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春宵难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南羌掏出匕首,将马绳割开,怀清将那装菜的大板车套在马身上。

    怀清跳上马背,一扬马绳,那马儿一声惊叫,听到动静的匪贼紧忙追了出来。

    南羌看马走了几步,怀清一脸坏笑回头。

    南羌一跃上了马车里,拉着白芷,将白芷扯了上马车。

    白芷小腹撞在马车上,疼的差点黄疸水都吐出来了。

    “你这臭道士!竟然想撇下我们!”

    怀清策马奔前,所幸月色明亮,照得路上白蒙蒙一片。

    南羌看着几个匪贼驱马奔着来,臭道士会骑马,那套什么马车?一人一匹马岂不是更快。

    南羌这是瞟了一眼缩在她身后的白芷,白芷不会骑马。

    “臭道士!快点,他们要追上来了。”白芷惊慌道。

    南羌起身站在车上,抽出长鞭,噼啪两声,后面一声马惊长鸣惊动山中林鸟。

    随后一声惨叫,后面的匪贼前仆后继。

    匪贼追了小半时辰,一路到了分岔口,总归撇开一些距离。

    南羌满头大汗,长鞭放在车板,发出清脆声响。

    一声鸡啼定晨曦,几人到了一河边小溪,南羌喝了一口水,洗了一把脸。

    白芷去摘一些野果填腹,河边只剩南羌与怀清二人。

    怀清脱出大红衣袍,露出里面白色里衣,南羌刚抬头,看着怀清,声音颤抖:“你这臭道士好端端的脱什么衣服?”

    怀清一脸狐疑回头,似不解:“脱衣服洗澡啊。你这浑身汗味,也过来一起洗吧。”

    说完怀清脱出里衣,露出结实的胸膛,壮实手臂,青丝半绾披在脑后。

    南羌平日里搂着青楼姑娘满口荤话,到底是只会嘴皮功夫,这一活生生的大男人在她面前脱衣解带,她还真没见过。

    也不敢见啊!

    南羌低着头,有些紧张,口齿不清:“不了,你自个洗吧。”

    怀清几步上前,拂了拂额前几捋青丝:“贫道与善人都是男子,怕什么。而且贫道还想着善人给贫道搓搓背。”

    南羌抬起头,怀清正低头看她。晨光正好,微风不燥。南羌此时却觉得浑身燥热,脸上绯红。

    怀清一把拉起南羌:“走吧,大男人磨磨唧唧。”

    南羌被扯到河边,一把将怀清反手钳制:“我说了,我不洗!”

    怀清吃痛的求饶:“好好好,不洗就不洗,你动手动脚算怎么回事。”

    南羌松开手,冷哼一声,还没走几步,腰间多出一双有力的手,将她半腰扛起,疾步跑到河边,不过一会,噗通一声,河面泛起水花。

    南羌从河里探出脑袋,一双抹去脸上水花,怀清正在岸上捧腹大笑。

    南羌恼羞成怒:“臭道士!你竟然敢扔小爷下河,活腻了吧你?”

    怀清撸起袖子袖子一副要下河作态:“要不要贫道下去给你搓搓背。”

    “你!你下来!你要是敢下来,等会我就把你活埋了!”

    怀清长叹一声:“少侠年纪轻轻,成日喊打喊杀,戾气这么重做什么。”

    怀清扔出一套衣裳,潇洒转身:“我去找一些吃的,你慢慢洗吧。”

    清晨河水清凉,南羌一阵哆嗦。片刻觉得舒畅无比,身上黏腻感全无。

    南羌洗干净上岸,浑身衣服湿哒哒的,拿起怀清扔在地上的衣服,也不知这臭道士什么时候的衣裳。

    南羌满脸嫌弃,最后蹑手蹑脚走近林子换了衣裳。

    白芷摘完果子回来看见四周无人,喊了几声,瘫坐在地委屈巴巴的哭了起来。

    “小姐这没良心的。”

    南羌一身男子衣裳出来,头上还湿哒哒的,眉目有些不虞:“骂谁没良心?”

    白芷旋即大喜过望,转过头来,爬起来:“公子……我在骂我们家小姐没良心的。”

    怀清看了一眼,敲了敲白芷脑袋:“这么多好马你不拉,你拉一头驴,你脑子是被驴踢了吧。一破驴能有马值钱,能有马跑得快?”

    白芷捂着头,眼里忽而一亮:“道长说的有理!”

    她不记得他……不知道当初在南淮青楼给她下药的就是他啊。

    既然不记得,那便最好。

    怀清眼眸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狡猾与阴鸷。

    南羌松了松手腕,咬着下唇,横了一眼怀清。

    “行走江湖,少侠得守信用。”

    南羌嗤了一声,白芷在马厩摸摸索索几刻时辰,拉出来一头毛驴。

    怀清似乎洞察南羌所想,摊了摊手,坐在不远处剥了一根香蕉。

    “玄虚道长,你看我哪不诚心了?”

    “贫道看少侠是哪哪都不诚心,说不定贫道冒死救少侠出去,少侠还没到山口就把贫道杀了。少侠我看着洞房花烛夜,也实在春宵难得,不如贫道就此告退,不扰少侠美梦?”

    片刻怀清双手一拍,面露欣喜笑意:“走,事不宜迟,咋们兄弟二人现在就走。”

    怀清撩拨额前发丝,撸起大红袍宽大的衣袖,几下就将绳子解开。

    “还有?还有什么?!你他娘的,磨磨唧唧,还想不想走了?你要想就在这当黑风寨上门女婿,你随意,小爷无福消受。”

    怀清狐疑绕着南羌转了三圈,看南羌眼神巴不得将他生吞。

    “少侠如此不诚心,既然如此,那少侠自求多福吧。”

    怀清轻轻拍了拍南羌的脸,笑的十分戏谑,南羌看着那张脸,瞳孔慢慢缩紧。

    南羌瞪着一双桃花眼,忍不住破口大骂:“还有你当着小爷吃烤鸡的事,小爷也不计较了!”

    堂堂名震南淮的三小姐,什么时候受过此等大辱。

    “还有呢?”怀清挑了挑眉,这话有些发虚。

    南羌心中团了一火气:“狗屁!要是跟前坐着的是天仙美人,你还会坐在那吃香蕉?什么美梦,分明就是噩梦!你这臭道士再罗里吧嗦在这耍小爷,小爷等会将你宰了!你要是识趣的,你赶紧放了我,你先前在林子下药害我一事,我就当两清了!你要是不放小爷,就凭你这三脚猫功夫,你能跑得出黑风寨,小爷跟你姓!”

    怀清摸了摸鼻子,眼里飘忽片刻:“除了昨夜在林子下药一事,还有呢?”

    道士舔了舔前齿,痞气一笑:“贫道不过是有些计谋,比不上少侠好功夫。还望少侠等会念及贫道救命之恩,先前的事一笔勾销。”

    南羌薄唇紧抿,轻轻上扬,眼里露出一丝笑意,点了点头。

    这臭道士拿捏着自己命运小脖颈来跟自己谈条件,实在狡猾。

直播骄臣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冷清欢慕容麒都市情缘夺舍之停不下来荒岛女儿国朝秦暮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