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老子天生一副叛徒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李十安给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手上若是没个人质,臧茶还真的不放心。

    ‘噌……’

    剑与剑鞘摩擦的声音突然传来。

    就在臧茶的面前闪过一道白色的影子。

    ‘噌……’

    又是剑与剑鞘摩擦的声音,李十安将剑重新放了回去。

    臧茶有些意外,有些看不懂李十安的这套骚操作到底是啥意思?

    拔剑出来,晃一下在收回去?

    装逼也不能这样装吧?

    好歹你也是禁军作训将军,大汉军队搏斗术的创造人,要点逼脸行吗?

    ‘哐当……’

    就在臧茶还在心中鄙视李十安的时候,一阵金属与地面石头碰撞的声音传来。

    臧茶下意识的看了看,没人动啊,哪来的响声?

    ‘嘶……’

    突然间,握着匕首的右手猛然传来一阵剧痛。

    臧霞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眼,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中的匕首已经跌落到了地上,还有一摊血迹。

    连带着的,还有几根手指头。

    再看了眼自己的右手,哪还有什么手指头啊?

    “啊……”臧茶突然抱着自己的右手,痛苦的哀嚎着。

    十指连心,那痛苦的程度,没体验过的人是绝对体会不到的。

    美女的屁也是臭的,英雄在死亡之前也是会痛苦的哀嚎的。

    遭受到巨大的伤害之后,叫与不叫,并不是衡量英雄的标准,那只是正常人的生理反应罢了。

    身后的禁军迅速的上去将臧茶控制起来,也不顾他的伤口,最多就是用一根绳子在手腕处扎进了而已。

    与此同时,李十安缓缓的移动两步,走到申当身前,冰冷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

    “说!”

    “说……说……”申当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着。

    李十安的这一招不仅吓到了他,那些臧茶的心腹也被吓的不轻。

    他们看到了李十安拔剑,看到了李十安在臧茶面前晃了一下,看到了李十安把剑又收了回去。

    一切的一切,他们都看到了。

    但是,看到并不意味着做到。

    大家都是懂行人,有些人甚至已经确定了,就算在给自己五十年,怕是也做不到李十安这种速度,毕竟那手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而李十安是如此的恐怖,禁军虽然不如,但也远非他们能比的。

    禁军那是什么人?

    全军挑选出来的精锐,然后又经过了魔鬼训练的。

    没有成为禁军之前,他们都未必能打的过,更不用说现在了。

    而既然是御史,又岂会只带着这区区数百人前来?

    御史!御史!

    皇帝当面!

    他是有权调动周边部队的,既然他们敢就这么进来,谁又敢保证,他们没有其他的准备呢?

    “说……对,我说……我说……”早已被吓破了胆子的申当开始将臧茶的谋划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申当在说,众人在听。

    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跟他们了解的差不太多。

    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没有想到臧茶竟然想利用手中的权力来做出一份有据可查的韩广谋反证据。

    而他们更不会想到,臧茶费了这么大的力气,竟然只是为了一个侯爵的封赏?

    当然,这件事情臧茶做的的确很隐蔽,而且也瞒过了斥候以及很多人。

    这件事情之所以被暴露出来,也完全就是因为一场意外。

    说来这也是命,若是当时韩广答应了萧何。

    若是当时萧何被拒绝以后没有那么认真的去调查,而是继续去劝说。

    说不定现在的臧茶就成功了。

    从时间线上来看,的确是这样的。

    然而对于这样的结果,随何和李十安却并不满意。

    不过对于随何的墨迹,李十安也是有些受够了。

    继续看着申当,问道:“燕侯曾写信要过钱粮?”

    “要过!”申当点头确认道。

    随何有些疑惑的看着李十安,这件事情他自然不会遗漏。

    而查证的结果是,韩广写信要钱粮的时候,皇帝还没有提出可以与朝廷异地交换这件事情的。

    所以当时的韩广,日子过的的确不富裕,让臧茶将钱粮送到洛阳,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由于韩广不能走官驿,所以信笺传输的速度很慢,足足在路上走了两个月才到。

    而那个时候,双方通过官驿的传输早就完成了异地交换。

    所以韩广的这一封要钱粮的信笺,就给了臧茶动心思的机会了。

    “是谁下令钱粮中途变道的?又是谁授意的?”李十安继续问道。

    “是臧茶!”

    “你在好好的想一想,别想着隐瞒,对你没什么好处的!”李十安冷冰冰的看着申当。

    申当猛的皱了皱眉头。

    这李十安明显的话里有话啊?

    以申当的智慧,若是正常情况下,自然不难分辨出来。

    但现在这不是被吓怕了吗?

    是谁下令的?

    又是谁授意的?

    这……

    这是明指燕侯韩广啊!

    申当犹豫了!

    承认这件事情并不算背叛旧主,因为事情已经发了。

    朝廷掌握了完全的证据,并且做出了行动。

    而且臧茶也做出了不臣之举,所以他承不承认都是无所谓的,只要在臧茶没有做出异常举动之前,他不开口先承认就行了。

    但是现在……

    明明是他们想陷害韩广,踩着韩广的脑袋上位的。

    说一千道一万,从他们有这个想法开始,就是他们在对不起旧主的。

    而现在他们竟然还想让自己把韩广也给拉进来?

    这怎么可能?

    我申当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最起码的志气还是有的。

    反正事情已经出了,我申当在这件事情中也算是三号人物了吧?

    对于这个级别的人物,朝廷怎么可能会放过自己?

    所以,既然横竖都是死,既然横竖一家人都得陪着自己整整齐齐的。

    那么,我为什么要在临死之前再一次背叛旧主,将旧主也拖下水呢?

    咋?

    我申当是天生一副叛徒脸还是咋滴?

    我申当这次还就慷慨赴死了,我还就不从了你了,你就说咋滴吧?

    人都是有弱点的,例如项羽的弱点就是虞姬。

    李十安再一次轻飘飘的移动了脚步,几乎就要与申当紧紧的挨着了,嘴上带着微微的笑容,低声道:“我保你长子平安无事……”

    对于臧茶来说,现在是真的无所谓了。

    于是,暴怒的臧茶爆喝一声,随即从身上掏出了一把匕首,想要先将随何控制了再说。

    也不是没想过,而是认真的考虑过,发现根本行不通,所以就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从而想了一个更靠谱的办法。

    但是,在自己成功之前,朝廷先发现了异常。

    而且还派来了御史。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幻想对于自己来说已经不现实了。

    因为结果已经注定了,束手投降,是死,一家人整整齐齐的。

    举起屠刀,同样也是死,还是一家人整整齐齐的。

    随何又怎么会败?

    而发现无论自己怎么解释,都会陷入随何新的圈套当中。

    而随何一口一个广阳君广阳君的叫着,也更是让臧茶在也无法压制自己的暴脾气。

    所以,现在不论自己在说什么,谋反这个屎盆子,已经盖在了自己的头上。

    而且还是证据确凿,天塌下来都改变不了结果的那种。

    他想做出一副韩广造反证据确凿的现象,从而在通过自己及时发现,并且处理掉这场危机上报朝廷以此来获得巨大的功劳,让自己也成为侯爵中的一位。

    至于造反什么的,臧茶是没想过的。

    臧茶自认为自己没有露出破绽,却不知道他的一切都被朝廷掌握了,并且,间接的帮了朝廷一个忙。

    所以,在明知道结果的前提下。

    既然事情已经败露了,自己的本意是不是造反已经不重要了。

    是他下令让各地征兵的,也是他下令建造的军营来安置这些人。

    同样还是他,私自用了韩广的财产来养活这些军队的。

    直到这个时候,臧茶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

    随何可能是在玩自己的。

    臧茶的口才又哪能跟随何比较?

    跟随何玩嘴上的功夫,就算两个臧茶加起来,那也不是随何的对手。

    况且随何这次是有目的而来的。

直播大汉从吹牛开始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恶霸大清隐龙抗战之最强西南王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大唐发明家山炮香艳乡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