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现 第二十七章 观看视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随着郁丛海的话音,一个戴着眼镜,西服笔挺的男子走了出来,他一板一眼地对韩思妍说:“我是海欣集团的法律顾问张伟。这位警官,郁可欣小姐不是犯罪嫌疑人,现在她昏迷不醒,作为直系亲属当然有权知道她被伤害的细节。请立即出示视频证据,否则将向您的上级提出投诉。”

    “哎呀,郁总,怎么回事?别生气,咱们慢慢说。”钱宇平在办公室听外面闹的越来越僵,他也不能再躲着了,赶紧出来打圆场。

    “钱市长,不是我郁丛海要闹事,躺在那里的是我女儿,我的亲生女儿!您让我配合我一直都配合。。。但是我作为父亲,连她到底发生了什么都不能知道吗?!”

    钱宇平伸手拍着郁丛海的手臂:“郁总,郁总。。我理解,我很理解。。。这样吧,我们去找个办公室聊一下。。。。那个护士同志,麻烦您帮忙把一间空的诊室打开。”

    急诊就是用来应对急性病发作的病人,值班的医生就那么几个,所以楼里有很多诊室都空着。这帮人个个出场气势不凡,在场的小护士知道哪个也得罪不起。钱宇平的要求也不过份,护士长连请示徐为民都不需要,赶紧让一个小护士打开了医院走道尽头一间医生诊室。这里离大厅有一段距离,比较安静。

    诊室也就四五六个平方米,有两张桌子和一张可供病人检查的病床。钱宇平带头,郁丛海、吕强等人走了进来。

    这几位平时出行基本都是前呼后拥,在这么简陋的地方开会可是第一次。

    韩思妍对王丹说:“这里你也帮不上什么忙,先回家休息吧,有什么消息我会马上通知你的。”说着话她向吴志宏使了个眼色,让他护送王丹出去。

    吴志宏点点头,对王丹说:“哥们,你也折腾一天了。走吧,先回家休息一下,这里有我们呢,放心。”

    王丹哦哦两声,有心想问问郁可欣到底怎么样了,但看现场剑拔弩张的样子,知道问了也没人会搭理自己。再加上第一次见女方家长有点犯怵,只好臊眉耷眼地跟着吴志宏往外走。

    侯三阴沉着脸没说话,毕竟刚才那个女警官说王丹曾极力救过大小姐,如果再揪着他不放似乎不对了。他带来的那些人见老大不发话,也就让开道路,让王丹走了出去。

    到了急诊楼门口,吴志宏拍着王丹的肩膀说:“行了,你又不是医生,着急也没用,赶紧回家睡觉吧。”

    见王丹还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他恶作剧的心态又起来了:“还有啊,睡一觉把这个姑娘忘了吧。你看她爸恨不得把你吃了的样子,你就别指望他能把闺女嫁给你了。。哈哈。。”一句话说得王丹更是失魂落魄。。。。

    在那间简陋的“会议室”里,钱宇平坐在医生的椅子上,吕强坐在平时病人坐的板凳上,而大名鼎鼎的海欣集团老板郁丛海就只能坐在病床上。

    韩思妍到门口的时候看见的正是这么一副众领导落魄图。

    “小韩队长是吧,来,进来。。”钱宇平跟韩思妍打招呼。

    等韩思妍走进诊室,他指着郁丛海坐着的那张病床说:“小韩队长,坐,坐。”

    待韩思妍别别扭扭地坐下之后,钱宇平对吕强说:“吕局啊,刚才一直在忙着抢救病人,今天这个事情到底怎么回事啊?”

    钱宇平能在一线城市做到常务副市长的位置,那情商能低吗。他之前见韩思妍即使知道郁丛海背景强大依旧不肯透露案情,而吕强在一边也不说话,就知道这个案子肯定很复杂。肯定有不方便对外公布的内容,绝不仅仅因为什么警方调查规定。

    但郁丛海也不是一般人,在京城有很深厚的背景,这种人都有着自己的消息渠道。就算津北市守口如瓶,结果无非就是让他晚知道几天而已。但这样一来,津北市就算彻底把郁丛海得罪了。

    所以他权衡之后问吕强的是,今天这事是怎么回事,也就是告诉吕强,他所要了解的仅仅是有关郁可欣昏迷的前后经过。至于6.16失踪案的前因后果,不在这个询问的范围当中。

    吕强也不傻,他听出了钱宇平的意思。他在心里苦笑,别说6.16整个案件了,就是今天发生的这点事就够诡异的,其中不少细节就不方便对外透露的。但现在是主管市长在问话,那这就是要求他汇报工作,也就由不得他不讲了。

    至于郁丛海坐在旁边——人家听汇报的领导都没说什么,自己还能唧唧歪歪吗。

    他硬着头皮在心里把能说不能说的分了一下类,然后捡着能说的跟钱宇平(郁丛海)汇报了一下。结果汇报的内容变成了这样:首先,王丹陪着郁可欣从楼梯间前往停车场,结果在半路被一个清洁女工拦住(女工手中着火那段不能说),双方对峙阶段,警察赶到。警察喝令女工投降,女工抗拒(乔路东开枪打韩思妍那段不能说,连带着王丹救韩思妍也不能说),结果警方不得不开枪将嫌疑人击毙,期间王丹和郁可欣跌倒(无缘无故),然后发现郁可欣陷入了昏迷,警方将她紧急送至医院。。。。

    说完之后,吕强都有点不敢抬头看钱宇平的脸色。不说郁丛海眼睛里快冒火了,就连钱宇平也皱着眉头盯着吕强:知道你不是学文科的,案件中也有不方便透露的。但好歹您是个市局的副局长吧,就算编故事也拜托编个靠谱点的好吗?听听你说的这都是什么玩意,哦,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工站在那里,你们一帮全副武装的警察包围了她,她能怎么反抗,让你们一群壮汉居然不能将她擒获,最后还不得不开枪击毙?

    好吧,就算这位清洁女工是特么大隐于市的武林高高手,你们警察不得不动枪,那郁可欣和王丹这俩人怎么就在你们警方的保护中摔倒的?你别告诉我嫌疑人会隔山打牛啊。

    听着旁边郁丛海逐渐变粗的呼吸声,钱宇平真有点生吕强的气。如果你刚才硬顶着说不能讲案情也就罢了,我想别的办法来安抚这位郁大老板。结果你给我讲出这么离谱的一个经过,你把人家当傻瓜了是吗。

    不过,他毕竟是主管公安的领导,怎么也要在外人面前维护自己下属的面子。想了一下换个方向:“小韩队长,现场的视频录像带来了吗?”

    钱宇平打算趁着郁丛海还没有发作,干脆让韩思妍交出视频录像。反正郁丛海的女儿是受害者而不是嫌疑人,那么让人家家长知道自己女儿是怎么受伤的总不过分吧。

    韩思妍见吕强再次不吭声,就在手中的警务通平板中输入密码,然后调出案情视频,点开递给钱宇平。

    钱宇平拿着平板看着,而旁边的郁丛海也老实不客气地了凑过来。钱宇平没有任何表示,仿佛根本不知道郁丛海的大脑袋正凑在旁边看视频一样。

    不过他还是有意无意地将平板倾斜了一个角度,方便郁丛海一同观看。

    韩思妍和吕强对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露出了苦笑。。。。

    视频本来就是专案组准备给上级领导做汇报用的,所以把事件的整个过程做了一个剪辑拼接,以方便领导了解案情经过。

    首先一段是王丹和郁可欣站在电梯门口等电梯。两人显得相处很愉快。郁可欣不知道为什么撅着嘴用手揉着脑门,而王丹则在旁边傻乎乎地看着。看着看着郁可欣先莞尔一笑,王丹也跟着傻乐。

    接着就是郁可欣一脸嗔怪的表情打了王丹几下,王丹赶紧举手表示投降。。。。视频没有声音,但两人嬉笑打闹的样子,活脱脱就是一对小情侣在调情。

    直到。。。。王丹吻上了郁可欣的嘴。。。。

    求收藏、求推荐

    “对不起郁先生,我们警方有办案的规定。但您放心,一旦可以公布的时候一定第一时间通知您。”

    “你们警方的规定是你们自己的事,我作为受害人的家属我有权力要求知道真相,我有知情权!张律师!”

    他看着韩思妍说:“这位警察小姐,我是郁可欣的父亲。现在我女儿躺在急救室生死不知,我的人告诉我最后和她在一起的就是这个小子。他们关心小欣,所以情绪激动了一点,请您原谅。但小欣和他在一起到底出了什么事,警方是不是也该给我一个解释?”

    “这个。。”韩思妍见王丹躲到自己身后,也放心了下来。郁丛海虽然口气不善,但他毕竟是受害者的家属,韩思妍也理解他的心情。只是这案子不同于一般的刑事案件,整个过程如此诡异,在没有得到授权的情况下,她怎么可能随便往外说。

    “这位郁先生,我理解您的心情。只不过这个案件还在警方的侦破过程中,其中的细节实在无法现在就公布。。”

    郁丛海有这种情绪倒不是说他是个不讲理的人,一般人的心理都是这样,当遇到一些不好的事情的时候,总会把责任推到外人头上。

    郁丛海沉吟了一下,对韩思妍说:“我作为小欣的父亲,是不是有权看看视频录像。”

    韩思妍转头看看吕强,见他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心里就明白吕强也不想答应郁丛海的要求。但可能由于什么原因不方便拒绝,这时候就需要下属为领导抗雷了。

    要知道,像公安局这种强力部门传统上是极为护短的。

    在气氛愈发紧张之际,吕强决定采取迂回战术。他转头看着郁丛海,轻轻地问道:“郁总。。您看?。。”

    郁丛海现在只有一个心思,就是尽快救醒自己的宝贝女儿,至于其它的都是浮云。他看了侯三一眼,沉声说道:“三儿,松手。”

    韩思妍犹豫了一下,感觉这样敷衍似乎真的有点不近人情,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我可以告诉您的是,整个案件发生的过程都被监控探头录制了下来。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您,您女儿的昏迷跟王丹没有任何关系。恰恰相反,是他当时在努力保护您的女儿。”

    郁丛海听韩思妍这么说,愣了一下,心里对王丹的怨恨消弱了一点。但总的来说还是怪罪:至少当时是这小子跟小欣在一起的吧,既然保护她为什么没有保护好。

    他一离开侯三的魔爪,也顾不上整理刚才被搞乱的仪容和服装,悄悄地退后几步,躲到了韩思妍和吴志宏的身后。结果他这副猥琐胆小的样子,让郁丛海看着就觉得更讨厌了。

    郁丛海没管王丹往哪儿躲,反正要真是你小子害的郁可欣,你就是躲到天涯海角也把你揪出来。

    很明显,郁丛海不好得罪,至少他的靠山钱宇平就在旁边呢。吕强就算铁面执法,也不能一点不给顶头上司面子吧。虽然郁丛海手下人的做派有点过份,但也没有严重到需要动用警力镇压的程度。

    而另一边,韩思妍作为警察制止冲突肯定没错,虽然她的反应似乎有些激烈,但同样也没有突破警务条例。吕强作为警方在场的最高领导,如果不维护警方的尊严,别看他高居副局长的位置,以后照样没法在公安局混了。

    都说社会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但这位也太快了吧,赶上点钞机了。

    更让他郁闷的是,通过刚才简单几句对话,似乎这些人认定郁可欣现在这个样字是自己害的——这世上还有比自己更冤的吗?

    好在那个漂亮的冷面女警及时出现,否则看侯三气急败坏的样子,自己很可能血染急诊部大厅了。看见韩思妍毫不退让地命令侯三放开自己,王丹心里别提多感动了:关键时刻还是人民警察好啊。

    郁丛海发话侯三自然没有不听的,虽然依然对王丹怒目而视,还是愤愤地松开了手。

    王丹怀着对郁可欣的满心焦急跑到医院,结果刚进门就莫名其妙被被人强拉到了侯三面前。而下午还和颜悦色的侯三,见了他居然就像见到仇人喊打喊杀。

    在韩思妍发出严厉警告,尤其是在她摆出一副不惜动武的姿态之后,原本纷闹的现场居然出现了一段寂静。

    吴志宏等纷纷绷紧了肌肉,摆出架势随时等候韩思妍的命令动手。而侯三周围的那些大汉虽然停止了对王丹的推搡,但一个个目光狠戾,也在看侯三的后续动作。

    吕强看着眼前的场景,眼角不禁抽搐一下,这时候觉得自己头疼得都想回去找徐为民开一片止疼药了。虽然他也是出身于刑侦一线,但现在毕竟是官场中人,有些官场规则还是要遵守的。

直播世界另一面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豪婿韩三千苏迎夏超级土豪林云绝世神皇从今天开始当城主我能复制天赋剑临诸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