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天地牢笼 有福同享,有肉你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老人抚着赤色胡须笑道“虽为女儿身,却是男儿魄,有点意思。”

    坛中时光迅速游走,二女乘坐商船倒退到了玲珑岛上,可就在老人要看到樊玲二女回到院子后面那座矮山之时,地上坛子咔咔作响,一道道裂缝出现在坛子上,随后,轰然一震...

    老人连着喷出数口鲜血,面色惊恐,身前两个坛子直接炸裂,不但如此,连带着整座洞府都轰然倒塌,继而不见仙人,却闻仙声“若坏老夫大事,云天宗全宗俱灭。”

    与此同时,云天宗地宗五座大山同时一震,仿佛山岳被人提起后又被丢在地上,山下平台旁边的太泽湖湖水滔滔而起,犹如海中怒浪。

    但凡是地宗门人都清晰的感受到了那股震动之感,无不走出洞府看看究竟发生何事。

    赤发老人狼狈的从废墟中爬出,口中念念有词“晚辈无意冒犯,叨扰前辈清修,还望恕罪,恕罪...”

    老人跪伏在地上久久不得起身,一道道神念齐聚于此,就连上面的天门也都传来神念,想知道为何会发生这等事。

    赤发老人见事态平息后,整个人拔地而起,直冲天门而去,此事也就此被压下。

    地门宗主所说,是挺可惜的,若樊玲能修行,成为修士的话,通过云天宗的考验后,必将会倾力栽培。

    云天宗上一个先天灵根就是第一代老祖,宋致,先天灵根的强大之处在于神识比常人要磅礴太多,要知道修行道路上,很多事情都是要用到神识的,比如说感悟神通,道法,道术等,神识毋庸置疑是最为关键的一点。

    也正是这点,但凡听说何处有先天灵根,无数宗门抢破头皮也要收入门下,在历史的长河中,也有一些小门小派私藏先天灵根,而这些门派无一都被人灭了宗,不为其他,只为怀璧其罪。

    昨日之时。

    樊玲右手握着一块温润的玉佩,左手拿着林小蝶,二女从天罡峰走下,要想去玩青竹峰,就必须经过下方那块偌大平台,路过平台时,大量弟子的目光都凝聚在二女身上。

    宗门内每次来了新弟子都是这般,尤其是女弟子…

    樊玲二人虽说谈不上丽质绝色,可也算的上是钟灵毓秀,身边脑袋略低着的林小蝶看着就像是那种邻家小妹温文尔雅,樊玲看上去则有些古灵精怪,面对众人的目光,不但不回避,反而毫不掩饰的看了回去,一干目不转睛的弟子反倒是被看得不好意思,一个个的连忙撇过头去。

    樊玲看向林小蝶的神态不禁笑道“害羞什么,男子就是这般,看到直播的女子,步都迈不动了,但是啊,你只要大方一点,就轮到他们害羞了,这一招百试百灵。”

    林小蝶自弯话题道“小姐,我也能跟你一起去青竹峰吗?万一他们不让我上去怎么办?”

    樊玲拍了拍胸口,信誓旦旦“放心,他们不让你上去,我们还就不上去了,大不了我们去那什么千机谷,听说我在那也很吃香的,不怕不怕,以后啊,咱们两个有福同享…”

    想了一会后,樊玲笑嘿嘿说道“有肉你长。”

    林小蝶笑容灿烂,点点头不再言语。

    二人走到青竹峰的竹林外,右手上的玉佩一闪而逝,青竹峰外也荡起阵阵涟漪,好似有一层水幕竖在青竹峰与平台之间。

    玉佩闪逝后,涟漪缓缓破开一个只容许两人通过的洞口,待二人走入后,水幕再次缓缓合拢,消失不见。

    二人沿着青石板小路,穿梭在竹林之中,抬头看去,一片翠绿,仿佛盖上了 一层翠顶,微风吹来时,竹叶沙沙作响。

    走出竹林后,此地早有一位年纪仅有七八岁的小女孩站在竹林外等候“韩涵见过两位姐姐,两位姐姐可是刚从天罡峰而来?”

    见二女点头后,名叫韩涵的小女孩便领着二女去往洞府所在。

    约摸半个时辰后,三人再一排竹屋前停下“这里就是两位姐姐的住所,里面早已准备好换洗的衣物,以及你们今后要做的事情,若有疑问,可询问旁屋之人,韩涵就此告退。”

    二女相视一眼,点了点头。

    既来之则安之。

    好在樊玲二人都不是特别挑剔之人,竹屋简陋归简陋,但该有的东西都有,除此之外,还另外给了一本凝气篇的修行口诀和一本关于药材的书籍。

    樊玲拿起凝气篇与杜憨那一本对照后,发现除了一些细节之外,几乎一模一样,想来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亏杜憨那个憨憨还当个宝一样,不过也对,自己师尊给的东西就该如此,否则范琳就该轻看他了。

    对此比较满意的樊玲伸了个懒腰,绕着竹屋走了数圈,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清晰的空气“第一天就先这样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去看看,这所谓的种植药材有何难度。”

    云外天都,杜憨等人同样通过考验,可却享受不到有人指引的待遇,杜憨,加上那个双脚悬空的少年,来了十几人,只收录了六人。

    杜憨一脚踏在云梯之上,发现这云梯的坚硬程度并非自己想的那般柔软。

    又试着蹬了几脚,惹来那双脚悬空少年的轻笑,杜憨不以为意,缓缓登高,进入云天宗大门后,众人神态与刚进入的樊玲二女无异,皆是被眼前所见震撼得无以复加。

    六人走到平台之后才陆续有人带着他们去往各自合适的山头修行。

    杜憨,与那少年还有两人被引入天罡峰,其余二人则被分别派往了杂役出和外门弟子所在。

    赤发老者将手中发丝丢入那代表过去的坛中,发丝落入水中,放弃阵阵涟漪,随着涟漪平静后,坛中出现两女的身影。

    坛中身影倒走,从云天宗内倒着回到云外天都,随后又回到了冰山脚下,平原,罕见人迹的山林,再之便是野人谷..过去一幕幕都出现在老人眼中。

    樊玲走后,大殿中传来声声惋惜,地门宗主始终皱着眉头,最终大袖一甩...天罡峰上,有一口钟,此钟名为震魂钟,每逢大事时,才能敲响此钟。

    三声代表宗门弟子集结,五声代表宗门长老集结,七声代表宗门生死存亡之时,至于九声,开宗以来还未曾响过。

    钟鸣五声,广场上所有弟子齐齐抬头,各峰山巅,一道道长虹拔地而起,仿佛一颗颗流星齐齐向着天罡峰宗主大殿飞去。

    “我亲自查探过,此女却是是先天灵根,但其体内有层封印,即便是我,也看不透,更别说破开了。”地门宗主缓缓说道。

    赤发老者略微思索后道“既然此女不愿去千机谷,那便让她留在青竹峰好了,此事青竹长老处理便可,至于此女的来历,老夫回到洞府内推演便知,我也很好奇,究竟是何人能够种下如此歹毒的封印。”

    当天夜里,那赤发老者再洞府之中摆下两个坛子,谭中盛满清水,老人伸出右手,一缕丝发出现在其手中“一个坛子中是你的现在,一个坛子中是你的过去,老夫今日做法,窥视天机,看看你体内封印之力究竟为何...”

    一抹淡淡的烟丝凭空出现,随即化作一身穿青色衣裙的女子,女子缓缓靠在赵广临胸前,透明的素手轻轻拂过对方的胸膛“你何不把真相告诉我哥,这样对你何他都好,何必自己死扛着呢。”

    呕出污血后,赵广临脸上浮现出一抹病态的红色“你怎么出来了,如今你魂魄未稳,尚不能随意游走人间,每出来一次就损失一次的精魄,快点回到我为你准备的玄木里。

    至于你哥的事情,你不必担心,日后我自会告诉他真相,只是还不到时候,就让那老不死的在他心中再完美一段时间好了,只是这伤,恐怕要影响我出征了。

    天罡峰后山,诸多洞府林立,在内闭关者都是地门太上长老,此时一赤发老者睁开双眼,冲出洞府后朝着大殿掠去。

    众多长老一行人议事直至夜间,除了有限的几位长老发言之外,其余者也就是旁听。

    云天宗地门。

    樊玲走出大殿后,此时的林小蝶还在努力的登山,之后便被樊玲牵着一起去往青竹峰。

    当日赵广临接下赵晋一剑之后强压着体内伤势飞遁了数十里后便一头栽倒一处无人的山沟里,好在四周没有野兽出没,否则没有死在赵晋剑下倒死在了兽口之中。

    赵广临剧烈的咳嗽一番,一口污血呕出,地上干枯的血迹表明赵广临已是不止一次呕血。

    赵广临闭目仰头,呼吸略微急促,胸口起起伏伏。

    “黄公公请赵都统前去议事。”一名传信步卒在军帐外单膝跪地说道。

    “知道了,就去。”赵广临缓缓起身,将一个只透露双眼的面具扣在了脸上。

    皇帝以下旨,三月后黄公衡就必须到帅兵出征,那时才是我扬名立万之日。”

    赵广临粗糙的手掌抚摸在女子轻丝上,女子便化作一缕青烟钻入赵广临怀中的一小节木头内,女子消失之前,只留下一句淡淡的话语“我不想看到你和我哥都因为一个已故之人过得如此痛苦,那样我很心痛。”

    二十天前。

    号城西南方数百里,有一座偌大军营,数万军士摆出数个方阵正在练兵操演。

    赵广临所在的军帐内传出剧烈的咳嗽声,靠在床挡上的赵广临脸色惨白,眉心处一道伤疤连接着下巴,使得整张脸被疤痕一分为二。

直播一纸因果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武侠之无尽恶人荒村野情武侠之超级提取大明之最强锦衣卫洪荒之最强通天洪荒之葫芦天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