锤嘿嘿一声冷笑,掏出一颗可爱的“香瓜”,就准备把这货送到他姥姥家。

    “皇叔,不要冲动啊!”赵佶吓得脸都白了。

    好家伙!

    这要是弄一下子,赵佶觉得不用等金人来抓他了,自己就要追随先帝而去了。

    据李秋水回报,皇叔有神功护体,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昨夜,李彦那么大的动静,把那一片地方都给炸没了,处在火力中心的赵大锤居然安然无恙。

    这是什么道理,都解释不了的。

    那么,真相只有一个,小皇叔不是人啊!

    他是神!

    他是列祖列宗派下来,拯救我大宋江山的神!

    如果不是皇叔这个得道高人不屑于尘世富贵,赵佶都想把皇位让给他,自己做一个逍遥的太上皇了。

    眼前,童贯那个肮脏的阉竖,居然敢威胁到皇叔,真真是死不足惜。

    万一,皇叔发怒了,一怒之下把紫宸殿给炸了,那可如何是好?

    赵佶腾地就站了起来,直勾勾地盯着童贯:“你想弑君?”

    弑君的罪名太大,一般人的脑袋顶不起这顶大帽子。

    童贯立刻怂了,拱手请罪:“臣不敢,臣万死。”

    一边请罪,一边后退。

    赵大锤嘚瑟地一摇手里的香瓜:“你应该感谢官家!不然的话,任你是铜浇铁铸的猛男,也是死路一条。”

    童贯的火气,腾地一下子又起来了,指着赵大锤骂:“这个狗贼,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蛊惑了圣心。我今天非要弄死他不可!”

    “来啊!”

    论耍混,赵大锤从幼儿园开始就是第一名。

    在后来的求学生涯中,赵大锤也是一直被模仿,但从未被超越。

    区区一个太监,也敢跟爷们儿叫板?

    弄死你!

    但这时候的文官,可不是明清时候只会耍笔杆子的酸腐文人。

    他们还在谨守夫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勤学苦练,一样都不落下。

    赵大锤可不敢试。

    啥准备都没有,你就这么撒币币地坐上了龙椅,作死呢吧?

    即使赵大锤自诩长得人畜无害、清秀可人、香甜可口,对赵佶也没有一丝丝的不良企图,还是遭到了群臣的攻击。

    丙:“对!定然是这逆贼妖言惑上。”

    丁:“国朝养士二百年,仗义死节就在今日!”

    能说出这么文绉绉的话,都是一肚子知识的文官。

    等赵大锤坐下来,真正地带着观众,以帝王的视角俯视众大臣的时候,评论区立刻炸了。

    【过瘾啊!】

    【嗯,相当过瘾!】

    甲:“从未有非皇子而坐于帝王侧临朝者,不合礼也!”

    乙:“官家昏聩,正当我辈匡扶正义之时!”

    【要不,让主播试试?】

    “你们就是看热闹不怕事大,我敢试吗?”

    真等那椅子搬上来了,往赵佶右手边一坐,那个感觉,爽!

    站在幕后跟站在台前的感觉不一样,站着和坐着的感觉又不一样,和谁坐在一起的感觉也不一样。

    【那龙椅是不是纯金的?】

    【好像是吧?】

    【不硌得慌啊?】

    【十分过瘾!】

    【语言真匮乏!】

    018  皇叔,别冲动

    有没有座位,或者说座位在哪个地方,对于九年学渣赵大锤来说,真的不重要。

    净罚站了,有没有座位重要吗?

直播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大唐发明家山炮香艳乡村抗战之最强西南王抗战红警之铁血少帅抗日之我是楚云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