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江湖义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身前传令弟子行礼,紧接着便转身离开

    老人沉寂一会之后,手中抓着的羊脂美玉瞬间碎裂,一身黑袍不见面容的老人接着说一句“记住,要活的”

    身边白袍少年猛然一步踏出,想着告知消失的传令弟子

    次日,坊间流转,规矩森严的拓剑门,三名内门弟子下山向北而行!

    -

    看着呆滞当场的素衣少年,差不多知晓少年心思的老头没说话,想着让他自己缓缓心情,再去诉说几分,劝他离开风雪城

    “你若是走了,我那小徒弟也会安全一点,你若是不走,你们俩谁能保住谁,就凭你现在气府撑破的实力?”

    明了几分其中深意的止羡表情有也许凝重,紧接着他问了个问题“我若离开,他回更危险吗?”

    谁知面前老头微微一笑,像是极其肯定的说道“不会”

    心中踏实的止羡露出笑容“李老,那我什么时候离开比较好?”

    李老头指了指门口,紧接着撇嘴冲门口方向而去

    止羡有些尴尬,欣然这是立刻赶人的架势,握紧腰间长刀,有些迷茫的看着门外的天空

    此时老头问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如今,气府撑破,再无修炼可能,准备怎么办,亡命天涯一生吗?”李老头眉头不自觉微微挑起,似是很好奇面前年轻人的回答

    也是有些想看身前年轻人作何回答,李老头不得不承认,身前年轻人的回答,也许会影响自己心中几分想法

    “敢问前辈,修炼一定要气府才行吗?”止羡开口询问道

    “天地气机,以身占据,气府之内,气机永存,这几句道理,你可能懂吗?”李老头语气没有任何波动的解释说道

    止羡点头思索片刻说道“我只练刀,行不行?”

    身前李老头有些无奈的笑了“你小子,以为修炼这么简单吗?倒也是有哪些纯粹武夫,或是修剑的剑客,既带修字,便要气机”

    当下少年有些许抑郁,想起那青衫仗剑江湖的剑客,心中猛然被一股热血点燃般似的站起身

    “前辈,真没办法吗?”止羡开口说道

    殊不知面前李老头眯眼看着止羡此刻气府,那金色符箓也是在他眼中熠熠生辉,可无奈那老道与自己诉说,不可告知止羡,只可能他日他自己发现

    “那倒也是不是,修行一途,本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哪怕是如今气府恢复,谁又能知你会遇何机遇,又能有何天赋”李老头解释说道

    看着面前有些神叨叨的李老头,止羡认真听了一会之后,发现还是没有说道自己想问的修炼道路,眯眼看着面前李老头

    “臭小子,别着急啊,我也得一点一点跟你说”李老头看着面前不耐烦的止羡,自己却是不慌不忙

    看着身前李老头慢悠悠喝完杯中茶之后,缓缓说着

    “修炼一途,在于人身,体内气府,体外窍穴,还有便是心境二字了,踏上修炼一途,便会由心境决定自己是否能走得更远,自然,若是好高骛远,自然也是没办法成大道,有人修为顶峰,却还是在飞升一刻之时,差这么一丝机会无缘大道,也有人修为不高,却可以以低境斩高境,这便是除气机意外,另外一重要之事”李老头此时面色不再悠闲,眸中闪过几分诧异之色

    殊不知此时止羡微微眯眼,脑中回忆一闪而过,自那一日七星龙渊在自己手中飞起之时,到如今此刻的自己

    止羡不得不承认,青衫仗剑行,出剑斩不平,这句话对于止羡的影响,几乎是无法估量

    是啊,又有谁家孩童,不想一步踏入空中御剑而行,又有谁不想看一看江湖到底是什么样的

    身前少年不言不语,此刻的反应更是让李老头有些诧异,显然自己所述之事还没说完,身前小子便有了些许明悟

    紧接着止羡看着面前李老头带着笑容开口说道“前辈,到底啥是心境?”

    差点被面前小子气吐血的李老头吼着说道“你不知道你在这一顿眯眼明悟什么!”

    尴尬的挠头笑笑,止羡心中有数,自己似悟了些什么,可确实是没抓住,再想去悟的时候,就消失了

    “所谓心境,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大便是以看天下,小便是用心看自己,你可知道?”

    不敢打断面前老前辈说话,止羡赶忙点头,思索着看着面前老者继续解释

    “曾有一道士,天赋不知多高,仅仅年过不惑,其境界便可飞升入天门,可飞升途中,曾有一声音自天上传开,问这道士修道为何,那道士简单干脆的便说修道问长生,最后飞升之时,一身道气破不开天门禁制,飞升失败后跌境中五,如今便是销声匿迹了”

    认真听着面前老者讲述的故事,止羡挠着头,有些不理解为何修道问长生不可飞升

    “前辈,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么多啊?”止羡终究还是询问出口说道

    “我说,单纯觉得有意思的话,你小子信吗?”李老头哈哈一笑,不再言语

    少年有些疑惑,殊不知的是,一开始看中止羡体制与天赋,还有那神秘力量,这些东西,老道士看不见,雪老怪看不见,哪怕是岁数与自己相同的老郎中,也看不见

    思索片刻,始终不得其意的时候,止羡抬头微笑问道“前辈,您的心境是什么?”

    此话一出,腰束意中猛然间颤鸣不止,紧接着一道流光飞出意中,止羡转头不见人

    可身前李老头微微一笑,看着面前流光中人,“小子,别人心境,可别随便问”

    知晓冒犯了前辈的止羡赶忙行礼解释

    身前老者并不在意,开口询问“行了小子,等会你也应该走了,去和乐邑告个别?”李老头询问说道

    少年点头,转身离开,忽有一声音似从九天之外传来,目的便是身前止羡

    “记住咯,小子,一剑破万法,不破不出剑,对了,你小子用刀”

    殊不知这一句话对庭院少年的影响,自是无可限量

    大离元年,这一日的风雪城,有一剑自天上而来,有一人从地下而去,一人一剑御剑风雪城上空

    无数侠士看着这装神弄鬼的人,想着片刻之间此人便会被雪老怪打落,纷纷站定看热闹

    接下来的一刻让众人瞠目结舌,只见那人御剑飞出风雪城上空,向天上而去,百年之间,哪怕是道教天师,如风雪城也需落地行走

    今日,便有一人御剑天外,不曾被阻拦,侠士们以为风雪城规矩变了,纷纷御剑跟上

    殊不知风雪城所有积雪顷刻间狂乱飞舞,声音响彻整座风雪城“御剑过风雪城,死!”

    ——————

    真真切切见识过神仙风流义气,站在原地有些发愣的止羡微微露出一个笑容,对嘛,这才是自己想要的江湖

    身后传来追赶声,“哥,你一晚上去哪了?”转身望去,身后站立着瘦小黝黑的男孩

    止羡笑了笑,“这个不打紧,乐邑,我...有事得和你说”

    眼看着面前犹犹豫豫的止羡,乐邑挠头一笑,漏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开口说道“哥,你是不是要去行走江湖了啊?”

    被问的止羡明显的一愣,看着面前乐邑,本是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此刻便是一句也说不出

    又有谁知道,来者来者,自己便是这世界的来者,仅仅有那么一个熟络的兄弟,若不是被迫,他还真有点想带着乐邑走江湖

    乐邑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下,“哥,什么时候走?”

    止羡沉默片刻之后说道“等会就走”

    犹豫着的男孩看着面前的止羡,紧接着说道“哥,跟我回家一趟吧,我还有东西得交给你才行”

    看着身前黝黑男孩,止羡有些心酸,跟着他的脚步走回自己熟络的巷子,熟络的跟街边茶摊的王德打了个招呼之后,紧接着二人走入家门

    只见走入之后,乐邑便抓着柜子一直翻,看的止羡有些懵,不会这小子还有存钱,要拿出来给自己吧?

    “你找什么呢?”止羡开口说道

    埋头苦寻的乐邑此刻没空搭理止羡,只听到柜子里发出一阵听不见被隔音的奇怪响声

    随后过了一会之后,身前男孩便抱着一个蓝色的包裹走了出来,手中抱着包裹,眼中流着泪水

    “这是什么啊?”止羡看着面前乐邑,语气带着些须温柔的说道

    乐邑一笑,将包裹交给身前止羡,脑中想起身前物件的回忆,眼中不禁流下了泪水

    止羡翻开一看,包裹之内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却是有一件衣服,一身黑袍整洁精细,像人用心一针一针缝出来的

    依稀可见的便是袖子上还有着黄线刺绣,像是想用金线,却买不起,不然会更加完美

    难以相信平时一身素衣的乐邑,竟还有这样的好东西,止羡嘴角扬起,露出微笑“哪来的?”

    擦了擦眼中泪水,乐邑开口说道“哥,这是我娘原来给我做的,本来是想着留着给我长大之后穿,这几日我一直在看你的身形,与这衣服一般无二,本是留给我过年之时的新衣服,早早便被她压在箱底了”

    “如此珍贵,送我干什么?”说着止羡便把衣服包起来,重新交给身前稚童

    稚童一笑“哥,我娘说,若是自己出远门,要整洁利索,我也没有工钱给你买新衣服,而且我觉得衣服穿在你身上,正合适”

    从未感受过如此感觉的止羡,此刻表情有些怔住了,从小到大,他便是一个人一个人,那种温馨的场面他自然是不喜欢,可身前稚童此刻给止羡的感觉

    像是一种,家人的感觉“臭小子,你都这么说,非得让我收下?”

    见止羡是要收下的模样,乐邑隐藏不住的漏出欣慰的笑容,笑容纯真无邪,不像假的

    此刻便觉得自己有些囊中羞涩了,止羡属实是不知拿出什么给身前稚童,自己身上唯一值钱的便是唐刀意中了,这确实无法交给乐邑

    想了片刻之后,止羡露出笑容,不言而喻

    被乐邑强行把衣服穿在自己身上之后,乐邑一笑“你看哥,我就说,你比那些大户人家的少爷,帅多了”

    一身黑袍此刻有些怔住的止羡,随口便问了一句“小子,对我这么好干什么?”

    乐邑一笑“哥,你是好人,不是坏人,我看得出来”

    “怎么今日,不急着去打铁了?”止羡微微一笑,看透身前稚童心中所想

    稚童一笑“今日,便不去了”

    二人一笑,相视无言

    哪怕是刚刚出言提醒的白袍少年,此刻也不敢再度开口说话

    作为门主的黑袍老人沉寂片刻之后开口说道“找三个内门弟子下山,去风雪城!”

    止羡一脸疑惑的看着手中通缉令的纸,也看着面前的老头,总有一种自己被诈骗了的感觉

    ————————

    仓云山山峰之上,一众外门弟子照常在晨练,有一传报弟子走入大殿之中,不顾身前守门弟子阻拦,单膝跪下开口说道“禀门主,风雪城唐师姐和风师兄都....”

    “那是谁?”黑袍老人开口询问说道

    “师傅,那不正是唐师妹说过的顶级剑鼎吗?”一旁的白袍少年解释说道

    大殿之内,平静的有些让人害怕,身前单膝下跪的弟子丝毫不敢动弹

    “李老前辈,我这是在哪啊?”止羡声音带着几分倦意,起身便要站起,一震疼痛从五脏六腑之中散开

    差点要吐出鲜血的止羡此刻赶忙坐下,看着面前的李老头眼神好奇

    “小子,还记得自己昨晚上去哪了吗?”李老头吸着烟,看着身前素衣少年

    本坐在上座之上表情平静的黑袍老者猛然间站起身,周身气机抑制不住的散发而出,看着面前的弟子“你说什么?”

    那弟子声音颤颤巍巍的重复一遍之后,开口说道“听说是一个叫止羡的小子做的”

    一群人围在身前看着,以三千金悬赏止羡人头,一时间人声鼎沸

    “外面还有通缉令呢”李老头似笑非笑的解释说道

    铁匠铺里屋之内,二人一坐一躺,坐着的是李老头,躺着的便是此时的止羡

    一夜之间止羡气府被冲破,再无修炼的可能,彼时一身只剩这段时间打拳所剩下的一些体魄之力罢了

    “废话,你还以为那是什么啊?话说,你小子入魔杀了唐正源的事情,还记得吗?”李老头提醒着说道

    本来就有些懵的止羡,此刻表情更加有些呆滞了,“什么,杀唐正源,我吗?”

    风雪城主街之上,贴上了一张通缉令,通缉令并不是由衙门出的,而是由今日早上的唐家分家合众发出的通缉令

    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止羡开始回忆自己昨晚经过,刀中之灵似乎带着自己走入唐府之中,紧接着好像借了自己点力量,自己跟一堆鬼物

    记忆逐渐复苏,此刻止羡表情越来越奇怪,“李老,我昨晚上遇到的,是真的鬼物吗?”

    夏至之后的风雪城,竟是奇异的下起大雨,雨点如黄豆大小打在乐邑的脸上

    醒来还没见过止羡的乐邑,此时竟是有些担心止羡的安危,若是换成原本的乐邑的话,也不会去想关心别人,只是想想自己今日怎么活下去罢了

    市井之中,人们照旧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

直播凭刀行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武侠之无尽恶人武侠之神级垂钓系统无限之逆天武道武侠之超级提取荒村野情大明之最强锦衣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