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父子之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飞臣”唐正龙突然口吻缓和了下来道:“你给我记住,我不会让唐门毁在我的手里,你有这等心计,或许能重振门楣,但是你必须给我记住了,你的所有心计都不许用在兄弟之间,否则……”唐振龙钢牙一咬道:“否则,即使是虎毒不食子,我也能将你掌毙在祖宗牌位前。”

    一块石头终于落地,唐飞臣偷偷舒了一口长气,未来掌门人之位几乎不会再有变故了。

    “起来吧”唐振龙叹了一口气问道:“你今天去杜泗府上,可有见着他本人?”

    唐飞臣惊魂已定,全身衣衫却早已被汗水浸透,见父亲口吻缓和下来,也渐渐恢复了冷静。

    “没有,杜泗和余政两位前辈都走了,据他们府上人说应该是去了云南。”

    “云南?”唐正龙若有所思道:“这时候突然去了云南,可据我所知他们刚从云南回来还不足一月,莫非有什么事发生?”

    唐正龙突然一惊,瞬间又显露出慈父的神色道:“你去休息吧,今夜休息好,准备停当,明天一大早,随我前往云南。”

    唐飞臣如获大赦,连忙退了出去,急急忙忙赶往自己房间收拾行装去了。

    唐正龙转过头,看了一眼还在昏睡中的唐飞羽,长叹一口气,喃喃道:“飞羽,这都是命,你不要怪父亲,只能怪你起了歪心思,又因必有果。”

    且说裴凤重伤唐飞羽,送走杜泗和余政之后,见那姑娘脸色突然变得红润了起来,娇 喘着吐气如兰,双眼迷离带水。裴凤瞬间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后脸颊不禁一红,暗地里骂道:“呸,这个无耻的下流坯子,居然使出这等手段,简直可耻。”

    裴凤内劲吐于双掌,贴着姑娘汗水湿透的后背,一股清凉的气息缓缓输入体内,不多时,那姑娘脸色转为正常。

    醒来的姑娘见自己衣衫不整,一阵惊慌,当她又见到身边的裴凤的时候,心也放下了一半。

    “我这是在哪里?你是谁?我怎么了?”

    裴凤没好气地揶揄道:“好一个娃娃,你做了美梦却要连累我在这里伺候你。”

    听到裴凤这么说,那姑娘脸一红,心里道:“她怎么知道我做了美梦?”但一想到自己刚刚做了不可启齿的梦,羞得几乎都要将脸埋在衣服里。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落在唐飞羽的手里?”

    裴凤想着要及早把姑娘送回去,便问起姑娘的姓氏和家的住址来。同时经过一番解释,姑娘也终于明白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那姑娘满脸感激之色道:“我叫卫月华,我父亲叫卫阚,只是个生意人,多谢您的相救之恩。”

    裴凤本不愿意管这等闲事,但见这姑娘生得落落大方,又温婉美丽,见着这姑娘,突然又想起黄山来。

    “这次去云南,不知道能不能见到山儿,按照时间来看,他应该早就到了云南了。”裴凤心中暗想道:“山儿年纪也不小了,如果能寻得一个卫月华这般的女子为妻,那又何尝不是一件美事。”

    但想归想,四川和云南相隔千山万水,而且自己也不一定就能见到黄山,因此裴凤便只想将卫月华送回去罢了。

    在卫月华的带领之下,裴凤将她送到了城东的卫宅,卫宅虽然看上去并不是那么气派,但也古朴典雅。卫阚作为一个生意人,更是精通人情世故。

    卫宅的人正急成一团,因为卫月华的走失,让整个卫宅的人都非常着急。见卫月华突然归来,举家人就像宝贝失而复得一般喜极而泣。

    卫月华不敢说出自己的遭遇,只敢说自己贪玩走失迷路了,幸好遇上了裴凤才将她送回府上。因为她知道自己一旦说出遭遇,那家人肯定会去找唐门的人,自己的父亲只是个老老实实的生意人,又怎能斗得过江湖人呢?

    因为没有不幸的事情发生,裴凤索性也没有拆穿卫月华,在卫家人百般感谢之下,裴凤不得不在卫宅住了一日。在与卫月华的聊天当中,裴凤得知卫阚原先是官府中人,但因不喜欢官府的人情往来,便弃而从商,虽然小本生意,但也一帆风顺,红红火火。

    裴凤从卫宅出来,赶到城隍庙的时候,恰好杜泗和余政正在庙中等候。三人见人既已到齐,便一人一骑匆忙赶路,往云南而去。

    “好了,”唐正龙怒吼道:“堂堂男子汉,做了就做了,你怕什么?后悔什么?求饶什么?”

    唐振龙一掌拍在桌子上,桌上的茶杯哗啦啦碎了一地,同时也将桌子拍了个粉碎。

    唐正龙神色冷峻道:“接着说下去。”

    唐飞臣浑身一抖,道:“后来,大哥便将卫家姑娘骗了出来,至于具体在什么地方,孩儿不知,至于再后来的事情,父亲您都知道了。孩儿知道翻了门规大忌,也侮辱了家风,还请父亲责罚。”

    “你这么做仅仅是为了成全你大哥的姻缘还是另有目的?”

    唐飞臣一咬牙,心一横道:“父亲,孩儿,孩儿本以为这事可以做到一箭双雕的。如果大哥成功了,我不但可以成全大哥的姻缘,同时大哥也会因此而触犯门规,失去掌门人继承人的资格,到那时,孩儿……”

    “到那时候,你便可以趁热打铁,游说你爹废除你大哥的继承人是么?到那时候你就可以名正言顺么?是不是?”唐正龙顿时觉得天旋地转,没想到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唐飞臣匍匐在地,浑身抖个不停,汗如雨下,不停地求饶。

    “唉!飞臣,我知道你和飞虎一直在怪我,为什么要把唐门传给飞羽而不传给你们。不仅仅是因为门规祖训,还有很多事情,我也是不得已,以后自会跟你说”

    唐飞臣慌忙摆手道:“父亲,我……”

    唐正龙挥手打断唐飞臣道:“江湖险恶,今天我们的确是给弟子和长老们吃了定心丸,但有些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飞羽虽然有瑕疵,但有的时候他出面说的话做的事,比我们任何一人都有作用,以后你会明白。”

    唐飞臣这一下抖得更加厉害,连声音都变得口齿不清来。唐正龙皱着眉,厉声喝到:“你怕什么?你抖什么?我刚才说过,只要你实话实说,我会原谅你这一次。”

    唐飞臣努力了很久,总算勉强让自己情绪平复了一点点,但当他偷偷抬起头时,恰好迎着唐正龙两道锐利又充满寒意的目光,他知道今天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了。

    唐正龙长叹息一声道:“只要你实话实说,你我父子一场,我又怎么忍心责罚于你?”

    唐飞臣战战兢兢道:“大哥看上了卫家姑娘,可卫家姑娘并未钟情于大哥,于是便起了单相思。后来大哥问计与我,我又能有什么办法?无奈之下,我便建议大哥使用了合欢散,孩儿以为只要大哥和她之间将生米煮成熟饭,定能成全大哥的姻缘。所以……”

    房中,唐飞羽还在昏睡之中,唐飞臣和唐正龙二人轻声相对而坐。唐正龙神情憔悴,仿佛一下午的时间人就苍老了许多,连腰都感觉有点弯了。

    “父亲,大哥他……”

    “我…..我明白,我……我懂了”唐飞臣心里十分忐忑,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自己的心思被看穿了一样。

    唐正龙目光如炬声音却又十分柔和地说道:“现在就你我父子二人,有些事你可以跟我明说。当着列祖列宗我可以保证:今天之前所发生的一切事情,我都不会怪罪与你,只是因为你年少无知。但今天之后所发生的事情,你一定要遵循古训,你可知道?”

    唐飞臣脸色突然煞白,冷汗滚滚而下,双膝扑通一声跪下颤抖着声音道:“父亲,孩儿知错了,请父亲责罚。”

    “我最担心的,不是唐门能不能从四川走出去,也没有太大的雄心壮志要在江湖中扬名立万。我最在意的是你们兄弟之间是不是和睦,是不是将来会为了掌门人的位置而反目成仇甚至祸起萧墙。”

    “记住我今天说的话,只要你们兄弟之间能够团结齐心,整个唐门也就能团结齐心。不论是权力还是欲 望还是金钱,永远不要凌驾于兄弟手足之上,明白吗?”

    唐正龙阴沉着脸,高声道:“自我唐门立派一来,江湖正派人士一直视我等为邪派。虽然唐门立派的宗旨是以毒救人,我唐门也有至高无上的医道之术,但江湖中对我唐门误会之深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你们大师兄的事情再三证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立派口号是靠不住的,不论是谁,都要为此次唐门所遭受的灾难得到应有的惩罚,我唐正龙从今天开始将带领唐门重出江湖,为唐飞羽报仇,也为我唐门能在江湖上有一席之地而奋斗。”

    堂下群情激奋,唐门“飞”字辈和“宗”字辈的弟子更是扬言要将武林搅个天翻地覆。唐正龙见目的达到,不敢再煽风点火,怕一旦失控,会给唐门带来灭顶之灾。

直播祭天剑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武侠之无尽恶人荒村野情武侠之超级提取洪荒之最强通天大明之最强锦衣卫武侠之最强黑风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