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追忆少年心 第一百九十章 可敢试一番(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随即,笑天突然话锋一转,笑眯眯地扫视这聂东来四人,挑衅般的说道:“只是,不知道你们几个少年人,是否有胆量尝试一番?”

    聂东来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但是他还是不想放弃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当即皱眉道:“什么方式?前辈可否明示?”

    至于说他口中的心情不错,聂东来完全没有当做一回事,他很清楚这只是笑天一个善意的借口而已,他要是真的心情不错的话,之前就不可能差点拿手戳自己鼻梁骨了。

    不光是他,就在笑天提出另一种方式的时候,穆桂天三人心中也是微微一突,有着不可思议的同时,心中更多的是忐忑不安,他们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这种感觉纯粹是出于他们的第六识感,完全没有道理跟依据可言。

    尤其是剑无名,他的眉梢更是狠狠跳动了一下,由于他早些年就在江湖中行走,故而识感比其他几人更加灵敏,他总感觉接下来的事,恐怕会跳脱自己的预期。

    由于早些年经常在江湖中行走,导致他对于这些玄不可言的识感,有着一些常人所不能理解的理解,而且这些识感,在他行走江湖的那些年,确实给他带来了不少的方便,他相信这一切并不是空穴来风,人之所以会出现这些玄妙的识感,肯定是某些事即将发生而产生的预兆。虽然它没有那些可占卜未来的学术那般神奇,不能知晓前事后果,但是如果运用得当的话,它依旧可以帮助一个人躲凶避灾。

    而且,他曾在江湖上听闻过有关此类的传闻,据说有的人,仅仅是凭借着这种识感,就能够一生平安无虞,他们就像是天垂之人一般,似乎一生都会被上苍眷顾,不管是遇到任何大风大浪,或者是什么劫数灾难,他们总能莫名其妙的化险为夷,甚至逢凶化吉,这种传闻具体是不是真的,剑无名并不知道,他也从来没有遇到过有如此气运之人。但是他却知道,识感这种东西却是真实存在着,每个人身上都有,只不过是因人而异,有的人会表现得突出一点,而有的人也会表现的隐晦一些。

    “老夫这个方法呢,倒是非常简单。”

    看着洗耳恭听的四人,笑天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只要你们当中有人能够接下老夫三招的话,今日之事,老夫就全当是没发生过。”

    聂东来看着他脸上越来越浓的笑意,总感觉他笑的怪异,具体怪在哪里,他又无法确切的说清楚,就好像……好像他的笑容多少有些不怀好意。

    对,就是不怀好意,聂东来再三打量,终于得出了这个结论,至于说笑天心里具体是怎么想的,想必除了他自己以外,恐怕只有鬼知道了。

    他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眼前这个笑容可掬的老人,像是在故意逗弄他们几人。

    “不过,老夫今日心情还算不错,可以给你们重新给一个抵账的方式。”

    可是,不管被穆桂天摔碎的那个酒坛子是否值这个价格,不管老人是不是依靠某种手段威胁着他们三人,看来这二百两黄金今天他们是付也得付,不付也得付了,这完全已经成了一个铁板钉钉的事情。除非他们四人能够打的过眼前这个神秘莫测的老人,先不说他们几人是否真的能够打的过人家,即便是能打过,聂东来也不赞成这样的做法,毕竟是他们先损坏了人家的东西,如果再跟人家动手的话,要是传出去会让别人以为他们跟蟊贼盗匪一丘之貉不说,即便是聂东来的良心上也会过意不去的,他不是一个辩分是非黑白的人,更何况,这六年来师父对他的淳淳教诲犹如在耳。

    就算是今日之事是笑天故意敲诈勒索,他也只能咬牙认了,因为聂东来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如果真的动起手来,他们四人也不一定是眼前这个慈眉善目的老人的对手,更何况是他们理亏在先。

    于是,在笑天期期艾艾的眼神下,聂东来不得不做出了一个让自己脸红的决定,“前辈,晚辈身上也没有那么多银两,可否宽限几日?”

    笑天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就在聂东来以为他是同意了自己的想法之时,他却说了一句让聂东来始料未及的话。

    “不好意思,小本生意,概不赊账!”

    依旧是慈祥的笑容,依旧是风轻云淡的言语,可是他说出来的话,却让聂东来有一种想要抓狂的感觉。

    要不是看在聂东来是诚心想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份上,笑天恨不得一个大嘴巴子给他招呼过去,你这小子还能不能再无知一点?就仅仅二百两黄金而已,值得你大惊小怪?难道你以为老夫的东西就这般廉价?

    “不贵不贵,一点都不贵!”

    当聂东来把询问的目光望向穆桂天三人的时候,他们每个人都把头晃的跟拨浪鼓一样,一副唯恐笑天稍有不高兴就会改口的样子。

    没错,他屈服了,没有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而且此事牵扯到穆桂天,聂东来实在是做不到冷眼旁观。

    但是,奈何囊中羞涩啊!

    笑天在心里不知默念了多少句,老夫不与无知少年人计较之后,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重新换上了一个慈善的笑容,心平气和的问道。

    这下轮到聂东来不好意思了,他本身就不是个厚脸皮的人,之前之所以会据理力争,是因为他觉得老人的那个酒坛子根本就值不了这个价格,可当得到穆桂天三人否定以后,他就觉得自己的脸颊微微发烫。虽然他心中始终很难相信,一个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酒坛子能有那么值钱,甚至他心里也有想过,会不会是穆桂天三人有什么把柄落在了老人手里,他们才会不得不承认老人的话。

    笑天瞪大了眼睛,怒斥道:“你且问问他们三人,贵是不贵?”

    他此刻被气的胸膛起伏不定,想当初自己历经千辛万苦,花费了不知多少金银财宝,投入了多少精力,才焙烧出来的这些宝贝,现在仅仅问你要二百两黄金意思意思,你居然还嫌贵。

    当然,这不光是聂东来心中的想法,就算是换做其他任何一个人,估计也会有这样的想法。

    然而,穆桂天三人完全就是一副我就喜欢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架势,尤其是他们感觉到笑天有意无意的总向他们三人投眸的时候,更是心里直突突,着急得都快要哭了。他们更是频频给聂东来使眼色,但是聂东来就是反应不过来,愣是让他们三人在心中为聂东来打上了一个死板的标签。

    “如何?你也看到了,老夫并没有欺诈与你们吧?”

    “可是,那是黄金啊!”

    聂东来还是不死心,他不知道为何三人的口径突然会变的如此一致,二百两黄金啊,那要是兑换成银子的话,得有多大一坨?不要说是寻常人家了,就算是稍稍有些许底蕴的人家,二百两黄金也足够他们过上好几年大手大脚的滋润生活了。拿二百两黄金去赔偿一个看起来还算精致的酒坛子?莫不是穆桂天三人疯了不成?

    “什么?黄……金?这……未免……也……太贵了吧?”

    半晌,聂东来才回过神来,倒吸了一口冷气,结结巴巴的说道。

    “贵?”

直播佛灯与剑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武侠之无尽恶人荒村野情武侠之超级提取洪荒之最强通天大明之最强锦衣卫武侠之无敌抽奖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