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哎哟,太羞羞脸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魔怔了吧?怎么就还会想着这是赚到了?

    白诗双手拉着被子,人躲在被子下,然后非常不可思议的低声喃喃自问:“我怎么会想到艳|福这两个字?”

    难道她的潜意识里就有白若信说的那份心思,只是她自己抵触就感受不到而已?

    现在经白若信那么一提,就被激发了?

    不是吧?这也太不好意思了吧?白诗用被子盖到自己脸上,羞死人了。

    可是,她怎么就那么想笑呢?兴奋到想笑呢?能跟南见这样一个绝世美男子谈一场感情,她好像是应该偷着乐一乐!

    “咯咯咯咯——”

    哎呦,太羞羞脸了。

    不行不行,想什么呢?赶紧睡觉。

    白诗闭上眼睛,可是闭上眼睛后,她的脑海里就更是一些奇奇怪怪的画面了。

    “我的天啊!”她猛地睁开眼睛,都不敢再闭上眼睛了的把被子拉下来不要盖住自己的脸了。

    怎么还会出现她和南见琴瑟和鸣,膝下儿女成群这样的画面?她是真的还没有胡思乱想到这个地步。

    尤其是南见对她无底线的宠爱,让白诗自己的不禁羞红了脸。

    这也太无无无无无耻了吧!

    她又忙着拉扯上被子把自己的脸盖住了,呜呜呜,她才不要承认自己是一个无耻的人。

    只是,好像还蛮甜的!

    咯咯咯咯——

    她又是忍不住的笑出声,虽然这些画面在真实里不可能会发生,那她想一想满足一下自己,也不算过分吧?

    *

    一夜未眠,第二天还不能够补觉倒也罢了,只是不能够补觉的情况下还得在学堂里坐的端端正正的上课,她就脑袋瞬间空了,四肢也无力,疲惫也都暴露在脸上的忍不住打盹了。

    好几下都差点脑门磕到桌子下去了。

    白琛和白洛看着是有心无力,只是庆幸还好这堂课的夫子不是黎正然,而是康元夫子。

    只要白诗不是直接趴到桌子上睡着了,康元都尽量的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偏偏白诗还是禁不住了,昏昏沉沉的脑门是重重的磕到了桌面上。

    她发出轻轻的一声“啊”!

    等她起来摸着自己脑门的时候,发现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她的身上。

    丢人,太丢人了。

    康元脸色都沉了下来,微压的眼皮大概是琢磨着要怎么处理。

    “康夫子。”

    南见不知什么时候竟带着墨七来到,恰巧站在门外看到了脑门磕桌子一幕,生怕白诗被康元罚的他招呼都不打就进去了。

    学堂里一下子便是无声的沸腾起来了,你看我我看你,又看南见和白诗。

    随时市井有传言白诗拒婚南见,可大多人都是不信的,堂堂的摄政王怎么可能被人拒绝,凭什么敢拒绝?

    可现在他都进来到了白诗身旁。

    “诗儿休息欠佳,本王给他请个假,还望康夫子理解。”南见总是略略上扬的口角,让他总是显得一本正经的风度翩翩。

    更尴尬的是,康元要开口对比回应,南见已经牵了白诗,带她出了教室。

    看着妹妹被带走,哥哥们当然是坐不住了。

    白琛沉着脸就追回去了。

    “康夫子,我和白琛也请假。”白洛倒是还有一句话,只是这句话急切的略显潦草。

    话说完了,他们也消失在门口。

    康元:“…………”

    黎汐看着其他人都小声的交头接耳,又注意到了时间,举手说道:“康夫子,正好放课时间到了。”

    黎汐和白诗他们关系好,这个时候无非是救场,也让康元不那么没面子。

    “下课吧!”康元说完合上书籍,拿了离去。

    所有人瞬间躁动的围在了黎汐的身边。

    “黎汐,怎么回事,你肯定知道。”

    黎汐看了一眼八卦的他们,只是捧着自己的书籍站了起来:“我渴了,回去喝口水再回来上课。”

    “…………”

    她怎么可能和他们一起议论好朋友的八卦呢?就算不是好朋友,她黎汐也不是多嘴多舌的人。

    想着想着,她居然无意识的笑出了娇羞的“咯咯”声。

    等她意识过来的时候,立马羞得去拉被子捂住自己的脸。

    白诗也乖乖的躺下了:“那爹爹也早些去休息,每日早朝那么早,您一定要休息好。”

    “好。”白若信为白诗掖好了被子。

    离去后,本就欠缺睡意的白诗,现在更加没了睡意,整个人都处于了兴奋状态。

    只是刚刚又提到了南见,白若信所说的还是那样的话,是南见的美色啊——

    她是真没想到他会说到这样的。

    搞得她现在脑海里全是南见一颦一笑的美色了。

    白若信继续套话:“多少人嘴上不说,心里可都好着他这一口。”

    “啊呸。”白诗急的礼仪都不要了,“他们就不怕好这一口命短,那女儿怕呀!”

    看到白诗如此激动的反应,白若信反而更加觉得有猫腻:“诗儿,你实话和爹爹说。”

    爹爹太好了。

    全家人都太好了。

    白若信颔首,便是信任她。

    “躺下吧!早些休息。”白若信站了起来,是要为白诗盖被子。

    “那那那……那又怎么样?”她依然否认,“女儿可不是那样肤浅的人。”

    就算是肤浅到爆炸,她也不会认的。

    哎哟我……白诗咬咬牙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好像完全不记得刚刚的事儿一样:“爹爹,这还不是你总故意怀疑女儿,女儿才必须拿出态度啊!”

    白若信摸了摸她的脑袋:“没有就好,那你要记着你的缓兵之计,千万不要出差错。”

    白诗举手发誓:“爹爹,你就放心好了。”

    “哎哟爹爹,女儿说的都是实话了呀!”她现在就迫切的希望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白若信:“你没有那你紧张什么?”

    白若信的眼睛里却散发出了一丝质疑:“诗儿,你不是图色吧?”

    白诗目瞪口呆,好在是她现在嘴巴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要是有的话她估计已经喷出来了,顿时否则得口齿不清:“爹爹,我……我……我我我……我怎么可……可能是那种图……图色的人呢?”

    白若信半信半疑:“南君现可是戚国举国有名的第一美男子。”

直播魂穿名门团宠有点甜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荒岛女儿国朝秦暮楚夺舍之停不下来祸水养成系统韩三千苏迎夏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