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起来聊天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小海气的上去就给了他一巴掌:“放高利贷也算是合法的了?那个狗官当真什么都不管?!”

    这时候季风说话了:“小海,当地的府尹其实算不得大贪官,与季长达关系好我也有所耳闻的,崇州水路多,靠近海,每年都有涝灾,而季长达就利用这些机会广撒粮,捐钱修堤等等。而且他的生意给官府提供利巨大的税收,官府是要给季长达一些面子的。”

    小海气到:“可是这铁律帮干的都是些什么生意,青楼,赌坊,放高利贷,那也不能把老百姓弄的倾家荡产的。甚至有些卖了妻女的,难道官府为了税收就要让一些人活不起吗?”

    季风苦笑道:“小海你还小,有些东西存在即合理,你说赌坊如果官府不让开,那么地下的赌场就会出现,到时候管理混乱,后果不堪设想。青楼自古就存在,当今世道无非就是功名利禄吃喝玩乐儿,达官显贵才子佳人都是如此,最主要的是大部分都是官方允许的,在一定的规矩内开设这种风花雪月的场所,让人乐不思蜀。说白了也就是人的贪欲所致,人们的生活除了挣钱就是想着怎么花钱了。小海这些等你大些你应该会明白。”

    季常福插话说道:“季风老爷说的对,四当家没来崇州之前这里地下赌场遍地,在赌场还不起钱的有的是人,为了下注的连命都搭上的都有,官府根本管不过来,除非把开赌场的全部杀掉,但是赌场生意利益太大了,杀了一百还有八十立马出现,四当家的出现才征服了所有地下黑势力,统一开了一家,而且还是官方允许的,高利贷虽然不允许,但是我们都是拿着欠钱人的字据,官府也没有办法。至于青楼,那真如季风大侠所说,没有别的娱乐,青楼就是最好的宣泄情绪的地方了。而且其实还有一点,最早官家开设这种风花雪月的场所,主要是来安抚那些官人,让他们除了朝政也要有消遣时光的事情做,而不至于整天想着官斗。后来才慢慢的对民间开放的,从一定意义上讲,还起到了一定的稳定治安的作用。只不过之前的官妓都是罪人之妻女族人,后来才有了普通活不起的百姓卖妻女。”

    小海苦笑道了一下心说长大如果要知道这么多黑暗的事情,那我长大干嘛啊。

    但是现在还不是想这么多的时候,小海问季常福:“你愿不愿去揭发季长达?扬州的事情,强迫人家妻女卖身的事情?你去揭发他如何?”

    季常福吓的赶紧跪地猛磕头哭到:“小爷爷,饶命啊,我手上没有证据的,所有的账目都是由四当家一人管理,而且这些账目做的都非常干净。我虽替他做事,但是我空口无凭啊,官府不会相信我的。而且我一旦揭发了铁律帮,那么他们迟早会追杀我的啊,他们在京城的势力很大,很多达官贵人都有背景的。我真的不想死啊,您只要放了我从此后浪迹天涯,不回崇州了,要不然我回去了还是死路一条,四当家根本不会相信我什么都没有说的。”

    小海这下犯难了,小海说:“你年纪大了,先休息一会儿吧,一会儿再聊。”

    说完上去一拳撂倒。季风看着躺在地上的季常福,心里莫名生出来一丝心疼,但是又不好说小海什么。

    师父又走了出来,这次师父没让小海说话自己先说:“小海,老规矩,你去抢姑娘杀人,找卖身契,然后你不是还偷了些钱么,给她们让她们各自散去,另外季长达,杀!我们眼前人管不了那么多的事情,先把少女绑架的案子一起结了。

    季风的事情,我自有安排。”小海点了点头,既然师父都说了那么这事儿就简单了。

    小海说道:“那我明天就动手吧,先救人,然后杀季长达。师父那这个家伙怎么办?”小海指了指晕死在地上的季常福。

    师父说:“先留着他的性命,我们俩人先出去,然后季风带着他到城外的小镇回合。”

    季风说道:“主人放心,他的毒药已经全部被小海拿走了,而且剑也不会在给他,我现在杀他易如反掌,我带他出去便是。”

    小海只要点头,然后让师父走到后面,上去又给了季常福一脚,没动静,小海上去又踹了两脚还是没动静,小海担心不会是死了吧。蹲下身子要给他个嘴巴,季常福赶紧嗷嗷,喊着别打别打。小海又气乐了,还学会装死了。

    小海说道:“说说那个院子的情况”.

    季常福说道:“出城后往东顺着官道走十里地,路过周家屯镇,出了小镇王右面山路走十里地就到了,当地人都知道那边有个大宅子。但是里面把守森严,外面有岗哨轮换。里面大概有四十多个打手,而且还有很多的杂役等等。高手很多,上次追杀季风大侠的人也在,他叫于笑钱,人送绰号,屠夫。功夫是季长达手下第一打手在江湖也有名号的。”

    小海陆续让他说了下院子的里的布局情况,然后还有关押的地方,最重要的是卖身契在什么地方。

    等季常福说完,小海笑呵呵的说道:“季管家,你放心我们不会杀你的,但是你要跟我出趟城。你好好休息吧”季常福一听心里高兴,刚想道谢突然又被小海一拳打晕了。

    师父二人趁着天快亮的,城门大开,赶在第一波出城。然后向东直奔周家屯镇。到了镇子上找了家客栈,由于小海师徒二人一夜没睡,师父心疼孩子让小海先休息下,晚上行动。

    他自己去接季风和季常福安排事情。小海从来不怀疑师父,回了房间打坐休息运气了下体内的罡气。

    当初听季风说季常福剑上有毒的时候,小海就心有所想,自己的罡气可以渗透到血液,甚至每寸皮肤之下。所以如果想要有东西进入自己的身体?

    除非封住小海的七窍六穴。所以小海才有恃无恐的去抓季常福,只是小海万万没有想到季常福的剑真的能突破自己的罡气,刺伤自己的身体,要不是有这层御气保护的话,想必伤势会更严重些,想要抓季常福也费点儿劲。好在小海以伤换伤奏效了,小海心想以后可不敢如此的大胆了。

    小海试着在体内运行了一周的罡气,感觉没有任何的不适,安心的睡去。

    小海继续说道:“那个富居园的事情如果被官府查了会怎样?”

    季常福说:“回小爷,我们家老爷跟崇州府尹关系莫逆,而且那些女子都有卖身契,这些事情官府是不会管的。”

    季风给了小海一个眼神,小海心领神会,咣一拳把季常福打晕。这时候师父走了出来,用眼睛盯着小海,小海被季常福和铁律帮的事情气的大喘气,看师父又盯着他了。

    深呼一口气说道:“师父,先把人救了再说吧。”师父看小海确实生气了说道:“人是要救的,但是还是老规矩,我们要把这个源头彻底断了才能以绝后患,至少在崇州和扬州起到震慑的作用。小海,救人然后杀季长达。”

    小海使劲的点了点头,但是又担心到:“师父,如果杀了季长达,那么就真的问不到季风前辈的事情了。我们要不要尝试绑架季长达?”

    小海突然想到了点事情让师父回避一下,然后小海照着季常福的屁股又来了一脚:“起来,别睡了!老子还没睡呢,起来聊天了!”

    小海连踹了三脚,季常福在嗯唧唧的醒了过来,一边揉屁股一便喊疼,然后嫩大个老爷们竟然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求饶:“好汉爷,要不您杀了我的了,别戏弄小的了,太折磨人了。让我死了算了,来世我做个好人。”

    小海被气乐了,举手要打他让他闭嘴,季常福吓得赶紧闭嘴。小海问道:“扬州的事情,官府已经知道是铁律帮所为,后面如何了?查你们了没有?”季常福一边抹眼泪一边说:“我们四当家头天晚上就知道了消息,然后将扬州所有的关于叶三刀的送来的账目和送货信息全部都筛查了一遍,然后又做了些假账目,那扬州的案子做成了是叶三刀一人所为了。至于季风大侠的通缉令那都是骗人的,季长达说了不能让官府知道季风的存在。不然会惹祸上身。”

    季常福一边揉屁股一边回答说道:“季风老爷,第一次四当家自己去的,回来就说要给你点时间思考,第二次我俩出来的时候他说你同意就同意,不同意就杀了。季长达说出去思考实际上还是装作为难的样子做给你看的。第三次根本就没有说几句话呢,您要是不同意的话我们就打算就直接杀了您,但是我们妓院和码头的管事来报说走水了,好几个产业都是,我们四当家分头去查看呢。我还没有回到府里就有人通报赌坊银子被偷了,我便去查看,结果被这位武功盖世的小爷给绑了回来。”

    季风心中有了一份了然但是还是有疑虑问道:“季长达再跟我谈话的时候你分明在现场,他与我说我的身份的时候你并没回避,你是不是还有所隐瞒?!而且你们在府门外这么多人抓我的时候,如何隐瞒我的身份?!”

    小海一听照着季常福的屁股有来了一脚,还想上去给季常福一个嘴巴,但是这时候季常福苦苦哀求道:“二位爷爷,季长达真的没有跟我说,他只跟我说只要您从此听了他的命令,让您去杀人。但是具体是杀谁我真的不清楚。抓您的那些人都是季长达养的死士,要不然我们会派更多人抓您的。我看似是他的心腹,但是实际上他不相信任何人的。二位爷爷请您务必相信我啊,我拿我的性命担保我真的不知道,只要您能放我走,我还有事情要说。”

    季风说道:“不可,季长达看似书生之人,但是心狠歹毒,他的功夫高深莫测,早年间听说崇州帮派设擂台他一人一只站到最后的。此人绝对不可能因为被俘而屈服的。”

    师父说道:“那就干脆点,直接杀了吧,然后引官府过去了。”

    小海气的说:“为什么告诉我们这件事儿?你这是公然要背叛你们帮会了吗?”

    季常福哭丧这脸说道:“我自认已经无法回到帮会了,现在只求自保,能告诉些有用的信息,但求绕我一命!”

    小海听完之后待师父躲到后面,照着季常福的屁股狠狠的来了一脚,季常福嗯哼了两声醒了过来,嘴里还一直不停的哎哟哎哟的。

    季风问话:“季常福,你们将我关起来,出去了两次。你们都干了什么?”

    小海和季风一听大吃一惊小海拽着他胸前的衣服,一把薅了过来问道:“还说你没有干伤天害理的事情,原来你和叶三刀他们是一样都是些人面兽心的畜生不成!”

    季常福吓得赶紧猛的磕头,说道:“小爷,我们这个真不是绑架的,是季长达派人到偏远山村去买来的,还有些是借了高利贷他们父母主动送过来的”

    小海气的说不出话来,照着季常福的脸来了两嘴巴。季风赶紧叫停了小海,在打下去非打死了不可。

    小海和季风一愣,小海瞪了他一眼:“赶紧快说!”

    季常福吓的瑟瑟发抖说道:“季长达在城东的一个山脚下有个庄园,名叫富居园,里面豪华无比,是他平时接待达官显贵用的,里面还关押着十几个少女。”

    看着地上躺着的季常福,师父走了出来,然后季风这时候也醒了过来。季风说他现在身体已经回复大半,师父点点头,然后看看小海。

    小海先是一愣然后上前说:“如果季常福的话可信的话,当前知道季风前辈身份的人看来只有季长达一个人,毕竟身份特殊也确实不应该让太多的人知道此事。现在除了季长达,最重要的现在都在京城,倒地是谁告诉泄露的他的身份的。还有收服了季风前辈只是为他所用,怕这个理由没有那么简单。”

    这时候季风说话了:“小海说的对,这个季常福有些狡诈,而且按照铁律帮的规矩他这次被你绑了回来,即使我放他回去,那他也是凶多吉少,想来估计要被灭口。而且我还有些疑问,小海你再把他弄醒。”

直播剑客彦小海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道极妖尊武侠之绝世剑仙完美世界之风云再起武侠之无尽恶人荒村野情神雕逍遥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