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茶叶过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云朝朝到底是什么样的性格?】潮长长在心里面想着,一边想,一边看着发光的眼睛,一边如实地回答云朝朝的提问:“没有。”

    “那你凑什么热闹?”云朝朝扯着嘴角发问。

    语气有点活泼。

    活泼之中又带着一丝俏皮。

    尽管没有和云之磊说话时的那种嗲萌,也跟之前和潮长长说话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虽然还是在数落,却没有了打击的意味。

    “那你先忙,我就等着吃。”潮·缴械投降·长长又上线了。

    “你不会把骨头捞出来先拿着吗?”云·俏皮不过一秒·朝朝再度质问,“这么烫我自己要怎么清洗骨头缝里面的血沫?”

    原本已经拿着画板准备找地方画画的潮长长瞬间停下了脚步:“那你教我吧,我来弄。”

    这一回,潮长长直接用了陈述句,没有再多此一举地询问云朝朝的意见,以免突生意外。

    什么都别问。

    问就是错。

    错哪儿另算。

    见女孩没有提出异议,潮长长翻开自己的手心看了一眼,想到接下来要处理吃的东西,就对云朝朝说,“我先回去洗个手,你稍等一下。”

    “回去哪儿洗手?六号仓库?我这儿没有洗手池吗?”这是来自云朝朝的质问三连,再加两个,就可以和泡面五连包凑成一对了。

    刚还以为已经万事大吉的潮长长瞬间又回去搬自己的情商:“你们女孩子的卫生间,我一个男生进去应该不太方便吧?”

    “我今天才刚到这里,在五号仓库待了还不到半小时,行李都没拆封,能有啥不方便的?”云朝朝同学的灵魂质问再度来袭:“这卫生间我都没有用过,你有什么好嫌弃的?”

    “……”

    嘿!大男孩。

    要长记性知道吗?

    永远不要自以为有足够的情商,可以和小女生畅快地聊天。

    潮长长在生生不息的灵魂质问中帮忙完成了七步泡面大法的第一步。

    搜魂似的在记忆里面把剩余的六个步骤过了一遍,确认不存在【可能会有危险的事情】,就安心地到旁边画底稿去了。

    对着素描画板的感觉,已经很久都没有出现在潮长长的生活里了。

    这种感觉真好。

    就只有自己,和眼前的画板。

    什么杂念都没有,非常单纯地构思墙体的涂鸦。

    一门心思,一支笔。

    一个世界,一个我。

    将近半年没有动过的素描笔,再拿起来,完全没有生疏的感觉。

    潮长长一笔一笔地勾勒自己心里的想法。

    一切都是那么的刚刚好。

    唯一的问题——他对MK FairWill的了解有点欠缺。

    一次实地考察,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商业的画稿和平时根据自己个人喜好的涂鸦创意,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

    随心所欲肯定不行。

    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听听这个品牌未来法人代表的意见?

    这应该是最为快捷的想法了。

    想到这儿,潮长长就把眼睛从画板上依依不舍地挪开了。

    又一个问题来了,应该怎么称呼MK FairWill品牌的未来持有人呢?

    经历过怎么叫怎么错的潮长长在开口之前犹豫了一下。

    某位潮姓同学拿不定主意。

    在称呼还没有想好之前,就只能先干巴巴地看着。

    五号仓库的库管宿舍,要比六号的那个大很多。

    事实上,其他的五个仓库的宿舍,每个都是六号的好几倍。

    潮长长住的那个是“单间”,其余的库管宿舍,每一个,原先都住着超过四个人。

    云姚织带的库管们搬走的时候,把里面的家具也都跟着搬走了。

    现在的五号宿舍,就是云朝朝一个人的领地。

    但也只是空间比较大,里面的家具什么的,都透着过度极简主义——俗称简陋。

    和潮长长宿舍一样的单人床,一样的桌子,只是数量多了两张。

    再有就是云朝朝做泡面的那个不知道能不能被称为【厨房】的地方,也比潮长长那边只有一个电磁炉的【厨房】要大很多。

    潮长长刚刚太享受画画的感觉,以至于底稿都打了估计得有四十分钟,才想起来要和云朝朝交流。

    没往云朝朝煮泡面那边看的时候没有发现。

    这一看,就看到云朝朝捂着胸·口,颇有点西施蹙眉的感觉。

    美则美矣,却是明显不太舒服的样子。

    潮长长赶忙站了起来,放下画笔,快步走到坐在椅子上蹙眉的云朝朝旁边:“怎么了?”

    “去茶底。”云朝朝有点用力地又拍了一下自己,慢慢吐一口气。

    “嗯?”这没头没尾的三个字,弄得潮长长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你点的芝芝芒芒甘露是不是没有去茶底?”

    “什么是去茶底?”

    “就是奶茶不要加茶。”

    “……那还叫奶茶吗?”

    “只有喜茶的芝芝芒芒甘露,去了茶底还是好喝的,其他的任何一款没有茶就像没有了灵魂。”云朝朝用拳头轻轻敲着自己的胸·口,脸色稍微有点发红地问:“你怎么可以不去茶底?”

    “茶底有什么问题?”潮长长仍然不明所以。

    “我对茶叶过敏。”云朝朝揭示了谜底。

    雷从天降。

    打得潮长长满脸的歉意:“对不起,我不知道。”

    “你怎么可以不知道,少少冰、少少糖、芝芝芒芒甘露,你什么都选对了,为什么偏偏忘了去茶底?”又一个来自云朝朝的灵魂质问。

    “我是说不知道你对茶过敏,我下次注意。”

    “你凭什么不知道?”第N次的灵魂质问来了:“我都知道你用什么画笔,你为什么不知道我对什么过敏?”

    “我……”这种源自灵魂深处的质问,潮长长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了。

    回答不了,就用提问来代替,潮长长选择了自己此刻最关心的问题:“你茶叶过敏严重吗?会出现什么症状?要不要去医院?”

    “严重。”云朝朝回答,“就和见了帅哥一样。”

    “啊?”潮长长理解不了帅哥过敏是什么样的一种过敏。

    “就是心跳加速、呼吸急促。”云朝朝难得耐心地解释:“和见了帅哥一样的反应。”

    “还有这样的过敏?”潮长长不免有些疑惑:“你确定不是因为真的见到了帅哥?”

    曾经首富继承人的自恋属性,很难一下就全部清零。

    不知道在什么时间,不知道在什么地点,就这么不打一声招呼地又冒出来了。

    “我先缓一下,我没在和你开玩笑,我现在有点晕。”云朝朝连抬杠的精神都没有了。

    “那我送你去医院吧。”始作俑者觉得要承担责任。

    “不用。喝都已经喝了,去医院也没有用?过三个小时就好了。”云朝朝深吸一口气,看向潮长长,“你继续画底稿吧,我就这么坐着就行,等泡面煮好了,我差不多就没事了。到时候叫你。”

    云朝朝不想和潮长长说话,她有一种心要跳出来的感觉。

    她一直都对茶叶过敏,但以前好像不会严重到必须要坐着才能缓过一口气来的程度。

    “云宝,你是在五号这边吗?爸爸给你带好吃的来了。”

    人未至声先至。

    这是云之磊的声音。

    潮长长把平时不怎么需要火力全开的情商,调到了最高水平:“我爸调教的。我爸说任何可能会有危险的事情,都不应该让女孩子沾手。”

    云朝朝笑了笑,眼睛亮晶晶的,发着光,和适才判若两人,“那你爸爸教过你怎么洗骨头吗?”

    原来。

    你踩或者不踩。

    雷,就在那里。

    雷啊,你为什么无处不在?

    潮·排雷大师·长长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扫雷】:“我是觉得,什么也不做,就等着吃,有点过意不去。”

    某位浑身是雷的女生不依不饶:“说吧,谁调教的?”

    不知道为什么,云朝朝一个【保证】都没有给过,潮长长却早早地就有了一种尘埃落定的错觉,认定了给围墙涂鸦是他接下来一个多月要完成的事情。

    这会儿被拥有很多备选项的品牌未来持有人给直接指出来,就颇有些不好意思。

    “你除了说谢谢和抱歉,你还会说什么?”即将成为MK FairWill品牌持有人的女孩又不高兴了。

    并不以潮长长的个人意志为转移。

    就连主动申请帮忙清理骨头,竟然都藏着一个雷。

    云朝朝的质疑,再次像潮水般将潮长长淹没。

    从语气到表情,都透着十二分的不高兴。

    “底稿都还没有画出来,怎么就知道要让你涂鸦了?”云朝朝拿话噎他。

    “我……”潮长长仿佛刚知道自己只是个备选似的,在惊讶中犹豫了好几秒,才道:“你确实说过要看一看底稿再决定的。我又自恋上了,抱歉。”

    想到这儿,再次遭遇灵魂质问的男孩决定换个不会踩雷的话题:“我目测你锅里的水,现在应该已经烧到不止五十度了。温度太高你等下洗大骨的时候会烫手吧?要不要我帮忙?”

    潮长长谨记古人【伸手不打笑脸人】的教诲,态度良好地带着满脸的笑意和善意。

    “你这是被哪个女孩调教的这么体贴?”

    女孩的脾气,就和MK FairWill这个品牌现在给人的感觉一样。

    风格是有的,但属于让人完全摸不着的类型。

    “我就在你这儿画吗?”潮长长确定了一下。

    云朝朝刚刚说【能吃了我叫你】的温柔语气,转瞬间,去无影踪:“你那儿要是有地儿我也不拦着。”

    “也是,我那儿……”潮长长在脑子里面过了一遍自己的宿舍,“谢谢你送我的高考复习材料,我等涂鸦都弄完了,就去把那些题做一遍。”

直播大国小商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沈浪苏若雪男朋友出轨之后冷清欢慕容麒系统总让我睡男主[快穿]韩三千苏迎夏年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