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杀了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沈家到底有这个男人多少眼线,才会让他内内外外了解的如此透彻。

    “即便那样,或许你和孩子逃出生天才是最好的选择。”男人见苏夕颜迟迟没有吞下手中的药粒,便直接将药片丢进了温水中,用勺子搅拌了两下,使药片在温水中被溶解。

    全程苏夕颜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等待着男人的下文。

    “你之前应该已经逃过一次了吧,你忘了吗,那个男人抓到你以后便将你囚禁起来了,你说如果你再被沈墨琛抓到一次,会是怎样的后果?”

    男人如蛇眼一般狭长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苏夕颜,眼神里透露出说不清的含义,却像一把把冰刀刺在她的身上。

    但是男人的话也很快的唤醒了苏夕颜的记忆,那种一次次逃离,却还是逃不过沈墨琛的手掌心的那种被支配的命运。

    她不想让孩子也遭受跟自己一样的痛苦,她想要逃走,逃到一个可以安全生活的国度,即使只有自己和孩子,只要不受到外界的干扰,也能幸福美满的生活下去。

    或许现在这才成为最廉价的渴求,但却又那么的不易。

    何宇轩见苏夕颜迟迟不说话,只是紧紧的咬住下唇,原本苍白的唇色也已经被对方咬的微微泛红,男人便知道她在与自己的内心做挣扎,随后何宇轩便继续开口,没有给她思考的余地。

    “只要你答应我这个条件,我保证,你的孩子可以安安稳稳的长大,当然你也会陪在他的身边,还可以逃离沈墨琛对你的控制,很划算吧?”

    男人扬起头,嘴角带嘴的一丝嘲笑的意味,随后,何宇轩将一把匕首放在了苏夕颜的面前。

    “只要你杀了他,杀了沈墨琛,所有的事情一了百了,你和孩子逃出生天,何乐而不为呢?”

    苏夕颜脸上的表情突然凝固了,她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将对方放在桌子上的匕首一把推了下去。

    “别害怕嘛,这不是多恐怖的事情,只要一刀,刺在这里,”何宇轩用手指了指苏夕颜的胸膛,随即将手覆了上去,直指她心脏的位置。

    “用力的扎下去,扭一下,沈墨琛就可以死在你的怀中。”全程何宇轩的眼睛都一眨不眨地盯着苏夕颜的瞳仁,所有的话都一气呵成的说出,好似早有预备。

    “放心,你杀了沈墨琛之后,没有人能查出来是你杀了他,这种事情要做,肯定是做的干净一些,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和你孩子的安全,你的未来每天都会有钱打在你的账上。”

    男人的话中满满的都是蛊惑,诱人的结果,只要自己用哪一刀结束沈墨琛的生命就都可以得到。

    就连她和孩子以后幸福的生活都会存在。

    反正自己对沈墨琛来说也不过是一个生育孩子的工具,而孩子对于那个男人来说也不过是一个继承公司的条件,这个男人给自己下了无数个套,而她却一个也没有逃出。

    而且还慢慢的深陷其中,深受对方的迫害。

    苏夕颜躺在床上,长吁了一口气,随后拿起桌上的温水,一口饮下。

    “好,我答应你。”她感觉自己的声音就像不真切一般,声线颤抖且飘渺,耳边的声音就好似来自天边。

    在这一刻,她似乎放下了心中所有的爱。

    “苏小姐就是爽快,”何宇轩嘴角扬起一抹笑意,而且不断放大,男人从地上捡起那把匕首,重新放在了是苏夕颜的手上,“最终的结果对你我都有益,苏小姐也是一个明白人。”

    我不明白,我自始至终都不明白。她想。

    “再过几天,我会故意走漏风声,透露你的所在地,他肯定会来救你,等你和沈墨琛碰面的时候,你因为怀孕,他会因为心疼抱着你,这个时候才是你下手的最好时机。”

    男人的眼里闪过一丝狡诈的关,表情也因为将近得逞而变得扭曲。

    “你只要用这把匕首用力的捅进他的胸膛,一刀致命,你不用管他,很快我就会派人来接你,那个时候沈墨琛也肯定在你的怀里死透了。”

    说完何宇轩便发出了得意的笑声,他从口中吐出猩红的舌尖,舔了舔嘴角周围,在灯光的映照下,男人苍白的嘴唇上沾染了一丝丝水光。

    苏夕颜的心里平静的像一滩湖水,但是在平静的外表下,却藏着惊涛骇浪。

    她知道自己的理性在于自己的感性做斗争,她一边的大脑说不要不要,另一边却又在近乎完美的幻想着没有被沈墨琛控制后的未来。

    何宇轩见苏夕颜迟迟没有说话,以为是女人在害怕,用刀口拍了拍苏夕颜的脸颊随后张口便说:

    “别怕嘛,小姑娘,很快的,一步到位。”

    何宇轩的语气很轻松,就好像在说我回来了那样,那么惬意。

    苏夕颜羽翼翼般的睫毛上下眨动了一番,卷长的睫毛在灯光的照耀下在脸上留下了一小片阴影,苍白的脸蛋也在灯光下,微微反着光,像玉一般的洁白无瑕,整个人就像是被迫坠落在凡间的天使。

    何宇轩看着床上的人,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其实苏夕颜没有想到那一天会来的这么快,当沈墨琛闯入她的房间那一刻,久远的记忆才缓慢地拼接成一个熟悉的脸庞。

    房间里的警报被拉响了,透过那扇门,苏夕颜可以看见外面闪耀着红色的灯光。

    而沈墨琛就那样披着一身的红光,从门口跑了进来,就像是披着披风的英雄,带着光明前来救她。

    目光相接的那一刹那,男人微微怔住了。

    随后便从门口极速的冲了进来,用力的环抱住她,力气之大,好似要将她撕碎,他将苏夕颜的头紧紧的靠在自己的胸口,温暖的大手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着女人的头发。

    “夕颜啊夕颜,我终于找到你了,你很棒,你很坚强,但是我对不起你…”

    男人的怀抱是那么的温暖,好似全身都带着暖意,温暖的热度就好似要把她灼烧一般那么烫手,她拼命的抬起头,仰望着沈墨琛的脸,这才发现男人好似老了几岁一般,帅气的脸庞上带了几份苍老。

    他原本坚挺的下巴上带着一些青色的胡渣,眼下也好似失眠了许久一般带着黑色的眼袋,整个人都消瘦了几分。

    苏夕颜忍不住的伸出手,将手掌覆在沈墨琛的脸颊上,抚摸着对方带着胡渣的脸庞,手上传来微微的刺痛感,像是在提醒着自己,他们已经许久未见。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协议,就算沈墨琛把你救出去以后,你的孩子也一定逃不过被那个男人支配的命运,那么小的孩子就直接被他作为筹码,你应该很心痛吧?”

    苏夕颜内心暗暗吃了一惊,沈墨琛将孩子作为继承公司的条件这件事情只有男人和自己才会知道,如果这个男人也知道的话,那必定是在背地里下了不少心思。

    就在苏夕颜感觉到自己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房门被人推开,随后就是皮鞋踩踏在地板上发出的声响。

    女人马上睁开眼睛,抬起头望向了门口。

    “恢复的不错嘛,看来那一次真的是把你折磨惨了,毕竟不用麻药来剖腹产,也只有那个女人才能想的出吧”

    苏夕颜只是静静地端详着手里的药片,但是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向何宇轩,就像是灵魂出窍了了一般,不作声响。

    “我们来做个协议吧,”男人看着她呆呆傻傻的模样,只是内心翻了个白眼,随后张口便说道:“你应该很想见到孩子吧?”

    这句话就像是按下了苏夕颜的开关键,女人随即便抬眼与何宇轩对视。

    自己难道真的已经逃离了那个入魔鬼般炼狱的地方吗,那是谁将自己送进来的呢,是沈墨琛吧,只能是那个男人吧。

    在那一刻苏夕颜的心中抱有无限的希望,眼睛在那一瞬间都变得亮闪闪的,但是对方的话,却将自己美好的遐想全部溃散:

    “是何老板,这里是他的私人急诊室,我只希望你配合我们的治疗,不要再问我一些奇怪的问题了,请恕我不能回答。”

    而后何宇轩便将一小瓶药丢在了苏夕颜的身上,拍了拍女人的身体示意她坐起来。

    “不过你还真是顽强,竟然没有死,但我们也应该感谢你的顽强,惹我没有就这样失去这个筹码。”何宇轩见女人没有反应,便直接将那小瓶药的瓶盖拧开倒出两粒药粒丢在了苏夕颜的手中。

    对方似乎并不满意苏夕颜对自己的一系列问答,只是冷漠地放出这一句话之后,便径直离开了房间。

    苏夕颜轻轻地叹了口气,随后就像是浑身泄了气一般的瘫到在白色的大床上。

    随后一个护士走了进来,在苏夕颜面前摆了几道极补的营养美食,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将她的床位放高了些,调整了一下苏夕颜的坐姿,而后便将她扶了起来。

    “请问是谁将我送过来的?”其实当苏夕颜发现这里的陈设与医院相同的时候,心中不禁存满了窃喜与遐想。

    却不知何时是个头。

    “那我的孩子呢?”苏夕颜的眼神慢慢黯淡了下去,她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又望向旁边空无一人的摇篮。

    “何老板已经带走了,被放进了育婴间,在你好起来之前要先进行无菌隔离,请不要再继续问我问题了,如果还需要我继续回答的话,会对我的工作产生困扰的。”

    不是沈墨琛,我还在那个噩梦般的地方,男人为什么没有来救我,也是,除了孩子,我的身上还有什么值得他留恋?

    不知是对方的回答太过官方,还是语气太过冷漠,或者是内容太过让人绝望,苏夕颜只觉得自己在绝望的深渊里无限挣扎。

    当苏夕颜再一次从病床上醒来时,孩子已经顺利生产,她摸了摸自己原本隆起的肚子变得平坦,心中感慨万千。

    她四下寻找着孩子的踪迹,透过一眼望过去的苍白,她找不到。

    右手的针管处不断地输送着营养液,为女人的身体补充必要的营养分子。

直播盛宠前妻之沈少求复婚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男朋友出轨之后朝秦暮楚荒岛女儿国夺舍之停不下来重生之市长的娇宠重生香港之风流人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