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暴力开锁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咔哒”一声,那只将他们所有人挡在门外的小铜锁就这样无比轻易而脆弱地被他用蛮力打开了。

    孙胜光抬起身子,把玩着手里被拆成两部分的锁,嘿嘿一笑:“我就说呢,像这种结构简单的锁,就没有用蛮力打不开的。”

    其他人:......

    监控室内的总导演:......淦,大意了。

    原本设计好打算让嘉宾们晚上摸黑找钥匙的桥段,就这样输在了拳王的手下。

    虽然几间房间都被孙胜光用暴力强行打开,但最后大家还是没有进去休息,而是在商议过后决定先去找找那些丫鬟和下人,顺便看看金府里还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可直到日暮西垂,天边都慢慢暗了下来,众人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发现,而且诡异的是,他们已经差不多把整个金府都翻了个遍,却再没看到一个人影,似乎这整座府邸里就只剩下他们四人。

    *

    傍晚的金府空荡又安静,黑色的危机潜伏在角落里伺机而动,随着夜幕降临,气氛愈发微妙而诡异起来。

    “我在下人房里找到了一些还能用的蜡烛,咱们一人拿几根,晚上没有灯,只能用这个照明了。”黄亦夫将手里的蜡烛摊开放在桌上,抹了把额头上的汗,对其他几人道。

    嗑着瓜子的孙胜光也从厨房的方向走来,脸上难得带着喜意,“我刚刚去厨房瞅了眼,锅里还热着一些中午的剩菜剩饭,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幸好咱们今天晚上不用饿肚子了!”

    听到这个消息,陆馨宁一直紧绷着的情绪终于放松了几分,抬头看了眼外头的天色,“天快黑了,我们快点吃饭回房间吧,总觉得待在外面太不安全了。”

    其他人也附议,很快便一起将饭菜端上了餐桌,众人都没说话,快速吃完后便道了晚安各自回房。

    顾妱和陆馨宁自然还是呆在一起,两人锁好房间,关闭窗户,在各处都点上了蜡烛,确保整间房都没有一丝光照不到的死角后才放心地去洗漱换衣服。

    陆馨宁最爱护自己的皮肤,从来不熬夜,每天都是早早睡着,所以尽管心里还是十分害怕今晚会不会发生什么事,但最后还是没能敌过自己的生物钟,躺上床没过多久便沉沉睡了过去。

    可顾妱平常就是个习惯熬夜的网瘾少女,睡前必须要打几局游戏才能睡着,现在一没手机二没游戏,耳边只有蜡烛燃烧的噼啪声和陆馨宁清浅的呼吸声,越躺越清醒,还突然饿了起来。

    她不是受过长期节食训练的女明星,无法接受全素食或者低热量的食物,晚餐至少要吃到八分饱才能保证睡得好。可今晚情况不一般,她看陆馨宁紧张成那样,吃完沙拉后便一直坐在旁边等着自己,便少吃了些,提前带着陆馨宁回了房。

    于是意料之中地,顾妱饿了。

    摸了摸咕咕作响的肚子,顾妱偏头瞄了眼熟睡的陆馨宁,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放轻动作起身,从屏风上取下备用的薄披风,举着根蜡烛便推门走出了房间,蹑手蹑脚地来到厨房。

    她记得之前孙胜光说这里还有不少水果来着,应该能顶顶饿......

    顾妱举着蜡烛在厨房里仔细寻找,突然眼前一亮。

    角落的桌上放着个竹篮,里面居然还有几个苹果!

    她心中大喜,赶紧快步走上前,可手才刚摸到苹果,面前却突然亮起了另一道蜡烛的火光。

    一张煞白带血的人脸瞬间出现在她手边,用充满仇恨的目光死死盯住她,眼角缓缓流下一行血色的泪。

    “卧——”顾妱毫无防备,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得往后蹦得老远,还差点飙出了脏话,幸好及时反应过来这是在录节目,话风瞬间一转,“我的妈耶,这啥玩意儿!差点没给我吓死!”

    竹篮旁的那张人脸见状嘴角一抽,极力忍住笑,慢慢站起身,露出了真面目。

    顾妱这才发现原来是个人躲在桌子后头故意吓她,抬手拍了拍小胸脯,无奈又好笑地道:“果然是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我就出来偷个苹果都能遇见扮成这样的NPC,还故意躲在那儿吓我,太狠了你们,真的太狠了!”

    她上前几步靠近那NPC,淡定地从那人面前的竹篮里拿走一个最大的苹果,“辛苦了啊,大晚上扮鬼也挺不容易的......”

    正准备转身的动作一顿,顾妱忽然蹙起眉,眯起眼睛仔细打量了一番自己面前的这位NPC,随后错愕地瞪圆了眼睛。

    “韩熠飞?!”

    “完了完了完了,幕后黑手不会又要开始杀人了吧?”陆馨宁苦着脸,满脸抗拒,“我不要啊,我想回家......”

    一旁的孙胜光却若有所思地走上前,俯身仔细打量着木门上挂着的小铜锁,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随后搓了搓手,两手握住铜锁的两端,深呼吸一口气,用力一拉——

    黄亦夫看了眼孙胜光,“现在这情况太诡异了,回房间应该是最稳妥的法子,我们和你们一起回去。”

    四人很快便做好决定,一起抱团返回,可就在即将离开后院时,顾妱却突然似有所感地转过了头,看向戏台的方向。

    那两位作小生打扮的演员已经停下了表演,正笔直地站在戏台中央,目光冷漠而空洞地看着前方,像是没有生命的人偶一般。

    顾妱反应过来她是什么意思,心中瞬时一震,赶紧回过头,将惊讶藏进了眸底。

    *

    然而当四人一路战战兢兢地赶回自己的房间时,却发现所有的门都被锁了起来。

    顾妱目光一顿,脑中灵光一闪,突然便福至心灵。

    “等等,黄梅戏最初起源于唐初,可那是只是一种民间小戏,并没有完整的故事主线,正式产生并流传是在清道光前后!”顾妱一下子从椅子上坐了起来,表情认真而严肃,“可我们现在是在明朝,不可能会在自家院子里看到清朝才有的黄梅戏,更不用说《梁祝》这样叙述完整的故事了!”

    其他三人见她突然站起来都被吓了一大跳,再一听到这话,顿时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顾妱正诧异着他们的举动,却见右边那个扮演祝英台的演员突然朝自己这边转过了脸,定定地看着她,无声地做了个口型。

    “快跑!”

    “我总感觉好像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妱妱,要不我们还是回房间吧......”陆馨宁揪着顾妱的袖子,害怕地紧紧靠着她。

    顾妱颔首,问其他两人:“你们呢?”

    看着戏台上那两人的打扮,她慢慢拧紧眉,越琢磨越觉得此情此景有种莫名其妙的违和感,而且这种感觉竟越来越强烈......

    节目组绝对不会这样突然毫无缘由地布置一出戏让他们看,这里面一定有自己没注意到的关键!

    顾妱也赞同地点头,“而且你们回忆一下,这出戏是不是来得有些莫名其妙,我们一醒来就全都下意识聚集到了这里,可之前在前厅和饭厅里都有出现的丫鬟却不见了。”

    “对对对,我以前看电视剧,一般像这样的高门大户都会在自家后院里搭个戏台子,而且每次开始唱戏的时候,那些丫鬟婢女都会躲在一边偷看。”陆馨宁有些不安地左右打量了一番,放下手里的果盘,一溜烟窜到顾妱身边,“还有还有,主人家在看戏的时候,旁边都会有下人伺候的,可现在那些人却全都不见了......”

    她这话刚说完,不知从哪个角落吹来一阵诡异的风,凉飕飕地从几人脚下穿过,让本就绷着弦的他们顿时心里一阵发毛。

    孙胜光挠了挠后脑勺,有些不确定地道:“不会这么复杂吧...会不会是节目组疏忽了,没想到年代的问题?”

    “我觉得应该不是节目组疏忽...”黄亦夫闻言也站起身,绕着戏台转了一圈,“大家仔细看,我们身上穿的衣服和这座大宅子的布置,就算只是某个微不足道的小细节都是完全仿照明朝的来,可见节目组是下了不少功夫的,所以会在这样一出戏上出差错的几率小得不能再小,更别说还是像这样搞错年代的问题。或许,这是节目组故意露出的破绽。”

    第30章

    “一心攻书立志向,书中自有美娇娘......”

    台上还在咿咿呀呀地唱着,《十八相送》已近尾声,顾妱手里捏着的这颗草莓却始终未放进嘴里。

直播赚钱不努力只能嫁影帝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欢女爱豪婿超神学院之我的女奴是凯莎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神奇宝贝之最强人生赢家清茗学院同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