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又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克妻?”

    克妻,这陈温不信,她不迷信。

    “是啊,苦了黄双了。”

    “黄双是不是不愿啊?”

    看她说到嫁人的事,黄双的反应都不太对。

    “不愿又有什么办法。”

    喜娘又接着叹气道:“黄双他爹原先没钱娶妻,好不容易娶了一个,家里粮食又吃得紧,把黄双嫁出去还能收点儿聘礼,好过些。”

    “唉。”

    陈温默默叹气,就是心疼又怎样,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

    摸了摸脸,觉得黄双的境遇跟她差不了多少……

    她穿越之后,因为有奶奶,境遇又比黄双强多了。

    今天这一遭,黄双还不知道会被怎么对待呢。会不会……没有喜服穿了?

    喜娘摆摆手,觉得自己今天话格外地多,“我就跟你吐个心里话,你听听也就罢了。”

    陈温点头。

    “我改天再给你带户人家来,这事就先过去吧。”喜娘拍了拍陈温的肩膀:“我得去下一户主顾家了。”

    “行,你慢走。”

    陈温送她出门,对她笑着挥挥手。

    喜娘捏着帕子,也学着她挥挥手。

    她可越发喜欢这丫头了,不卑不亢的,李素娘教养的很好。

    对了,李素娘的儿子不是死了吗?这家里哪来的小孩?

    也是收养的?

    这边,喜娘一走,陈温就捂嘴打了个哈欠,去吃了饭,都快把这事抛之脑后……结果隔天下午,黄小月突然带着黄双又上门了。

    彼时陈温正在剪成衣布,看到两人又来了,惊着了。

    昨天黄小月不是还闹不愉快呢?过了一天就跟没事人一样上门?

    黄小月再见到陈温,脸色都不难看了,语气更是好不少。

    “这是?”

    黄小月抬了下头,用眼神示意黄双。

    黄双对黄小月点点头,双手交叠,低着头,不敢跟陈温对视:“昨天的事,对不起你了,我们今天来……其实还是想拜托你给我做身喜服。”

    陈温拍了拍袖子,不应答。这算怎么回事?昨天明明是黄小月说不用她给做了,怎么今天又回来,还让黄双跟她道歉了?

    要道歉也是黄小月跟她道歉啊!

    黄双见陈温不搭理人,心里难受,咬咬牙,小声地对陈温说:“我娘也说了,你别把昨天的事情放心上,她给你道歉。”

    “当真?”

    “当真!”黄双立马眼睛发亮,扯了扯黄小月的袖子。

    黄小月实则有些不情愿,拍开黄双的手,掩着嘴,飞快地跟陈温说了声:“昨天的事,对不住了。”

    来找陈温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昨天早上从陈温家走离开,是有一些赌气的成分在,她瞧不起这个黄毛丫头,也不想她糟蹋了布料。

    本来带着黄双回家去了,路过看到对门邻居那满含打量的眼神,又让她不得劲了。

    被口水喷一次就够了,哪能受得了第二次。

    于是,她带着黄双去找了李秀儿,哪知李秀儿开的价着实在吓她一跳。

    跟李秀儿也讲价了,哪知李秀儿根本就不理她,还说,“你给的这个价,我看谁会给你做,不做就趁早走,别耽误我做生意。”

    李秀儿的态度让她更生气,她想着,十里八村又不止你一个绣娘,神气什么!

    于是,她们就重新回来找陈温了。

    她道了歉,陈温的态度也软和了,本来也没想着推开她们,特别是知道黄双的遭遇之后。

    “进来吧。”

    陈温把之前没量完的尺寸,重新量了,做了记号。

    “喜娘之前都告诉过你们了吧,我需要些什么。”

    “嗯,我们带来了。”

    黄小月一脸不耐烦地把一直背在身后的两样东西都递出去。

    陈温先接过布,之后当着她们的面打开那匹布:“有些刮手,颜色还没染好,可能会掉色。”

    黄小月点头,她买的布,她当然知道。

    哼,家里本来就不富裕,黄双这次嫁人,得花费他们多少开支啊,当然能省则省了!

    “手工费多少?”

    “一两半银。”

    黄小月的神色稍微缓了缓,确实比李秀儿便宜得多。

    不过这黄毛丫头到时候要是做的不合她意了,她还是要她直播!

    黄小月解开荷包,拿出里面铜板,当着陈温的面一个一个地数。

    最后放在陈温手上。

    陈温低头看,铜板有些破旧,有些地方还进泥了,都已经干了。

    看得出是一点一点攒起来的。

    “那我们什么时候能来取?”

    “成婚期是什么时候?”

    “七月十五。”

    “下个月十号来试穿,到时不合适,我会再改。”

    “嗯。”

    黄小月双手环胸,抬脚准备走了,看到黄双傻愣愣地站着,瞪了她一眼,“走了。”

    “那这……也太过分了些。”

    “还有更过分的呢,黄双要嫁的丈夫前头还克死两个妻子呢。”

    “怕欺负了?”

    “大概是吧。”

    不用喜娘多加以描述,陈温脑子里就自觉浮现出,后娘怎么欺负孩子的画面,做各种粗活,农活,做的不好就是非打即骂,吃不饱穿不暖……想着想着,突然自己打了个寒颤。

    “啊?”

    一家子全都非亲非故的,被打骂了肯定也没处说理去,这让陈温更心疼那个会看眼色的小姑娘了。

    “就是这次做喜服……你以为黄小月是好心嘛?是因为周围的邻居都在议论,说黄小月心肠歹毒,女儿都要成婚了,都不给她做身喜服。黄小月他们肯定顶不住口水啊,才有了今天这一遭。”

    喜娘其实也心疼黄双丫头,可心疼归心疼,却不会加以制止,黄小月不愿,自己又不是做的强行的买卖。

    陈温颇有些无奈地耸耸肩:“否则呢。”这位脾气太冲了些,比郑蒋氏还冲。

    而且,态度还不好,做生意最怕遇到这种难缠的客人,陈温不愿意与这种人多接触。

    “那黄双她爹呢?”任由后娘欺负女儿?

    “这黄双也不是她爹亲生的,路上捡的。”

    “怪不得,怪不得黄双那么怕她。”

    “黄双特别怕黄小月。”

    “就这样让她们走了?”

    可惜了……

    陈温暗暗的想,没说,却对喜娘问了另一个好奇的问题。

    “这两位真不是姐妹?母女?那位才几岁,就有一个十五岁的女儿?”

    喜娘凑近陈温,压低声音跟她说:“后娘。”

    “黄小月被娇宠的过头了。”

    陈温眨眼,她还以为只有想郑蒋氏那样,家里有钱财的,才能被娇宠着的,这位单纯是脾气大吧?

    就这样,黄小月带着黄双走了,黄双明显不愿意离开,强硬被拉扯着,脚步踉跄。

    突然黄小月回头看一眼陈温,眼中带泪。

    不知为何,陈温看到她的眼神,突然涌起一股心疼。

直播农女生存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荒岛女儿国夺舍之停不下来祸水养成系统韩三千苏迎夏朝秦暮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