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冰释前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凝儿遇事变得冷静了许多,自从父亲出事后,凝儿就已经担起了柳家的重担,任何和柳家有关的事情,凝儿都不能有一点点疏忽,更不能为了给自己出气而意气用事。

    “对,凝儿姑娘说得很对,我们必须先救出柳老爷,不然就这么找上门去,要是惹怒了他,柳老爷的安危就没有保障了,必须要小心行事,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才行。”乘风公子附和着凝儿,表示凝儿姑娘说得很对,应该按照凝儿姑娘说得来。

    “可是爹在哪,我们都不知道,去哪找爹啊?上次我们去方府都没见到爹,还受了伤,难道还要再去方府一次吗?”露儿说着自己的想法,不知道该去哪找爹,爹是在方员外手中,可是该怎么找呢?

    “方府确实有些难找,它里面的布局很奇怪,和普通大户人家的房间布局都不一样,那些路也都是弯弯绕绕的,在方府里找方员外,确实难度比较大。不如,今天晚上我再去方府看一下吧,看看能不能找到柳老爷。”乘风公子提出了自己晚上再去一次方府的想法,再去寻找一下看看柳老爷是不是被藏在方府里。

    可是这个想法很快就被凝儿否决了,“不行,乘风公子你还受着伤,不能再去方府了,况且你们之前已经去过方府了,他们虽然没抓到你们,但肯定已经有了防备,恐怕不可能轻易地再进去了。”

    “对,我也同意凝儿姐姐说的,乘风公子你伤还没好,不能再去方府里冒险了,我们还是得想想别的办法才行。”露儿虽然嘴上说着是同意凝儿姐姐说得才不让乘风公子去冒险的,可是在露儿的心里,一直都很担心乘风公子的安危,怕他会再受伤,但这份特殊的感情只能保留在心里,希望乘风公子是凝儿姐姐的,自己不能去跟凝儿姐姐争夺乘风公子。

    二夫人听到露儿这么说,自己在一旁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露儿的说法。“这个方员外,绑架老爷,五年前还打着帮柳家的名义,让我答应了条件,现在就利用我答应的条件要娶凝儿,真是白日做梦,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让他知道我们柳家也不是好欺负的。”

    凝儿看到二夫人和露儿都很气愤,就赶紧说了几句话安抚了一下大家的情绪。“大家都先别着急,毕竟我们也不知道那个方员外是要干什么,现在还不到找他算账的时候,爹还在他的手里,我们必须先想办法从方员外手里把爹救出来啊,等救出了爹,我们再说怎么处理方员外的事情吧。”

    “好凝儿,都怪二夫人当初不该不问清楚就答应那方员外的条件,我不知道他是这种人啊,我以为他只是图钱,不知道他打的是这个主意啊,凝儿,二夫人对不起你啊。”二夫人在解释着,希望凝儿可以明白关于和方员外的婚事这件事情,自己原先真的是不知情的。

    “条件?什么条件?”露儿听到二夫人这么说,有些激动,觉得娘还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刚刚没告诉自己。“娘,你又答应了那个人什么条件啊?”露儿伸出手晃了几下二夫人的胳膊。

    “露儿,娘也不是故意的啊,就是当年柳家走投无路时,为了让方员外帮柳家生意渡过难关,娘答应了方员外一个条件,娘刚刚也都告诉你们了啊,娘真的不是故意的啊。”二夫人看着露儿对自己那么激动,也显得委屈了许多,明明自己只是想帮柳家,没想到却好心办成了坏事。

    乘风公子站在那里,半天没吭声,过了一会说道,“也就是说,这些事情都和方员外有关吗?”

    凝儿听到了乘风公子的话,又想了想自己去方府看到的那些东西,感觉越想越奇怪,虽然凝儿解释不了这些事情的关联,但凝儿能感觉得到方员外好像在背后谋划了一个很大的事情,大到从五年前,就已经开始在背后谋划了。凝儿感觉这个方员外很可怕,但是除了可怕,凝儿还能感觉到方员外对自己好像并不一般,方员外虽然做了许多事情,但是却并没有一件事情真正的伤害到了凝儿。

    “对,乘风公子说得对,肯定就是那个方员外自己在搞鬼,他绑架了父亲,还想着让凝儿姐姐嫁给他,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都不看看自己长得是什么样子,我一定要好好的去教训教训那个方员外。”露儿听到乘风公子说是不是都和方员外有关,一口就咬定是方员外干的,说着还撸起了袖子,气愤地双手叉起了腰。

    乘风公子其实也想冲过去,去亲口问问凝儿感觉怎么样了,但却没有那么做,他克制住了自己。因为他怕凝儿会感觉到别扭,怕二夫人会说教他,一个男人在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房间里待着,本来就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现在要是这个男人还跑到凝儿床前问候凝儿,就更是逾越之举了。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了,凝儿在外就没有好名声了,所以,乘风公子克制住了自己,没再上前一步。

    “二夫人,露儿,我已经没事了,不用担心了。”凝儿向她们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好让她们放心。凝儿抬头看到了屋子里不远处的乘风公子,向乘风公子笑了笑,表示自己已经没事了,不用担心了。

    “二夫人,露儿,你们赶紧回去休息吧,露儿的腿伤还没好全,二夫人也要多休息休息才是啊。”凝儿怕她们再担心,又怕她们的身体还没好,就催着她们赶紧回去休息。

    “方员外?又是那个方员外吗?”乘风公子听到她们刚刚又提到了方员外,不由得问了一句。

    “对,就是那个逼着凝儿成亲的方员外,就是他。”二夫人提到方员外显得愤恨了许多,已经没有了以前那种一提到方员外就很疑惑的感觉了,现在更多的是怨恨。

    凝儿看到二夫人在不停的哭,就赶紧松开了露儿的手,用自己的左手放在二夫人的手上,看着二夫人在不停的哭,凝儿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整双眼睛变得通红起来。

    “二夫人,别这样,都已经过去了。”凝儿在劝二夫人别那么伤心了,事情发生了,都已经过去了,自己也已经不怪二夫人了。凝儿明白,这就是自己必须要经历的事情,就算没有二夫人当初答应方员外条件那件事情,今天也依旧会冒出其他的事情,这些事情都是不可避免的,凝儿已经接受了这些事,只是想着自己以后的人生一定要自己说了算。

    “凝儿姐姐,你没事了吧?感觉好点了吗?”露儿见凝儿姐姐坐起来了,就赶紧走到了床旁,坐在了床的外侧,扶着凝儿姐姐,她很担心凝儿姐姐的身体状况,怕凝儿姐姐身体还不舒服。

    乘风公子见凝儿醒过来了,立马朝凝儿的床前走了过来。走到离床前还有几步距离的时候,乘风公子停下来了,没有在向前走一步,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凝儿,看看她是不是稍微好了一点。

    “凝儿姐姐,对不起,我实在看不下去你这么受委屈了,就将事情都告诉娘了,凝儿姐姐,你别怪我,好不好?”露儿边说话边用委屈的小眼神看着凝儿,害怕凝儿会怪自己。

    凝儿听到了露儿这么说,心里咯噔了一下,二夫人知道了,所以刚刚才一直在说对不起吗。凝儿担心二夫人知道真相之后会承受不住,就赶紧扭头看了二夫人一眼,二夫人此刻正在低头哭着,用手绢不停地擦着眼泪,小声抽噎着。凝儿看到二夫人脸色没有很难看,才稍微放下了那颗悬在空中得心。

    二夫人用手绢擦了擦眼泪,将头抬了起来,看着凝儿,二夫人的嘴张合了两下,但没发出什么声音,但是眼里很快又充满了泪花,用手绢捂着嘴开始哭了起来,边哭边喊着“对不起凝儿,对不起”。

    露儿听到凝儿姐姐在赶自己回去休息,一下子情绪有点小爆发,突然哭了出来。“凝儿姐姐,你能不能多为自己想一下啊,你自己受了那么多委屈,都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着,你不用这样的,你还有我们啊。”

    露儿突然这样对凝儿哭着说话,凝儿感觉到有些不适应,看着眼前哭了的露儿,凝儿用手轻轻地拍了几下露儿的头,安抚了一下露儿,拉起了露儿的手。“傻丫头,你在胡说些什么呢,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傻丫头。”凝儿怕露儿说漏嘴,让二夫人知道了真相,就一直用自己的手捏着露儿的手,提醒露儿别多说话。

    凝儿喝下药之后,没过多久就醒了过来。凝儿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看见自己的床前站着好几个人,自己床头旁坐着的是二夫人,二夫人的身后站着露儿,乘风公子则坐在自己房间的桌子旁。凝儿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只是感觉到自己躺在地上,一闭眼睛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们怎么都来了啊?”凝儿很懵,连忙赶紧在床上坐了起来,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像并不知道自己是昏过去的。

    “凝儿,是二夫人对不起你啊,真是苦了你了,孩子。”二夫人见凝儿醒过来了,就赶紧先向凝儿道歉,心里奢求着凝儿可以原谅自己做的那些错事,即使不能被原谅,二夫人也要想办法求得凝儿的谅解。或许只有这样,二夫人才能心安吧。

直播烟雨渡相思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大唐发明家特种兵之无限超神亮剑之老子是神仙大隋之君临天下特种兵之军医系统大唐之千古帝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