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王府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只见树木抖动,五名蒙面大汉从树上一跃而下,团团将他二人围住。

    女子从林中走来,带着面纱,身姿婀娜如柳枝,杏眉厉色,“你们是谁?为何跟着我?”

    此时顾蓉一身女装,出门前被小翠好好折腾了一番,面色红润,云鬓花颜金步摇,衣裳是顶贵的样式,与当初康城内面如菜色的模样天差地别,女子居然没认出来!

    顾蓉浅浅一笑,“哦?我不曾想到,你眼力竟如此不好,对于划破你脸蛋的人,居然全无印象!”

    女子眼神骤变,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她,半晌咬牙道,“是你!你居然没死!”

    解花语乃东岳奇毒,她居然懂得压制之法,女子一腔怒火冲天而起,“我倒是小瞧了你。”

    “今日既让我遇上了,那就留下谈谈心如何?”

    她后退半步,五名大汉顿时将他二人围紧,她现在只想一报当初之恨,怒声道,“杀了她!”

    五名大汉围攻而上,春丰长剑出鞘,将她挡在身后,只听得当的一声,拦住五人,春丰的剑,深得真传,此刻挑、劈、挽护着顾蓉,竟游刃有余,任由无人如何进攻,都近不得顾蓉身旁。

    女子脸色铁青,想不到她身旁,竟有如此武功高强的护卫!今日怕是讨不到结果,打了哨声,五名大汉同时撤退。

    一时林中寂静,春丰欲追,被顾蓉拦住。

    “不急,我有预感,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

    远远传来钟声,清脆如铃。

    “我们走。”

    回到衣店,婶婶已经挑好布料,正左顾右盼间,小翠清脆的一声小姐,急忙迎了上来。

    顾婶见她回来,放下心来,嘴上不由责怪道,“就这一会的功夫,你上哪去了?”

    “婶婶挂念了,遇见个朋友,叙了叙旧。”

    “我给你也挑了好几匹布料,你刚回来衣裳少,多做几件,我的蓉儿啊,是这世上最美的姑娘。”

    顾蓉回想起今日自己照镜子的模样,心里不敢恭维这句话,她面貌说不上丑,但要说最美,怕是比不上的人多了去了,她挽住顾婶,笑盈盈道,“是是是,我最美,走吧婶婶,我带你去好好逛逛去。”

    又买了些物件,回到府内的时候已经晌午,有小厮前来接过东西,报道,“小姐,老爷在书房等着你呢。”

    顾蓉嘱咐顾婶回院子,自己去书房见王淹。

    书房内,王淹正对着请帖发愁。

    顾蓉带着街上买的糕点,高高兴兴进了门。

    一进屋就看见了桌子上等的请帖,她放下糕点,疑问道,“大哥,这是什么?”

    “找你来也是为了这事,我受命去盐都调查盐税案,明日就要启程,这……宴请帖……”他本不愿让她卷入这些后院纷争中,他的妹妹本该是自由自在的才对。

    顾蓉知他如今刚刚上任,琐事繁多,后院之事肯定顾及不来,便自告奋勇道,“大哥只管安心顾好自己的事,以后这后院的事直接递到我这就行了。”

    建府几日,府上大大小小的琐事几乎堆成了山,他一个七尺男儿,手下的弟兄都是大字不识一个,对于管家一事实在是一言难尽,听闻她愿意接受,心中一块石头落地,道,“如此,一会我便让王奎把东西给你搬过去。”

    顾蓉见一桌子菜未动几口,逛了半天腹中饥饿,命人添了碗筷,坐下吃了起来,吃着这才想起来刚刚王淹说的话,她边吃边道,“盐都怎么了?”

    “得了秘令,去调查知府刘邕,他被参了好几本折子,私吞盐税。”

    顾蓉心中微微一凛,忆起往事,再吃着已觉无味,遂放了碗筷,道,“我记得刘邕为官三十载了吧。”

    “具体时间我不知道,底下的大历、丹阳、凤阳联合上书,情况不乐观。”

    顾蓉垂目,瞧见桌上的糕点,忙道,“大哥你快尝尝,小翠说这家的糕点很好吃。”

    “是嘛。”

    顾蓉递给他一块,自己也捏了一块尝尝,糕点甜而不腻,顾蓉看着王淹,若有所思。

    回到院子,小翠已经按照她的喜好,把院子重新修整了一番。夏日炎热,王淹硬是在修建园子的时候,在一侧修建了水池,栽满荷花,消去不少热气。

    “小姐,冰镇的甜水。”

    顾蓉从桌上抬起头,见小翠端着好几碗汤汤水水进门,一时间竟以为看到了青儿的身影,有些恍惚。

    “小姐?小姐?”

    “啊?”顾蓉回过神,接过一碗,碗身冰冰凉凉,一模就知在井水里镇了许久。她见桌子上还有五碗,自己就算再能喝也不可能再喝五碗,顾蓉问道,“怎么端这么多过来?”

    “小翠不知小姐喜欢什么口味的,就都做了一些,小姐要是喝不完,也可赏给内院的秋意姐姐几人。”

    顾蓉哪还不明白她的玲珑心思,笑道,“分下去吧。”

    小翠谢了恩,又端着碗出去了。

    顾蓉坐下,碗中漂着零丁花瓣,闻着香气倒令人精神许多,尝了一口,入喉微甜,又带着丝丝凉意,确实消暑。

    刚喝完,远远的便见春丰领着人过来,身后还抬了几口大箱子。

    “小姐。”王奎给她行礼。

    “王大哥。”

    王奎听顾蓉叫他大哥,笑得有些不好意思,命人把箱子搬近些,道,“这是所有的家当,里面有各种琐事支出账目,铺子,还有赏赐的物件,我们也没具体数数,以后这内院之事,就劳驾小姐了。”

    满满两大口箱子,堆满了各自物件,还有堆在最上面的好几本账本。

    顾蓉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呆了呆。

    “那……那我还要去办大哥交待的差事,告辞告辞!”

    她瞪着两口大箱子,半晌才扶额,感觉自己没了力气,吩咐道,“抬到里面去吧。”

    一直到天黑,顾蓉也未能从书房里出来,她异常严肃的把跟前伺候的春丰、秋意、九月叫到了跟前,天还未黑透,书房内未掌灯,女子坐在书桌旁,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三人。

    三人皆一凛。

    顾蓉幽幽开口,“你们?谁会看账本?”

    一时屋内寂静无声。

    半晌,还是作为老大的春丰开了口,“小姐,我们六人之中,会算账的夏迎和冬青,已经被你挑出去了……”

    意思就是不会?顾蓉哀怨,想起今日在大哥面前风轻云淡应下的模样,怪不得王奎跑得这般快,莫不是怕她后悔?

    她挥挥手,算了,还是自己来吧。

    三人退下,屋外响起小翠的声音,“小姐,今日做了贵妃芒,还有荷叶熏鱼,都是小翠的拿手菜。”

    顾蓉觉得还是不能让自己饿肚子,放了账本,吃饭去。

    不知大哥从哪里找来的这个鬼灵精,下得了厨房,入得了闺房,但凡贤妻良母会的,她都会了,小到梳洗打扮,大到出门在外,都是事无巨细。

    两人急忙下楼,街角的女子消失不见,顾蓉急忙追了上去,很快远离了人群,追到城郊,却未再寻到踪影。

    “小姐。”春丰感到不妙。

    “这位姑娘好面生,恐怕是第一次来我这小店。”

    小翠迎上前,“这是我家小姐,掌柜的尽管挑你们这最好的布匹来,让我家小姐挑挑。”

    “当然,几位里间请……请请请……”

    她突然凝住目光,已经起身,急唤道,“春丰!”

    “在!”

    “跟我走!”

    “你今年多大了?”

    “奴婢十八了。”

    “你看着装扮吧。”

    一行人便往里间等候,婶婶连着挑了好几匹,都不太满意,带着丫环出了里间看布匹。

    顾蓉闲着无事,坐在茶桌旁,这店气派,奉人的茶叶也是顶好的,顾蓉喝着茶,眼悠悠地瞥向大街上,只见行人来往,各种吆喝声此起彼伏。

    今日气候不错,她昨日就打算和婶婶出府去,给小侄子买些衣物玩具,今天早早的就准备好了,用过早饭,坐上马车出发。

    去的是峦城最大的一家成衣店,掌柜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男子,一见她们进来,已经热情的迎了上来。

    顾蓉刚醒,丫环小翠正在给她梳洗打扮,挑选发簪,“小姐今日不是准备出门逛逛吗?选这支步摇如何?”她手上选了一支金色的步摇,略显得招摇,“小姐这是第一次出门,总不好穿着太素,若遇到别家小姐,不至于被比下去,落了面子。”

    顾蓉不由多瞧了她两眼,只见小翠落落大方,眉眼低垂,笑容乖巧。

    选衣裳的时候,小翠挑了一件浅绿色的夏裳,从内到外,事无巨细,顾蓉颇为满意,想着哥哥对她很是用心,这等丫环,不知调教了多久,才能这般聪慧剔透。

    “今后你就在屋内伺候吧。”

    “是。”

    正说着话,秋意和九月已经在门外请罪,“属下有罪!”

    “退下吧,无什么大事,别一天到晚就是请罪请罪的。”

    关于王淹,帝都流传的最多的一个流言是,自幼父母双亡,家中只有一位妹妹和婶婶,人长的也算是一表人才,甚得皇帝器重,风头无二。

    王府内。

    天刚透亮,春丰已经来禀告,“小姐,秋意和九月回来了。”

直播朝辞夕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韩三千苏迎夏沈浪苏若雪荒岛女儿国他和她的猫从代工厂到科技霸主重生香港之风流人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