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国毕 第三十三章成周商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日午餐时,李斯不禁反问吕雉为何要指点那群商人。吕雉看他不甚赞同的样子笑着说:“昔年弦高犒师不也是一商人?今王上欲并天下,有兵有将,有工有农,岂能独缺商贾在外。

    虽然商人舍本逐末,但是也沟通有无。让商人入军或为城旦皆非良策。商人所赚甚多,王上应设法夺其财留其人才是。”

    李斯原本还以为吕雉是同情商人的,却不想她竟然出了这样的主意,若是天下商人知晓她要为王上出此主意,必定深恨之。当然这与他有什么关系,她既然有这想法,到时候王上也是找她询问。

    吕雉原本还以为李斯应该兴致勃勃的询问下她的想法,发觉他并不感兴趣还十分诧异。她想了想大概猜到他的想法,李斯果然还是李斯,永远以自己为重。既然他装作不感兴趣的样子,她也不再谈她的想法。

    未来秦一并六国,按秦政秉性必定会大兴驰道,若是能用商贾之钱为秦政的建设买单,到时候允他们免费使用驰道也就是了。更别提一文钱从商人手中流到秦政手中,最后到征发的傜役手中,傜役必定也会将钱币花用出去。

    既然那些商贾坐拥其财,像汉武帝那样出个财产税应该不错,但是不需要太复杂,让富户每年上交他们金钱的一部分,再按照他们的总财产数额分出大商人和小商人,还有走街串巷的小贩,按不同额度收取税收。

    吕雉将自己的思绪又收回眼前,现在秦国连韩国都没有打下,她想的却长远到可以出任想邦之时了。

    过了成周,使节队伍就离入韩不远了。吕雉打算在魏国旧地绕行一下,因此就要和李斯分开了。

    李斯分别前还说了一堆有的没的,来表达自己在路上颇受照顾的感激之情。吕雉面上也不得不装作不舍得样子。等看着李斯和他的小小队伍远去之后,她才松了一口气,李斯可是个老狐狸,能侍奉秦政那么多年岂是寻常之辈?

    在吕雉悠哉悠哉往大梁赶路的时候,秦国咸阳国学正式成立,秦政亲领祭酒但不得担任教职。

    吕公也带着两个儿子去咸阳城西的国学担任教职,乐子本打算陪他一起去,但是吕公说:“不过半旬就得一假期,无需如此。”才让乐子留守在家中。

    吕长姁看着开心离去的父兄问一旁送别的乐子:“为何我不能去国学学习?”

    乐子想到此时不知是在韩还是在魏的吕雉喃喃答道:“大概是因为当今是男儿的世界吧!你若是想和男儿一样就要付出更多精力,遭受更多不平才能取得和男儿一样的功绩。”

    吕长姁其实也并不对那些圣人之文感兴趣,自从她妹妹造出了翘翘板给她玩,她便对里面的原理十分感兴趣。央着父兄给她找了些精巧的木制玩具,钻研起来简直不知日月。而且当初她还对吕雉讲的那个飞天之人念念不忘,总想着去天上看一看。

    虽然也不是没有人幻想过,人类可以长上羽毛飞到天上去,但是那种鸟人怎么能是吕长姁所向往的。

    话分两边,吕公带吕泽,吕释之到了设立国学的宫室,那里原本就是秦王平日游猎用的宫殿,秦政让人将宫殿里的器具收拾一番,重新换上适合教学用的。又兴建了些房舍给那些住宿的学生。这样花费了些许时间,才拖延到今日。

    秦政原本要将国学设成兵法两科,却不想吕不韦门下的农家子弟也向他建议说要在那开农学,秦国蜀地李冰之后听到要设国学,也派遣自己的家人游说不能不重视水利。秦王看要设的科目增加,宫室却不够了,只好准备让他们轮流上课。

    吕公在那里看到不止孟、西、白后人来le,还有冯亭的后人冯去疾的儿子,蒙武的两个儿子,李斯竟然也把他儿子李由送了过来。还未开课,底下就乱糟糟的互相比较自己祖上的功业。

    吕雉看李斯已经在外等她出发好一会儿了,她连忙带着喜出去重新上路,留下那群商人在后面面相觑。

    王义看那女童虽然冷淡,却总算指了一条明路,领会了她的意思连忙返家对自己家的商队下命令。其余商人想想也明白过来,原本还聚集起来的房间,转瞬就空无一人,他们生怕自家商队落于人后。

    等到外面的商人被召见,已经过了将近一刻。他们跟随者为首的王氏大商人进去拜见使者,却发现主事人是一个幼小女童。有人以为自己被戏弄想要离去,却被王义给阻拦了下来。

    吕雉看为首人穿着华丽,在秦治下还能这么高调看来还是有些人脉,否则早就被发配修城墙去了。后面有几个已经一身葛衣,明显是家业不丰。她看出面前人犹疑的样子,先开口说:“我领王命出使,尔等若无他事,就速速散去。”

    王义不顾身上衣着的昂贵,用衣袖擦擦额头上的汗液,向着吕雉跪拜:“我等为成周商贾,想请王使能为我等向王上求一条活路。”

    她想着未来能够提高女子地位,还没想好怎样解决赘婿问题,却又被成周商人所扰。

    吕雉冷淡的看着眼前哭惨之人,心里一点波动都没有,如果让他们服役叫残,那些年年为秦国耕战的庶民又怎么说。

    “够了!尔等当知秦国最贵军功,将来一并六国必定需要当地情报,若是你们可以将他国情报搜集献给王上,王上看尔等有用还能给你们升升爵位。若是日日囤积居奇,那便是死路一条。”

    当吕雉在城内驿站安眠的时候,成周几大商人家族主人正在一个富丽堂皇的客厅争论不休。

    “自周入秦,生意难做不说还要常常去服役,实在苦不堪言。眼下有秦兵护卫车架,不如求之其主,为我等美言于秦王。尔等意下如何?”说话的是一个坐在上首富态中年男子,他面色白皙,胡须打理的极为整齐。

    “我等家资不丰,之前为换爵位,家底都空了。如今哪还需要去奉承秦使。”一个坐在末尾的瘦削男子反驳说。

    “哦?我看你衣着鲜丽面色红润并不像将死之人啊!”吕雉故作不解的样子嘲讽底下之人。

    王义不得不将自己在秦国遭受的打压讲出来,希望能让眼前之人多一丝丝怜悯。殊不知吕雉对商人的死活其实并不太关心,不说历来商贾就是末业,一国之本在于农。现今秦律更是严格打压商贾,岂是自己能够做到放他们一马的?

    士卒推下后,喜忍不住问:“小主人在成周无亲无故的,怎么会有拜访者?”

    “我虽无亲无故,却是秦王代表,他们必定是有求于我。且让他们等着,他们的目的一会儿便知。”吕雉吞咽下自己口中的食物,才解决了喜的疑惑。

    七年后吕相邦带兵彻底兼并了东周公国,东周再也不复存在。原本东、西周两公国位于秦与六国之中,绝佳的地理位置,让当地民众经商为生赚取大量中转利益。这才是周赧王能够在其城下能借到钱粮的原因。

    吕雉与李斯带着大队车马,让沉寂许久的成周之民激动不已。自从东周灭亡,他们的日子是越来越不好过。秦国重农,凡有傜役、戍役统统优先抓赘婿、商人。赘婿问题暂且不说,成周商人依靠之前秦国天灾捐粮赠爵的微末爵位苟且偷生。

    他站起来在厅内踱步说到:“明日一早我就去求见秦使,希望能得到召见,愿意去者早些来我家门口等候,散了吧。”

    当吕雉醒来正在食用早餐的时候,看到喜带着一个守在驿站外的兵卒过来。那兵卒说驿站外等着一群人,想要见使臣。李斯推说不见,才又报告到她这里。

    吕雉玩味的笑笑,告知那个士卒:“待我食完之后,让喜去叫为首之人之人进来便可,下去吧。”

    “贤弟当初不愿劳军,结果被秦军抓去服役。若是你跟随王兄一同劳军,岂不是没有灾祸?”说话之人看上去也是为首者一派,对过的拮据的老相识劝解道。

    “诸位,如今天下秦军势强,若是不与秦人打好关系,我等还能做些什么?去耕地?”为首被称为王兄的人看了眼末尾之人,对他的不识趣很是不满。

    在吕雉到达周国故地成周时,当地人还流传着周赧王债台高筑的故事。东周最后一任国君周赧王在他在位的第五十九年,联合六国伐秦。结果只有楚国、燕国派了少许兵力,周赧王自然大败而回。

    他为了出战,之前借了城中富户粮草,大败而回之后被讨债的富户堵在宫城门叫骂。周赧王为了躲债不得不躲到一个高台上,眼不见心不烦,耳不闻心不乱。当地人至今仍然叫那“躲债台”。

    周赧王身为东周最后一任君王,可以说是最幸运也可以说是最不幸的。他的幸运是他是东周在位时间最久的天子,最不幸的是在伐秦失败之后,他为平息秦昭襄王怒火不得不把自己名下的仅有领土人民献给秦。他死后再也没有继任天子,东周可以说灭在他那一代。

直播为凰不如为皇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恶霸大清隐龙抗战之最强西南王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大唐发明家山炮香艳乡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