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累也值得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直说吧!我想跟掌柜的合作,这蛋糕你也尝出来了,用的都是好东西。你就说,你这里能不能跟我合作,不成,百味楼还等着我呐!”

    掌柜眯着眼睛笑,“你说怎么合作?”

    “我这个一斤九十文,一斤能有九个,你随便卖多少银钱,我给你供货就不去别的酒楼,但茶馆那种与你行业无关的,我还是要给人送货的。

    放心,都不会太多,我们现在作坊小,没多少货源。”董晓莹开了半辈子超市,谈事儿有自己的套路。

    掌柜笑眯眯的打听,“不知贵号在何处?城里有铺面?”

    “没铺面,我们现在还是小作坊,在丰谷镇。”董晓莹道。

    酒楼其实有固定的点心供应商,来酒楼吃点心的顾客不多。能进雅间,吃一桌席面,酒楼才给配上几道点心。

    一般定了雅间的客人,进来要先等其他客人。先上点心茶水伺候着,席面摆上,最后再上一道点心,这些都是算在酒菜里的,算上店里给上的甜汤,收三道点心钱。

    不过,三道点心最多五钱银子,这个蛋糕一斤九个要九十文……

    掌柜扒拉着算盘一通合计,一桌摆上四个,两桌还不到一斤,还有那个卷子糕,切薄一些,切出十几块不成问题,一盘最多摆上三个,多了盘子摆不下。

    嗯!有赚头,而且新鲜吃食,有钱人根本不在乎多出一两钱银子。

    陶掌柜看着竹篓,“带来几斤,都留下吧!以后每天来送……十斤?成卷的那个也定十个,暂时先定这么点,再加量没问题吧!”

    董晓莹想了想,“十斤没问题,你先卖这个试试行情,我还有别的新式糕点,我这个叫糕点。

    等以后作坊稳定下来,花样多着呢!掌柜的不用想着一个半个的方子,因小失大没意思。”

    掌柜的当场拍板,写字据暂定一个月的货,从后日开始,每日十斤。

    今儿只能留下五斤,奶油蛋糕卷留下两条。为啥,带的货不多,我们还想给别的地方推销。

    陶掌柜眯着眼笑了,“别的酒楼咱说好了,不能去了,乐平城只能我顺和楼有这个……糕点。不过,我给你介绍一间茶馆,你过去就说是我介绍去的,我这里也留了。”

    “那可真要多谢您了。”董晓莹笑着道谢。

    陶掌柜笑着点头,“去吧!茗祥茶楼,掌柜的姓陈,都叫他陈胖子。哦!别忘了提一句,你跟崔家媳妇是姐妹。”

    嗯?张姐还有隐形身份吗?

    出门找人打听了一下,茗祥茶楼很好找,门脸是两层的小楼,后面有一个大花园一样的院子,马车能停进去,很多人从侧门进去,直接去花园中的亭台楼阁品茶,隐约还有丝竹声。

    陈胖子听说陶掌柜介绍来的,没多问,试吃了蘑菇蛋糕和奶油蛋卷,眯着眼睛很是享受。

    好吃,香,正适合配着茶水食用。

    董晓莹笑着道:“我姐还说跟我来帮忙说说,店里忙,没跟着来,掌柜的认识不,就是二道街布店的张氏。”

    陈胖子使劲儿点头道:“崔头儿,谁能不认识?你早说是崔头儿亲戚啊!行了,点心好,有崔头儿更没得说,暂定二十斤这个蘑菇,二十卷这个。”

    “今儿我出来了,家里可能做的不多,陈掌柜要的货,我们从后天开始送,行不行?”董晓莹琢磨着,现在回去抓紧做,二十四小时烤炉不停,后天应该能赶出订货。

    主要问题在打蛋上,烤制需要时间,打蛋更费时间,现在只有两位嫂子帮忙,要是人多,烤炉够用,这点量根本不算啥。

    陈胖子笑着点头,“行啊!带来的还有多少?都给我留下吧!”

    得了,带来给人试吃的也给茶馆留下了。

    牛老太像做梦一样,转一圈就收了一两半银子呐!这钱咋恁好赚?

    “为啥后天开始送货?订了这么些货,算多不?”走去好远,牛老太才敢问出声。

    在她心里,一天收上来一两半银钱,简直太容易了,别管一两半银钱能赚多少,天天来收这份钱,赚上来十文八文的也高兴!

    董晓莹抱起女儿,笑着道:“多,多到嫂子把胳膊累肿。咱就两个烤炉,小半个时辰出一锅,我和嫂子们轮班干活,后天勉强能赶出来。”

    可不能告诉老太太,等待烤制的时候可以打鸡蛋,也不能让老太太知道,她们努力一下,这点量还是能做出来的。不然,老太太一定不让再请人来帮忙。

    给张姐买了一斤大饼卷肉,两人拉着手互相感谢,十分不舍分开,没唠够!下回来家去坐坐,若不是两人都没时间,指定要去张姐家炕头唠了。

    回到丰谷镇,田里正烧荒草,刚割倒没晒干的荒草,烧起来烟大的很,熏的人不住的咳嗽。

    董晓莹庆幸自己给烤房买了明纸,是古代最透光的一种纸了。听说大户人家的花房,用的就是这种纸。

    就是古代扣大棚用的纸呗!老贵了,一刀就要二十五文。

    给窗户纸糊上,妯娌三个开始呱呱呱的打鸡蛋,先给老蛋糕烤出来,还要兼顾着奶油分层,攒黄油块用。

    烤炉预热完毕,两屉老蛋糕送入烤炉。董晓莹看着烤炉,手里还忙着做针线。

    她要给老太太做个套袖,一副手套,工作服就算了,用现代版的花边围裙代替。咱给人拿吃食,不能伸出手,让人看着腌臜衣袖,枯树皮一样的手。

    打一小桶鸡蛋,加入面粉后,够四锅蘑菇蛋糕的量。张氏甩了甩酸痛的胳膊,蹲下来震动昨天放置的牛奶,嘴里说着:“弟妹别忙活了,回头我给娘做出来。”

    “嫂子别管我了,针线活累不着,攒奶油和黄油都不够,要快快给攒出来。”董晓莹看着大嫂颤抖的手,心里很是过意不去,老太太不让给工钱,白使唤人有点过分了。

    赵氏还忙着打鸡蛋,鸡蛋打出来,大嫂就给牛奶摇晃好了,捞出一团团的奶块,她要帮忙给小炉子烧火,把奶块隔水熬出黄油。

    张氏出了烤房,喊来人帮忙提牛奶桶,牛奶桶里震荡后,取出凝固物,剩下的是脱脂牛奶,不能浪费。

    牛老太就在烤房外喊:“小妞,快来喝奶!你爹说了,你要多喝奶才能长高高。”

    方悦躲在窝棚里,用湿帕子捂住口鼻,后悔没跟哥哥一起出去,家呆着实在太呛人,牛奶也不想喝了。

    田地周围有人看守,不能让火星子飞山上去,再给大山烧喽,那就坏了菜了。

    营房里,第一排房子一楼已经开始上房梁了,烤房旁边正忙着挖地基,今儿放荒了,大家不用下地割草,忙着先给烤房盖出来。

    烤房能赚钱,赚大钱,一天给人送去几筐糕点,就能收回来七钱银,一天七两,一个月……艾玛,脚指头都用上也算不过来了。

    明远媳妇说了,烤房盖出来,要教村里媳妇们手艺,烤出喷香点心糕的手艺,天天收银钱的手艺!明远媳妇仁义啊!

    牛老太坐在砖垛子上,眼睛瞄着做饭的媳妇们,“俺家老四媳妇说了,等烤房盖出来,烤炉够用了,给你们一人教一样,一人会一套绝活!

    选谁跟着学呐!老四媳妇跟你们不熟,让我给选选人,你们都听好了,选上了,好好学,别叫苦叫累的。

    选不上也别埋怨我,这次选不上,下回就轮到你了,都别背后叨咕,让我知道了,啥时候都不要你。”

    董晓莹听着牛老太说话,低头暗暗好笑,别说,老太太还挺有领导范儿。

    “正好,来试试套袖和手套。”扶着牛老太跳下青砖垛子,董晓莹小声跟她商量,“明远让我干这个,就是为了大家伙能赚到钱。你看看大嫂,二嫂,真挺累的,胳膊都肿了,再干下去,估计能累伤了。”

    “你想说啥?”牛老太心说,这是收回来银钱了,让银子烫着手了咋地,怎就想着往外给呐!自家揣兜里不中?

    “村里各家都一样,要嘛没有,那点家底都给了我们,房子盖出来,不得置办家什?”董晓莹开始从实际出发,说明情况。

    牛老太嘴一歪,哼哼道:“你想给出去多少?”

    看看,老太太啥都明白,就是舍不得银钱,给自家人还舍不得?

    “打一锅鸡蛋给五文钱,咋样?”董晓莹问。

    牛老太瞪着她,小声道:“打个鸡蛋能累死怎地?谁家没炒过鸡蛋,打鸡蛋算啥累活?你给两文钱,她都能高兴屁了。”

    你就直说物价两文合适呗!

    “中,两文一锅鸡蛋,牛奶打一锅也两文。还有送货的事儿,男人都忙着,再说,男人也不中,咱这东西软乎,男人没个轻重,别给掂掇散喽!

    以后我走不开,家里好些事儿,明远也不能总跟着跑城里,一来一回就是大半天,家里凡事儿都等着他拿主意,太耽误事儿。

    让小妞陪你去送一次货,以后你选个人跟着你,别走着去,用牛车拉着。”

    董晓莹不打算教给村里人做黄油,凡事儿留一手,免得以后被人卖了,咱手里啥也不剩。

    牛老太心说,放荒了,下一步就是种地,大田里不得用耕牛啊!我给拉走赶车了,大田里咋办?

    “我琢磨着,等咱忙过这几日,让钱串子跟着,附近几个县都跑跑,别让媳妇们去跑,您老带队,选老太太们张罗。

    一来,老太太们出门不怕遇上事儿,姑娘媳妇出门还怕遇上不正经的人呐!二来,你们年纪大,有经验,跟人唠嗑显得亲近。”

    董晓莹给试了套袖,把手套给老太太戴上,围裙给老太太套上,后面的宽带子,打了个蝴蝶结,看了看满意的点点头。

    牛老太也不多话,让给人送糕点时戴上,咱就戴着,卖吃食就要看着干净利落。

    至于老太太们咋安排,她也没多问,等长安回来,问大孙子多好,大孙子不会笑话奶奶啥也不懂。

    董晓莹接着道:“出去送货,雨里雪里的,送现在这两种,来回一次给十文钱,你说中不中?”

    “五文!”牛老太开口就还价。

    董晓莹从善如流,“中,我不懂这些,都听你的。不过,奶油花的蛋糕,咱赚钱多,一钱银一块的给送货的提十文钱。还有往外推销大蛋糕,六寸的给提六十文,九寸的提九十文,两层的给提……”

    牛老太一把按住董晓莹,张嘴就给出去大把银钱,你想气死我啊!

    “老太太,这是怎地了?”不记得老太太有类似哮喘的病症啊!

    牛老太张嘴喘气儿,使劲儿压住心痛的火气,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董晓莹,我怎地了?我心疼银钱,我着急你不拿银钱当回事儿!

    过了一会儿才缓和下来:“你别提了,啥就六十文了?九十文了呐!你……你跟我说,说实话你能赚多少?”

    掌柜眉头一挑,“哦?”

    牛老太心道,你哦个啥?还想买俺家秘方,都给你,俺们拿啥来钱?

    掌柜抬头看过来,板着的脸上扯出一丝笑容,“这不是崔家嫂子,啥风把你刮来了?”

    方悦盯着掌柜的看了三秒钟,“呀!是你,伯伯,是我啊!我,丰谷镇卖碳的小妞。”

    掌柜的笑了,他定了三千斤木炭,只花了每年定木炭一半的价钱,这孩子他记得。

    张姐笑着道:“既然你们都认识,我就不多说了,陶掌柜,这是我妹子,迁户分到丰谷镇了,来你这儿送点新鲜吃食,你看看能相中不,我店里还有事,你们谈。”

    掌柜嗅了嗅鼻子,这是啥味儿,香,真香!尝了一口,掌柜眯眼看着董晓莹,“味道不错,新式点心,要是卖方子,我能……”

    董晓莹摇头,笑道:“我就是买给你方子,手把手教你的师傅,我敢说,离开我,谁也做不成!”

    两人拉着手扭了两圈,最终张姐还是没能拦住小妞,四个像蘑菇一样的蛋糕摆在了柜台上。

    “给孩子吃,别跟我外道,让人看了笑话。”董晓莹拉着张姐往后退,小声问:“闺女多大了?相了人家没有?”

    张姐摇头道:“长了个大个子,其实刚十四,我想着明年的,过了年再开始相看,咱是女方,不急,要端着架子,不能让男方觉得咱上赶着。”

    “你们来买木炭?”

    董晓莹把蛋糕拿出来,“这是俺们做的蘑菇蛋糕,你尝尝,不好吃不要钱,你觉得成,咱再说下头的事儿。”

    “掌柜的财源广进呐!”张姐进门就笑着打招呼。

    方悦跟着拱手作揖,“财源广进,日进斗金。”

    董晓莹一看,我去!赵婶一直念叨的圆脸胖姑娘搁这儿站着呢!

    “咱闺女长的真排场,俊的很,一脸福相,小妞,快给姐姐拿蛋糕吃。”

    董晓莹和张姐嘀咕了一阵,张姐拉着董晓莹就走。

    嗳,嗳?正说着热闹呐!你俩干啥去?还卖不卖蛋糕了?

    牛老太牵着小妞,跟着前面两姐妹走,三层楼高的酒楼门前,张姐整了整衣裳,董晓莹抿了抿头发,给闺女理了理衣裳,老太太也忙着给身上的尘土拍了拍。

    宁小子,你的媳妇有了!

    眼看聊了半晌午了,还没办正事儿,牛老太有点心急。

    两人已经唠上了。董晓莹说:家里房子地基打好了,盖起来也就是半个月的事儿,地里忙着开荒,这两天就准备放荒。

    张大姐说,最近迁户陆续来的多了,你们离得远不知道,来了不少员外老爷,还有京城当官的亲戚。可真是热闹了,城外的荒地,现在衙门要一两银子一亩呐。

    我这边生意跟着起来了,别管啥样的老爷,小姐,总要穿衣。有银子穿绫罗绸缎的有限,仆从不能也穿绸缎不是。这不,闺女来给我帮忙了。

直播穿越之合家欢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全职法师我的欲望发动机都市情缘夺舍之停不下来朝秦暮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