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许下宏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就拿考公务员来说,笔试相对公平,面试却阴谋百出,金钱和血缘关系之上,'唯才是举'早已抛之脑后,自己家的安排了,亲戚家的安排了,邻居家的安排了,上岗的人虽多,而真正有才干的人,凤毛麟角。

    招收的尽是一些被金钱和关系腐蚀的残次品,又如何能为人民服务,真正有才能的人由于缺少门路而被挡在门外,空有一腔热血,却无用武之地,这是时代的社会的悲哀,时代的悲哀。

    再或言,就算考上了公务员,没有相应的背景,也只能是死心塌地的干一辈子,毫无晋升空间,抬头所见,群山遮掩,那一抹黎明的曙光,永远在数重山之外。

    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苏羽便不再想着父母之仇,也不再想着余情,只待两三年之后,妹妹已经长大,便可以与妹妹成亲,安安稳稳的过完这一生。

    如此看来,捕快并不可取!

    好不容易穿越来到这个时代,又岂能碌碌无为,虚诞人世,不作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还以为我就要被这可笑的天道屈服!

    我来自现代高科技社会,自有一身无可匹敌的本领,在这个时代,我必将走出一条自己的路,这条路必将轰轰烈烈,惊世骇俗!

    我有丰富的知识,我可以发明各种东西,创造出这个时代还没有的物品,建立一个强大的商业帝国,不过,我对此不是很感兴趣。

    与建立一个商业帝国相比,我更想用武力征服这个世界,征服这个时代。

    天地虽广,日月星辰,却看我如何掌控!

    当然,这一切均是我自己的事情,在做这一切之前,我必须先完成'苏羽'的愿望:查清兆星云夫妇被杀的真相,还要找寻余情的下落,先处理这些事情,在一步步实现自己的愿望。

    想到这里,苏羽突然豁然开朗,一切已然明了,这天地虽大,且容我伸伸懒腰。

    三河镇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我也是时候离开了,先去西山调查兆星云夫妇被杀之谜,再去寻找余情的下落。

    想到这里,苏羽决定把想去西山的想法告诉父亲,希望得到父亲的同意。

    入夜时分,思绪既定,苏羽缓缓的走到父亲的房外,敲门,‘咚、咚、咚、咚’。

    父亲打开了门,亲切的问道:“羽儿,这么晚了找我是有什么事吗?快进来坐下说吧!”

    苏羽走进了父亲的房间,见父亲坐下了,自己也坐在了椅子上,苏羽诚恳的说道:“父亲,以前是我放不下仇恨给您增添了很多麻烦,现在我已经想通了,我会离开三河镇一些时日,彻底处理这件事,还请父亲同意。”

    父亲摸了摸胡须,道:“世间有多少人执着于‘得’,穷极一生也只是捕风捉影,却不知有时‘舍’比‘得’更难能可贵!”

    苏羽并不知道父亲此话何意,只是望着父亲。

    父亲看了看苏羽,接着说道:“以前听小曼提起过,你在离开西山之后,曾在玉溪认识了一个叫余情的女孩,你打算如何做?”

    苏羽回答道:“我已经认定了小曼,便容不得其它,不过,我始终欠余情一个交代,我会去找她,给她一个交代,如此而已。”

    萍水相逢,过客而已,时过境迁,相忘尔尔,天下之大,相遇何期,若相遇,且是一种缘分;若不遇,何方紧守这份回忆,祝各自安好!

    父亲道:“羽儿,你要明白,‘舍’与‘得’只是两面,而非两个极端,你越是执着于‘舍’、‘得’二字,你便越是难以释怀。”

    苏羽道:“父亲,我知道你这话的意思,只是,有些事必须要做出选择,因为只有做出选择,对我、对妹妹、对大家才好,犹豫不决,只会徒增烦恼。”

    父亲道:“既然你说的这么清楚了,我也不多说什么了,过些日子你回西山一趟吧,去查明你父母被害的真相,也去尝试着找寻余情的下落,完成你心中的愿望吧!”

    苏羽道:“我想带着妹妹一起去西山,也好拜祭我的父母,不知父亲意下如何?”

    听到苏羽这样说,父亲缓缓站起身来,一边摸着胡子一边踱着步子,似有疑虑,过了好一阵子才说道:“羽儿,此去西山路途遥远,可能会遇到危险,而且,你也有你自己的事要做,就不要带着小曼一起去了。”

    听到父亲这样说,苏羽才觉得自己有些思虑不周全,世事如棋、乾坤莫测,此去西山路途遥远,谁敢保证这一路不会遇到危险了?就算自己不惧,一定能够保护自己的妹妹吗,她那么娇小可爱,路上难免有人会生歹心,想来,确实不能带妹妹一起去西山。

    苏羽很了解自己的妹妹,如果自己去西山的话她势必也会跟去,苏羽想了想才对父亲说道:“父亲你说的很对,为了妹妹的安全,这次我还是不要带妹妹去西山的好,只是依妹妹的性格,我如果不带她去西山的话,她是断断不会依的,到时我只好悄悄的离开,等我从西山安全归来时再跟她解释。”

    父亲点了点头:“你说的很对,倘若小曼知晓你要去西山,她定会跟你而去,我实在是不想让她涉险,所以这几日你要格外小心,千万不要让小曼看出端倪。”

    苏羽知道苏小曼不仅聪明伶俐,更是见微知著,这几日也会注意这些。

    长久以来,苏羽和父亲平日里很少说话,今天还是第一次这样畅谈心事,聊的这般开心,直到深夜,苏羽才从父亲的房间出来后,昏昏沉沉的回去睡觉了。

    还不是处在整个社会的底层?因为他们早已失去了'守一地祥和,护一方平安'的功能,他们唯一的作用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为了满足父辈们的虚荣心。

    而就是这样的一种职业,也隐含着诸多不公。

    苏羽以前从没有干过这些事情,现在干这些活,虽然有些劳累,但却有另一般滋味。

    虽然家里的豆腐生意还算不错,周围邻里也经常照顾,但苏家并不算富有,而且做豆腐也着实劳累,常言道,天下行业有三苦:撑船、打铁、磨豆腐。

    苏羽有非常丰富的知识,又懂武功,当然不愿意磨一辈子的豆腐,苏羽想到父亲以前曾对自己提起过到城里当捕快,现在想来倒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真的是美差吗?苏羽有了新的思量:

    捕快!

    这个时代的捕快与现代社会的公务员有何不同!

    苏羽道:“放心吧!东儿是不会在意这些的,我想他真正需要的应该是慰藉,我们以后有时间多陪陪他便好。”

    苏小曼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哥,你说的很对,只得庆幸的是赵目清是个贤惠大方的姑娘,她一向知书达理、规规矩矩,人品、才干俱佳,是万中无一的女子,但愿,他们成亲后能友好相处。”

    苏羽说道:“江家和赵家是三河镇最大的两大家族,他们都是这两大世家的儿女,也算得上是珠联璧合,我们也无需操心,先不说江东儿和赵姑娘的事了,话说父母去斑桃镇已经有六天了,怎么还没回来?”

    苏羽有自信能成为一个好捕快,干几年捕快没准还能升到捕头了,再干几年没准还能升为总捕头了,届时光耀门楣,不仅会让苏小曼过上好的生活,不枉与苏小曼相爱一场,更会给整个苏家争光,报答苏家的养育之恩。

    捕快每月有两钱银子,捕头每月有三钱银子,工钱远比别的差事要高,苏羽越想越觉得这是一份美差。

    苏羽看出了苏小曼的意思,暗地里下定决心,来日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带苏小曼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这天下午,父亲便开始做豆腐了,苏羽和壮壮也在一旁帮忙。

    苏羽道:“成亲对东儿来说并不是一件幸福的事,他连我们的祝福都不想要,又怎么会接受我们的礼物了?我们还是什么都不要送的好。”

    苏小曼道:“哥,你说的这些我都懂,只是,只是我们与东儿的这份友谊失而复得,我是倍感珍惜,东儿成亲是他这一生的大事,若什么东西都不送,我觉得很难表达我们的心意。”

    苏小曼说道:“在你们离开的第二天,我的病便已完全康复,母亲不必担心”,听到苏小曼这样说,母亲便笑着点了点头,嘴里嚷道:“那就好,那就好。”

    苏小曼从未出过远门,她很是向往外面的生活,这次生病未能和父母一起去斑桃镇,对她而言着实有些遗憾,此刻只得缠着壮壮,让壮壮给她讲讲一路上的所见所闻。

    壮壮本不善于言语,再加上他反应远比一般人要慢,说起话来吞吞吐吐,半藏半显,半遮半掩,苏小曼听得雨里雾里,越发勾起了苏小曼对外界的好奇之心。

    苏小曼安慰道:“哥,你不用担心的,去往斑桃镇的路父亲已经走过很多遍了,我想他们就快回来了”,方此时,门外传来喧哗声,苏羽和苏小曼来到门外一看,父亲、母亲、壮壮三人已经回来了。

    母亲放下手上的包裹,急忙对苏小曼说道:“小曼,你的病好些了吗?”

    第029章   许下宏愿

    父亲、母亲、壮壮还没有从斑桃镇回来,苏羽、苏小曼两人在家过的很是开心,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转眼间,便已经过去好些天了。

    这天,苏小曼对苏羽说道:“哥,下个月东儿便要成亲了,我们该送他什么礼物好了?”

直播剑武天下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武侠之无尽恶人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无限之逆天武道武侠之超级提取荒村野情大明之最强锦衣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