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没有我允许,谁敢娶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贺谨珹直接退身向后,站直身整理西装,咬牙切齿警告道:“再有下次,我直接弄死你!若不安分,我让你们连大街都没得睡!”他转视线睥睨秦丽瑶,“你所造的孽,终有一天通通都得还!”

    像极了恶魔的阴沉警告,秦丽瑶浑身不禁猛哆嗦,不敢吱声反驳什么。心里突然觉得,秋婉华真的很会生儿子,半点不继承母亲的懦弱心软,完全是另一个极端生长。

    车上,贺谨珹坐上车时,曲兰心正在安抚孩子,极尽温柔,温声细语,他什么也不多说,直接叫司机开车离开,回安怡阁。

    半路,孩子安心放松下来,很快就在曲兰心怀里睡着,而且睡得很安稳。

    曲兰心小心让孩子横放睡膝上,然后翻动背包找纸巾,并找出矿泉水,用水浸湿纸巾后,帮孩子轻轻擦拭脸上的泪痕,随后又用湿纸巾给孩子敷眼,想让孩子眼上的红肿尽快消去。

    贺谨珹静坐在一旁看着,不禁有些动容,但又不知该说些什么。眼前的女人是个好女人,但是,他却把她给弄丢了,她待他的态度,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接下来,你想怎么样?”

    曲兰心看也不看,突然开口冷淡问。

    贺谨珹不回答,知道她一定是有了新的打算,就反问:“那你呢?有什么打算?”

    曲兰心也不答,直接提要求,“把户口本给我。”

    “然后呢?”

    “转移户口,带孩子离开。”

    “休想!”

    曲兰心说得很决绝,贺谨珹说得更决绝。

    事情绝不会那么容易,听到拒绝是意料之中,曲兰心转头冷视贺谨珹,“你是不是想让孩子一而再三经历这种事?你以为下次还能像这次那么有运气,还是虚惊一场吗?”

    贺谨珹心里无奈,不想多说什么,就只是反问:“你打算让孩子生活在一个不健全的家庭里,缺失父亲吗?”

    “我就算再婚,重新给孩子找父亲,也比你强!至少不用被心怀不轨的人老惦记……”

    曲兰心话还没说完,贺谨珹突然倾身向前凑近她,右手抓上她脖子,左手托上她颈后,咬牙切齿斥问:“没我允许,你再婚个试试!谁敢娶你?我弄死他!”

    从没想到贺谨珹会有这个反应,占有欲会那么强,曲兰心惊愕之余,冷冷地笑着怼道:“犯贱!舔狗!”

    知道会被骂,还骂得那么难听,贺谨珹意料之中,也不往心里去,只是沉默放开她,默默承受自己种下的因果。

    “这四年来,你以为我没交男朋友,没与人同居吗?还会想着你、等着你吗?”

    “……”

    听着冷冷的言语,贺谨珹心里不禁咯噔一下,但很快,他心里又深信曲兰心绝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如此以孩子为重,绝不至于那么草率,而且,孩子也没认谁做父亲。

    “当初,你提出圆房的要求,就是为了报复我?”过了良久,他突然问。

    “是!”

    曲兰心很斩钉截铁地说。想做个彻底了结并留一份念想倒是真的。

    “那为什么不继续报复?”

    “我又不犯贱!”

    “哼!”贺谨珹突然冷笑一声,很意味深长地说,“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了,就再也改变不了连锁反应,这一辈子,你已经没有选择了!”

    “那可未必!我们走着瞧!”曲兰心很不服气地说。

    贺谨珹不想再争论,伸手轻抚孩子的头,直接选择沉默。

    “啊--”

    贺谨凌忍不住痛吟出声,吓得秦丽瑶惊慌哆嗦、急忙捂住嘴,发不出声音。

    “小仁,别怕,妈妈来接你了,马上就带你走,别哭……”

    曲兰心扑跪到床边,急忙抱起孩子,小心扯开孩子身上的胶带。

    “妈妈……”

    曲兰心紧抱着孩子,抚头安抚着,急走出房间,急赶下楼,径直往玄关走,去车上。

    吴振东跟着下到一楼,转去找贺谨珹,“贺总,小少爷找到了,和太太在外面等着。”

    贺谨珹心里霎时安心下来,随即放开水果刀,接着一记右直拳狠挥上去,重击到贺谨凌左腮帮上。

    喉咙皮肤似乎被割伤了,微疼开始蔓延开来,而贺谨珹冷峻至极的眼神带着杀气,根本不像是在吓唬而已,真的极可能会下手。贺谨凌就缓下口气说:“贺谨珹,我只是求财,我要得到老爸一半的遗产,包括这栋别墅!”

    “遗产?我爸还没死呢?哪来遗产一说?就算有,你也得先提供一份亲子证明,毕竟你妈是个婊子,不知爬了多少男人的床!”

    “贺谨珹……!”

    曲怀仁一下子哭得更厉害,双手一被解开,就紧搂上妈妈脖子不放。

    “好啦,不哭,不哭,妈妈这就带你回家,没事了,没事了。”

    曲兰心犹豫一下,转身跟着也去找。

    几分钟后,终于在二楼的客房里找到孩子,看到孩子双手双脚被胶带缠住,就连嘴巴也被胶带封住,侧躺蜷缩在床上,还在抽泣,眼睛哭肿得很厉害,曲兰心的心一下子就绞痛至极,想到这得给孩子留下多大的阴影啊,就更是愤恨至极。

    “是吗?”刀子直压向喉咙,贺谨珹恶狠狠地斥问,“那我是不是也可以算一算母债子还啊?哈?”

    “不要!贺谨珹,你冷静静点,别乱来!”秦丽瑶一见刀子压向儿子喉咙,压入肉里,霎时恐慌至极,但又不敢上前轻举妄动,只好急忙劝说,泪水忍不住哗啦往下流。

    贺谨珹懒得再理会什么,直接下令,“振东,给我带人搜!他的人敢阻拦,我就弄死他!”

    “好!”

    吴振东马上下指示,让手下众保镖分头行动,开始楼上楼下搜寻。

    秦丽瑶霎时气得浑身发抖,气急败坏怒吼起来,但一时之间又说不出话来。

    贺谨凌听了也顿时羞恼成怒,但又不敢轻举妄动,大吵起来,毕竟刀子正架在脖子上呢。

    “我弟弟?你真是太抬举我了,我是独生子!”贺谨珹冷冷地回应,随即咬牙切齿说,“不过,他倒是我妈受尽屈辱背叛的证明,不如今天一并清算了!“

    贺谨凌心里恐慌至极,嘴上却还是警告道:“贺谨珹!敢动我试试,我就立马让你父债子还,再也见不到你儿子!”

    曲兰心从没想到,贺谨珹会偏激到这种程度,想上前劝止,可又很担心儿子,就顿时犹豫不决着。

直播奈何前夫又后悔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祸水养成系统荒岛女儿国夺舍之停不下来沈浪苏若雪国王游戏[快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