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狠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还以为你们吃过一次教训会有所收敛,是我高看你们了,既然你们不知如何低调,那我就帮帮你们吧。”纳兰嫣侧身在金尚的耳边细声道。

    这哪里是说的什么好话,分明是地狱的恶鬼来索命的声音,金尚的瞳孔都在震动着呐喊着不要,可是没人知道。

    纳兰嫣看了看金尚的身上,忽的有了别的想法,要知道门规是不许杀死弟子的,那她就玩个好玩的,便道:“这样吧,金尚师兄,我给你个机会如何,现在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或许我还会饶你性命,我这个人可不在乎什么规矩不规矩的。”

    “若是你同意了,你就看看我,我就当你同意了。”纳兰嫣站到金尚的身前,询问着金尚的意见。

    金尚毫不犹豫的应下,他知道纳兰嫣可以轻易地杀死他,他可不想死。

    既然金尚同意了,纳兰嫣就让金尚可以行动,金尚会动的那一瞬间,微微转着头好像看向了长老所在,希望长老可以救他,可是方才纳兰嫣与他说的话长老可不知道,只有认输才可以,纳兰嫣也不怕金尚看着长老的模样。

    “来吧,游戏开始,你不是自诩自己修为高深吗?现在我要你挑选自己的手筋。”纳兰嫣还贴心的帮金尚拿出一把小刀,递到金尚的面前。

    听着纳兰嫣的话,他更加害怕,他想开口求饶,但是纳兰嫣不给他这个机会,一个经脉对于修习之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啊,可是此刻纳兰嫣让他把最重要的东西舍去。

    旁人不知道是为何,可是段天泽知道,他知道纳兰嫣真的生气了,或许还有一点是因为纳兰嫣在帮着削弱金虎国的势力。

    原本那些在纳兰嫣那里吃瘪的弟子根本没有想到纳兰嫣会辗转回来继续对付金尚,他们本想着出了这口气,却不成想会是现在这样的境地。

    金尚一闭眼,将小刀拿起,他决定了,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众人只是看着金尚一人拿着小刀慢慢的比向自己的手腕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哪里。

    “皇子,你做什么!”一人不明白金尚为何要这样做,惊道。

    金尚不能回答,而纳兰嫣则是冷眼看向开口的弟子,便道:“这话难道不该问问你自己吗?”

    就这一句话之间,就连长老席位上的一人也已经按捺不住,他立刻站起身就要冲出去,可是被人拦下。

    这个举动纳兰嫣感觉有些异常,可是并没有喊停,而是眼睁睁的看着金尚直接划断自己的手筋,他本出身高贵,绝对没有受过这样的苦痛,就这一下够他受得了。

    只见血如泉涌一般流到地面上,金尚也耐不住疼痛,直接晕倒在台上。

    “这就晕了吗?我还没玩够呢。”纳兰嫣一点也不心疼地上躺着的人,她不知道这个人这么娇,就一下就受不了了。

    “纳兰嫣,你该死!”台下的弟子心中一慌,立刻就要跳上台去。

    也正是他们这以动作,让长老台上得一人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冲开身边的众人,带着一股可怕的气息朝着纳兰嫣飞过去。

    纳兰嫣感受到了这一份可怕的气息,本能的想要躲开,却被强者的威压压的喘不过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有三十年岁的长老朝着她打来。

    “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居然有如此恶毒的心肠,就算留下也是个祸害,不如我替天收了你。”长老一边叫嚣着,一边打向纳兰嫣。

    她忽然有些好笑,第一次比赛的时候这个长老就有些按捺不住了,这个时候才出手,难道是怕别人说他欺负小辈吗。

    本来就有些气急败坏的长老看着纳兰嫣居然还在笑,更加觉得纳兰嫣不识好歹,不过是一个弟子而已,杀了又如何。

    没人会想到在归元宗之内的范围内会发生如此可怕的流血事件,知道的人都知道或许这一次之后金尚再无修炼的可能,要知道那可是断的手筋啊。

    纳兰嫣如此可怕的一面他们这才见到,原本以为她不过是个长得直播的女子,却不知她还有着另外可怕的一面。

    众人对着纳兰嫣议论纷纷,却不敢大声说话,生怕自己得罪纳兰嫣。

    远在台子另一边的段天泽也时刻注意着纳兰嫣,见着长老居然会贸然出手,他也做足了要对抗长老的准备,他可不怕这份威压,旁人动不得,可不代表他也动不得,姬婉儿只觉得耳边一阵风声,段天泽已经消失不见

    掌掌相对之间,台下的众人被这股强力相交的气流给震飞出去,飞了老远才站住了身子,看着与长老都能对上阵的人,居然是段天泽。

    要知道一般能坐上长老之位的人修为都在结丹期啊,那段天泽居然毫无费力的就接上了长老的一击,那段天泽又是个什么可怕的存在啊。

    “这,怎么会,段天泽居然有这样得能力。”暗堂的弟子自然认识自己堂内的衣服。

    他们不敢想象在暗堂之中藏着两个这么可怕的人,一个心狠手辣,一个确实隐匿气息却能对阵结丹期的长老,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害怕还是该惊喜。

    姬婉儿快速跑到台子旁担心的看着纳兰嫣和段天泽,虽然知道今日难过却想不到会是这样的困难。

    长老对上段天泽的那一刻,被他手上的气劲震惊,他以为自己是翘楚的存在,现在居然有人年纪轻轻就可以到达接住他攻击的修为,而且还是焱火国的人。

    “找死!”长老原本慈祥的脸变得可怕万分,头发也随之飞起。

    是纳兰嫣发现了他的意图,他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如恶魔一般的女子走到自己的身前,对自己展露着可怕的笑颜。

    这些别人不会以为纳兰嫣是自讨没趣了,反而都在想是不是金尚得罪了纳兰嫣,不然怎么会被纳兰嫣两次这样戏弄。

    这一战,是纳兰嫣赢了,她现在重新回到了前十的位子,本来她就像就此罢休,由着金尚自己在努力,可是这个时候,她发现金虎国的弟子根本没有因此收敛,反而变本加厉,她那样暗示那些弟子不要轻举妄动,可是他们还是不懂纳兰嫣的用意,这一次不仅是段天泽,还有姬婉儿,纳兰嫣她真的生气了。

    纳兰嫣重新站到台上,对着下面已经不敢挑战她的弟子们,笑道:“谁来挑战我,我保证我会人认输,我纳兰嫣说话算话。”

    大家都不懂纳兰嫣的用意如何,不敢随意的上台挑战,可是有一人偏偏要站出去,与纳兰嫣对峙,果不其然,纳兰嫣直接举手道:“恭喜你,现在你是前十了,我认输。”

    看着纳兰嫣朝着另外一个台子走去的时候,众人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另一个台子上的金尚不过刚刚进入前十,纳兰嫣就要再次去挑战了。

    “我,挑战金尚。”纳兰嫣举手示意,眉眼带笑的看着金尚。

    在外人看来甜美的纳兰嫣此刻在金尚的眼睛里面是魔鬼的存在,他居然对着女子产生了恐惧之心,他可不想再体验死亡的感觉,他立刻就要认输,可是纳兰嫣在他身上安置的言灵之术并未消除,在他想要开口的那一刻,忽的张不开嘴。

    他本准备以最后一击要了纳兰嫣的命,可是当身子沾染到纳兰嫣的阵法的时候,已经不由他控制了,甚至手上的力量正反噬着自己,朝着自己攻来。

    这是纳兰嫣自己做的咒杀符,触碰到法阵的人都受着纳兰嫣言灵之术的控制,金尚还没什么动作 立刻看向纳兰嫣,惊讶的发现纳兰嫣嘴巴微启,好像在说着什么。

    下一刻,他的两只手青筋暴起,缓缓的掐上了自己的脖子,力气都不是他可以控制,居然也是纳兰嫣所控制的。

    台下的人是又惊又叹气,心道为何刚刚上去的那个人不是自己,不过也有人知道自己的修为如何,不去前十趟这一趟浑水,最后摆摆手。

    不过经过这些战斗,大家都对纳兰嫣产生了兴趣,他们倒是想看看纳兰嫣到底想要做什么事,居然连自己前十的位子都能拱手相让,还是两次。

    “你这女子不识好歹,还不快把我们皇子放了,若是我们皇子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是不会饶了你的。”他们在底下大喊道。

    纳兰嫣反倒不理会,等这些人聚集到一起的时候,才冷眼看着快要断气的金尚,口中念念有词,金尚才将自己的双手松开,慢慢的恢复了气息,随后在纳兰嫣的控制之下继续走下台去,最后倒在自家弟子的怀中。

    “咒杀之阵,起!”

    纳兰嫣将符咒扔在空中,一个法阵从符咒中出现,一点一点覆盖在整个台子上,金尚无处躲藏,身上沾了纳兰嫣的法阵。

    他们一直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并没有太在意纳兰嫣和金尚的战斗,毕竟在他们眼里纳兰嫣什么都不算,可是纳兰嫣出言挑衅,他们还是转头看的,却发现自家皇子好像一副快要死的模样,立刻朝着纳兰嫣的比试台子奔去,甚至还在于段天泽对打的人也从台上跳下。

    所以现在看了段天泽那里应该无人去应战了,见着段天泽气喘吁吁的模样,冲着她笑了笑才慢慢走下台去。

    这时的纳兰嫣台子周围围了一群金虎国弟子在,他们虽然敢过来,但是没有长老的同意不敢上台来,只能冲着纳兰嫣大喊大叫。

    金尚此刻呼吸困难,整张脸因为没有呼吸到空气而憋的通红,两手越来越用力,好像要把自己的脖子掐断一样,纳兰嫣看着兴奋无比,转而看向那些毫不知情的还在继续挑战段天泽的金虎国弟子。

    “嘿,我说你们,难道不管你们的皇子了吗?”纳兰嫣冲着那些还准备继续的金虎国弟子道。

    从上台开始,纳兰嫣就一直在躲避,扰的金尚心中怒火十分,他有一项新学的灵力法阵,将整个台子圈禁为自己的场地,每一处都含着可以将人麻痹的灵力法阵,他就要让纳兰嫣站在原处,不让她四处躲藏。

    纳兰嫣身上确实因为法阵的缘故有些麻痹,不过不影响她拿出自己的符咒进行自保,符咒颜色与她的其他符咒不同,这个符咒周身散发着黑色气息,甚是将纳兰嫣的手也给遮拦住。

    这股可怕的气息让金尚都不由得顿了一顿,不过纳兰嫣是一个空架子,他还是早些解决纳兰嫣为妙。

直播重生归来之倾世狂妃最新章节 请关注火狐体育(www.hnzscq.com)



随机推荐:恶霸抗战之最强西南王大清隐龙抗战之超级抽奖系统大唐发明家山炮香艳乡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