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鼎灵现世 第二十三章 鸿轩书院,五乐观微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只见狄夜双足犹稳,在擂台上踩出两个脚印,四周淡淡的鎏金云团被一声爆喝压抑得向四周溃散,渐渐消失在众人视野中。

    吕天蒙连续退了三步,口出流出一丝鲜血,他惊骇的看着狄夜,涩声道:“我动用的这一招即便是凝骨境大圆满想要接下也不容易,仅凭气势就能瓦解我此次攻势,莫非你已趋于铸身境?”

    狄夜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依旧傲然的看着他:“一招已过,请“老人家”出第二招吧!”

    吕天蒙突然感觉自己进退两难,他拼命将全身灵力聚拢,脸色霎时涨得通红,手中灵力激荡,声势夺人,紧握着的扇面上渐渐又出现了一个女子虚影。他爆喝一声:“合。”之前的剑舞虚影与箜篌虚影的影像变得更加清晰了些,第三个虚影缓缓抽出一跟笛子,咿咿呀呀的吹出了一股悠扬旋律。

    剑舞的刷刷声响清晰可闻,与箜篌和笛声旋律交织融合在一起,几经叠加后气势比之前强大了何止几许。吕天蒙屏气凝神,看上去状态并不轻松。

    狄夜眼神闪现出一丝光芒,哈哈大笑道:“这才有点意思,尽管放马过来吧!”

    擂台上空出现了一幅淡淡的画卷,剑舞女子,箜篌女子,吹笛女子皆在画卷之中,旋律起初时悠扬婉转,之后渐起升势,隐隐有了一些金戈铁马的气势。下方的吕天蒙已然将灵力催动到了极限,他将扇面往下一压,画卷虚影气势更甚,朝狄夜上方镇压下落。

    见到此刻攻势,狄夜神色阴冷下来,他将周身阴冷灵气聚于头顶,口中发出一声大喝,周身瞬间变得干瘪下来,灵力以可见速度向同一地方汇聚而去。

    画卷虚影很快撞上狄夜头顶上的灵气,画卷虚影中的三名女子的舞剑,吹奏速度越来越快,想要以气破气,将挡在下面的灵气尽数破开,双方首次出现了僵持状态。

    此刻吕天蒙的扇子发出了咔的一声响,扇骨处崩裂了一块,聚在其中的灵气呼呼的往外泄了出去,画卷虚影中的三名女子出现了痛苦表情,虚影一阵动荡,里面的景象变得模糊开来。

    吕天蒙突然捂着胸口喷出了一口鲜血,手中扇骨裂缝变大,最终支撑不住断裂开来。他颓然的坐在了地上,痴痴的看着已经断成两截的扇子,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狄夜收回聚于头顶的灵力,又张口笑道:“还剩最后一招,“老人家”想要休息多久出招都行,我不急,可以慢慢等。”

    过了数秒,吕天蒙才缓过神来,脸上露出苦涩道:“罢了罢了,凝骨境与铸身境之间差距何止一座大山,阁下既然已趋于铸身境界,直接告知我便是,我自然会知难而退,何必要如此消遣。与阁下再怎么打下去也是毫无悬念,此局我认输便是。”他起身后向狄夜拱了拱手,果断的走下了擂台。

    “倒是个聪明人,没有把命留在这里,倒是让我大失所望呢!”狄夜舔了舔嘴唇,低声自语道。

    “这这么认输了?这场架才刚刚开始呢!”有的人嚷嚷,不满此场比斗落幕的太快,有些过于虎头蛇尾。

    随着一些人的叫嚷,擂台四周看客的嘘声不断传出,颇有一本书只看了个序章便直接跳到结尾的扫兴感。暗阁之内的许玉搓着手掌,轻笑道:“眉姐姐看得还真准,这便赢了一场。”

    黛冰眉身边摆放着一套精致的茶具,壶中放置了一些五颜六色的朱果,待茶水煮沸后朱果鲜润欲滴的颜色依然未变,其中还依稀散出了些许灵气。

    黛冰眉将两个茶杯倒满,递给许玉一杯,又将另一杯拿起放在嘴边轻抿了几口,这才悠悠道:“剩下其余二局变数微乎其微,你只管收银子便是,张谦逸与寂沙那局我倒是有些兴趣,他们谁胜谁负犹未可知,至少到了现在也还尚且是摸索不透的。”

    许玉将果茶一口饮尽,微微一叹:“只可惜我没有灵根,无法修仙,不然这喝这茶水还能够增长修为。原本那孙家家主听说也是凡人,直至四十余岁才突然有了修仙资质,倒真不知道是如何做到的。”

    他忽然阴测测一笑道:“但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我若是会去忌惮你这些,又怎会托大允你三招。”

    剑舞波纹忽地扩散开来,带着淡淡的鎏金云团向席卷而去,狄夜浑身灵气激荡开来,屏气凝神发出一声爆喝:“开。”

    “时间到,投注结束。”许家供奉高声叫道:“请第一组强者做好比试准备,此次打斗可以使用一切武器及法器,数量不限,直至一方认输或失去战斗力为止。”

    走上擂台的狄夜穿着一身黑袍,双手负后,神色傲然。另一边的吕天蒙则神色阴沉,狄夜是他绝对不想碰上的对手之一。

    狄夜做了个手势,神色倨傲道:“我让你出手三下,这三招我只防不攻,算是我对“老人家”的尊重。

    “这是鸿轩书院的五乐观微,听说五乐齐出能演化出波澜壮阔之势。”VIP贵宾席中有人说道,眼中难掩兴奋之色。“鸿轩书院以诗入意,以乐化意,修仙修得这样儒雅,倒是别具一格。”有人说道。

    扇面中的一名女子舞剑,女子身躯柔若无骨,剑舞圆转如意,另一名女子在弹奏名为箜篌的的乐器,箜篌声融入剑舞之中,剑圈慢慢变大,闪烁出了淡淡的鎏金光华。

    狄夜嘴中含笑,眼神阴冷道:“有点意思,想用音律与剑舞共鸣合击触发灵力威能令我内息紊乱。不过此招需要蓄势,出招缓慢,平日里并不适合电光火石般的实战,但我之前允诺让你三招,倒是正好中了你下怀。”

    她将视线转向投注点那边,轻笑道:“不知道他们哪个被投注的筹码最多,要不我们也去押上几注。”许玉下意识的关注着张谦逸的筹码,希望投注他的人最多,显然对他的印象是真的不坏。

    黛冰眉微微笑道:“有三注结果应该倒是可以盖棺论定了,你去押一些赚点闲钱也好。”她复而叹息道:“如若投注的是灵石的话,我倒是有点兴趣。不过也只能想想了,以灵石做筹码这样的手笔,山下人似乎是不可能做得到的。”

    “银子多好啊!对于我来说可不嫌多,快跟我说投哪三注吧。”许玉询问。

    吕天蒙外表看来至多四十上下,与狄夜口中的“老人家”形象倒是完全不符,他知晓对方是在侮辱自己,怒极反笑道:“好啊!那就让我这位“老人家”好好教教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崽子怎么做人。”

    话音刚落,吕天蒙手中幻化出一把折扇,里面发出了宫、商二音,随着乐音的变强,扇面上幻化出两个女子虚影。

    “你!总爱跟我唱反调。”许玉佯怒起来。

    擂台周边的人越聚越多,擂台旁休息的八人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这八人在344名参赛对象中脱颖而出,每个人都展现出了极其不俗的实力,今天的比斗恐怕会是三天中最精彩的一场。

    但凡有些心思的人都喜欢伪装,只是程度高低罢了,擂台即将上场的八人中恐怕也有人是伪装后隐去了自己本来面目,很可能有着如此做法的人还不止一个,真实的面貌或许尤为出众,也可能会十分丑陋。

    许玉嘟嚷着嘴说道:“眉姐姐说得不对,表面要是都已经不堪入目了,内在还能好得到哪里去?再说要我一个个去透过他们的表面去看本质,我有那么多精力嘛?”

    “张谦逸的目前使出的剑法隐隐触摸到了第二层剑意,然而寂沙,我并不觉得他已经动用了真正的实力,还得有待观察。”黛冰眉微笑说道。

    “那我让人去押他们三人全注,张谦逸我也全压了,我看好他。”许玉呵呵笑道。

    “既然你要这样压,那我就压这个寂沙全注好了。”黛冰眉眼中露出皎洁。

    “投狄夜、邓飞和姚狄。这三场几乎没有悬念。”黛冰眉轻声道。

    “没有张谦逸吗?我看他的一手剑法是十分厉害的。”许玉忙说道。

    许玉与黛冰眉此时正坐在许家席位那处隐秘的房间内。许玉反复透过暗阁打量参赛的那八人,赌气说道:“眉姐姐,那个召唤野兽的矮子和身高三米多的大个子我绝对不要,还有那个成天无精打采跟没睡醒一样的家伙我也不要,那个噘着嘴神态沮丧的我不喜欢。还有那个叫狄夜的,太过于阴冷了,肯定不是什么好人,那个姓吕的年龄实在太大了,当我爹都可以,竟然好意思跑来擂台招亲,没羞没臊的。叫寂沙的也不行,成天面无表情的,跟个榆木疙瘩似的。看来看去也就算张谦逸还不错,像个翩翩公子,恭谦有礼。”

    黛冰眉听后笑道:“看人光看面相而不观其内秀,你这小色女就是头发长见识短,有些人表面看来尽管平平无奇,事实上却是十分出众,深藏不露的。”

    她不由想到昨天与自己联手对战狄风的那个人,单论外貌来说他也是放在人群中找不出来那一种,当然这只是伪装,本来面貌还尚未知晓,说不定也依旧是平平无奇。

直播葬煞纪元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武侠之无尽恶人荒村野情武侠之超级提取大明之最强锦衣卫洪荒之最强通天武侠之无敌抽奖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