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王爷变成登徒子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翠花贴心的服侍她穿衣。

    一个人用膳也没什么心情,苏夏招来了王嬷嬷,并让翠花坐下,三人一起吃了一顿饭。王嬷嬷年纪大了,吃不动硬的东西,苏夏特地让人给煮了银耳百合粥,老嬷嬷甜的合不拢嘴。

    “小姐到底长大了,知道心疼老奴了。”

    苏夏舀了一晚鸡汤递到王嬷嬷面前,“嬷嬷您这么说我要难过的,以前我也很心疼您的好不好。”

    王嬷嬷笑着接过去鸡汤,“是是是,小姐从小就对老奴非常好。老奴真是拿小姐当自己孩子一样。”

    翠花也在默默的吃着饭,她从未有机会和主子在一张桌子上吃过饭,心里感到很荣幸,也很拘谨。虽然以前在王府天天磕苏夏和王爷的CP,但是如今这小太监一下子从男人变成了女人,还是王爷心尖尖上的女人,翠花就理所当然的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另一个主子。

    她从小在王爷身边长大,服侍王爷服侍了这么多年,像个大姐姐一样的照顾王爷,如今看王爷觅得良缘,心里比谁都高兴。

    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

    等到万家灯火时,苏夏已经洗漱干净躺在床上,看书了。

    翠花贴心的拨亮了房里的烛火,照的房里透亮,苏夏执着一本书,心不在焉。

    “小姐,您在想什么啊?在想王爷吗?”翠花吃吃笑着,掩着嘴问。

    苏夏发着呆,点了点头,“也不知道王爷此时睡了没有。”这是这一年多来苏夏第一次离开荣浩出来单住,平日里两人同榻而卧,今日倒有些孤枕难眠了。

    翠花拿了件外衣,披在苏夏肩头,“小姐您就放心吧,有李公公照料着王爷,不会有错的。”

    苏夏“嗯”了一声,继续低头看书。看的一本诗集,闲来无事打发时间。

    漏断人初静的时候,苏夏睡意渐渐上来了,翠花熄了屋里的灯,给苏夏放下了帷幕。

    忽然,听到窗户发出了“吱呀——”一声轻响,苏夏警觉的坐了起来,难不成今日日间在苏相面前拆了嫡母的台,嫡母这么咽不下这口气,这就派人来害自己了?她伸手摸了摸,没摸到什么可以护身的东西。

    床幔一下子被掀开了,一个熟悉的影子闯了进来,月光下高大而可靠,苏夏忍不住唤了出来“荣浩!”

    荣浩笑了笑,点了点她的小鼻子,“本王来的正巧,知道你晚上离了我睡不着觉的。”

    黑暗中,苏夏微微红了脸,也微微红了眼眶,这个世界上再没有像荣浩这么好的人了吧?她握了握荣浩微微凉的手,“春日里早晚寒凉,王爷来也不穿件厚衣服。您怎么就翻墙进来了,万一摔着怎么办。”

    荣浩坐在她床边,“怕你晚上睡着了一个人又做噩梦啊。我只能翻墙,要是从正门走了,明日里大大小小的话本就又要有新的题目了,叫俏王爷夜奔小娇娥。”

    苏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合着王爷您连话本名字都想好啦?真不愧是阅尽千帆啊。”

    荣浩笑着捏了捏她的脸,小包子真好捏。

    脱了外袍和靴子,穿着中衣爬上了床。

    苏府客房的床可不如王府的那张大。王府里荣浩那雕花大床宽敞的很,而这张床,睡两个人就比较局促了。

    只能紧紧的抱在一起。荣浩揽着苏夏,胳膊被苏夏当了枕头,“小夏,你说你这么胆小,万一哪天本王在你前面去了,你可怎么办?”

    苏夏抬头咬了荣浩的下巴一口,“别乱说,我不让你咒你自己。”

    荣浩揉了揉被苏夏咬疼的下巴,“好好好,本王不乱说了。早点睡吧,本王今天下午去禁军事务所处理了半天文件,看的头疼。”

    听他说头疼,苏夏伸出小手给他揉了揉太阳穴,“这样好点了没有?”

    荣浩满意地喟叹了一声,“本王的小王妃真厉害,按摩也这么舒服。”

    黑暗中,苏夏低低的笑了,“王爷,您这么尴夸可不好,我才刚刚按了两下你就知道我厉害了吗。”

    荣浩低声笑着,伸手捉住苏夏的小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本王的小王妃那自然是哪里都厉害的。快睡吧。你今日也累的够呛。”

    “对了,王爷,您是怎么知道我住这里的,白日里您明明去的是我原来住的小院。”苏夏想到了一点,低低问。

    荣浩捏着她的手,“本王自有妙计。放在你身边那么多的宫女家将,也不是白养的嘛。等那边修葺好了,你搬回去本王来去就方便了,那边靠着院墙近,本王直接翻墙就行了,也不用担心被府里家将逮到送官去咯。”

    想到荣浩被扭送着送官的场景,苏夏笑的很开心。“王爷,您这种半夜偷翻围墙夜会小姐的做法,就叫登徒子,送官也是应该的。”

    荣浩用力搂了她一把,“好的,我的小姐,快点睡吧。”

    还是靠着荣浩有安全感,苏夏不再认床了,不多时,二人的呼吸都渐渐均匀,沉沉的睡了过去。

    次日一早,荣浩趁着天色未完全亮,在家将遮掩下,翻墙出了相府。苏夏目送着他从窗户翻了出去,捂着嘴偷笑,可怜这个金枝玉贵的王爷了,估计这辈子都没像现在这样做过贼,他的职业生涯是靠自己一点一滴开发出来的。

    等到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微微黑了下来。翠花掌着灯进了卧室,“小姐,您终于行啦。晚膳小丫头已经做好了,起来用一些吗?”

    苏夏点点头,“好,我穿好衣服就去。”

    坐在柔软的床上,苏夏喟叹一声:“真是舒服啊!”

    翠花微笑的站在一旁,“小姐,您真是料事如神了。说苏相会派人来修房子,真的就派了。”

    “那是自然,我这个爹虽然软弱,可是对我亲生娘亲还是很好的。只是畏于我嫡母的一哭二闹三上吊,才屡屡迁就她。”苏夏将鞋袜脱掉,翻身上了床。

    翠花点头,放下了帘幕,“是,小姐,您先休息吧,我这就去。”

    门被关上,屋子里陷入一片黑暗。苏夏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暗暗骂了自己一声,真是娇气的狠,在王府天天有荣浩陪着,如今出来换了张床铺倒还认起床了。

    翻来覆去,过了小半个时辰才渐渐睡去。

    苏夏拿着下人递过来擦手的毛巾擦了擦手,送苏相离开了这个小院落。

    “小姐,您说这样有用吗?”翠花跟在后头问,“您都没有直接跟苏相提修葺房子的事情。”

    苏夏微微笑了一下,“有些事自己用嘴说出来和让别人自己想到,那效果肯定是不同的,以我对我爹的了解,一会儿就要有人来给我修房子了。”

    翠花眼明手快的过来帮她更衣,放下床帘。

    从床里面传来苏夏略带疲惫的声音,“翠花,我先睡一会,今天折腾了大半天,也没休息一下。你一会看看王嬷嬷的住处有没有安顿好,我担心嫡母会借机报复王嬷嬷,她年纪大了,不禁折腾。”

    点到为止,多说就不好了。苏夏点点头,对着管家微微笑了一下,“那就有劳管家了。”对着旁边的翠花招了招手,“翠花,你让下头的小丫头收拾一些用物,我们搬到客房去住几天。”

    客房在内院的东边,里面的布置很豪华,毕竟平日里能在相府留宿的人那都是非富即贵,怎么也不能怠慢客人。

    慢慢咀嚼着东坡肉,苏夏心里感到非常满意,这顿鸿门宴达到了想要的目的,欧耶,本小姐真是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太感人了。

    一顿饭吃的很开心,父女间其乐融融。苏相也从来没有体会过和苏夏这么亲近,平日里在他面前露脸最多的女儿就是苏娇娇,那个女儿会撒娇会卖萌,自己还不知道这个小六也这么可爱,会照顾人呢。

    春日的阳关很和煦,苏夏站在天光下,容光焕发,看的老管家都险些花了眼,心中暗暗称赞。想当年六小姐在家的时候,又瘦又小,黑黑的,这一出去两年多,出落得亭亭玉立,变成一个大美人了。

    大美人苏夏摇了摇手中的团上,举在头上挡着日光,“那自然好的。不过母亲才将我这院子着人修葺过,如今再大动干戈,恐的母亲不高兴。”

    老管家憨厚的笑了笑,“回六小姐的话,老爷已经去训斥过大夫人了,所以您就放心吧,这里的差事是老爷安排的,没有人敢多话。”

    果不其然,不多时,管家就带着人来了。

    老管家对着苏夏行了一个礼,“六小姐,老爷让您先委屈委屈,住到客房去,小人这几日带些人将您这屋子重新修葺粉刷一下,等好了您再搬回来,您看可好?”

    翠花眼明手快的给苏相更换了一双新筷子。

    苏夏解释道:“当年女儿小啊,平日里见父亲的机会也少,每逢初一十五才有机会见一面,女儿想着父亲平日里公务繁忙,辛苦的紧,一直也不敢因为这些小事打扰您。”

    苏相沉着脸,给苏夏夹了一筷子东坡肉,“你吃这个肉,听甜的,应该合你口味。以后你回来有什么不如意的只管直接来找爹爹,爹爹公务再忙也不能放任你被人欺负成这样,你娘亲地下有知也要怪罪我的。”

直播宫斗不如做太监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沈浪苏若雪韩三千苏迎夏陈二狗的妖孽人生荒岛女儿国男朋友出轨之后从代工厂到科技霸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