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傻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而站在门口的红裙女子,也张口结舌。

    这家伙回来是拿银子的???

    “谢谢。”

    卫言装好了所有的银子,对那白裙少女道了一声谢,便准备离开。

    白裙少女惊醒过来,连忙道:“公……公子,请留步。”

    她真的有些懵了。

    她第一次见到有人眼里只有银子,而没有她的。

    卫言停下脚步,疑惑道:“怎么?”

    难道拿这八百两银子,还需要什么条件不成?

    那可别怪他要出口喷人了哦。

    白裙少女见他目光警惕,而且还一副准备发怒的模样,神情顿时一僵,暗暗道,我哪里做错了吗?

    “这词……”

    她勉强一笑,抬起了手里的竹简,道:“是你作的,对吗?”

    卫言正要否认,她盯着他的眼睛,接着道:“不要否认,我都看到了。”

    卫言死猪不怕开水烫,握紧手里的钱袋道:“你看到了又怎样,反正这八百两银子已经是我的了,你休想要回!”

    说罢,转身就走。

    白裙少女一滞,连忙道:“公子误会了,我……”

    不待她说完,卫言已经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间,快步离去。

    站在门口的如月也连忙道:“公子留步……”

    可惜,卫言看都没有她一眼,直接跑了起来,快速跳上搭板,回到了第一艘画舫上。

    随即,便带着刘病已等人走到船边,登上了小船,渡河上岸。

    白裙少女追到门外,站在栏杆前,呆呆地看着那只快速远去的小船,半晌反应不过来。

    “那莫是个傻子?”

    如月站在她的身后,一脸怪异地道。

    许久之后,白裙少女方收回目光,看向了手里的竹简,目光复杂地喃喃道:“能写出这样的词,即便是个傻子,也是个令人难忘的傻子。”

    上了岸,卫言回到了酒楼,喊醒了依旧在包厢睡大觉的画儿,准备回家。

    刘婵心事重重,先行离去。

    临走时,叮嘱他明日早些来,亲自做好红烧肉和鲫鱼汤。

    看着这位郡主的马车潇洒离去,卫言很是羡慕。

    这个时代,能够拥有自己的马车,那可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而且普通人,即便再有钱,也不能在这京城街头随意乘坐马车。

    只有有身份有地位的上等人,才有资格。

    卫言很想快点活成上等人,所以转头看了刘病已兄妹三个一眼,道:“走吧,我先送你们回去。”

    以后能不能成为上等人,就靠这几位了。

    刘病已正要推辞,刘解忧扯了扯他的袖子,给他使了个眼色,又看了旁边的刘舞忧一眼,刘病已立刻明白过来,点头道:“好,咱们先送解忧她们回家吧。”

    夜已深。

    路上行人渐少。

    虽然京都治安不错,但是让两个少女在漆黑的街道上走,实在不安全。

    一路上没人说话,似乎都在想着心事。

    就连一向话痨的刘解忧,都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到了史家门口时,刘舞忧方对着卫言行了一礼,道:“卫公子,今日之事,多谢了。”

    卫言拱了拱手,道:“是我该谢你。”

    那八百两银子,也有她的功劳,若不是她模仿了刘病已的字迹,只怕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就解决了。

    刘舞忧目光复杂地看了他一眼,方对着刘病已道:“大哥,那我们先进去了。”

    刘病已点头,犹豫了一下,方道:“舞忧,言哥最近准备买一座宅子,到时候,你若是有时间的话,咱们一起去帮言哥打扫一下。”

    刘舞忧愣了一下,低声道:“嗯。”

    随即,拉着刘解忧,进了大门。

    她自然听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少年现在不仅有自己的酒楼,又准备买自己的宅子了,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寄人篱下一无所有的少年了。

    可是,她也有她的尊严。

    这时,刘解忧突然回过来头看着卫言道:“言哥哥,我和姐姐都不喜欢住在这里,你要是买了宅子的话,我们可以搬过去跟你一起住吗?”

    卫言:“……”

    “小忧!”

    刘舞忧慌忙把她拉了进去,快步离开。

    卫言与刘病已面面相觑。

    路上,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刘病已率先开口道:“言哥,其实……小忧刚刚的话,你可以考虑考虑。”

    卫言没有理他,从袋子里掏出了两百两银子,塞到了他的手里。

    刘病已立刻涨红了脸,道:“言哥,我不能要,你上次才给我的。”

    卫言板着脸道:“别啰嗦,给你就收下。知道你现在很缺钱,租房吃饭读书交友,哪个不花钱?不能光靠丙吉大人,人家还要照顾家里呢。”

    刘病已满脸羞愧道:“可是……”

    卫言摆手道:“没什么可是,我现在又不花钱。而且我有酒楼,很快就能挣钱,不缺钱。”

    跟在后面一直没吭声的画儿,突然开口道:“公子,你还要攒钱娶媳妇呢。”

    卫言瞪了她一眼,道:“就你多嘴,本公子就不能不娶媳妇?”

    画儿噗嗤一笑,道:“怎么可能呢,不娶媳妇的话,谁帮公子端茶倒水,谁帮公子暖床洗脚,还要帮公子传宗接代呢。”

    卫言眉毛一挑,看着她道:“你啊。”

    此话一出,画儿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瞬间呆立在原地,脑中一片空白,嗡嗡作响。

    小丫鬟晕了。

    软软地倒在了卫言的怀里,晕乎乎的像是喝醉了酒一般,激动的胸脯起伏,小脸通红。

    卫言立刻从腰间抽出一只早已准备好的布袋,走到桌前,快速把桌上的银子揽进了布袋中,旁若无人。

    少女脸上的笑容,微微呆滞。

    正要回答时,那名小丫鬟匆匆走来,道:“公子,小姐有请。”

    卫言不再理睬红裙女子,快步走了过去,跟在小丫鬟的后面,进了厢房。

    如月看了一眼,也连忙跟了过去。

    卫言没有客气,直接进了房间,目光一下子便看到了桌上那摆放整齐的白银,顿时心头一喜,二话不说,就走了过去。

    那白裙少女手持竹简,站了起来,微微行了一礼,正要说话时,却见他快步走来,指着桌上的银子道:“这是刘公子刚刚赢的那八百两银子吗?”

    少女愣了一下,方点了点头,有些懵。

    “刘公子?那位刘庸刘大才子么?”

    小丫鬟目光一亮,问道。

    卫言点头道:“对,就是他。”

    “小姐,这位公子来了。”

    小丫鬟在门口禀报一声,便退了下去。

    卫言点头道:“是的,我可以直接进去吗?”

    红裙女子微微一笑,心头暗暗道:看把你急的,刚刚你可不是这样的,男人啊,口是心非。

    不是谁都可以进去的。

    卫言连忙道:“我是刚刚那位刘公子的朋友,他有东西忘记在听雪姑娘那里了,让我回来拿。”

    小丫鬟转身离开。

    这时,那名叫如月的红裙女子从后舱出来,突然看到了他,先是一愣,随即快步走来,喜道:“公子,是要来见听雪姑娘吗?”

    就说嘛,哪有男人会拒绝那位听雪姑娘邀请的嘛,肯定是离开后又后悔了。

    小丫鬟道:“那公子稍等,我要先去禀报一下小姐。”

    卫言无奈,只得道:“快点。”

    卫言很急。

    脚步匆匆,气喘吁吁,生怕那放在桌上的八百两银子不翼而飞了。

    当他快要走进后舱时,被两名丫鬟拦了下来。

直播大炎驸马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恶霸大清隐龙抗战之最强西南王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大唐发明家山炮香艳乡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