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抓了个厉害人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多时,阳群和丁立就匆匆赶来。

    两人都穿上了刘禅军最新装备的防刺背心,样式颇为奇异,看得跟在后面的士仁很是羡慕。

    两人一左一右,用力推搡着一个须发雪白的老者缓缓向前,

    那老者脚下稍慢,两人就立刻出言侮辱,一副趾高气昂的狗腿模样。

    “阳群、丁立!”

    刘禅是读过圣贤书的人,见两人对一位老者如此无礼,顿时脸色铁青。

    阳群听刘禅语气不善,连忙恭敬地行礼道:

    “大公子,此人虽然须发雪白,但武艺高强,身法轻盈,武功远在卑下之上。

    卑下怀疑,此人并非老者,乃是未老先衰之人。”

    那老人本来横眉冷目,不愿跟阳群搭话,

    可听到阳群如此脑洞,还是勃然大怒,道:

    “放屁!

    吾乃江东虞翻,贼子安敢辱我!”

    士仁倒是没认出来这个须发雪白,浑身血污的老人就是在江陵城把自己撞翻过去的算命老者,

    他在虞翻的背上狠狠推了一把,道:

    “汝是虞翻?

    汝若是虞翻,我便是虞歆(虞翻之父),

    汝见我为何不拜?”

    士仁憋着一肚子火不是没有理由的。

    昨天夜里,他和阳群、丁立各带一彪人马,在投降的东吴细作带领下突袭一间医馆,擒拿正在馆中安睡的虞翻。

    那间医馆中众人都是东吴的密探,藏有不少铁器,

    虽然遭到偷袭,却临危不乱,跟士仁他们结结实实展开一场恶斗。

    本来已经睡下的虞翻也被打斗声惊醒,

    他本想跳窗逃走,可见周围已经被包围,索性抄起一杆长矛,加入格斗之中。

    虞翻的武艺非常高强,在当年是可以给孙策当护卫,

    他一杆长矛上下翻飞,如出洞的毒蛇灵活巧变,让士仁的手下都难以近身。

    自恃悍勇的丁立跟虞翻交手,不到一个回合就会虞翻打飞了手上的长矛,反手一下重重刺在丁立胸口。

    虞翻当时满以为自己起码能和丁立一换一,死也能拉个垫背,

    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一矛刺地丁立惨叫一声,可矛头居然没刺穿丁立的血肉,

    他微微一愣,已经被丁立趁机抓住矛杆,一脚重重踢在膝盖上。

    老了啊。

    虞翻被抓的时候,满脑子里也只有这个念头。

    他原以为捉拿自己这样的人物,刘禅肯定会坐镇指挥,

    可没想到阳群先查看了一下丁立的伤势,确认无事之后居然就叫人随便把虞翻随便绑了扔到一边,

    倒是付出一定损伤的士仁对虞翻非常不爽,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一直询问虞翻的来历。

    虞翻怎么会跟士仁这种粗鄙之人说话,

    尽管被绑了一夜,昨天愣是没有开口说半个字,准备见到刘禅再做主张。

    士仁昨夜颗粒无收,今天听虞翻自报家门,自然不信,立刻反称自己是虞翻的父亲。

    这下虞翻勃然大怒,喝道:

    “竖子安敢辱我,我今日定要杀汝!”

    蛤?

    看着态度,感情还真是虞翻?

    这下士仁和阳群都懵了,

    只有没文化的丁立和文化水平不是很高的刘禅一脸茫然。

    虞翻是谁?

    哦,对,想起来了,

    《三国演义》里军师舌战群儒的时候,有个跳梁小丑就叫虞翻。

    不过他在东吴的文臣中能排列在前,想来也不是随便招呼的人物。

    都怪我没有好直播《三国志》,回去看看能不能找到此人的传记了。

    眼下虽然来不及翻书,但刘禅看士仁的表情也知道虞翻还真是个名仕,

    他立刻拱手道:

    “得罪了,不知是先生当面,快给先生松绑。”

    “使不得!”

    士仁经历过昨夜的大战,知道虞翻武功了得,

    若是松绑,只怕一动手刘禅就有性命之忧。

    但刘禅对此事一无所知,

    他见虞翻灰头土脸的模样,还以为他是被阳群和丁立拎小鸡一样从某处拖出来,

    压根想不到《三国演义》里被诸葛亮骂的狗血淋头的儒生居然会是绝顶猛人。

    名士嘛,杀是不能杀,

    不能杀那就姿态好一点,这不是常识吗?

    刘禅想着,完全不听士仁的忠言,让阳群和丁立抓紧给虞翻松绑。

    阳群犹豫了一番,还是照做,

    他解开虞翻身上的绳索,自己的手却一直按在腰间宝剑上,

    若是虞翻有什么异动,他就立刻挥剑将其斩杀。

    虞翻活动了一下麻木的手脚,冷笑道:

    “都说刘阿斗有神仙襄助,现在看看,这胆气倒是不错。”

    哎呦,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士仁可是听说过虞翻的臭脾气,心道还是得找人调查一下此人的身份,

    万一是有人冒充虞翻呢?

    不过,他很快就打消了这个疑惑。

    因为虞翻缓缓把脸转向士仁,冷笑道:

    “竖子,尔有父母乎?”

    士仁也是有脾气的人,他眯起眼睛,把手缓缓放在剑柄上,冷笑道:

    “关尔何事?”

    “哼,令堂生汝不易,为何令尊却养儿不教,让汝今日贻笑大方?”

    士仁大怒,立刻拔剑出鞘,这就要跟虞翻拼命,

    虞翻公然不惧,阴笑道:

    “汝手下少了那些狗腿,单打独斗焉能伤我分毫?

    若要动手,便尽管来吧!”

    以他的身份,自然不会亲自去大牢见人,

    他叫侍者通传阳群和丁立,把所谓的要人带上来。

    嘶,抓来一东吴要人?

    是谁?

    “为何不早早唤醒我?”

    这些细作都不入流,不得打扰公子清梦。”

    刘禅:……

    行行行,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刘禅叫人服侍穿好衣服,正准备出门,突然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

    不对劲,阳群和丁立都是一群擅长从各种角度吹捧自己的家伙,

    要是知道我来江陵,这两个人应该无论千难万难也要赶来聆听指教,不应该这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侍者委屈地道:

    “君义将军说一切尽在大公子掌握,

    啥?

    这两人原来是去公干。

    嗯,阳群这厮为何一天也不来拜见我,

    他把油江口搞得鸡飞狗跳的,要不要把他带走,换个稳重点的人过来。

    侍从恭恭敬敬地道:

    “回公子,二位将军奋战一夜,抓住数名东吴细作,

    还有一人据说在东吴颇有地位,现在正押在牢中,等地公子醒来审问。”

    他赶紧唤来身边的侍从,道:

    “阳群和丁立二人何在?”

    要不是交通不便,刘禅真想当天打个来回,以免耽误了江陵的紧急战事。

    他天真的认为吕蒙发现自己已经识破他的阴谋,又看到自己诚意满满的感谢信之后应该会打消突袭的念头,

    于是决定早点回江陵准备出兵的事宜。

直播网瘾少年刘禅之崛起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恶霸山炮香艳乡村共妻抗战之最强西南王亮剑之老子是神仙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